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苍浮梦之不知相思+番外——疯匪

“好啊好啊。”

阳绍恒快乐的不得了,白年湘知道他的名字了耶,还说要请他喝酒耶!今天真是太有意义了!

他很老实的在家等白年湘的请帖,既然人家都说了要请他,就一定会请的。他相信白年湘!

第一天。

“管家,今天有帖子吗?”满脸期待。

“倒是有几封,敢问少爷等的是谁的帖子?”

“白家的,有吗?”期待的目光紧紧盯着管家。

管家思索了一会儿:“白家……回少爷,这个好像是没有。”

眼中热切的光渐渐黯淡:“那算了。”

第二天。

“管家,今天有帖子吗?”

“少年等的可是白家的?”

“是啊是啊,有吗?”

“没有。”

第五天。

“管家,今天有帖子了吗?”

“回少爷,白家的没有。”

第十五天。

“管家,今天有帖子了吗?”

“没有。”

第二十五天。

“管家……”

“没有。”

就这样,等了足足一个月,还是没有任何帖子送上门。

阳绍恒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情绪低落。园子里的树上,夏蝉不断的鸣叫,惹得他更加不快。红玉坐在一边磕着瓜子,速度很快,没多久就磕完两盘,而在这之前,他才刚刚吃了整整一篮子草莓。

“他说好要请我的啊……怎么没下文了呢……”阳绍恒看着红玉,眼神幽怨,就像与皇上一夜欢愉后就被遗忘在后宫的妃子一样。

红玉眼珠转了转,“谁知道啊!”

“你说要帮我追他的……”眼巴巴的看着红玉。

“呃……”阳绍恒家的好吃的太多,以至于红玉光顾着吃,完全忘记了他的本职工作。“……对啊。”

“可你现在不管我……”

“管,马上管!”红玉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瓜子皮。

他的衣服柔软轻薄,看不出是什么料子。青翠欲滴的颜色,胸前的领子和宽大的袖口处点缀着几缕橙黄,看起来花俏了些,但也不难看。

知道他是妖怪,阳绍恒也觉得很自然。可能妖怪都喜欢这种花里胡哨的颜色吧,不像他的喜欢的白年湘,永远穿着那身白衣,就像是天上的仙人一般,那样高贵优雅,不沾点尘。

想着想着,又忍不住觉得难过,白年湘还没送帖子过来,难道他只是随便说说么?

不会!赶快打断自己这样的想法。他一定是太忙了,所以顾不上,一定不是真的忘记了!

“走啦,我们出去转转,不要都憋在家里嘛!”

红玉说着,拉着阳绍恒出了门。

第四章

街市上的新鲜玩意儿很多,永远都这么热闹。很多东西红玉见都没见过,这个摸摸那个捏捏,活蹦乱跳到处乱跑,玩的极开心。

“红玉啊……你喜欢的话我给你买啊……不要这样玩人家的,弄坏了老板不开心的。”

俩人站在一个卖荷包的摊子前,阳绍恒悄悄的和红玉说。

虽然他胖,但是个子高。红玉长得小巧,他想要说话只能弯下身。

红玉赶快拉他,小小声说:“你快站直了,不要看我。”

“怎么了?”阳绍恒不解。

“我使了障眼法的,这里除了你,别人看不到我。”

阳绍恒站直了身子,才发现四周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在看他。顿时知道了红玉说的没错,果然是只有他才能看到。

顿时有些激动,哇!障眼法!好厉害的样子!

红玉一看他心潮澎湃的样子,赶快拉了他走。

才走两步,红玉停了下来,往前指了指:“喂胖子,那个不是白公子吗!”

阳绍恒赶快抬头,果然,前面不远处的白色身影,正是他这个月来朝思暮想的人——白年湘!

红玉的看着白年湘腰上的荷包,乌黑的眼珠一转:“哎!胖子,我又有主意了!”

“什么主意?”阳绍恒迫不及待的问。

“等会儿我变成一个小偷,从白公子身边经过的时候,我就抢他的钱袋,抢完我就跑。他一喊抓贼,你就追我,然后把我这个小偷抓住,把钱袋还给他!你看怎么样?”红玉的眼神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阳绍恒也听得兴奋,点点头:“好!”

说做就做,红玉走到一边的暗巷里,从地上擦了些灰抹到脸上,转眼变化出一个瘦瘦矮矮的灰衣男子。眼看白公子就要走到面前了,突然便从巷子里冲出来,一把撞在白年湘身上,抢走了他腰上的钱袋。

被忽如其来的抢劫弄得不知所措,白年湘愣了一下才大喊:“抓贼啊!有人抢我钱袋!”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冲了出去,跑出三几丈远,一下就将那个灰衣小偷扑到了。

白年湘急忙跑过去,正好看到阳绍恒从小偷手上抢下钱袋子。

“这是你的吧?”阳绍恒笑着,将手里的钱袋递给白年湘。

白年湘接过一看,很感激的说:“谢谢您啊正是在下的……咦?阳……公子?”

