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爱——孤白

文案:

从小不被家人所重视的逝燃,一直在遇到雷言默后才体会到了亲情甚至是爱情的滋味。在雷家的宠爱下长成了有名的画家小受一枚。

本文的主要目的是自娱自乐,有不符合现实或是逻辑的地方,请直接忽视吧~!

若亲发现对本文接受不能或是感到天雷滚滚毁三观,请将鼠标移到右上角,点击那里的红色小叉,关闭页面即可。请勿恶语评价,谢谢合作,感激不尽。O(∩_∩)O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逝燃,雷言默 ┃ 配角:殷焕燃,雷默然,雷父,雷母,殷父,殷母等 ┃ 其它:青梅竹马,情有独钟,非你莫属

第一章:开始

“老公~~老公~~”在通往手术室的路上,一个大肚子的美妇满脸湿汗,痛苦的呻吟。

“丽娅我在这,别怕别怕!”一个紧张的男人在女人的旁边步步紧跟,生怕有个闪失。

“好痛啊~~老公~”女人紧紧抓着男人的手,好似这样就能减轻身上的痛苦。

“乖,马上就不痛了,忍忍啊!”男人低低的劝慰声让一旁的护士直翻白眼,不就是生个孩子么,至于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这个殷太太住院好几天了,肚子有点动静就咋呼的像想把整个医院给掀了一样,让她们这些护士直想把她拖出去咔嚓了。

“殷总啊,不是我们不想帮你,只是你看,现在你们公司这种情况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啊!借给你钱这不是让我们打水漂嘛!”听电话的男人一边紧张的看着产房门一边恳求着电话另一端的人改变主意,奈何在这种很明显没有任何好处的情况下,任谁都不会把自己的钱借给一个还钱几率很小的人。

就在几天前,殷氏集团的总裁殷某临由于运作失误,导致他苦苦经营的中型公司面临倒闭的困境。如果能顺利的借到钱,公司起死回生的可能不是没有,但是那要有人肯借钱给他啊,现在,以前商场上的那些朋友一个个都跑的远远的,而老婆又在这时候要生了,真是急得他一个头两个大。要是再无法借到钱,别说公司了,就连刚出生的孩子都养不起。难道真的要他们一家人去跳楼吗?电话一个一个打,回复一个比一个令他灰心。

“先生,大的生出来了,好安静的一个孩子呢!您看看。”一个护士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来到殷某临身边。

“是吗?生了就好。”他现在哪还有心思看孩子,都快活不下去了。匆匆瞟了一眼孩子,殷某临又开始打电话,死马当活马医吧,最后试试看了。伴随着又一声的啼哭,殷某临颤抖的将电话挂上,嘴里喃喃自语:“太好了,太好了,公司有救了……有救了……”

“先生,这是小的,恭喜您了,是双胞胎儿子哦!”又一个抱孩子的护士走出来,脸上充满笑意。

“是吗?让我看看!小不点,你可真是爸爸的福星啊!你看你一出生爸爸的公司就有救了,以后咱们的日子也不难过了,哈哈,你真是殷家的福星啊!”殷某临抱着小小的婴儿笑的开心,却早已忘记了旁边,那个早弟弟5分钟出生的哥哥,正静静的躺在护士的怀里,一声不出。

从殷逝燃懂事起,就常从爸爸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焕燃宝贝,爸爸的小福星!”那时的爸爸抱着弟弟笑的好开心,似乎焕燃就是爸爸的全世界,那样的画面让逝燃羡慕,因为他早已记不得上一次爸爸抱他是在什么时候了。

从小,爸爸妈妈就只会把弟弟放在他们中间,然后开始讲他们出生时的情景。那时爸爸的公司是怎样怎样的窘迫,借钱是怎样怎样的困难,却在焕燃出生的那一刻雨过天晴了。在父母的眼里,弟弟俨然是殷家的救星,是殷家的福星,是殷家的希望。但是,每每这时的自己,只能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爸爸妈妈和弟弟,默默的听着这个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故事,像个陌生的局外人一般。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殷母对自己的孩子期望很大,尤其是对小儿子。毕竟,那是打一出生就得到他们夫妻过分关注的孩子。而小儿子的表现也令她满意,所谓一教就会,一点即通。于是对这个儿子更是打心里的疼了。逝燃其实也不差,虽然没有弟弟那么的聪颖,却也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消化掉所学的东西,只是,这在殷母的眼里就什么都不是了。逝燃虽小,但是时间一长也渐渐感到妈妈的眼里只注视着弟弟,而爸爸的工作日益繁忙,一周都未必能见上一面。这让逝燃难过,因为他觉得,家里似乎没有人记得他了。为了引起妈妈的注意,逝燃开始转变,成绩由开始的90、100分滑到了后来的60分,原本不吵不闹的性格也变得开始调皮捣蛋和恶作剧,甚至还在外面与小朋友打架。但得到的只是殷母一开始的打骂和到后来的放弃、无视、不再管教。这个举动,在逝燃幼小的心灵上划上了一道不可平复的伤痕。然后,逝燃停止了这种幼稚没意义的举动,恢复了本性,甚至变得更加少言、早熟,学会将所有的一切都默默的放在心里,与家人的交流更是寥寥无几。那年,逝燃才7岁。

