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清穿)上——雾十

文案:

第一世,男主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天朝好青年,就是……死的早了点。

第二世,男主是顺治帝第四子,董鄂妃独子,未来康熙帝同父异母的四弟

好不容易熬过了百天早夭的困局,顺利长到六岁,董鄂没死,顺治也没出家,还抱紧了三哥康熙的大腿

本以为这就是注定提笼遛鸟当闲散王爷的节奏了,却不小心身陷宫廷倾轧……又死了。

第三世,男主是曾经的三哥现在的康熙帝第六子,德嫔乌雅氏二子,未来雍正帝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历史上注定的又一个早夭短命鬼

这一次男主指天发誓,他一定洗心革面,力争上游,争取,争取……

好好活着,最起码活过六岁

警告:本文不过就是一仅图一乐的欢乐吐槽清穿文,主受,受君智商肯定超不过作者

所以受君不会卷入夺嫡之战,他能努力活到寿终正寝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不应该太为难他。

受君未来的发展方向是赚钱,赚钱,往死里赚钱

抱紧康熙、雍正两代帝王的大腿,争取努力发家致富奔小康。

所以,请不要对本文抱有太高期望,不适者请绕行,谢谢合作。

内容标签:清穿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胤祚 ┃ 配角: ┃ 其它:

第一步:致各位穿越前辈的一封检讨书

检讨书

尊敬的计穿委(计划穿越委员会)的领导和诸位穿越前辈们:

在此,我,荣亲王爱新觉罗?天祚,对我在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到顺治二十年(公元1663年)六年的穿越经历做出深刻检讨。

穿越余年,竟一事无成,一没能在政治上效仿穿成阿斗的前辈,统一三国,铜雀锁乔;二没能在军事上像穿成岳飞的前辈那样,消灭胡虏,匡扶社稷;三没能在领土上学穿成郑和的前辈,身残志坚,开拓幅员辽阔的海上殖民地;我甚至还不如最起码改变了大清杯具发型的那位前辈,这让我不至于在穿越之初顶着个难看的半秃辫。

我有罪,这么不争气的我还在六岁时就把自己给玩死了……

这严重影响了计穿委在整个时空移民管理局的良好声誉,并造成了一系列极其严重的恶劣后果。我愧对前辈们在我临行前对我毫不藏私的倾囊相授,我对不起组织上多年来对我的殷勤期盼和细心栽培,我更是白白耽误了我的金手指——剑三万花系统。

每每思及这个金手指,就更是不由悲从中来。

其实穿越前我也刚刚才开始玩剑三,连操纵人物上马都不利索,对于万花这一门派的了解也就仅限于……“了解”,这直接造成了穿越后我空有游戏系统却完全不会运用的杯具后果,当时我唯一会的就是把游戏包裹当随身空间用,还是不能种花种草顺便修仙,只是纯放东西的那种空间。

我不是为自己过去造成的错误辩解什么,我只是想说,要是早知道我的金手指是游戏系统,我当初一定好好游戏,绝不学习!

但千金难买早知道,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我们只有认真反思,寻找错误后面的根源,认清问题的本质,才能给集体和自己一个交待,从而得以进步。我相信有了这次的经验,日后我一定能更好的运用万花技能,最起码我不会在自己本身职业就是个能解除负面状态的医生的情况下,生生看着自己被毒死,还不知道该如何自救。

大错已然铸成,道歉也于事无补,但在此我还是想要真挚的对全体计穿委的领导和前辈们说一声,抱歉,我给你们丢脸了。

针对这次失败的穿越经历,我个人的反省总结如下:

(一)经验主义害死人。

我以前看穿越小说,里面总是说穿越成有既定命运的历史人物,一般只要挺过命中注定要死的那一次以后就绝对不会再死了,我就以为我这次的穿越也是这样的情况,只要我能躲过顺治十四年出生不到三月就死的困局,避免生母董鄂妃病死,不让顺治傻爸出家,抱好三哥康熙的大腿,那我的未来就必然是一片坦途的康庄大道了。

