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云》完本[古代架空]—— by:崩豆星君

《公子,快把你忠犬拉走!: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公子,快把你忠犬拉走!》顾白玄天下第一公子宋容璟重生啦!“顾容璟你不知道?就那个不受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整理 《追云》作者:崩豆星君 祁云曾经认为,有两件事说起来容易,可若要他做到却比登天还难

第一件,是让他所重视的人能重视自己 第二件,是能成为别人眼中的唯一 他做了许多,也放弃了许多

只是到最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两件事,他早就做到了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歌,祁云 ┃ 配角:刘淮之,玉笙,林墨染 ┃ 其它:

第1章 一.入梦 祁云从家里出来时,天色阴沉沉的

大片的乌云笼罩着整个临阳城,街上的摊贩都忙着收摊回家,三两个孩子嬉笑追跑着,险些撞翻了路边的馄饨摊

送祁云出来的家丁怀里揣着把伞跟在他身后,殷切道:“公子,一会儿准是要下雨的,还是给您备车吧

” 他仰头看了看天上密布的乌云,朝那家丁摆摆手道了句“我自己走着去”便快步的下了门口的石阶

那家丁握紧了伞正要跟上去,就听见前面的人又补了句:“伞也不用

” 说起来祁云家和秦府的距离并不远,若是他走快些,也未必赶得上这场雨

偏偏祁云不着急,一路慢悠悠的像是踏青,看过了街边正在收拾的首饰摊,又逛了逛路边新开的成衣店,最后又在茶楼坐了片刻,眼见着硕大的雨点落在地上,这才捋起袖子朝不远处的秦府方向跑去

那些因雨水被迫在茶楼躲避的人,见着他不避雨反向外跑,都摇摇头心道:祁家的小公子不知道又要作什么妖

祁云顶着雨一路小跑的从巷子口拐过来,远远的瞧见秦府的家丁正举着伞等在外面

他快速的跑过去钻入伞下,那家丁见他湿漉着跑过来,忙将手中的伞往前递了递

随后祁云的头顶安生了,家丁的半拉身子湿了

他抱歉的朝家丁一笑,跟着家丁进了府门

此时祁云的身上已湿了大半,他挥手打发了家丁,独自顺着长廊一路来到凛华院,正看见秦歌青着一张脸在卧房门前等他

于是加快脚下的步伐,小跑着来到那人身前

还未来得及言语,便被那人一手拽入了房间

是夜,房中的人儿折腾了好一阵子,清水也传过三次,待到丑时这才归于沉静

祁云躺在这早已无比熟悉的床榻上发呆

虽然身子乏得很,可他还是看着身边熟睡之人的侧脸失了眠

到底是从何时起,自己和身边的人变成了这样的关系呢

他如此想着,直到想的思绪有些许缥缈,这才听着身边人平稳的呼吸声闭上眼睛

恍惚之间,他仿佛做了个梦,梦里的他还是个成日里只会给身边人制造麻烦的捣蛋鬼

祁云是个打小就不受宠的孩子

临阳城的人都知道,祁老爷有个恩宠非常的妾室,生的貌美又善解人意,进府不过一年多就为祁老爷生下了长子祁风

而祁夫人,虽说出身鲤鱼乡 腐书网,温柔贤良,家世品性都叫人挑不出毛病,可唯独就是少了个七窍玲珑心,一贯不懂说些好听的讨好夫君

再加上她入祁府三年无所出,这才失了丈夫的宠爱,渐渐的让那小门小户的妾室抢占了风头去

直到祁风两岁时,祁夫人才生了祁云

按理说,祁云虽非长子,但终归是正室嫡出的儿子,理应更受祁老爷的宠爱

可是祁老爷对偏院那位妾室喜爱的紧,连带着她的孩子也是备受重视

而祁风也的确受得起祁老爷的宠

他本就是祁家长子,且自小生的聪慧,又极其好学,性子也是知礼稳重,温文尔雅

再看祁云,本就小了祁风两岁,又天性更好动些,跟祁风放在一块就总也显得那么调皮捣蛋

祁老爷也就更喜欢祁风一些

说来这也本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儿,只是府里的下人一向都有那些个见风使舵的,背地里说偏院姨娘比夫人受宠,连带着小少爷也不如大少爷讨老爷喜欢,偏生小少爷还不争气,只知道一味的淘气胡闹,将来定是不及大少爷有出息

夫人院里的几个奴仆看不过去,私底下也没少说偏院的不是

一来二去的,祁云听到的也都成了偏院的仗着老爷恩宠如何得意

他年纪小,耳根子又软,听了难免为母亲和自己不平,也就越发的瞧着偏院那对母子不顺眼,只要一逮着机会他就要找找祁风的麻烦

比如祁风抱着书边看边走路的时候,往他脚底下扔果皮叫他摔倒;或者偷偷把祁风的书扔进水池里;要么就是趁着厨房没人,给要端给祁风的吃食里加点料,让他吃了拉一下午的肚子…… 诸如此类,不过是小孩子家常用的整人把戏