第二章:转校生

“同学们,今天介绍一位新同学给大家认识,以后你们就是朋友了,要好好相处哦!来,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吧。”二年A班的老师看着眼前这个今天才转到自己班上的小男孩,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要是再活泼点就更好了。

“我叫雷言默。”转校生酷酷的说完自己的名字就不在说话,让刚刚还激情澎湃的女老师尴尬了半天。“呃……那雷言默你就坐到殷焕燃的旁边吧,焕燃,要好好照顾新同学哦!老师对你很放心。”女老师满意的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学生柔柔的嘱咐。

“好的,老师,我会和新同学好好相处的。”殷焕燃对老师甜甜一笑,让老师对他的喜爱又提升了几分。多懂事的孩子啊!

“你好,雷言默是吧?我叫殷焕燃,欢迎你来到我们班!”殷焕燃用他的招牌笑容看着雷言默。后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转头开始发呆。殷焕燃看到他这样有点委屈,也生气的转过头去,他决定不理这个讨厌的家伙了。

雷言默一看就是那种长大以后肯定会成为女性世界中祸害的那类人,但碍于他那一身的冷气和不常笑的面孔,使得班上的众人在他转来的几个月中愣是一个都不敢接近。但是这种现状却让雷言默十分满意。身为跨国集团雷氏企业接班人的雷言默,小学二年级的课程只能说是用来娱乐的,甚至他现在用来娱乐的内容都比课程复杂许多。本来是不需要上什么小学的,有钱人家,尤其又是大企业的继承人,请的家教都是学历高的吓人的类型。但是雷妈妈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过分的失去童年的快乐,坚持要他按照普通孩子的步骤来,多结交一些同龄人,以免长大了之后在人格或是感情上有所缺陷。本来雷言默是十分不屑他老妈这种莫名的坚持,但是现在却不了,因为他发现了件有趣的事,找到了一个有趣的人。那个人就是他现在同桌的双胞胎哥哥,殷逝燃。

“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实力呢?”这是雷言默在转校的第三个月第一次主动找人说话,对象是在学校天台望天发呆的殷逝燃。

“什么?”逝燃茫然的看着这个自己有点印象,但是没有任何交集的……同班同学?

雷言默了然的在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我是三个月前转来的,叫雷言默。应该有点印象吧?”

“……啊,是你啊!有什么事吗?”逝燃不明白这个彼此都很陌生的同学为什么找自己说话。

“我只是觉得你比较有趣罢了,没有恶意。”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矮半头的男孩,仔细看来他一点都不难看嘛。

“有趣?”殷逝燃傻傻的看着眼前的同学,比他高,周围空气的温度比较低,应该也不常笑,看起来是个不大好接触的人。但是为什么和我说话呢?

知道殷逝燃在打量自己,雷言默也不在意,只是说出的话让殷逝燃的眼越睁越大。“你是故意每次考试都只考60分的吧!”

“你……怎么可能?我的成绩本来就这么烂……”逝燃有点结巴,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转来没多久的转校生会知道这件事。

“说谎不是好孩子哦!”雷言默好心情的又笑笑。

“你是怎么知道的?”盯了他好一会,知道这不是雷言默瞎猜出来的,逝燃偏过头去轻轻的问。连老师都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他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因为不管多简单或是多难的试题,你最后的得分永远都是60,这比永远都是100分要难多了。”雷言默耸耸肩。这么简单明了的事情怎么所有的老师都看不出来?只知道在每回发放成绩的时候对眼前的人说:明明是双胞胎,怎么差这么多?不然也不会勾起他的兴趣。

“……”看逝燃没说话,雷言默沉默了一下,“你弟弟倒是每回都是100分呢,你父母就没看出来吗?”这是他最不解的地方,明明是双胞胎,成绩反差这么大,哥哥还是有意为之,老师不注意也就罢了,为什么他们父母也那么白痴的看不出来?

“父母啊……他们根本不在乎的……”逝燃小声的低喃。

雷言默没有听清,偏过头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每回考60分是因为对我来说60分足够了,多了也没用。”逝燃抬头看看没有一丝云彩的天,有点自嘲的笑笑。

看到这样的逝燃,雷言默突然有点心疼,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露出这样的笑,而这笑,他一点都不喜欢。“……对不起。”

“哎?为什么要道歉?”逝燃有点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歉语。

“我似乎不该问这个,你,很伤心。”雷言默直直的盯着逝燃的眼睛,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似乎有着伤痕。

“……你想听故事吗?我第一次讲哦。”逝燃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对这个人说自己的心事,明明才刚刚认识的不是吗,但是,就是很想对他说,或许,是自己压抑太久了吧。毕竟,才八岁的年纪,不是谁都想这么小就在心中装一堆东西的。

