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快把你忠犬拉走!》完本[古代架空]—— by:顾白玄

《帝》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帝》浅飔本是九五之尊,接过的却是一个摇摇欲坠的帝国,力挽狂澜而不得,他本想一把佩剑了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公子,快把你忠犬拉走!》顾白玄 天下第一公子宋容璟重生啦! “顾容璟你不知道?就那个不受宠的嫡子!” 顾老夫人:呸! “顾容璟啊,就那个比不上他庶兄一半好的那个!” 顾清羽:呸! “顾容璟啊,就那个被魔教左护法看上的那个!” 左护法:好!妙!重赏! 众人:…… 公子,把你忠犬拉走!! 1v1.HE外表阴险实际闷骚忠犬攻x前期扮猪吃老虎温润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容璟,苏亦轩 ┃ 配角:角色正在试镜中 ┃ 其它:1v1,互宠,强强

第1章 重生 又是一年初至,宋府却不似长安城内其他何处的喧闹繁华,府内的下人均不敢大声喧哗,素日里吵吵闹闹的各个院内的夫人小姐们格外安静,独有清云轩比较嘈杂

抬眼只瞧见一位大夫被一男子踹出来,众仆人皆低下头权当没看见,不敢出一声免得被男子的怒火波及

那翠云阁的大夫却也不恼,慌忙磕了几下头拽着自己的药箱逃出府,活似后头有牛鬼蛇神追着

房内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人,面色惨白,见男子满脸怒色进门,颇有些无力地坐起打算开口安慰,旁的一个妇人却猛然掉泪,忙让他躺下:“璟儿,莫要再动,伤重了可如何是好?!” 妇人念及男子的病情,刚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又开始流下

“小弟,你我之间本就不必讲那些虚礼,何况如今你……”男子红了红眼眶,想也是怕妇人伤心,便停住没讲

宋容轩看着床上已病入膏肓的青年,终是叹了口气:“就算拼了我这条命,也得找好大夫治好你!” 宋容璟鼻子一酸,又生怕旁边的妇人落泪,咳嗽了一声,勾起一抹牵强的微笑:“那我就等着大哥带来那妙手回春的大夫了

” 又转头对着妇人开口:“娘也莫再呆在这房内了,咳咳,若是沾染上我这病气,孩儿怕是死也有愧的

” 看着妇人再度落泪,宋容璟自知自己又说错了话,慌忙望向自己大哥求助,宋容轩也是知道娘是关心小弟,却又念及宋容璟的身体,马上命人进来掺着老妇人:“娘您勿慌,孩儿定将找到大夫治好小璟,如今他需要静养,娘亲也劳累甚久,还是去休息为好

” 妇人心里到底还是想陪着自家小儿子,却又觉得大儿子说得在理,便认真叮嘱了一番,在丫鬟的掺扶下离开了清云轩

走了不远,丫鬟正欲扶着妇人走回妇人房里,却被妇人制止了:“不必,扶着余去内院,余定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对璟儿使小心思!” 丫鬟身体一僵,慌忙领命,暗骂自己顺风顺水久了,连这宋府真正的主人都给记错了! 而清云轩内倒也安静,宋容轩静静地坐在青年的旁边,青年闭着眼,也不知在想什么

半响,宋容璟开口:“大哥,原谅吾,吾知晓自己的身子如何,大哥也可不必再寻大夫了

” 宋容轩握紧拳头:“容璟,你切莫忘了你姓宋,宋家男儿世代为天子效命,靠的是衷心和不轻易言弃,何况你的病也是多年之前落下的,谈何治不好?!” 宋容轩也不知道这话是安慰宋容璟,还是安慰他自己的,宋容璟自己心里也清楚

却没有开口戳穿,只是放松地闭上眼,身在达官贵人之府,却意外的享受了这么久别家没有的亲情,说到底,宋容璟是幸福的

宋容轩以为他困了,放轻声音:“小弟睡吧,大哥定会护你平安!” 遂起身带着老管家走了,却不见宋容璟的眼角划过泪,能得此兄,容璟一生之大幸也! 迷迷糊糊间终是睡了过去,梦里不知多少花落

“鸳夫人被老太太教训了

”宋容轩听到一名管事的跑过来小声说道,深深地看了这个仆人一眼,知晓怕是鸳夫人支过来的,心里头对这女人此时凑上来胡搅蛮缠的行为感到烦闷,也不说话,带着前来报信的管事闷声前往鸳鸯阁

