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夜迷情/激爱父子》 完结+番外[出版辣文] —— 作者:凌影

《重生复婚》完结 [未来架:后来沈瑢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乔瑜的初恋。 那个人从十六岁开始暗恋,到二十二岁告白。 在二十三岁那一年嫁到沈家,只过了半年就离婚。 因为沈瑢太无情,从来不知道疼他。

《父夜迷情》作者:凌影[出书版]
《父夜迷情》的名字又叫激爱父子。是一本已经出版的父子耽美小说,辣文向。32K的书,售价18元,不知道哪里还可以买到,现在貌似是没卖了。

【图书名称】《父夜迷情》
【作者】凌影
【出版】花冠集
【规格】32开(13cm×21cm)
【定价】18元
【内容介绍】

文案:

在宝贝儿子十八岁生日的清晨,
浑身赤裸、满身伤痕的父亲却从儿子的怀里醒来。
酒醉又糊涂的他被一个看似赢弱的少年迷奸了,
却还清晰地记得後半段他如痴如醉地配合着男孩的律动……
曾经不断嚷着要「抱抱」的小男孩,
居然可以毫不费力地把爸爸压在身下,发泄自己下流的性欲。
罗仲环可耻地发现自己竟然还有快感,情不自禁地回应着……
而他内心更隐隐期待着这秘密的背德游戏,
能够晚一点被人知道……
为了挽回父子感情所做的全部努力,
都及不上这一夜缠绵来得更有魅力?
只要发骚发浪扮演他想要的角色,儿子就会对他绽放笑靥?不再冷声冷气?
这该死的交易真他妈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就是犯贱地想要这孩子对他笑,对他好,叫他爸爸……
哪怕是在床上。
身为人父居然悲哀到要用肉体换亲情了?
这失败的人生如果再加上乱 伦那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一想到儿子玩腻了、正常了以後,早晚会投入别人的怀抱,
本该高兴的他,不知为何心里酸酸的……
「我给不了你生命,只能给你爱。如果这爱还不够的话,你可以用我的身体来偿还……」
父子之间的秘密情事……在寒冷的冬季尽情相拥,从男人火热的身体吸取力量……
爱要有多张狂,承受多少慌张,冲破多少界限?
「如果你连一个毫无关系的人都能去爱!为什麽却不肯爱我?」



楔子

「唉!最近和儿子的关系真的好别扭!!」
相亲到一半,而立之年的失婚男子陆春泽,突然开始埋怨起自己的家庭生活来。
「已经几个月没有跟我好好讲话,问他功课也都是爱理不理的,现在的小孩子是不是都这么古怪的?我怎么就猜不透那小子心里在想什么?」
举起面前的红茶一饮而尽,自动进入旁若无人模式的奇怪老爸,开始抱怨起十八岁的儿子。
这个看似青年才俊的男人,有着一头乱如鸟窝的头发,虽然穿着专为相亲准备的高级订制西服,可衬衫的扣子被他大喇喇地敞开,裸露着颇有几分姿色的锁骨。
他对面小家碧玉型的女生羞红了脸,不知该看哪里。
陆春泽的手指有力地敲击着桌面,他为人诚恳干练,谈话做事都风风火火的,很有男人的野性。这样的特质本该很讨女生喜欢,可陆春泽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多次相亲,总是因为各种原因失败告终。
「唉!其实我也不是很差的老爸啊,辛辛苦苦十几年为他洗衣煮饭,到现在都没有娶到老婆。我的一心都扑在他身上了,难道就只换到他对我一通冷眼吗?」
陆春泽气得捶桌子,「拼了老命赚钱养家,究竟有个什么用咩?」
他把对面相亲女子的容貌自动代入心灵鸡汤频道知心姐姐的脸,全然忘记了在第一次见面的女生面前保持良好形象。
三十几岁?无房无车?事业平平,又没有什么特别前途的男人?
还有个存在感超强的儿子?
陆春泽根本不知,自己在两性市场里是没什么竞争力的,虽然他相貌堂堂的脸孔第一眼总是能够蛊惑住不少痴心不改的慕颜派,但见了面才发现,色女们心目中英俊挺拔、享有华丽容貌的巅峰男子,居然是个有着大叔般居家气质的男人!
他笑起来有邻家叔叔般的亲切……
他衣角、发间好像还有蛋炒饭的芳香……
……
无数自视公主的小女人,华丽的王子梦都碎成一片片了。
这个男人真是奇特,西装革履的他,不说话的时候,绝对有着媲美顶级男模的端正相貌。
青葱般优雅纤长的手指,更能够勾起人无限的瑕想。
可一张口,居然就是儿子东,儿子西,儿子不乖啦,儿子天天夜里把我折腾得睡不着觉……
好吧,不管内心还泛着多少华丽的泡沬,此时相亲对象已经是打定主意要遁逃了。
「啊啊……那个……陆先生……」
「……我觉得我们好像不是很合适哦……」
漂亮的小姐起身礼貌地鞠躬,想要离去。可是刚走了几步,她不死心地回头对陆春泽道:
「我觉得,您其实不需要结婚。」
「什么?」陆春泽不太明白。
「因为……你已经嫁给你儿子了。」
……
陆春泽目瞪口呆!
这是多么淫荡的羞辱啊!!
陆春泽当场想把手里的咖啡杯丢到墙面上去。
女人都是超级莫名其妙的东西!!
她们听说他有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儿子,总是一脸星星眼状地盼着他把她带回家,可是每每陆春泽满心欢喜地把十八岁的儿子介绍给新认识的对象认识后,那些女人居然无一例外、像是被恶鬼缠身似的,脸色惨白、尖叫狂奔着离开了。
    陆春泽一度以为是自己家的风水不太正常。
或者是他的宿命遭到了诅咒?
总之他漫漫的人生路上,约会过无数的妙龄女子,可直到他变成一个系着粉色围裙、每天绕着厨房转的大叔,他也没有找到适合的结婚对象。
更不要说给儿子星罗找一个合适的妈了。
结婚……对他来说真是一件难事。
唉……
不行不行!脑海里刚冒出打退堂鼓的念头,陆春泽就强迫自己重振精神,拿出随身携带的行事历,开始约见下一个对象。
星罗最近开始做一些奇怪的事情……陆春泽喃喃着,如果再不赶快找一个正常的女人,成立一个正常的家庭,他都不知道这个由两个血气方刚男子组成的怪异家庭——会往哪个方向跑偏了啊!!
那种事情……他实在是不想让那种事情再发生了啊!!!


