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苍浮梦之不知相思+番外——疯匪

文案:

胖胖的小侯爷真的好喜欢好喜欢白家公子白年湘哦!他已经足足暗恋人家三年八个月零十五天了!可是……可是白年湘一定不会喜欢他的……

什么?这个名叫红玉的小妖怪居然要帮他追心上人?他不是在做梦吧?!

二货迟钝胖子攻X自作聪明报恩妖怪受

写报仇写的好压抑,所以……这是一个讲报恩滴短篇故事~终于还是忍不住写了胖子攻……轻松小白文!请不要太纠结~温馨向!绝对不虐!HE!

属性分类:古代/东方奇幻/未定/轻松

关键字:阳绍恒 红玉 白年湘

第一章

水上的游廊里站着一名白衣少年。那少年眉目如画俊美非凡,穿着一身飘逸白衣,微风拂过仿若仙人一般。身旁围着三四个世家公子,他们之间说说笑笑,气氛好不热闹。

假山遮掩着阳绍恒胖胖的身子,他只敢露出一双眼来,痴痴的看着远处的白衣少年。

真漂亮啊……阳绍恒心里默默感叹着。

“真漂亮啊……”

咦?自己居然激动到说出来了吗?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脆了?

“喂,胖子,你喜欢他是吧?”

原来不是自己的声音!

阳绍恒慌张的回头,一个翠衣少年笑盈盈的看着他,眉清目秀看起来极伶俐的样子,嘴唇就像偷擦了女孩子的胭脂一般,红艳艳的。

被看出心思,阳绍恒顿时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羞涩的说不出话来。

少年学他探头看去:“嗯……人长得好看,很有气质,笑起来也漂亮,”拍拍他的肩膀,“你很有眼光嘛!”

阳绍恒落寞的说:“可是,可是他不喜欢我……”

“他拒绝你了吗?”

“没有……我,我还没敢说……”

少年一脸惊讶:“你没说?为什么不说!你不说怎么知道人家不喜欢你?等等,该不会人家都不认识你吧?!”

阳绍恒羞涩的点点头。

老实说,看到一个胖子做出这样满脸羞涩的表情,真的不是很赏心悦目。但少年似乎没有介意,反倒皱着眉责怪:“你这样是不行的,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他啊!你告诉那个美人,说不定人家还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哦!”

听到想听的话,阳绍恒顿时两眼放光,紧紧握着少年的手:“你说我也是有机会的吗?”

“当然!”少年很坚定,但话锋一转:“可你至少要让那个美人认识你啊!”

一听这话,阳绍恒迅速萎靡了,松开他的手,蹲在地上画圈圈:“我……我不敢……”

“那有什么!你就跑过去告诉那个美人你叫什么名字,问他可不可以做朋友不就好了!”少年清脆的声音透着一股得意劲儿。

阳绍恒抬头看向他,目光中竟是期盼:“这样就可以了吗?”

“我也不知道……”

阳绍恒的眼神黯淡下去。

少年蹲下来,和他平视:“但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可……”

“不要可是了,”少年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眼神充满了鼓励:“去试试吧,不认识一下,你一点机会都没有的!再说了,只是告诉对方你的名字认识一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才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看看阳绍恒胖胖的身体。面对他哀怨的眼神,少年挠挠头,尴尬的改口:“呃……又不会多块肉。”

“那……我就去试试?”阳绍恒犹豫着。

“去吧去吧!我看好你!”

阳绍恒感觉收到了莫大的鼓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从假山后面站起来,昂首挺胸向白衣少年走去。

少年本来和旁边的友人们聊得开心,眼角余光瞄到旁边走来一个人影,几个人便停下了聊天,齐齐看过去。

没有想到会被这么多人同时行注目礼,其中还有他暗恋了三年八个月零十五天的白年湘!阳绍恒本就是装出来的自信瞬间缩了回去。

但也不能怪这群公子哥儿们,实在是阳绍恒的身材让人很难忽略掉他。

被众人看着,走得越近越发慌张,最后几步几乎是同手同脚了,引得众人窃笑不已。

心下慌张,扭头找寻那个鼓励他的少年,少年像他刚才一样躲在假山后面,挥挥拳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顿时不安的情绪被神奇的安抚了,阳绍恒转回头,鼓足全部的勇气,对白衣少年说道:“白公子,我是阳绍恒,可以和你做个朋友吗?”

白衣少年更是一愣,和周围的朋友对视几眼,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想要认识他的人多了去了,但是这么死板的人还是第一次见。

少年这笑,就好像一阵风,轻而易举的把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如同一股青烟般被吹散的干干净净。

有个公子哥揣测着白衣少年的心意,知道他看不起面前这个胖子,忍不住捉弄他道:“做朋友也不是不行啊!可你知道年湘他喜欢什么吗?”