被认出来了,阳绍恒笑得很开心:“啊,原来是白公子你啊。”

白年湘微微笑道:“阳公子真是个好人,又帮了年湘一次呢。”

被这个笑容晃的晕晕乎乎,阳绍恒傻乎乎的说:“不会不会,只是刚好而已。”

“我们把那个小偷抓住送官吧!”

“好啊!”俩人一转身,才发现那个灰衣男子早就趁乱溜走了。

“哎呀,让他溜走了呢!”白年湘有些懊恼。

阳绍恒正色道:“只要他再犯案,迟早都是要被送进官府的!”

白年湘一愣,才笑道:“还是阳公子说的对。”

阳绍恒想,这真是个开口请吃饭的好机会,不如就……

“啊,今天多谢阳公子了,年湘今天还约了朋友一起去醉仙楼吃饭,阳公子要不要一起去?”

一起?阳绍恒有些失望,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只好推脱道:“没关系,既然是白公子约了人,我就不打扰了。”

白年湘很满意他的识趣,便说:“既然阳公子这么说,那年湘也就不强求了。但是终究阳公子都是帮了我两次,下次有时间,年湘一定请阳公子喝两杯。”

阳绍恒点点头:“好啊。”

看着白年湘的身影渐渐走远,阳绍恒这才想起来找红玉。四下张望了半天没看到,心下有些失落,想着也许是先回府了,当下也没了继续逛的心思,匆匆忙忙回去了。

一推开房门,红玉果然在。

顿时一颗心放回原地,阳绍恒高兴的和他打招呼:“红玉你已经回来啦!我今天和白公子说了好些话呢,他还说要请我吃饭!”

“啊?”红玉听到他回来了,快速的将左胳膊的袖子拉下,背着他应道:“是,是这样啊……”

不知是不是他多心,红玉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不是很高兴。

走近两步,阳绍恒问道:“怎么了?你好像很累的样子?”

“没……没什么。”

更不对劲了。

阳绍恒快步走到他面前:“你怎么了?”

听到脚步声走进,红玉没敢回头,慌慌张张的低下头,“没事啊……”

“一定是有事!你怎么不抬头?”

“没事啦……就是、就是脖子酸嘛……”

阳绍恒见他不肯抬头,想了想,突然蹲了下来。

红玉一时没料到,被他看了个正着,慌慌张张用手去挡,却被他拦住了。

“你的脸怎么了?”

红玉的皮肤很白,所以这样一块不小的擦伤出现在脸上,阳绍恒只觉得心口一紧,隐隐揪出些疼痛来。

红玉不出声。

“是……我扑到你的时候擦伤的么?”阳绍恒小心翼翼的问到。

红玉犹豫了一下,但已经被看到了,也懒得隐瞒,便点了点头。

想到他刚刚放下的袖子,阳绍恒问:“胳膊上是不是也有?”

红玉躲闪着,不想给他看。

阳绍恒心下一急,伸手便去握他的胳膊,只听红玉“嘶……”了一声,脸色更白了。顿时不敢乱动,小心翼翼的掀起他的袖子,从胳膊到手肘,一片触目惊心的擦伤,还有血丝不断渗出,比脸部的要严重的多。

第五章

看的阳绍恒一阵难过,说不出是愧疚还是心疼。他怎么忘了,自己这么胖,狠狠扑出去一定是会弄伤他的。

叫下人端来一盆温水和伤药,阳绍恒拧干手巾,轻轻的帮他擦拭手臂上的伤口,又帮他涂上伤药。

伤药涂上去有些刺痛,红玉忍不住小声抽气。

“对不起……”阳绍恒很是愧疚。

“没事啦,没事,”红玉反过来安慰他,“第一次嘛!不太熟练,多练练就好了……呃,这么说好像也不合适……嘿嘿……”一笑起来,又扯到脸上的伤口,

阳绍恒抬起他的脸,温柔的帮他擦拭脸上的伤口:“快别笑了,我给你脸上涂些药。”

被这样认真的注视,红玉第一次认认真真打量他的脸。

虽然是很胖,但是并不丑,五官还长得挺端正,眼睛看起来细细长长的,可是眼神却是出奇温柔。

他在看阳绍恒,阳绍恒也在看他。

以前从没这样仔细看过他的样子。红玉的皮肤很光滑,眼睛乌溜溜的转,一看就知道一肚子鬼主意,秀气的鼻子,小巧的嘴唇红润极了。

阳绍恒突然就觉得有些渴,眼神从红玉的嘴唇上移开,却撞进了他黑亮的眼神里。

俩人忽然便生出了些许的尴尬,不约而同的移开了视线。

阳绍恒故意咳了一声,没话找话:“你是不是偷擦了姑娘家的胭脂啊?怎么嘴唇这么红?”

“没有啊,这是天生的。”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有偷擦,红玉用手背蹭了一下嘴唇,展示给他看,“你看,真的没有嘛!”

阳绍恒正在帮他涂药的手指有些发烫,手心都热的出汗了,不知怎么的心底突然慌张了起来。

他有些想不通,夏天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胖子果然比较容易热啊!

