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苍浮梦之不知相思+番外——疯匪

“你刚刚还耍赖。”

“不耍赖!以后绝不耍赖了!”

“你还赶我走。”

“以后你赶我走!”

“你不让我叫你胖子!”

“以后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哼!”

“红玉——”

半晌,小妖怪缓缓开口道:“我没有白公子那么好看,也没他那么有文采,而且,而且我还是个妖怪……”

“红玉,我都已经追过来了,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红玉沉默好久,才垂着脑地低声道:“我知道,你现在喜欢我。可是,可是,你之前那么喜欢白公子,为了他什么都肯做,几乎把命都丢出去。现在却说喜欢我……我怎么知道,你将来不会喜欢上别人……会不会……”

他的声音越说越低,到最后几不可闻。阳绍恒心下一急,突然想起什么,慌忙伸手向腰间摸去。

感觉他一手松开,不像刚才那样抱的紧,身侧悉悉索索不知在做些什么。正想着,忽然觉得头发被轻扯了一下,扭头看去,阳绍恒正用一段红线将两人的头发缠在一处,因为单手不便,他的样子显然有些笨拙。

“姻缘结?”

“绑好了!”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你说的,用了这个姻缘结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阳绍恒看着他的眼神专注又热烈,带着几分焦急的紧张:“我眼里心里,从此只有你一个,绝不会有别人。”

红玉望着紧紧缠绕着两人发丝的姻缘结,道:“你……你当真想好了?”

“是啊。”

“这姻缘结系上去,可就再也不能后悔了,你今生今世,就只能和我……”

“我为什么要后悔?”阳绍恒道:“我就这么丢下你一个人回去,那我才会后悔!”

“你是笨蛋。”红玉突然道。

“我是不聪明啊,”阳绍恒苦着脸:“红玉你讨厌笨蛋吗?”

红玉重又把头埋回他怀里,更小声道:“我挺喜欢笨蛋的。”

“哎?”阳绍恒一愣。

红玉又羞又恼的拧了他一把,推开他就要走。

“啊!我知道了!红玉你肯和我回去了?”阳绍恒马上明白过来,抱着他不放。

“哼!放开!”

“不放!”

“放开!”

“不放!”

“你赖皮!”

“我就赖皮!”

“你刚刚还说不耍赖的!”

“我不耍赖你就走了!”

……

在俩人幼稚的斗嘴中,那段红色的姻缘结渐渐淡去,消失在乌黑的发间。

不远处,穹述紧张地盯着山洞里那两个小家伙的动静,对于身边那位时不时摸上腰间吃他豆腐的手浑然不觉。

“现在可放心了?”敖简含笑的声音,紧贴着他的耳朵。

“还算那臭小子有良心,他要是敢对不起绛儿,我非剥了他的皮做灯笼!”穹述哼了一声。这会儿才意识到俩人之间的距离太近,穹述一个激灵,低声叱道:“离我远点说话!靠这么近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敖简忍不住舔了舔穹述耳朵,道:“还是近点好,万一我一动,可就被他俩发现了。”

“你是谁啊?他们一凡人一小妖,能发现得了你?”穹述道。

“你在我身边,所以我情难自控啊。”

“肉麻!”穹述白了他一眼,又道:“可惜凡人寿命太浅,就算这臭小子能活上一百岁,也不过还有八十来年。到时候拖累咱们绛儿……”

“这不必担心。等寻个时机传他些修道之术,延年益寿自不必说,也算是给绛儿找了个双修之人。若是他一心一意对待绛儿,几十年后我再送他一件宝贝就是了。”

“什么宝贝?”

“你猜。”

“切,不说算了!”

“小穹又别扭了。”

“滚开!”

“小穹真可爱。”

“不许叫我小穹!!!”

——正文完——

番外一

红玉在府中好吃好喝的养着,没多久消瘦的脸颊就鼓了起来,虽然不复当初红润的面色,但是白嫩嫩的像豆腐一样,看起来也颇为可口。

但阳绍恒就没那么好过了。

跟着红玉吃吃喝喝,好不容易才瘦下去的身材,近来又有了变圆的趋势,脸颊上许久不见的酒窝都出现了。

吃饱喝足晒太阳,红玉闲的无事,侧头打量阳绍恒的脸:“你酒窝好深啊!”说着,就把食指戳在阳绍恒脸颊上,命令他:“胖子,笑一个。”

阳绍恒笑。

红玉手指离开,又戳上来。

“再笑一个。”

阳绍恒又笑。

红玉手指离开,又戳上来。

“再笑一个。”

阳绍恒委屈道:“为什么老是让我笑啊?”

“你一笑就有酒窝哎!”

“然后呢?”

“会吸我手指啊!而且拿起来的时候会有啵的一声,好好玩!来再笑一个!”

阳绍恒咬着手绢儿暗自抹泪:我要减肥!