哪成想,现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宫中危机四伏,暗藏杀机,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块点心也能要人命。这是一起有计划、有目的安排多年的蓄意谋杀,以我浅薄的经验和有限的智商根本躲不过。通过这次事件,充分暴露了我对皇宫这个染缸的被害妄想度还是不够高。

(二)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本来穿成专宠一身的董鄂妃独子,我的压力就已经很大了,谁能想到顺治傻爸那个猪队友还能不遗余力的给我拉仇恨值拉成那样,什么“此乃朕第一子也”,什么吃穿用度比同嫡出,还有什么六岁封王……我也不想的啊,真是躺枪_(:3)∠)_

不患寡而患不均,圣人诚不欺我也。

(三)抱大腿的技术不过关,没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我当时就顾着一心抱好三哥康熙的大腿了,倒是把三哥这团火撩的挺旺,却忘了日后能灭三藩、收台湾的康熙大帝此时不过是个个位数年龄的光头阿哥,生母家世不显,能力有限,对大清真正的boss——皇太后孝庄的影响力还不如顺治傻爸大。

嫡母孝惠皇后以及废后静妃等蒙妃让我充分明白了一个真理——县官不如现管。

(四)一块点心引发的血案。

从今往后,我坚决,坚决,坚决再也不碰芙蓉祥的点心了!

总之,这次穿越的失败为我今后的生活敲响了警钟,这次穿越无疑是我人生中一次重大的历史转折。

我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足以弥补我的错误,因此,我不会请求组织对我宽恕,什么样的处分都是我活该,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此致,敬礼

爱新觉罗?天祚,顺治二十年二月初五。

ps:咳,当然,我还是希望组织上能够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的。我发誓,重生之后一定争做一个对穿越事业有用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无愧于人民和组织的人!

又ps:再穿的时候能否顺便给我一个万花的使用攻略?

当否,请批示。

******

计穿委下属清朝办公室组长锄禾:已阅,请副主任酌定。

******

计穿委下属清朝办公室副主任当午:已阅,请主任酌定。

******

计穿委下属清朝办公室主任汗滴:已阅,请副主席酌定。

******

计穿委副主席下土:同意!

******

计穿委红头第1001号文件:

对爱新觉罗?天祚的处理情况如下:

兹……妈蛋劳资最不耐烦写这种公文了,还是大白话吧。

你工作报告交上来的时候我都想抽你了,你知道吗?六岁,那可是六岁,不是六十,你还真敢死!我是不是该佩服一下你拉仇恨的能力,哪怕你是个六岁孩子人家都不愿意放过你?!

别跟我扯什么顺治董鄂的,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孝庄再不待见董鄂,为了她唯一的儿子,她也绝对不会下毒手害死自己的亲孙子,因为她怕顺治跟她拼命,顺治就是她的命根子,只要拿捏好顺治,孝庄基本就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你要是趁机再在孝庄面前卖卖萌,拉近一下她和她儿子的关系,何愁她不喜欢你?!

多简单的一条道儿,竟然还能生生被你走出个be……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他妈的就知道吃吃吃,怎么没吃死你!醒醒吧,吃货是没有前途的!!暴露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是大忌,大忌你懂吗?!

……妈蛋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要不是你不在跟前,我肯定抽死你!

写到这里,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已经给我没出息的掉眼泪了,我,我,我掐死你,你信不信?!

好了,别哭了,告诉你一件好事,上头已经同意你再次穿越的请求了,高兴了吧,不哭了吧?说真的,你哭起来丑死了,本来脑子就不灵光,你就不要再糟蹋唯一的容貌优势了,你全身上下的优点也就只剩下脸了,好好爱护它,当好一个合格的花瓶吧。

穿越是穿越,我们却不能再让你穿回天祚小时候,因为重生不归咱们计穿委管,是计重委的事情,而很不巧的,最近咱们头儿正和计重委的头儿就到底是穿越比较受主流欢迎还是重生比较受欢迎的事情搁那儿互掐呢,实在是不好转关系操作。