阳绍恒看向白年湘,不知道他们指的是什么,只好摇摇头。

“喏!”那个公子哥指着游廊外的池塘,“看到那朵白色的荷花了吗?”

阳绍恒乖乖的点头。

那公子得意的说:“年湘刚刚还说喜欢的,你若是想要和年湘做朋友,总要表现出些诚意来吧?”

“什么诚意?”阳绍恒诚惶诚恐的说。

“不如……”那公子凑近,“……下去摘来给年湘啊。”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得“扑通——”一声,平静的水面溅起好大的水花,本来站在边上的阳绍恒已经不见了。探头看去,他已经在水里扑腾了。

“年湘你看,这胖子还对你真是痴情,一听你喜欢,马上就跳下去了!”那公子笑到。

周围尽是哄笑,被唤作年湘的白衣少年也笑了,语气中却是浓浓的不屑:“花是好看,可我现在不喜欢了。我们走吧!”

热闹看过了,一行人没有半点犹豫的转身离开。

却没有人看到,那公子借着宽袍大袖的遮挡,将手中的扇子重重戳在阳绍恒身侧,害他一个不稳才摔了下去。

第二章

被推下水,慌乱间连喊叫都来不及。还好阳绍恒略懂水性,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喝了几口,但总算不至于沈下去。

奋力挥动着胖胖的胳膊游到岸边,便没有力气再动了。随身的小厮遍寻他不着,才找到这里,就看到他家主子浑身湿透坐在水边,登时吓得魂都飞了。阳绍恒却什么也没说,默默站起来,就这么湿淋淋的回府了。

换好了干净衣服,阳绍恒关起门来谁也不见。一个人坐在房间,圆圆的脸埋在胳膊里,委屈的不行,眼泪流个没完。

呜呜呜……早知道就不该听那个翠衣少年的唆使,冒冒然然的冲上去,这下子白年湘一定觉得他又蠢又笨,一定讨厌死他了……呜呜呜呜……都怪自己耳根子软,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呜呜呜……

一哭就止不住,袖子都被眼泪弄得湿透。

一个充满歉疚的清脆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个……对不起啊……”

是他!

阳绍恒迅速抬起脸,愤愤的瞪他。

少年被他这样猛地抬头也吓了一跳,本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道歉的话,可是看到他哭红肿的眼睛又很想笑。脸上努力维持着歉意的表情,还要一个劲儿压抑着想要翘起的嘴角,一时间表情十分怪异。

“都怪你!”阳绍恒的声音有些哑,但还是没忘记控诉他。

“是是是,都怪我……”少年慌慌张张的认错,“都是我不好……”

阳绍恒重新把脸埋回去:“年湘这下子一定讨厌死我了……呜呜呜呜……”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是想要帮你的……”

“哎?”突然想起什么,阳绍恒抬起头,警觉的盯着他:“你怎么进来的?我明明把门都插起来了!”

“我……”少年有些支支吾吾。

“你又是怎么进来我府里的?你到底是谁!”

“我……”

“你你你!你莫非是……鬼!”阳绍恒从椅子上弹起来,一下子躲开他老远,虚张声势的喝到:“你快走开!我、我我要去叫人啦!”

少年急急忙忙阻止他:“哎哎哎,你别叫人!我、我不是鬼!”

“那你是谁?!你靠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少年犹豫了一下,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那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哦!”

阳绍恒略一思索:“……行!”

“我……其实是妖怪。”

“妖怪!”

阳绍恒本来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倏地睁大,一把将桌上的大花瓶抱在手里充当武器,生怕少年突然靠近。“你是妖怪!”

“你不要害怕……我,我不是坏人……不对不对,我不是坏妖怪!”少年似乎很懊恼:“我真的不是坏妖怪……”

阳绍恒看看少年,纤瘦的身形,清秀的容貌,似乎也不像是吃人的样子,但还是有些害怕:“那,那你为什么要接近我?”

“因为……我想要帮你追到那个白公子啊!”

“啊?”没想到是这样,阳绍恒有些惊讶。

“你不是喜欢那个白公子吗?我可以帮你追到他哦!”

不说还好,一说到这个,阳绍恒委屈的扁扁嘴:“你下午才害我出糗的!”

“那个,那个只是意外啦……”少年也有些心虚。

“可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少年正色道:“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

“我救过你?”阳绍恒很惊讶。

“是啊!”

