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赋曲 第一卷 (穿越时空)+番外——夺心-轻舞漫步


文案

再睁开眼睛,却是一抹的清朗。

璀璨的水晶湖,它的主人在这一天苏醒。

穿越的某人,摸着某君的小PP,疑似恋童癖。占着某专情美男的床铺,有吃着碗里看锅里的嫌疑。出大门,老是碰见要拐带他的人,估计他的荷尔蒙有问题。闲庭信步,看尽三川五岳,人间万种风情。有人说他是神,他道:我只谱写爱之曲!


楔子

2046的天空灰蒙蒙一片,他坐在上空上俯瞰这一切。困了的时候,歪斜的身体倾靠在座椅的一边。

忽然一道强光照射过来,他想睁开的眼睛也立刻闭了上去。耳边吵嚷的声音分贝过高,却抵不上气流在身边攒动之急。

感觉身体要崩分离析的时候却失去了直觉,头晕的感觉让他猜测大概立马就要陷入到无底的深渊中去。

再睁开眼睛,却是一抹的清朗。

璀璨的水晶湖,它的主人在这一天苏醒。

001

这是水晶湖,而非一般流动的湖,紫色的水晶将湖面铺满,华光闪耀让人的眼睛恍惚。

直起身来,他看着四周,抬起手,却穿过了身旁的水晶。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肌肤与这水晶一样透明,与这水晶不一样白皙。

这是哪里?他的头也许有点晕。

有长着翅膀的东西飞了过来,他抬头望去,觉得那东西有点像西方爱神丘比特。

“神,醒了!”

他惊喜地发现,他可以听懂那类似丘比特的东西的话语。

“我是谁?”他问。

“你是我们的神,也是这世界上最后的神——非天!”

从这一刻起,他叫非天。

非天看着身上拖沓的长衣,虽然长却很透明。

“我为何会这样?”

“神,你已经沉睡太久了。”

原来是因为睡眠的关系,似真似幻的境界,和这个名字还真是相配呀!

“你叫什么名字?”非天问那个小东西。

“神,我叫噗噗!”

听着这个滑稽的名字,非天很想笑,他觉得这个名字还是少叫比较好,所以他决定给这个小家伙改名字。“从今天起,你叫丘比特吧!”

小家伙似乎很满意非天给的这个名字,点点脑袋,说谢谢。非天很喜欢这个很有礼貌的小家伙。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魔幻森林!是神住的地方,谁不可踏进一步。”小家伙十分崇拜非天。

“那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等着神苏醒,来服侍神的精灵。”

非天觉得好奇,所以问道:“那么说这个世界还有魔怪啰!”

丘比特点点脑袋,然后道:“这个世界有魔王、精灵、人类、鬼畜,但是伟大的神祗只有一个,就是您!”

“那我有什么本事?”非天对于这个很在意。

“您可以驾驭一切。”

“那么连没有定向的风都可以改变吗?”

“是的!”

“那我岂不是很厉害嘛!”非天笑了。

“但是您的神力在神魔之战中被掠夺了,神力散落在各处。所以……”丘比特有些沮丧。

“所以,我现在这个神只是虚有其表?”

丘比特听非天这么说立马道:“不是的,只要收回神力,神您依然是这个世界最强的战神!”

非天摸摸丘比特的脑袋,笑着说:“我不喜欢战争,我只喜欢和平!我不是神嘛!神该是逍遥而自在的。”

丘比特茫然了。

非天摸摸他的脑袋,觉得他脑袋上的毛发很软和,很舒服的。

“不过,要找回神力,这也算一个积极的人生目标!不如,我们去人界吧!”非天觉得无论做人还是做神都得有点目标,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该回到那喧嚣的世界去。

丘比特听见非天的话二话不说,盲从听从了。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啰!小家伙!”

“嗯!丘比特一定听从主人的吩咐!”

“呵!那就好!”非天觉得这小家伙还真是可爱。

望望四周参天的大树,非天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觉得自己想要入世还得做做功课。于是,他勾勾小指头,丘比特飞坐到了他的肩头。

“小家伙,你了解外面的世界吗?”

丘比特想了想点点头。

非天觉得他也许比丘比特还土包子了,不禁觉得好笑。

“那你讲讲外面的世界给我听,让我好有个了解!”

丘比特摆好小胳膊小腿开始讲解起来。那是冗长却奇特的一个描述。非天觉得这个世界颇有意思。

非天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长衫,长长的头发被简单而随意地扎了起来。非天本想剪掉着头发,但是那头发实在光滑柔顺,摸着摸着,非天自己都不舍的了,所以很快地打消了这念头。非天打消了念头,丘比特可高兴了。他最爱坐在非天的肩头,拉扯非天的发丝。

这是个多重生物并行的世界,非天很好奇也很高兴,这样他可以让非天继续做在肩头,在他弹琴的时候,丘比特可以唱歌,这样他们就可以有大笔的进账了。忘了说哦,非天现在是个游历四方的吟游诗人。而非天却通俗称之为:卖艺的。

丘比特拉扯着非天的发丝,鼓着小嘴道:“主人就算是卖艺的也是最出色的卖艺的!”

