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爹重生手册 下——水布垭

第四六个故事

厮磨缠绵了好几个小时,终于在凌晨两点睡了过去。

看着柳希然浑身上下都是因用力吮吸而残留下来的青紫痕迹,始作俑者的心底却有种莫名的欢喜情绪,侧身只手衬着脸颊定定地打量着身旁那由于疲惫不堪而熟睡的人,忍不住用空闲的另一只手去抚摸他的面颊,动作十分轻柔,很怕吵醒他。

小祖宗啊小祖宗,终于把你的心给捂热了,还以为这辈子都无法温暖你了呢,俯下在他额头浅浅地吻了一下,季楠淡淡一笑,拉过薄薄的蚕丝被将两人裹住,长臂一伸,便把彼此的距离拉近了些。

一觉醒来已是很久之后,柳希然睁开了眼皮,环视了一眼四周,在那扇巨大的弧形落地窗前看见了一身黑色衬衫容光焕发的季楠,双眼一沉,在脑子里过了一遭昨晚的情形,顿时便闪过了一个绝妙的词语——衣冠禽兽!

从被子里伸出纤长的手臂摸过床头的手机,一看时间,居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说好了今天早八点去剧组报到,可是眼下显然已经过了承诺的时间,柳希然一惊,立马坐了起来,准备穿好衣物赶往剧组。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腰已经疼得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听见了这边的动静,季楠转过身来,见床上那人露出大半截青紫一片的身子,不由好笑,走过来在他身旁坐下,很绅士地伸出一只手来:“需要我帮你吗?”

那只温暖的大手一递过去,柳希然就反射性地拉好了被子,整个人往里缩了缩,黝黑的眼眸里尽是警惕之意。

季楠有些哭笑不得,昨晚是失控了点,但是至于害怕成这个样子么?

“对不起,以后我会控制一些的。”把衣服放在了他触手能及的地方,季楠挑眉,“不过你还是缺乏了锻炼。”

柳希然:“……”

季楠很贴心地给他找了件颜色较深的t恤,才稍稍遮住了身上那些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的青紫吻痕。

早上belle打电话过来催促的时候,他就向belle帮尚未睡醒的人请了个假,说是时差还未调好,对工作可能会不利,这才让柳希然能够一觉睡到自然醒。

当然了,也避免了他浑身酸痛双腿无力可能会在剧组引发别人遐想的尴尬。

离开天珠塔之后,柳希然是怎么都不肯跟季楠走了,想着这个人有出尔反尔的习惯,嘴上答应晚上只和他在一张床上睡觉即可,天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便执意回了柳家,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个晚上。

李珅导演最初拍摄《九阙倾銮》预计的时间是七个月,加上后期处理和宣传等,最终成型差不多会在今年十二月初左右,正好作为贺岁片上映。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不会超出预期的时间,但也不会提早完成。

六月七月是北半球一年之中最热的时节,在这两个月里,大家没有因为天气的炽热而消极怠慢,投入电影的激情依然不减,只不过休息的次数和顾虑的事情要比其他时候多一些罢了。

只要熬过这两个月,电影就能进入尾期的拍摄。

自打那日从巴黎归来之后,季楠就不允许柳希然再叫他干爹了,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都得称呼他的名字,毕竟两人以前的关系一直是个秘密。

虽然这个在柳氏夫妇面前还是有些说不通……

季楠还是一如既往地每天出现在剧组里,吃喝拉撒都和大家在一块儿。那个被无数人梦想着进入的圣地,反倒是跟遗忘了似的,这两个月很少见他出现过。在他看来,反正里面有程锦萧柯坐镇,就算有什么大小事务,暂时还轮不到他来处理。

不久后的时候,萧柯将自己从电视节组委会那里得到的消息秘密告诉了《华灯孽》几位被提名的主,其中包括“优秀编剧奖”、“优秀音响奖”、“优秀导演奖”、“优秀女主角奖”以及“优秀男配角奖”。

本来还有一个“优秀男主角奖”,但是由于秦永一事闹得挺大的,组委会便将他的名额给划掉了,让原本得奖最多的《华灯孽》丢掉了最最重要的一个奖项。

毋庸置疑,优秀编剧奖是属于李茉的。虽然现在的消息她只是被提了名而已,但是设想一下,从一个网络作家摇身一变成为年度最佳编剧,相信她的未来一定会很不一样。

优秀音响奖是属于电视剧的整个后期人员的,优秀导演奖自然是非袁导莫属,覃念也毫无悬念地被提了女主角的奖项名。

那么最后,“优秀男配角”则是被大家公认最英俊潇洒白衣翩翩的《华灯孽》睿王萧焕然的扮演者柳希然了。

这件事萧柯只在内部提了一番,但是很快,网上就有人把所有被提名电视节的人物及作品都被公布了出来。

见今年上半年收视率冲破第一的《华灯孽》被提名多项奖项,粉丝们是各种激动。就连几位尖酸犀利的影评人,都纷纷表示看好这部电视剧。

《华灯孽》的服装造型走的是传统古装路线,并没有现在所翻拍的那些经典剧的造型雷人,在诸多网友吐槽雷剧神剧再返回来看这样清新又不乏华丽的造型时,反而有种无言的肯定。

不管是从配音配乐,还是剪辑等其他角度来评定,《华灯孽》都是时下各种重口味电视剧中最令人难忘的一部佳作了。

而且季楠他,从来不打没有胜算的仗。

距离九月十五的白莲电视节开幕还有半个月,电视节组委会的人已经开始忙了起来。倒不是忙着选评最终的结果,而是……不少影视公司或者团体个人都妄图在这个时段用自己独特的手段征服评委,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诸多明珠之中最闪亮的那一颗。

