缠情千年————煌雾琰


1.
「嗯嗯……啊……嗯…」
情欲的低吟不断地从洛云生的口中逸出,他紧咬着唇瓣极力的忍耐,却还是无法阻止自己那令人脸红的声音传出来。
正在他体内肆虐的男人见到他强忍的模样,忽然一个恶意的猛力挺进,让洛云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叫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
不…他不想承认在男人的侵犯之下竟然还可以产生快感,无奈身体的反应和大脑的想法背道而驰,快感正一波波的向他袭来。
「啊啊……啊……」
肉体上的刺激藉由着神经传导,快感直达到四肢百骸,身体止不住的轻颤。
「嗯…啊啊……」
本能驱使着感官主动地追求着高潮的来临,双腿大大的敞开在男人的面前,腰不由自主的随着男人的节奏摆动。
「啊啊……嗯…啊……」
不知道自己的痴态全被男人收进了眼底,男人的唇浮起一抹邪肆的笑,似乎很满意于他的反应。
洛云生双眼迷蒙地看着眼前这个正在深入他的男人,俊美绝伦的脸孔、深刻英挺的五官、碧绿的眼瞳、灿烂的金发、健美匀称的躯体,完美的犹如神一般。
男人原本优雅高贵的气质,如今却化身为一头猛兽,对他疯狂的豪取掠夺,像要把他拆吃入腹一般,怎么要都不够。
就是这个金发男人,改变了他原有平凡的一切…

 #


洛云生,今年二十岁,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小小的鹅蛋脸上有着大大的眼睛、长而微卷的睫毛、小而挺的鼻子、粉色的双唇,一张清秀可爱的脸。
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削瘦的身材以及略为白晰的肤色,让他看起来永远比实际年龄还要小,总是给人一种纤细的印象。
他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从小就是在育幼院中长大,因为修女的爱心照顾,才能够健康的成长。
所以等到十几岁的时候,洛云生为了减轻育幼院的负担,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生活,打工薪水的其中一部份还要拿回育幼院,因为那里还有好多可怜的孩子,需要他的帮助。
不过,洛云生一点也不觉得辛苦,育幼院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大家都是他的家人。
其中同样有着悲惨身世的颜靖真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小的时候老是像个保镳似的,只要有人欺侮他,颜靖真一定挺身而出,把那些坏小孩打得落花流水,两人有着兄弟般的情谊,是共患难的哥儿们。
虽然没有优渥的物质享受,只有粗茶淡饭,洛云生也甘之如饴,他从不会太去执着于什么,只有一样,就是他前几天在路上捡到的一块红色的石头。
第一眼看到那块红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让他有种令人怀念的伤感,而且,神奇的是将红石放在手心的时候,居然还会散发出微微的红光。
那块红石让洛云生爱不释手,小心翼翼地好好的收藏着,怎知后来竟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到处找都找不着,让他怅然若失了好久。
洛云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那块红石有着特别的情感,不过失去了就失去了,很难再找得回来的。所以也只好看开点,从不去奢望会有失而复得的一天。
过去的二十年人生就是如此的平凡、一成不变的,直到昨天,一切的改变都是从男人出现时开始的。
昨天,洛云生像平时一样走在回育幼院的路上,想着还有一堆报告还没有完成,回去又要熬夜了。
突然,有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堵住了他的去路,是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男人,男人似乎在对他说话,好象认识他。
「终于找到你了…」 
男人的声音里充满着满满的兴奋,洛云生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男人紧紧的抱在怀中,眼看着男人的脸越靠越近,就要吻上他的唇了。
洛云生赶紧转过头去,拼命的挣脱男人的怀抱,刚刚男人的举动把他吓了一大跳。
「放开我…放开我…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突然男人松开了手,让洛云生逃了开去,待他冷静下来后,看到的却是男人惊愕的表情。
「羽清,你是我的羽清啊!你不记得我了…」
男人的语气中尽是化不开的悲哀,痛苦的神色让洛云生很不好受。
「羽清?我不是羽清,你认错人了。」
说完,洛云生急忙的想要离去,不料男人比他快了一步,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在下一秒后,洛云生又重回到男人的怀抱,无法离开。
「放手…放手…」
男人强健有力的双臂就像是挣脱不出的牢笼,紧紧地将他困住,洛云生没有反抗的余地,再多的挣扎都没有用。
「不管你记不记得,你都是我的羽清,我找了一千年的爱人。」
一千年?这怎么可能?关于前世今生的事,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根本就还是一个很难证实的谜团。
洛云生并不相信男人的话,只想要赶快离开这里,他真的很害怕,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危险人物,
「不…我不是…放开我…放开…」
男人无视于洛云生的挣扎,将他横抱起,不知道要把他带到哪儿去。
「放开我…放开…」
洛云生拼命的反抗,突然,从角落处走出了一个少年,恭敬地迎上前来。
「恭喜少爷得偿所愿,羽清公子,总算找到你了。」
洛云生听到少年说的话后,呆楞了一下,怎么又一个说他是羽清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少年悄声地和男人说了几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洛云生并没有听清楚,只隐约听到什么…哥哥…有消息,还搞不清楚状况,硬是被男人抱上了车,然后胡里胡涂的就被强绑到了床上。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和男人上了床的,他的双手被布条紧紧地捆住绑在床头,无法挣脱,然后男人就热烈的吻上他,让他意乱情迷。
一直到男人的凶器贯穿他的那一刻,剧烈的刺痛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以及残酷的现实-他竟然被一个男人强暴了。
异物入侵的不快让洛云生差点吐了出来,充满在他体内的肉刃就像是要把甬道给撑破了,内脏也被搅得难受,但是男人真是种悲哀的生物,只要敏感点被摩擦个几下,想要没有感觉也难。
很奇妙的,撕裂般的痛楚并没有持续得太久,在男人的抚慰以及缓缓地抽插之下,竟然慢慢的转变为一股奇异的快感,慢慢地点燃情欲的火苗,炽热地焚毁他的意志。
洛云生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一个同性做爱,而且还是那么的激越狂猛,平静无波的日子就这样掀起巨然大波,是他从来都没料想到的改变。