非天听了还真是觉得好笑极了。

非天带着丘比特来到了魔幻森林以西的欧神国,欧神国的首都叫斯莱特。

欧神国很富有,因为他们有个英明的君王。

非天是旅人,却衣衫不染尘世,身上的白永远是最洁净的白。

刚踏进欧神国的非天和丘比特却出奇的不幸运,好像是这个国家的王后去世了,所以三天内不可以饮宴欢畅,所以非天光荣地失业了。

“丘比特,我们没有太多钱了,只能住一般的旅店了。”

“主人不用担心,我可以变出钱来!”

非天拒绝了丘比特的提议,他觉得出来一下体验生活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他们选择了一家看起来干净的店面进入了。

刚踏入旅店的非天听见了吹口哨的声音。原来坐在门口的一个彪型大汗正搂着一位金发的美女。但是当非天进来后,他独特的异族面容吸引了太多人的关注。

“简,那男人比你美丽哦!”

那金发的美女很不服气,跳下台子。

“哪里来的乡巴佬?”

非天看看丘比特,叹息着:“丘比特,看来这里并不适合我们。”

丘比特点点头,他认为那些人包括女人都太粗鲁了,他的主人可是真正的绅士。真的是有比较才知道呀!

非天转过身去,打算换一家投宿,那金发美女去拦住了他。

“漂亮的女士,你打算对我做什么?”非天礼貌地问。

那金发美女却道:“你这是在讽刺我。你这不要脸的人。和这个国家的艾伦伯爵一样,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艾伦伯爵?非天不认识呀!

非天看着丘比特,以眼神问着:艾伦伯爵是谁?

丘比特在非天的耳畔说那个艾伦伯爵是这个国家战功赫赫的将军,可是却因为保护国王死了。有传闻那个艾伦伯爵是因为喜欢国王,却被国王知晓后,因王的怒火而死在了阴谋之下。可怜的艾伦伯爵对王是多么忠心。可是他的忠心敌不过王的怒火。不过,艾伦伯爵的手下迪奥子爵却很迷恋艾伦伯爵。艾伦伯爵去世多年他却未娶。因此,由于闲言闲语的,艾伦伯爵的功绩被街坊的八卦给掩埋了。还真是可悲呢!

知晓了个大概,非天有个疑问:难道那位艾伦伯爵是个美人?

“美人?”金发美女闻言大笑。

“难道不是?”非天感觉奇怪了。

丘比特又欺近非天的耳朵道:“其实那个艾伦伯爵是个长相很一般的人,他少年的时候似乎因为打仗面容有毁,就这样的他依旧吸引了迪奥子爵的视线。您知道嘛,迪奥子爵是这个国家的美男子呢!”

这么一来,非天觉得那艾伦伯爵还当真不可思议,那迪奥子爵也非以貌取人之人。不过,不管故事如何,这似乎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丘比特看了看自己的主人,多加了一句。“主人您也是美男子呀!”

“谢谢!”非天笑了笑。

众人看着微笑的非天,觉得那样的笑容给自己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叫什么来着,大概是叫——幸福吧!见鬼了!这男子的笑容居然会给自己幸福的感觉。众人无不觉得自己着魔了。

在众人着魔的时候,非天绕过了金发美女径直走了出去。

天色真的暗了。背着简单包袱的非天带着丘比特缓缓前行。要找一家看得顺眼还很便宜的旅店,还真有点难度。

欧神国的来往异族甚多,所以即使非天不似本国的国民,大多也只是多看一眼。非天很好看,所以很多人对他会有好感。

一辆华丽的马车在两人的身边挺下来了。一位贵夫人探出脑袋然后对着车夫说了什么。那车夫下了车来问了非天几个问题。

“你是吟游者吗?”

“是的!”

“你愿意来迪奥子爵府邸吗?我家夫人愿意出高价请你来府邸吟诵神曲!”

“好呀!”

就这样,那马车继续走了,非天和丘比特一路询问着来到了迪奥子爵的府邸,准确的说是迪奥子爵的别苑。

“我们首先要做什么呢?”非天似乎是在自问,有似乎是在问丘比特。

“主人,我们可以先去吃点东西。”

但是非天去了,却在大庭院中迷路了。非天看见了有人在操纵火焰,那火焰中有马儿奔跑出来,小小的,似乎挺有意思。

“你是谁?”问话的是一个孩童,不超过十岁。

“我是非天,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吟游诗人。你能告诉我怎么去前厅或者厨房吗?”

“你要吃东西?你不知道你身处危险吗?”那孩童很严肃地说。

非天愣了神,问道:“请问是怎样的危险?”

“你马上就要死了!”

“那我可以先吃东西吗?”