“好,你讲我就听。”雷言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听见逝燃说“第一次讲”的时候感到高兴,只是觉得这种感觉还不错,他喜欢。

然后,在那个有徐徐微风的天台上,逝燃将自己的故事讲给了雷言默,缓缓的,不带感情的,就像他真的只是在讲一个故事一样。

“所以,既然我考多少分都是一样的,那就60正好咯,反正没有人会关心,只要不留级就好了。”逝燃长吁一口气,转头看一直沉默的雷言默,“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在想,你的父母,很可悲。”雷言默摇摇头,话语了多了一丝心疼。

“可悲?”逝燃疑惑的看着他。

“对,是可悲,因为他们永远不知道他们失去了什么。”雷言默轻轻的抚摸着逝燃的头,软软的发丝让他爱不释手。“那,明天晚上要不要去我家?”雷言默微笑,似乎,对眼前这个叫殷逝燃的人,他总是不自觉的将自己仅有的一点温柔展现出来,而且,这种感觉还不赖。

“去你家?为什么?”逝燃傻傻的看着雷言默,不明白他的意思。

“介绍你给我家人认识,他们一定会喜欢你。就像我一样。”

“喜欢……?”逝燃小声的重复这两个字,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雷言默。

“对,喜欢。我,雷言默,喜欢殷逝燃。非常,非常喜欢。”雷言默笑着看着逝燃,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里他的笑容大概是这几年加在一起的总和了。

“真的?才第一次接触啊……你……不讨厌我?还喜欢我?”逝燃瞪大眼睛看雷言默在自己眼前点头,然后很温柔的在自己的额上亲了一下。泪,瞬间滑下。

“不哭,哭红了眼睛就难看了哦。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是就是喜欢啊!你的家人不喜欢你不代表永远没人喜欢。”要是让雷家人看到现在的雷言默,大概都会石化吧,毕竟在家里,雷言默是个连小自己两岁的弟弟都不会哄得的大少爷。

“呜……恩……谢谢你……雷言默……”逝燃努力的擦着自己不见少的眼泪,以前明明都不哭的,就连清楚的知道父母不关心他时都没有。

“那就说好了明天晚上去我家了哦,晚上我会和妈妈说。”雷言默好笑的帮逝燃擦眼泪,只是效果似乎不太好。

无人的教学楼天台,有两个不大的身影紧紧靠在一起,在火红的夕阳下,滋生着友情,还有一份淡淡的,无人可知的纯纯情意。

第三章:家人

“我回来了。”雷家的大门前,雷言默拉着逝燃的手平淡的向坐在客厅的雷母打招呼。

“小默回来了啊?啊!你就是逝燃吧!快来!让阿姨看看!”逝燃看着眼前这个美丽高雅的妇人朝自己展开温柔的笑颜不禁有些紧张,紧了紧拉着雷言默的手,有些不知所措。

“妈,你吓到逝燃了。”雷言默皱皱眉,回头摸摸逝燃的头,他似乎越来越喜欢这个动作了。

“天啊……老公!”雷母突然的惊叫吓的逝燃一抖,下意识的往雷言默的身后挪了挪。注意到他的动作,雷言默的反应是好心情的笑了笑,而雷母则是嘴里能塞个鸡蛋了。

“雪茹?怎么了?”被亲亲老婆吓着了的雷家大家长雷暝轩担心的搂过妻子,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大儿子和躲在他身后的漂亮男孩。

“妈妈,哥哥怎么了吗?”紧跟在爸爸身后的雷家小儿子雷默然拽拽还处在石化状态中的雷母,一脸的茫然和莫名其妙。

“老……老公……”雷母拽着雷暝轩的胳膊,颤微微的指着雷言默,“他……小默他……”结果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

“雪茹,小默怎么了?”纳闷的看着还处在打击中的妻子,雷暝轩决定问比较正常的一个。“小默,怎么回事?”

雷言默摇摇头,他哪知道自己有时唯恐天下不乱的妈究竟怎么了。

“雪茹,究竟怎么了?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雷暝轩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让她这么半天还没缓过劲来?

“老公……小默他……刚刚……笑了……”雷母终于算是通顺的表达了自己想说的话,也充分解释了她受刺激的原因。

“……雪茹,小默是人,会笑是正常的。”无奈的看着自己怀里明显处于激动中的人,雷暝轩感到好笑。虽然要让自己的大儿子笑笑简直比让猪上树还难,但是,也不能把老婆吓成这样吧?

“天啊~~”雷母似乎才从惊讶中缓过神来,就急忙冲到逝燃旁边,一把抓住没被雷言默牵着的那只小手,“小燃燃,你好厉害,居然让我家的冰块儿子笑了耶!”

看着眼前眼里明显闪着星星的美丽阿姨,逝燃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这……和第一眼的感觉差好多……

“妈!”

“雪茹!”雷家大家长和雷家大少爷默契的同时出声,一个将自己兴奋的妻子抱起,一个把身边吓傻的男孩护在身后。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