第一章

不久之前,陆春泽犹记得那时自己还有一个很温馨的小家。
在儿子陆星罗读初中那年,他耗尽全部积蓄,又贷了他这辈子不知道还不还得清的钱,在市中心买了一套漂亮的大公寓。这种学区的房子,以陆春泽平凡销售员的薪水,是很勉强才能买得起的,可他为了给星罗更好的生活,还是咬咬牙赌上了一辈子。
可自从进入青春期,星罗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他不再是小时候抱着他的腰、搂着他的腿转圈圈,时而还会甜甜嗲嗲地叫上一声「爸爸抱抱~~」的乖巧宝贝了。
看着儿子的身材越来越高,对他的眼神却越来越冷漠,系着围裙正炒饭的老爸,不由得感到有些辛酸。
「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陆春泽望着儿子抱着课本远去的背影,真想拿锅铲敲开他的头,看看这小子脑子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几度热脸贴上冷屁股,陆春泽自讨没趣,也就不再准时回家做饭了。
◇◆◇
「哼!搞毛啊!臭小子!」
「我辛辛苦苦工作一整天,还要想着回家给你煮饭!结果你不谢一声也就罢了,居然放我的鸽子!」
「放我鸽子!!放我鸽子、放我鸽子!!」
陆春泽站在宽敞明亮的走廊,踉踉跄跄地走到电梯边,按下自己家的楼层。
    明如镜面的墙壁映出他有些疲惫的脸,陪客户喝了整整一晚的酒,白天那个衣着光鲜、正经无聊的中年男子,显现出有些放浪的姿态。
他脸色艳若桃李,衬衫也因为全身发热而撕开了好几个扣子,对着镜子里面有点张狂又有些肆无忌惮的自己,陆春泽呵呵傻笑。
「只有你最二百五……」他喃喃地对自己说,「当初就警告你多一个孩子会多很多负担……妈的……当初还不如把你射墙上!!」
他愤然大吼一声,拳头捶向墙壁,正在这时候电梯铃「叮」的一声响了。
光滑的双扇门敞开,里面走出了一个童话故事中王子般的少年。
「爸爸?」
儿子陆星罗穿着简单的居家服,不修边幅都有着惊人的英俊气质,不管看几遍,陆春泽都很惊叹,我的遗传基因也太好了吧。
看到儿子居然出来接自己,他满腹的牢骚只好吞到肚子里去。
「爸爸你要把谁射墙上啊?」
没想到自己酒醉时的胡言乱语被儿子听得正着,讪讪地看着他笑。
「我……我……」他脸红得跟乳鸽似的,「没什么啦……」
陆春泽歪歪斜斜地走进电梯,酒醉让他脚底虚浮,眼睛被电梯里明亮的光线照得发花。
「爸爸今天为什么那么晚回来?」
星罗有些严肃地问,他精致得过份的眉眼,即使在严厉的时刻,仍像对待情人般的脉脉含情。
陆春泽用手捶着头,他大概真的是醉得不轻,为什么会听出星罗有些吃醋的意味?
「还不就是……那些地方……」陆春泽搪塞着。
「爸爸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儿子又问。
陆春泽茫然地摇摇头。
可当他打开门回到家里,看到宽敞的客厅里到处悬挂着一些彩条和条幅,上面模模糊糊地写着庆祝生日的字样,顿时醒悟过来。
今天居然是星罗十八岁的生日呢。
他这个向来以细心温柔见长的老爸,居然会——完!全!忘!记!
陆春泽满脸通红,「呃……那个……」他居然会把这么重要的日子忘了?连写进行事历都忘记?