各种后台关系交易层出不穷,一时间,娱乐圈最原始的黑暗又显现了出来。

把上半年和2013年下半年的参选作品一一浏览了一遭,除了某部民国题材的爱情大剧的音响和《华灯孽》有些微的竞争性可言之外,其他的根本不足以担心。

合上了电脑,很久没有出现在公司的季楠叹了口气,起身前往belle的办公室。

据说柳希然五月末在巴黎拍摄的那支广告已经出来了,他所代言的那个服装品牌很快就会在中国打响。届时,配合着广告的宣传,相信效果一定会很不错。

——不管广告拍摄的成果如何,但是一个华谊影视新人能够被相中并且成为国际知名广告导演的男主角,仅凭这一点,就能引发一阵足够称之为“大”的骚动了。

现在柳希然在剧组的一切事务都由季楠一手包办了,只要是工作时间,belle基本都会坚守在公司这块阵地上。

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去她的办公室能不能碰到人。

belle今天打扮得比平时清爽了不少,水蓝色的束腰长裙收敛了几分冷漠,反而有种邻家女孩初长成的感觉。

季楠一愣,忍不住调侃道:“小姐,今天怎么这么小清新,受刺激了?”

belle埋头打理着几份文件,连抬头看他

一眼都嫌浪费:“有话说有屁放。”

“其实也没什么,”入客为主地在窗前的咖啡机里接了杯咖啡握在手里,季楠笑了笑,“我听说希然的广告出来了,想先睹为快。可是那次从巴黎回来,他死活都不许我看那些照片,而我又很好奇,就只有来你这里瞧瞧咯!希望美丽的belle不要拒绝我。”

签字的手一抖,belle深吸了口气,恨铁不成钢地抬头瞪了他一眼:“你不务正业就算了,我这会儿忙着呢,没有不打紧的事就给我出去!”

……这个还不算要紧的事吗?

“对了,希然现在的电影要拍完了,这几天有不少制作人都给我打了电话,希望能够邀请希然接他们的新戏。有几个是名导演,有几个是以前的知名制作人,剧本都挺不错的,男一号也是肯定的。但就是因为太过优秀了,所以我才无从抉择。”说着就将几份刚刚打印下来的剧本介绍丢到了季楠的手里,“用你的眼光,帮我瞅瞅。”

一听说是柳希然的事,季楠就顿时两眼放光,接过剧本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柳希然的人气到底是积攒了不少,这次收到的剧本邀请也较之以前优秀了许多,不管挑哪一部,都能够配得上他现在的身价。

但是剧本好归好,还得看看目前的总体市场以及柳希然到目前为止的所有人物定型。

他是个新人,刚刚进入演艺圈不久,仅有一部上映的电视剧和一部正在拍摄的电影,剧中角色大都相差无几,若是选了手头其中几个的话,可能会因为转型太快而不被大家接受。

所以,撇去其他因素,就根据他目前的人物形象来定位,便能轻松排除其中的几部设定比较沉重的戏。

那么再从余下的三个当中做决定,就会很简单了!

“belle,我……”季楠兴奋地一拍大腿,正要跟belle说说自己的想法时,却见她捂着肚子趴在办公桌上,那支签字笔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整个人面色苍白,秀丽的眉梢也拧成了一条线,看样子甚是痛苦。

季楠急忙走过去,双手按在她的肩头,竟发现她浑身抖得很厉害。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不敢乱动她,只能这样问了问。

“药……药……”belle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我的包里……”

季楠循着她的指示在身后的墙壁上取下了那只黑色的圆形小皮包,快速地打开,一只小小的白色药瓶就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拿过去给她确认了一下适才小心翼翼地把药喂给了她,大概几分钟后,见她不那么难受了,才敢问出口:“你怎么了,这么痛苦,不需要看医生吗?”

belle有气无力地白了他一眼,说出来的话依旧尖酸刻薄:“你做两天女人后就能明白我的痛苦了。”

季楠瘪了瘪嘴,心道她是生理痛,就没怎么在意,也不打算跟一个女人计较。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番、得到了她的认可之后,两人才开始精挑细选适合柳希然发展的剧本。

然而就在此时,季楠突然想起了柳希然曾经说过的话。

柳夫人不想自己的儿子在娱乐圈待得太久,过过瘾就好,希望他把目前这部电影拍完了就能够回到学校,修完功课,然后开始接触柳家的事业。

并在父母的安排下结婚生子……

如果,以后他不会再出现在娱乐圈了,并且按照柳家两位掌门人预定的轨道走下去,那么他们两个,是不是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相互依偎了?