所以我们最后开会一致商量决定安排你再穿一次,身份不变,清朝阿哥,还是原来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就是时间顺延一些。

我觉得这个对你挺有利的,一来呢,你已经熟悉清廷的那些规矩了,不用再重头学一遍;二来呢,你好不容易才说顺了的满蒙藏小语种也不白瞎,三呢,你三哥康熙这个你唯一发展出来的业绩也可以好好利用起来。我再友情赞助你一套三字经啊千字文、儒家经典什么的,你在婴儿时期就开始抓紧背,争取六岁入学后也博个早慧的天才之名。

可是长点心吧,啊,祖宗,我现在不求你发展成什么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的大人物了,也不指望你干出一番多么惊天大泣鬼神的大事业,只希望你能安生点,争取活到自然死亡,寿终正寝,这就是最大的胜利!

加油,组织相信你,你能行的!

爱的你,

知名不具

公元hhhh年xx月oo日。

第二步:给自己找一个足够粗的大腿,就算上一世用不着,这一世还能续上。

康熙十六年二月初五(公元1680年3月5日)

养心殿东暖阁西小间北窗下的宝座上,二十七岁的康熙刚刚结束了他一天的日常工作——批奏折,放下手中的朱砂笔后,他却没空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提前下班,他抓紧时间对伺候在一边的贴身太监梁九功问道:“几时了?”

“回皇上的话,酉时三刻。”梁九功是从小跟在康熙身边伺候的,很清楚康熙为什么会在今天这么问,于是就又加了一句,“离酉正还有一刻呢,肯定来得及。”

这话要是别人说,有火没出撒的康熙绝对会以“妄自揣测上意”发作了对方,但说话的人是梁九功,是唯二真正经历过当年的事情,知道他为什么会在今天郁结不快的人,康熙的想法就变成了:“你有心了,那就赶紧走吧。”

康熙此时人在东暖阁,他的目的地是与之对称相望并不算远的西暖阁,传说中先帝顺治病逝的地方,而顺治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孝献皇后董鄂氏也在那里消玉损。

但康熙却很清楚那些不过都是市井中的以讹传讹,西暖阁后室西面的小室里确实死过一个和康熙关系匪浅又地位尊贵的人物,但那人却不是顺治,也不是孝献皇后,而是顺治和董鄂唯一的孩子,和硕荣亲王天祚,康熙同父异母的四弟。

至今康熙还能回想起那个小了他三岁的男孩笑起来的样子,明眸皓齿,灿烂如曦,还有两个极其讨喜的梨涡,美的就不像是人间可以拥有的毓秀人物。

事实也证明了人间真的是留不住那样一个人物……

十七年前的今天,顺治二十年二月初五,还没有登基称帝的康熙,在窗外亲眼看着他年仅六岁的四弟痛苦的死在了明黄色的小榻上,但当时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哪怕只是上前抱住弟弟纤细觳觫的身体都不行。因为当时他正被他生母死死的搂在怀里,捂住嘴巴,不许出声,连哭也哭的悄无声息。

马上就要十岁的康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无助,他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与脆弱,同时他也在那时明白了权力的危险与魅力。

宫廷倾轧,尔虞我诈,自古就是你死我活、杀人不见血的战场,集万千宠爱一身又如何,皇阿玛的儿子又如何,四弟被一块点心轻易了却了年幼的生命,下毒的不是康熙的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也不是康熙,但当时目睹了全过程的康熙却不能站出来对顺治说他看到了什么,甚至还要假装等到传旨太监来禀告了他这件事情后才能开始悲伤。

生母声泪俱下的话犹言在耳:“求你了,玄烨,算额娘求你了,这事你不能去说,你也说不清楚,你要是去了,就是在把你我往死路上逼!我死不足惜,但是你呢?还有你冤死的四弟荣亲王,难道你就不想找出真凶替他报仇,让他不要死的这样不明不白吗?