 

 #


「专心…你现在只能…想着我…」
强韧的脉动更加猛烈地撞击洛云生的体内,拉回他逐渐飘远的思绪。
「啊啊啊………」
男人霸道的连他的思想都想要控制,洛云生只能随着男人一步步的侵略,丧失自己的理智。
男人将洛云生的修长的双腿弯折于胸前,穴口被大大的撑开,已经失去了原先的弹性,可以轻易地含住男人的硕大,进出更为顺利。
「嗯…啊啊……啊……」
每一次的贯穿,穴口满溢出承载不了的热液,沿着洛云生的腿边滴落在床单。
在他的腹部以及胸膛沾染上粘呼呼的白浊液体,有些已经干涸,全都是高潮过后的痕迹。
「求…放…啊啊…啊……」
长时间的性爱已经让洛云生全身虚软无力,疲惫不堪,即使他忍不住地讨饶,男人还是丝毫不为所动,继续无节制的索求,深深的律动。
「啊啊……啊……」
洛云生的眼眶中盈满着晶莹的泪水,无助地看向男人,嗓子也喊得沙哑,一副可怜兮兮的软弱。
男人终于心生不忍,动手解开了洛云生双手上的束缚,让他得到了一点点的自由,不过男人的灼热仍旧深埋在他的体内,让他全身感受到炽热的高温,真实的存在。
原来白晰的皮肤染上了情欲的红潮,到处都是斑斑的吻痕,像是记号一般;双唇被吻得有点红肿充血,艳丽非凡;分身被男人的手指轻柔抚弄,又被男人的唇舌温柔地爱抚,坚挺的前端分泌出透明的蜜液,显得非常的淫靡。
身后的小穴被男人的硕大充满,紧紧的相连着;不断的磨擦使得原本粉色的嫩肉变成了深红色,穴口周围变得红肿略带刺痛,却又变得更加敏感。
「啊啊…那…里…啊……」
每个深入浅出都磨擦到了敏感点,洛云生的分身已然胀得发疼,透明的蜜液不断地流出,身体预知了即将到来的高潮,双腿自然的夹紧了男人的腰间。
「啊啊啊……啊啊……」
因为激烈的摆动,洛云生的身体不住地往前滑动,男人将他的身体拖了回来,双手固定住细腰,让他接受更完整的冲击,摇晃得更厉害。
「啊啊…我…快…啊……」
洛云生已经快要到达临界点了,突然男人放开了他的腰,改而握住了肿胀的分身,阻止了即将一泄的欲望,让他感觉到无处发泄的苦闷。
「放…开…」
体内就像是有无数的热流在乱窜,找不到出口,洛云生想要寻求解放,无奈全都在男人的掌握之中。
「求…你…」
洛云生无助的请求,煽动起了男人的野性,更加狂野的抽动,肉体互相撞击的声音,充满了煽情的味道。
随着高潮的来临,穴壁越来越紧缩,柔软的肉膜紧紧的绞着男人的灼热,结合为一体。
「啊啊啊……啊……」
洛云生的手无意识地紧紧的搂着男人的脖子,身体更为向上弓起,让男人进入的更深,更加的刺激。
「我们一起…」男人蛊惑般的低沉嗓音在洛云生的耳边响起,充满了深深的诱惑力。
「唔…」
忽然一个深深的挺进,男人低吼了一声,洛云生感觉到一股温暖的热流喷袭上甬道的薄膜,原本握住他的分身的手松开了,终于可以得到了解脱,攀上了极乐的巅峰。
「啊啊啊………」
洛云生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白光,一阵痉挛后,释放出了白浊的热液,终于得以解放,双手顿失了力气,软化般地向后倾倒,再也没有支撑的力气。
男人并没有因为得到满足而离开,灼热的分身还深埋在小小的甬道之中,被紧窒温柔的包围住,不愿意脱身。
洛云生软倒在床上,双眼疲累的睁不开,男人温柔的抚摸他的脸庞,轻轻地吻了吻他。
然后男人还握住了洛云生的手,轻柔地舔吻上刚刚被布条绑住所留下来的红痕,眼神里盈满了心疼,不过洛云生并没有看见。
突然,男人有力的臂膀将洛云生从床上拉了起来,就着结合的姿势,让他以坐着的方式含着男人的灼热,体重让他自然地往下沉,牢牢的套住男人的硕大,这种姿势让男人的分身更加的深入他。
「不…好累…」
男人并没有听进洛云生那小声的抗议,因为想要摆脱异物入侵的不适感,洛云生的腰忍不住轻轻扭动了起来,挣扎着想要离开,不料这个举动反而增加了肉壁面摩擦,让男人的分身又朝气蓬勃了起来,充满他那小小的甬道,而且蠢蠢欲动。
可怜的小穴连愈合的机会都没有,被迫地容纳男人的硕大一整夜,而且全身又酸又疼还粘答答的,洛云生还来不及哀悼自己的初夜,男人的双臂就已经托住他的臀部,开始了缓慢的律动。
「啊……」
洛云生惊呼一声,无力地抱住男人的肩膀,摇摇欲墬的姿势就像风雨中的小船,全凭着男人的力量在支撑着。
经过刚刚数次的扩张,洛云生的小穴早已习惯男人的硕大,所以男人滑顺地挺进又抽出,没有阻碍。    
这样的进入比之前还要深入,直直的挺进最深处,感觉火热的摩擦,慢慢地另一波的快感又在体内聚集,渐渐的扩大。
「啊啊啊……啊…」
男人低头吻住了洛云生的唇,以缠绵的热吻封住了他的呻吟,一缕银丝沿着嘴角流了下来,两人的舌仍在不停的缱绻,下半身则是紧紧的缠绵。
脑袋晕沉沉的,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能让身体凭着原始的本能,随着男人的律动,在无边的欲海中载浮载沉,迷失了方向。
在意识逐渐飘远前,洛云生隐约听到了男人在他耳边的低语。
「我爱你,从一千年以前。」
然后,他就墬入了深沉的黑暗之中,终于可以暂时解脱了。