“为达到祭祀的目的,你是不可以吃任何东西的。”

非天难得抱怨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心理。“这个地方真的很不好,让人家死起码也要让人家先吃饱肚子。要知道,饿死鬼可是很难看的。”

那孩童打量着非天,用奇怪的眼神。

002

非天决定不理会那个孩童,和丘比特一起继续向前找东西吃。

“对了,这里真的是那位迪奥子爵的别苑吗?”非天着实有点怀疑。

“是的!”孩童老实地回答。

“可我觉得这里却死气沉沉,怎么看也不像个富贵的地方。倒像是个地狱!”非天诚实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对!这里就是地狱!”一个声音在非天的身后冒起来。

非天还没有来得及把头转过去,那个声音便教唆人来把她认为很不老实的非天给带会屋子去。

非天拍拍钳制着自己的双手道:“你不需要费这么大气力,我自己可以走的。”

那人像是不放心,钳制的手更加用力了。

丘比特虽然小但是声音却很大,它很愤怒地道:“不许对我的主人无礼!”

“你这个小妖怪,应该被火烧死!”那贵夫人此时的声音听起来倒像个魔鬼了。

“丘比特,来,我们回房间去!”

听见主人的召唤,丘比特虽然生气却也直瞪着那贵妇人。然后扑打着翅膀坐在非天的肩头。

“主人,他们不是好人。”

非天小声道:“到时候要是真的不妙了,我们就逃跑吧!”

“嗯!”丘比特可爱地点着脑袋。

非天和丘比特饿着肚子等到了那个祭祀。祭祀是在深夜进行的。非天认为在深夜进行的祭祀大多是见不得人的,也就是说准不是什么好事。丘比特又点着小脑袋附和。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丘比特飞了过去,用力地把门打开了。是那个孩童!

孩童手里端着个盘子,盘子上放着精美的食物。非天也不客气着,拿来便吃了。丘比特也扑腾个翅膀用力地拔起蛋糕上的草莓。

“你不怕我下药吗?”

非天好笑了。“难道这药可以到处生长吗?”

“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你的未来。”

事实如此呀!非天只好坦白道:“与其担心我的未来,不如现在好好品尝美食。进来这么久,只有这甜糯的美食才让我感觉到了我是进了鼎鼎有名的迪奥子爵的别苑。”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孩童看着非天道。

非天也不谦虚,一边品尝美食,一边道:“常有人这么说。”

“你走吧!”突然地,孩童这么说。

“我走去哪?”

“无论你走去哪都比呆在这里的强。”

“为什么?”

“因为这里遭受了诅咒。”

“诅咒?!”非天放下了手中的食物。因为这个话题听起来似乎挺有意思的。

“这里的贵妇人是迪奥子爵的表妹,她本可以成为迪奥子爵夫人的,但是因为艾伦伯爵的关系,她现在只是个怨妇。关于艾伦伯爵,也许你有所耳闻。”

非天听着点点头。

“所以,这位贵妇人痛恨美男子。”

非天发现个奇怪的地方。“那个,她是不是应该痛恨丑男才是。听说那艾伦伯爵长得并不算英俊呀!”

“这也就是众人都感到匪夷所思的地方。其实我也想不通。”停顿了一下,男孩继续道:“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贵妇人相信用男子阳刚的血可以滋养自己的肌肤。沐浴在血中,就好像男人在柔和地抚摸着自己细腻的肌肤。”

“这个癖好还真是古怪。”非天皱眉头了。

孩童耸耸肩道:“谁说不是呢!”

“那没有人去组织她这荒唐的行径吗?”非天奇怪着。

“她寻觅的都是无所牵连的人,比如你。再加上迪奥家族的威望,没有人会怀疑迪奥子爵的表妹会干这种事情。”孩童阐述着一个事实。

“确实!”非天想想也觉得合理。

“为什么没有人去阻止她呢?”

“这里的人都被她用金钱收买了,你知道这个世界上金钱的诱惑超过一切。”

难怪呢!非天觉得这别苑怎么这么特别,原来阴气太重了。

“你又是谁呢?”非天觉得有必要问下。

“我嘛!我是魔导师米奇。”

看着米奇,非天不觉得他像个老鼠。

“你为什么在这里?”直觉告诉非天,米奇和那贵妇人的关系匪浅。

“我和那贵妇人做了个约定。我帮她消灭饿鬼。”

“饿鬼?”非天不解,要知道他这个神是穿来当的。其实他本人还没有太高的做神意识。当然了,神知道的事情,他也不太了解。

“杀戮重的地方会出现吞噬灵魂和肉体的饿鬼。这里是迪奥子爵的城堡,所以那贵妇人请了我。”孩童道。

哦!原来是保镖!非天恍然。

要是孩童知道非天是这样给他定义身份非得气晕了过去。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逃离这里?若是被发现了,那贵夫人会解雇你的。”非天觉得这魔导师为人还不错。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