一进去,便看到老太太端坐在上座,慢慢地掇着茶,下面跪着一貌美女子

宋容轩上前,不解地开口:“娘,您这是?” “哼!”看着宋容轩不解的模样,冷哼一声,宋老夫人猛地将茶杯一摔:“宋容轩你收的好媳妇!” 宋容轩从未见过老太太这般失态,心想这女人怕是真惹恼了老太太:“娘,孩儿可知这鸳儿犯了何错?” 老夫人也知自己失态,何况大儿子也不是真心娶的这女人,遂开口:“何事?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好鸳儿背着我们对璟儿做了什么?” 怕是急火攻心,老太太晃了晃身子,周围丫鬟赶紧扶着老太太回房

屋内气氛一下子凝固起来,鸳夫人有些不安,但一想世家何来的亲情,怕是宋府刻意做的,哪里有她和宋容轩这么久的夫妻之情深,遂也不顾规矩,打算站起来找宋容轩安慰

“跪下!”冷漠的声音响起:“莫不是这么久了都忘了我宋府的规矩了?” 鸳夫人哪里知道宋容轩会来这一下,只能呆呆地又跪了下去

“为夫怎么不知道你背着去对璟弟做了什么?” 鸳夫人一咬牙,眼珠一转,抬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妾身,妾身也不知晓啊,会不会是老夫人伤心过度,误会了什么,我又怎会对容璟做恶事呢?!” 知道那件事的也只有那些心腹了,想必老爷要查也查不出来,鸳夫人心里暗暗安慰自己

却只见老管家俯身在宋容轩的耳边低声说叨了什么,再抬头满眼都是怒火:“混账!” 倒没有想到为了子嗣留下的女人居然会对自己的至亲下药,若是正常人吃了最多落个小小的病根罢了,但宋容璟可是病了十多年的身子!宋容轩恨不得将鸳夫人碎尸万段! “关鸳夫人一年禁闭,外人均不得探望!” 要说这惩罚也不狠,但鸳夫人一想到会被其他几房夫人笑话,忙开口:“老爷,你莫忘了我们多年情分,那容璟这病都这么多年了,现在也没有治好,怕是也没得几天好活了,老爷又何必为了他与我置气?” “嘶!”一房的下人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容璟公子可是府内两位主人的命根子,鸳夫人说了这一句话,估摸着也是没几天好日子过的了! 果不其然,只见宋容轩眯了眯眼睛:“呵,好样的,我今才发现鸳夫人原来心里想的是这般样子,今日你为了你的利益对容璟下药,是不是将来还会对我下药呢?!在宋府里待了这么久,你的知书达礼都被你自己吃完了吗?!” “老爷!鸳儿不是故意的!鸳儿只是觉得老爷对一个身子好了以后可能会动摇您地位的人这么好,怕老爷吃亏,何况老爷您不觉得,你在那容璟身上花的时间太多了吗?!作为兄弟都有些不妥当了吧!”鸳夫人怕是慌了,说的话没有过脑子就开口,宋容轩脸色一白,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说中了心事,气得身子晃了晃

“不懂宋府规矩的下人都不得留在府内,鸳夫人作为后院的主子,都带头不讲规矩了,为了我宋府的风气,还是请鸳夫人回自己府上吧,咱们府里啊,可养不起你这尊大神了!”老管家也是个精明人,看宋容轩这架势估计会让府里染上血气,可不能让小公子受了这晦气,赶忙开口

宋容轩没有反对,怕是知道管家的意思,示意老管家派人清理东西,便走了

鸳鸯阁这么大的动静其他院内不可能不知道,都暗自偷笑,几个有心眼的赶紧差人送些补品珍奇药材送去清云轩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了,大夫一天好几批,却都是慌慌忙忙离开宋府的,有一段时间宋容璟身体好过了些,都可以在府内走动了

过了个阴雨天,却又喝着汤药,躺在床上了

那日宋容轩正等着苗疆的蛊医过来,却听到下人面色惨白跪在他面前:“大公子,二公子他……” “……去了!” 宋容轩的身子晃了晃,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清云轩里,周围的丫鬟小厮均在大哭,老太太因为受不了这个打击昏了过去

床上还是躺着那个人,被称为天下第一公子的青年恐怕再也不会醒来像之前那般作诗给他瞧了

第一公子走了,天下文人之大哀,均是自发的穿上素衣,天下之盛况! 宋容璟下葬的那天,宋容轩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抚着弟弟的画像:“容璟,你看,这天下都念记着你呢……”我也念着你呢

容璟啊容璟,若真是有下辈子,为兄希望你可以不再被疾病缠身,可以幸福平安的过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的文更得没灵感,打算更更这本缓缓

ps.此文架空,所以,如果看到混入几个朝代的地方,请多多担待!!!