红玉的伤口好的很快,两三天就已经看不出之前狰狞的样子。阳绍恒很好奇,红玉很得意:“我是妖怪啊,当然比你们好的快!”

“对哦!”红玉是妖怪呢!阳绍恒莫名的便生出几分自豪的感觉。

其实他本来是很害怕妖怪的,可觉得如果妖怪都长的像红玉这样,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伤口刚好,红玉又积极地张罗阳绍恒的事。前两次的效果虽然不太好,但也不能算是没有效果,毕竟白公子现在对阳绍恒还是有印象了,而且印象还不错。打铁要趁热,红玉决定要放个大招,这次一定要一击即中!

白年湘和一个公子在酒楼吃饭,看起来似乎是认识很久的样子,那公子似乎很识情识趣,妙语连珠逗得白年湘笑个不停。

两人不知道,在拐角的位置,同样坐着两个人在看着他们。

红玉说:“那个公子穿的不错嘛,家境一定很好!”

阳绍恒不屑的说:“哼!浮夸!”

“可是白公子好像很喜欢他啊……”

“那是、那是因为年湘他不知道我有多有趣!”

红玉无奈的看看阳绍恒,明明就是你没有人家帅……

“先不管他们了,我跟你说,这回很重要你知道吗?”

“知道!”

“你知道就好,等会儿你去和白公子打招呼,我在楼下放火……”

“放火?!”阳绍恒吃了一惊,皱着眉头不同意:“不行不行,万一伤到年湘怎么办!”

“嘘!不是有你吗,你一定会保护好他的不是吗?而且我会控制火势,绝对保证不会伤到他!”

“可是,可是伤到别人怎么办?”阳绍恒还是很担心。

“放心啦,我可是会法术的!”红玉拍着胸口保证。

阳绍恒信了他。

看那俩人吃的差不多了,红玉唆使他上去打招呼。阳绍恒有些犹豫,可是一想到这次的重要性,还是鼓起勇气上去了。

看他离开,红玉立刻跑到楼下的厨房,从灶间偷了一点火星藏在怀里。趁人不备,将那颗小小的火星弹了出去,点着了墙边的几个酒坛子。

偷偷念了几个引火诀,转眼间,火势就大了起来。

此时正是中午,酒楼里吃饭的人很多。众人都不知道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火势蔓延这么快,屋里都是浓烟,顿时都慌作一团争着挤着往外跑。一时间,吵闹声哭喊声,桌椅碗碟的磕撞声不绝于耳。

二楼也早已经被浓烟覆盖。

看着这样大火,白年湘吓得腿都软了,整个人慌的不行。和他一起吃饭的公子,早在浓烟乍起的时候就跑的没影儿了。

手腕忽然被拉住,白年湘一惊,竟然是阳绍恒。

“跟我走!”

他坚定的望着他。

白年湘感动的点点头。

阳绍恒用茶水淋湿袖子,捂住白年湘的口鼻免得被浓烟呛到,边带着他往下跑,边用身体护着他,以挡住不断迸溅的细碎火星。

终究还是慢了些,下楼梯到一半,忽然听到木头断裂的“哢嚓”声音,俩人都是一惊。还来不及反应,木质的楼梯便从中间断裂开。

第六章

俩人下坠的那一刻,阳绍恒下意识的将人揽在身前。落地的一瞬间是背部着地,他第一个念头便是:太好了,没有压到白年湘!随后,才觉出痛来。这样的高度其实还好,只是身下那一大堆木头石块,不乏有些个尖锐的,阳绍恒虽然胖,但也是硌得生疼。

白年湘有些吓傻了,把他当成肉垫一般,趴在他身上起不来。

“年湘……我们快些出去吧,这里还是很危险的……”阳绍恒极力压制着疼痛,虽然他也很希望这样和白年湘亲密接触,但是实在是太痛了,而且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倒塌,不快点出去真的太危险。

听到催促,白年湘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爬起来。阳绍恒忍着疼,还是极力护着他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大火没有波及到旁边的铺子,烧了没一会儿就停了。酒楼老板欲哭无泪,这可是他辛辛苦苦攒了那么久才开起来的店啊……突然有个影子在他身边掠过,快到几乎看不见,一个若有似无的声音轻飘飘的拂过,怀里便骤然多了个沈甸甸的东西。

酒楼老板一愣,若他没听错的话,那句话是:

“对不起……”

再看手里,竟是一个钱袋,装了两锭银子,用来建一个新酒楼,也是绰绰有余了。

莫非,是遇见狐仙了?

酒楼老板膝盖一软,跪了下去。

那个一闪而过的影子,不用说,自然是红玉。烧人家房子当然是不对的,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房倒还能重建啊!赔人家一点,也不算是损功德吧!

这厢,阳绍恒已经送了白年湘回到白府,白府也算得上是名门望族,千恩万谢自是不必说。阳绍恒硬生生的忍着痛,又与白年湘的家人应酬了半晌,这才回到府里。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