思索了一阵子,阳绍恒小心的问:“你……真的没有认错人吗?”

“没有啊!”少年很是笃定。

“可是我没有救过什么小狐狸啊……”阳绍恒皱着眉。

少年得意洋洋的笑,也没告诉他。

“那,你叫什么?”

“我?”少年指指自己的鼻子,眸子亮晶晶的,笑的极灿烂:“叫我洪……玉吧!”

红玉?真像个女孩儿的名字。阳绍恒想着,放下手里的花瓶:“那红玉,你要怎么帮我?”

红玉的神色很是得意:“你等着瞧好了!”

现在还只是初夏,天气晴朗的时候,白年湘很喜欢到河边走走。对于他的行程,阳绍恒恐怕比他自己还清楚。

桥下河边的石凳上,坐着两个人。正是阳绍恒和红玉。

“为什么我们要坐在这里等啊?”

“嘘……小声点,”红玉左右看了看,“你会游泳是吧?”

“嗯。”阳绍恒老实的点点头。

红玉说:“等会儿呢,那个白公子会从桥上走过,我悄悄用个小法术,让他掉到河里……”

“掉到河里!”阳绍恒忽的站起来,“怎么可以这样呢!掉到河里会有危险的!”

“小声点小声点,”红玉急急拉他坐下,“你不是会游泳吗,他一掉下来,你就游过去救他!只要你救了他,他一定会很感激你的!”

“可是……可是年湘他会有危险……”阳绍恒还是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你不是会游泳吗,你一定不会让他有危险的对不对?”说罢,还鼓励似的拍拍阳绍恒的肩膀。

阳绍恒极有信心的拍拍胸脯:“绝对不会!”

正说着,远处走来一个白色的身影。还没等走近,阳绍恒就激动的说,“年湘!年湘走过来了!”

第三章

红玉拈起一颗小石子,等着那白年湘走到桥中间,念个咒,指尖轻轻一弹,小石子准确的飞出去,打在白年湘旁边那人的腿弯处。那人一个趔趄,不由自主的往旁边崴,正走在他一侧的白年湘没留神,从桥上被推了下去。

他不会游泳,扑通一声掉下水里,在水里慌张的挣扎大喊:“救命啊……救……救命!”

“就是现在!”红玉说。

身边的胖子早就做好了准备,他话音未落便跑了两步跳下水去,奋力向白年湘游去。

不多时,便将水中的人救了上岸,周围早已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纷纷为阳绍恒叫好。

“真是个好人啊!”

“对啊对啊!”

“幸亏有这个小伙子在呀!”

“自古英雄出少年!”

“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啊!”

阳绍恒救得及时,白年湘也没喝几口水,此时的神志还算是清醒。听得身边众人的话,自然也是感谢的。他身边的侍从白着一张脸匆匆跑过来,白年湘被扶起,给傻站在一旁的阳绍恒施了个礼:“多谢恩公相救,恩公的大恩大德,年湘永记在心。”

游泳耗费了阳绍恒大量体力,站在一边喘了半天气才回过劲儿来。现在听白年湘这样感谢自己,心里激动的不行,只知道傻笑:“没事没事,你没事就好。”

白年湘抬头看这人,只觉得眼熟:“这位公子,我们是不是见过啊?”

“是啊是啊。”阳绍恒忙不迭的点头,“我们前几日还见过的,在徐大人府上花园。我是阳绍恒啊!”

就算是刚从河里上来一身狼狈湿衣,白年湘楚楚可怜的样子也还是那么美。阳绍恒陶醉的想。

“哦……阳公子。”想了一会儿,白年湘才记起面前这个人,就是跳下池塘要给他摘荷花的笨蛋。心情顿时微妙起来,本来十分感激,现在却带着一种理所应当的小得意,“年湘多谢阳公子了,按理说应该请阳公子喝几杯,可年湘现在浑身都湿了还要回去换,实在不方便。不如以后得空再请,公子意下如何?”

整个人都还轻飘飘的,阳绍恒根本就没有听清人家说什么,只能傻笑中点头:“好啊好啊。”

“那公子,年湘就此别过。”

继续傻笑点头:“好啊好啊。”

白年湘转身走了,人群也都渐渐散开了,阳绍恒还在傻笑。

“喂喂胖子,人家都走了!”

红玉戳戳这个站在岸边一身湿衣却傻笑着像个白痴的胖子。

阳绍恒点点头:“好啊好啊。”

红玉扯着他的耳朵,大声说:“那个白公子已经走了啦!”

“啊?”

看他这才回过神来,红玉很是无奈:“人家都走了,你还是先回去换衣服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