这件事一直令他有些介怀,而且是深入心底的那种介怀。但自打柳希然从巴黎回来后,两人就一直过着甜甜蜜蜜缠缠绵绵的生活,过于的安逸倒是让他忽略了这个将会发生在未来的残酷事实。

此刻乍一想起,令他有些愣神。

“喂!”在叫了他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的情况下,belle毫不客气地拍了一下桌面,面色凌厉,“你究竟有没有听我说话?!”

季楠回神,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强自一笑:“这个容我再考虑考虑,毕竟关系到希然以后的星途。我还有事未处理,先行告辞!”

从belle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季楠就匆忙地赶去了李珅导演的片场。

柳希然已经20岁了,许多事他必须得面对。

季楠现在就想知道一件事。

柳希然到底愿不愿意跟他永远地在一起!

第四七个故事

电影已经接近尾声了,后面的戏几乎全在影视城内拍摄。

柳希然将那身被鲜血沾满的白色袍子脱掉之后,就准备换装进行下一场戏的拍摄。

刚刚在镜前坐下,还没有将头套戴上,就从镜中看见了坐在后面墙角处的那个人,脸上看不见任何情绪,就这么死死地盯着他瞧着。

“你怎么来了,”柳希然回头,“不是说公司有事吗,”

定睛地看了他几秒后,季楠才缓缓起身往这边移来,顺手勾了把椅子在他身旁坐下,神情十分严肃,“李导的这部电影拍完了,你真的不会再留在娱乐圈了?”

柳希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想了想,这才记起那日自己说过的话,不由一笑:“这是我妈的决定,又不是我的意思。”

季楠一喜:“那你会留在我身边吗?”

澄澈清明的眸子怔怔地凝视着季楠,在他等得快没了耐心的时候,忽然感觉一双纤长柔软的手缠上了自己的脖子,那张日思夜想的脸也近在咫尺:“那你会对我好吗?”

明明是询问,可是声音却像是这个世上最具蛊惑里的毒药似的,一寸寸地渗入到了血液里,让人着迷,无法自拔。

季楠动了动双手,想要把他拉近,可是臂膀还未使上力气,就被那双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快速滑下给禁锢住了。

柳希然正襟危坐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肯定会!”季楠启唇,倒是没有想象中的激动,而是淡淡地叙述着自己的内心,“我不敢保证是不是一辈子,但是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一定会对你好。如果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你能够送我离开,那么那个时候,我便可以信誓旦旦地说,我没有辜负你。”

明明不是最肉麻的情话,可是柳希然却是莫名地酸涩了一把,收回手转过头,淡淡地问道:“那你以前为什么不对我好,后来又是为了什么要对我好?没有平白无故的讨厌,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喜欢。但是这些,好像都平白无故地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也许我是天生的贱骨头吧,习惯了以前的那种生活,乍一转为安逸,反而有些不习惯。每一次你对我好的时候,我都会心生焦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好像——是一个梦。”

他给的温柔柳希然真的有些不敢承受,哪怕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天大的逆转,可是柳希然还是会警惕着。

毕竟,从他的视角出发,所看到的都很有限,那么能干感受到的,自然也很有限。

那些血淋淋的前世他没有经历过,也无法体会那种对一个人太过愧疚的而妄图将全世界都弥补给他的心情。

柳希然的话说得很实在,就好像上辈子临死之前秦永那一脚踢在自己脸上的感觉,钝痛钻心。

季楠定了定神,努力不让自己的脸上显得太过难过,笑了笑,一把拉过他,尽量不让他的脸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外:“希然,你相不相信‘死而复生’这种天方夜谭的说法?”见他愣住,季楠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继续说着,“我经历过很多你没有经历过的事,也认识到了很多你没有认识到的人。我犯了错,犯下了滔天大错,幸好老天给了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我想把以前亏欠你的都还给你,却没有想到,我还会……我还会爱上你。”说完就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像是自嘲,又像是自怜。

“我就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待在我身边,并且和我一起走下去。”拇指轻刮了一下他的脸颊,颓然的神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哦,不要着急回答,想好了再告诉我。belle那里有几个剧本不错,愿不愿意接,到时候给我答案的时候一起告诉她。”

娱乐圈的路不好走,在别人眼中你是光鲜亮丽的,但是褪去光鲜的外表,便是伤痕累累的真身。

他不能保证让柳希然完好无损地涉入这个领域,然后再安然无恙地离开。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那些枪林弹雨打在这个孩子的几率小一些。

没有哪一个被万众瞩目的明星的内心是如同他表面上的笑容那样灿烂的,在经历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准备、无数次伤痕累累摔倒复又爬起的磨砺之后,才能用最美丽的外形去迎接世人的评判。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