陆春泽真是不可思议,望着屋里一派刚刚狂欢后的景象,儿子的生日究竟是跟什么人渡过的?陆春泽的心里开始泛起怒火。
他指着桌上的残羹冷炙:「你让陌生人来我们家里了?」
「爸爸还记得这是「我们」家吗?」
「靠!我当然记得!」陆春泽握着拳头,「老子还要为这房子付三十年的贷款呢!!」
他大步流星地走向沙发,把上面陌生人留下的零碎一把扫在地上,自己大大咧咧地躺上去,揉着太阳穴。
「我并没有说,不能够请同学到家里玩!」
陆春泽明显是心虚,所以嗓门放得贼大,「可事先一定要跟我报备!」
「哼……」儿子星罗却冷笑了一声,「爸爸带那些陌生女人回家的时候,从来没有问过我的看法……」
「老子带女人回家还需要问你的看法!?」
酒壮怂人胆,陆春泽认为自己超级有道理的。
「我是个男人!难道你以为我要守着你做一辈子「撸撸修」!?」
他气得抓起桌上的烟,点燃了一支,赌气般地大吞大吐着烟圈。
儿子眼眸中溢出奇异的色彩,刚想张口说什么,可看老爸一脸嚣张的表情,又恶作剧地笑了。
陆星罗黑发、黑眼,皮肤因适当的运动而呈现出近似小麦般迷人的肤色,给人十分阳光爽朗的感觉,可他嘴角因俏皮而时常扬起的弧度,又为他添了一股难以名状的神秘气质。
常常让老爸有种与邪恶猛兽为伴的危机感。
也许只有在喝醉之后,他才能够坦然面对这个过份优秀的儿子,不会因自卑而不敢表达父爱。
看着老爸徐徐把一支烟点燃,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享受,儿子星罗突然一反常态,乖巧地坐到他身边,修长的身材,纯黑色瞳孔闪着比寒夜星辰更加耀眼的光芒。
身侧洋溢着少年的温暖,陆春泽感到非常满意,许久都未曾这么舒爽……个性强悍又恶劣无礼的小鬼,居然会乖乖坐在旁边聆听他的教诲?
陆春泽真想看看明天一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方出来。
酒醉的酣意,父子情的温暖,一时间让陆春泽非常想要跌倒睡着,可一想到儿子星罗可能还没吃过晚饭,他强撑起眼皮问:
「吃晚饭了吗?要不要我去给你热点粥?」
星罗摇摇头,笑容在烟雾中有点坏坏的。
「除了爸爸,我什么也不想吃。」
没听出儿子这句话怪怪的感觉,陆春泽伸了个懒腰,「那好吧……我可要先去睡觉了……」
他刚一起身,星罗居然乖巧得像个服务生似地伸手过来,搂着爸爸的手臂。
「今天就让我服侍爸爸睡觉吧……」
「哦?真的?」
陆春泽幸福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他今天究竟是撞了什么运了,一向傲慢的星罗不仅在他晚归时去楼下接他,居然还准备要亲自侍候自己上床睡觉?

《男配改造计划(穿书)》完:一句话文案→→还没想好 林欣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行字,点了确定后,心情相当舒爽 为了这篇没有丝毫逻辑的脑残文她整整花了三天时间,到最后男配为了女主死了,女主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让人火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