「嗯…」
洛云生紧闭着双眸,羽睫微微地轻颤,感觉好象有什么正在轻触他的唇,像羽毛般轻柔,又好似棉花一样柔软,有点痒痒的,一直缠着唇边不放,温热的感觉不断的在唇瓣流连,徘徊不去。
他不想睁开双眼去确认那是什么,实在是太累了,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好想再睡一会,算了,随他去吧!
可惜打扰者似乎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于是更深层的刺激,再次席卷洛云生的口腔。
「唔…嗯…嗯…」
柔软温热的物体在他的齿间轻柔地舔舐,缠住小舌温柔地缱绻。
他越是想逃,入侵者越是紧追着不放,后来更是放弃了温柔的方式,改成霸道的狂野,牵制住了他的气息,让他呼吸困难。
「唔…唔…」
洛云生开始觉得快要无法呼吸,倏地睁开了双眼,一张英俊好看的脸就近在眼前,是昨天那个侵犯自己的金发男人。
「哇…」
洛云生惊叫了出声,昨天…不是梦?金发男人就在他的身边,眼眸中深遂的浓情,让洛云生不禁看得怔住了,男人唇边留有的透明汁液,更是充满了淫靡的想象。
刚刚的是…吻?洛云生无意识地用手指轻抚着唇瓣,还留着残留的津汁,有着男人狂野的气息。
「醒了?」
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洛云生这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到两人距离竟然如此的近,彼此的肌肤几乎相贴…
洛云生纤细的身体被男人圈在怀中,男人的双臂禁锢在他的腰际,而他就紧贴着男人的胸膛,可以感受到彼此的体温。
洛云生想要挣出男人的怀抱,男人硬是不放,紧紧的拥着他。
「放开我,放开…」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这才发现全身酸软,到处都好痛,骨头就像被车辗过快被拆了般,出不了一丝力气。
身体上的痛楚全都在提醒着他昨夜的放纵,以及身为一个男人是如何的被另一个男人所侵犯,而且还像个女人一样的在男人的身下不停的呻吟,不断的高潮,所有的挣扎在这个男人面前,是多么的微弱,身为男人的自尊在一瞬间被瓦解。
洛云生不禁怒从中来,生气的瞪视着眼前的男人,他无法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也没办法一下子就接受。 
洛云生急得想逃开,扭动得更为剧烈,此刻他早已顾不得身体上的痛楚,一心只想逃离这个男人,岂料这下让他发现到一个更为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男人的分身竟然还留在他体内,没有离开。虽然已经没有充满情欲般的硕大,但是还是深埋在甬道中,紧紧的和他相连着,难道他就这样含着男人的分身,被男人拥抱着睡了一觉。
洛云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男人看见他的不知所措,轻声地问道,眼中盈满柔情。
「怎么了?」
「快点放开我,放开我…」
洛云生仍然激动地挣扎,只是他每动一下,密所里的肉刃就滑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连着别人的一部份,真的很不舒服。
「不放,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你永远都是我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