番外二

中午厨子做了樱桃肉,酸酸甜甜的酱汁,好吃还开胃,红玉和阳绍恒不出意外的又吃多了,手拉手在花园里散步消食。

已是初夏,花园里的花开了许多,随风轻摆,花香惬意。

红玉突然看到了什么,一个箭步冲到花圃前,翻翻找找,好像抓了个什么东西在手里。

“红玉,你找到什么了?”阳绍恒好奇道。

“你猜!”红玉背过手去,样子很兴奋。

“……花?”

红玉摇头。

“叶子?”

红玉摇头。

“蝴蝶?”

红玉摇头。

“那,那是什么啊?”

红玉眼神亮晶晶的,将手伸到阳绍恒面前,小心翼翼的摊开手——

一条绿色的,胖乎乎的,肉虫子!

阳绍恒瞪圆了眼睛。

“嘿嘿!胖子我跟你说,这个虫子好好吃的!”

吃?!

红玉兴奋的说:“这个虫子吃起来酸酸甜甜的!肉特别多,皮脆脆的,一咬一口汁!我第一次吃樱桃肉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熟悉,后来才想起来,就是这个味道!”

没什么没什么,红玉原身是鸟,所以鸟吃虫很正常……阳绍恒宽慰自己半晌,看了一眼在他手里不断翻滚的胖虫子……

呕……

阳绍恒眼含热泪:我一定会瘦的……呜呜呜我的樱桃肉……大虫子……呕……

番外三

结婚大喜。

之前。

穹述指着新娘的凤冠霞帔:“臭小子,你穿这身。”又指着新郎的大红喜服道:“绛儿你来穿这身。”

阳绍恒刚要点头,红玉却一个箭步冲上去,抱着那凤冠不撒手:“这个好看!我要穿这个!”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因为……因为……”穹述不禁词穷,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和绛儿解释清楚,又不让阳绍恒察觉,这衣服谁穿,可是关乎男人尊严的“上位”之争啊!

“咳咳,”敖简虚咳两声,道:“绛儿,这个凤冠太重了,戴一天下来会很辛苦。何况你身体刚好,还是不要太劳累了吧。”

红玉依旧不肯松手:“我不累我不累!我就要穿这个!”

“绛儿听话。”

“不!我可是妖怪,再怎么样也比他一凡人有力气啊!我就要穿这个!”

阳绍恒不知穹述心思,认真想了想,开口道:“其实,若是红玉真的喜欢,那就给他穿吧。大不了我们婚仪快些结束,就不会太累了。”

“你们俩!”穹述气结,一甩袖子:“哼!我不管你们了!”

推门而出,眨眼就不见了。

敖简安抚了他们几句,转身便追赶安抚穹述。

穹述原本还气鼓鼓的,听了敖简的话,勉强消了些气。

“小穹别急,绛儿喜欢那凤冠霞帔就让他穿是了,等会儿我送份好礼给他们,保证不让绛儿吃亏。”

番外四

结婚大喜。

之后。

阳绍恒穿着大红喜服,红玉穿着凤冠霞帔,俩人笑盈盈的……蹲在地上,数彩礼。

这些彩礼都是他们俩的好友送的,因为大多不是凡人,送来的东西阳绍恒就没让管家入库,直接送来新房。

“这些是我二哥给的,这个是二哥夫给的,这包是大熊给的……”

“大熊?”阳绍恒问。

“大熊是我好朋友。”

“哦。”

“这份是恒然送的……等等,恒然是谁?”红玉问。

“恒然道长是我……”

“道士!”

“他是个好道士!就是他指点我去找你的!”

“哦。”

穹述送了各种奇珍异宝来,大熊送了好几盒香脂和一对已成型的百年老参,恒然道长送了一瓶上清养元丹。

他二哥夫敖简,也送了两枚仙丹来,被珍而重之的分开装在两个精巧锦盒里,分赠俩人。外型上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的,只是一枚隐隐散发着异香,另一枚则无。

“为什么你那枚有香味,我这个就没有啊!”红玉很是不满。

“敖兄说,这个丹药的功效不一样,所以……”

“可我想要你那颗!你的香!”

阳绍恒有些犹豫:“可是敖兄交代我时候的表情很郑重啊……”

红玉趁他没留神,一把抢过他的那颗,仰头吞了下去。

阳绍恒:“……”

红玉:“……”

“好吃么?”

“……没什么味道。”

“哦。”

“就是有点热。”

“啊?”

敖简:“……”

穹述:“……”

敖简:“吃错药的事儿,你知道了吗?”

穹述咬牙切齿道:“绛儿那个笨蛋!”

“……”

“阳绍恒那个臭小子!”

“……”

“随他们去!我不管了!哼!”

“阿嚏——”阳绍恒揉了揉鼻子,“感冒了么?”

番外完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