第2章 顾容璟 宋容璟只觉着自己似乎睡了一觉,梦里老夫人抱着他的身体在哭,而大哥面色惨白,容璟想走到他们身边,告诉他们自己没事,但是身体好像被粘住了,动不得半分,再想动一动,脑海中却传来撕扯般的痛感

而本来暗自掉泪的小丫鬟翠云,一听到动静赶紧跑到床边,伸手探了探床上之人的鼻息,顿时忘了掉泪,不停念叨着:“天佑我公子

” 又不禁想起方才余侧房的嚣张气焰,一时间又高兴不起来了

脑海里被硬塞了一些画面,宋容璟皱了皱眉头,想要抬起手,却只觉得手仿佛有千斤重,无奈之下只好就着这些画面慢慢看着

“呵,顾容璟,你还将自己当我们顾府的贵公子吗?”衣着华丽的妇人如是说道,眼里满是不耐烦和鄙夷,似乎在看着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脚边跪着一个青年,身形瘦弱,长袖也无法遮住他的伤痕,宋容璟本想将这些当做无法动弹时用作消遣的玩意,但是看到这一幕心底却不由得升起一抹不甘,一抹恨! 真.古人宋容璟不知道这般莫名的感觉是什么,倒有些像杂记里的夺舍,晃了晃头,暗笑自己怎的突然生出这般滑稽的念头

“吾不是……死了吗?”宋容璟愣了愣,很是不明白现在的状况,心底莫名,却又有些雀跃“岂非是吾还活着?!是否还可以见到大哥与娘亲?!” 心下这么想着,脑海里的画面却没有停止,转眼间就只见青年被丢在了柴房里,蜷缩着瘦弱的身躯,渐渐的眼前弥漫起一层薄薄的雾气,朦胧间似乎有一双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宋容璟眯了眯眼,只感觉自己开口,嘟囔了一声:“娘亲……” 翠云本还想着侧房那些腌臜事,一听到床上的人叫出声来,慌忙起身去倒水送到青年的嘴边:“公子……” 宋容璟睁开眼,只见眼前坐着一女子,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眼底带着一抹担忧,虽穿着朴素,却难以掩盖她的光彩

端的一个窈窕淑女! 宋府的男丁以才华和容貌闻名天下,宋容璟这天下第一公子被封可不止因为他的才华,能被他夸奖的姑娘,至今没有多少

“你……”宋容璟正欲开口,这般模样的丫鬟,宋府可不得多见

“公子莫急,公子方才才醒,身上带着伤,可莫要再伤重了

”翠云着急开口,又听出宋容璟声音之中的沙哑,慌忙将茶水送到他的嘴边

宋容璟心有疑惑,但还是开口喝了几口水,干涩的喉咙因为这杯水终于好受多了,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翠云哪里看过顾容璟这般模样,不免有些痴,顾容璟与宋容璟的模样一模一样,作出这般样子却有些可爱

心里对余侧房更是不满,咱们公子这么可爱,怎的可以被那侧室这般侮辱! 宋容璟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怎连宋府的小厮房间都不如? 甚至不少家具上染上了很多灰尘‘若是大哥的话是绝对不会让我住这种地方的

’ 宋容璟心下想着,又看向端着茶的翠云,顿时脸色一白,不顾世家风范抓住女子的手:“敢问,这可是宋府?” 翠云也是一愣,一时间没有将手收回,等宋容璟意识到失态松开手才猛然回神:“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这是顾府啊,”脸色白了白,顿时又要落泪:“莫不是那蛇蝎心肠的余侧室将公子弄傻了?” 宋容璟一听,脸色就是一白,看了看自己的手,瘦弱惨白,和自己上一世一样,怪不得自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是那短命的第一才子