是额娘没用,母族不显又圣眷不在,无法让你拥有尊贵的地位,也无法让你取信于你皇阿玛……但是在宫中这么多年,我比你清楚你皇阿玛的性格,我很明白如果你在这个他悲愤欲绝的当口上前对他说你目睹了天祚的死,他会怎么想你,他不会相信你是清白的,事情但凡涉及到承乾宫(董鄂妃的寝宫),就没有简单的,根本不可能善了!

到时候你便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只能白白替别人担了罪责,你听额娘一句劝吧,啊,就听额娘这一回!”

康熙听了,所以他在顺治二十一年那场紫禁城巨变之后,成了稚龄登基的康熙帝,成了这偌大皇宫的主人,成了全天下最尊贵的人,但他能为曾经温暖了他整个童年的四弟做的,却只剩下了每年忌日的兀自怀念。

太皇太后不喜欢别人提起天祚和孝献皇后的死,因为那是她痛失爱子的导火索,是她一生中最黑暗最艰难的日子之一。

为了讨好太皇太后,没有敢提及那段被尘封的往事,渐渐的好像也就真的忘记了,没有人会在说起顺治和董鄂的倾城之恋,也没有会再谈及他俩的孩子——那个本应该尊享一世荣华的荣亲王,那个有着堪比骄阳笑颜的四阿哥,他轰轰烈烈的来,又轰轰烈烈的走,但还记得祭奠他并且有那个能力在皇宫里祭奠他的人却只剩下了康熙。

无数次的追悔莫及让天祚成为了康熙心头一根无法拔除的刺,并且随之时间的流逝越陷越深,直至完全长在了肉里,融为一体,每一次牵动就是一次钻心的疼痛。

西暖阁的布置和天祚死前别无二致,在康熙的命令下没有谁敢做出一丝改变,红木架子上的松棚果罩里随时都摆着天祚爱吃的时令供果,三匣色彩鲜艳用来让天祚学习认字的木刻集字一个不少的散放在炕几上,积木、七巧板、九连环、泥人、风筝、布老虎和西洋的机械小人等玩具按照天祚的习惯摆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

时间仿佛在这里永远的停驻了,停在了顺治二十年二月初五。

“奴才吴良辅给三阿哥请安。”曾经是顺治身边最得用的总管大太监吴良辅,此时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两鬓斑白,老态龙钟。顺治帝刚刚退位,太皇太后便迁怒要治他的死罪,是新帝康熙保下了他,让他负责守护西暖阁,并且在康熙每回来的时候多年如一日的说上那么一句仿佛真的回到了顺治二十年的话。

康熙满意的点点头,独自进门,径直朝炕几上早就特意摆好的龙纹点心圆盘走去,抬手将其利索的打碎。随着盘子碰地之后清晰的破裂声,康熙每到这天都会压抑的心情才能得以舒缓,好像他这么做了就能改变当年四弟被毒死在他眼前的悲剧。

虽然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这样匆匆赶在酉正前来砸了点心盘子好不让四弟被毒死的傻事,康熙还是年年都会做一遍,然后年年等在明黄色的小榻上,等着三寸丁的天祚迈过高高的门槛出现在他面前,等着他在见到自己时准会露出的笑容,见牙不见眼的明艳,等着听他用清脆稚嫩的声音惊喜的说:“三哥,你今天早下学啦?”

曾经作为三阿哥的康熙真的不是一个特别显眼的存在,他至今都想不明白他那个一出生就被皇阿玛捧在手心里的四弟为什么会那么喜欢黏着自己,他就像是个怎么甩都甩不掉的小尾巴,总会出现在康熙随时转身都能够看得见的地方。

其实一开始康熙挺烦这个四弟的,理由有很多,最简单明了的就是羡慕嫉妒恨,天祚有太多当时的康熙所艳羡却不能拥有的东西,天祚的额娘是皇阿玛最爱的人,天祚自己则是皇阿玛最喜欢的儿子,哪怕是不待见董鄂妃如斯的皇祖母也爱在诸皇子请安时多问天祚几句……这怎么可能不让当时还是个极度渴望得到家庭温暖的孩子的康熙怨恨呢?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