见翠云要哭,慌忙摆手:“姑娘莫哭,吾……” 好一番安慰之后,翠云终于平静下来,盯着宋容璟看了一会,猛然拍手:“公子这般模样可不是外人常说的失忆?” 宋容璟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怪力乱神的现象,只好沉默,总不能告诉这姑娘自己是用着她家公子身体的一抹幽魂吧? 翠云见他安安静静的,以为自己猜对了,对余侧室又记了一笔

将宋容璟扶好,担忧的开口:“公子,近些日子您还是最好还是别出咱们这处小院了,您现在还没了记忆,余侧室又老是针对您,知道您还好好的,指不定想着法子来害你

” 宋容璟倒也觉着稀奇:“你既唤我公子,又是这顾府的丫鬟,那吾不就是这顾府的公子吗?” 翠云一愣,转瞬笑了:“公子失忆了却也是好的,想公子以前安安静静的,谁也不搭理,受了苦也不说,让人好生心疼

” 宋容璟浅笑:“不过吾既是这顾府的公子,你说的受苦又是从何而来?” 翠云听到安静了一会,半响开口:“不都是那余侧室,老爷也宠着她,仗着自己生了个儿子就一个人揽着这后院的大权,要是夫人还在的话……” 宋容璟也跟着沉默了,宋府素来男丁只娶一妻,一夫一妻举案齐眉,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羡煞旁人,这顾府的事,宋容璟也是没辙

“老爷也是被那侧室迷了心眼,昨日那侧室找借口寻您过去,找到你时,”顿了顿,怕是不想回忆:“老爷却只吩咐随便上点药,就将您送了回来

” 虽然没说,但宋容璟却也是知晓家仆找到自己时自己的样子,看来那个梦怕是真的了,他宋容璟虽死,却在另一个与自己一般模样的青年身上又活了过来

“都说虎毒不食子,吾既是这顾府的少爷,作为家主,他,吾的父亲不是应该好生照料吗?”宋容璟觉着,这翠云还有些事未说

果然,他这么一说,翠云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吞吞吐吐的开口:“余侧室生的那个顾风是个读书好的,据说是年轻一代为首的好苗子,不知给顾府带来多少荣耀

” 宋容璟了然的笑了,怕是这原身沉默寡言又没有多少才华吧

果不其然,就只听翠云接着开口:“少爷您,当初去学院,被夫子骂着回来了,外人都说公子目不识丁,是个,”顿了顿“是个傻的

” 宋容璟一愣,顿时笑了笑,傻吗? 梦里自己看到的少年明明能忍的,甚至有些宋容璟都不知晓的知识他也知道,想必所谓的傻也是装的吧

没有母族可以依靠,又有一个侧室在那里虎视眈眈,若是过早暴露自己的实力,想必这孩子也活不到这般岁数吧

宋容璟虽没体验过那后院之争,但闲暇时间听小厮说的这家那家的事,也是知晓的,不禁对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升起一抹敬佩,若不是没有撑过被自己的灵魂夺了舍,想必给他点时间,定能有所成就! 想到这里,心里的波动更加大,宋容璟叹了口气,握拳,君子向来投桃报李,自己既然夺了他的身子,必然要为他做些什么的! 念及至此,心中却是突然轻松了不少,若是之前动动身子会觉着吃力,现如今却是用着像上辈子一般了,怕是原身那股子执念散去了吧

“公子如今这般模样,翠云是庆幸的,但是公子近来还是莫出院子的好

”小丫鬟翠云皱了皱眉头:“那余侧室是个狠的,满后院的夫人们,就她一个人能让老爷宠着

” 宋容璟点了点头,母凭子贵,何况顾风能给这顾府带来的好处可比自己这个不得宠还傻的人好得多

翠云见宋容璟只是点头也不说话,还以为他适才清醒就得知自己没地位,伤心了,忙开口:“不过公子不必担心,翠云一直侍奉公子,公子是什么样子翠云是知道的,才不是外界说的那样呢!” 宋容璟见小丫鬟这般维护自己,心下不免一暖,不管在何处,主子荣便是下人荣,自己如今这般地位,这姑娘还愿意护着自己,怎能不感动
《追云》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追云》作者:崩豆星君祁云曾经认为,有两件事说起来容易,可若要他做到却比登天还难。第一件,是让他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