只是叫祁老爷知道了,每每都是一顿胖揍

祁风倒是很有兄长的架势,并不和他一般见识,不仅如此,每次还要在旁边劝着,这就叫祁老爷更加的觉得老大是个懂事的,同时也越发的对祁云不待见起来

所以祁云就更加的变本加厉,祁老爷就揍他揍的更加的狠,如此长久以往,闹得家中不得安宁不说,连街坊四邻也都知道了,祁家的小少爷是个不敬兄长、成日里只知道惹事的麻烦精

祁云是个睚眦必报的,于是那些个说过他“坏话”的街坊四邻也遭了殃,不是寻着借口把人家儿子给打了,就是清晨在人家门口放一挂鞭炮,惹得大伙三番两头的跑到祁府告状

然后祁云被他爹打的皮实了,也越发的失了规矩,一些个自知惹不起祁云的普通人家的孩子也都见着他就绕道走

剩下一些家境还算不错、同样不喜规矩的小公子,倒是乐得和祁云在一起厮混

只不过碍着自家的这些事儿,祁云向来只看得上同样正室嫡出的,而那些同祁风一样是偏房所生的少爷们,不论是怎样的豪门大户,他也照样一如既往的瞧不上,亦不来往

只是凡事都有个例外

就在祁云顶瞧不上的这些人里,偏偏出了个扎他眼的人

那便是他爹拜把子兄弟府上的二公子,刘淮之

他记得刘老爷第一次带着刘淮之来做客的时候,是祁风跟着去前厅会的客

而他则被勒令好好的待在小书房里练字,没事不得出来,且还叫了个家丁在门口守着,不让他乱跑

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写字,越写就越觉得无聊,字也写的越发的像是鬼画符

等他“画”完了两大张纸,人已是闷的不行,就整个人往桌上一趴,想怎么才能找点乐子

一个偏头,好巧不巧的就看见旁边的两本书,正是祁风上课用的那两本

于是随手抄过来面上的那一本随意一翻,就像曾经做过的那样,大笔一挥的画起王八来

等他画完了半本书,兴致也没了一半

就把笔撂下,又将书合上,一边留神着门口的动静,一边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前

祁云生性好动,又是一向调皮惯了的,是以翻窗的身手早已练得出神入化,没出半点声响就从窗内翻到了窗外

等离了小院,那家丁无论如何也听不到他的声响时,他这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大步流星的往前厅走去

既是有贵客来访,他作为祁家嫡出少爷,怎能缺席? 只是不过才走至花园,他那股吊儿郎当的劲头就又冒了出来

看着那些开的正艳的花,那朵大就扯哪朵,看的料理花园的小丫头气的直跺脚

他边走边玩的经过花园假山时,忽听得不远处有人交谈的声音由远至近

祁云心思一动,一个闪身躲在了假山后头

待他听那脚步声行至假山附近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传入耳中

那笑声他熟悉的紧,正是他大哥祁风

他算好了时间,等他们即将绕过假山拐过来时,猛地向旁边一跳,正拦在了相谈正欢的二人身前

祁风显然是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声音戛然而止,整个笑容也瞬间凝在了脸上

样子颇为滑稽

祁云看着他僵住的脸,眼里的得意之色表露无遗,随后才朝祁风身边的那人看过去

那人身着一件鹅黄色长袍,腰间系着一块羊脂白玉,手中握着把折扇,扇面上画着几朵梅花

那人缓缓的摇着折扇,乌黑的发丝也随着折扇一下下轻轻的扬起落下

顺着发丝向上看,那人皮肤白皙,棱角柔和,生的颇为秀气,浓眉之下是一双含笑的眼,正充满探究的朝着他打量

祁云被他这眼看的晃了神,一时间竟忘了动作

直到那人毫不避讳的对着他打量完毕,开口笑着朝他招呼道:“祁二公子

” 祁云瞧着彬彬有礼的朝他打招呼的人,不仅脸上找不出一丝被他吓到的痕迹,且还笑盈盈的和他搭话,心中不觉生出几分好感,遂开口问道:“我知道你是谁,跟我来

” 说罢,未等对方反应,他就伸手抓了对方的手腕向自己的院子跑去,只留下一旁方才回过神的祁风远远的看着他们消失在视野之中

祁云带着刘淮之出了花园,顺着廊下一路来到自己的院子,才一进院,旁边就有个小厮跟了过来:“少爷,老爷不是让您在南书房练字吗,怎的回来了?” “回来练字啊

”祁云瞥了那小厮一眼,“去准备纸笔去

” 那小厮打小跟着自家少爷长大,自是知道他是个什么脾气,得了他一记白眼后忙去准备纸墨笔砚

祁云领着刘淮之进了屋,不等小厮将墨研好就抬手将人轰了出去,引着刘淮之在椅子上坐了,自己拿起墨锭,一边研墨一边朝着刘淮之道:“你给我写两个字看看

” 刘淮之对他的这般不客气倒是不太在意,执了笔便在纸上写了起来

祁云瞧着他行云流水的在纸上写了个“祁”字,虽是工整却也无甚特点,这倒和他所听到的传言有所出入

都说刘家公子三岁识字,四岁时书法就已练得炉火纯青,怎么如今看起来倒像是夸大其词了不少

他正想着,又见桌前那人紧接着写了个“云”字

如此这般看着个不相熟的人写自己的名字,他还是头一回

再加上写字那人又生的极好,待写完将笔撂了又抬头盈盈朝他一笑,竟叫他不觉有些脸上发热

他咳了两声以饰尴尬,开口道:“也不过如此

” 被他如此直白的点评,刘淮之也不恼,只站起身将椅子让出来,看着他诚恳道:“我听祁风说,你一向擅长作画

今儿个正巧,不如画来让我瞧瞧?”说罢,就将先前写过字的纸揭到一边,等着祁云落座

祁云抽抽嘴角,他向来就是个画猫像狗、画狗像猫的,什么时候还擅长作画了

定是那祁风记恨自己在他书上胡乱涂画就四处的和人嚼舌根

他看向身边的人,那人正一脸认真的等着他,倒也不似在等他出丑

他撇过眼睛不再望着那双明眸,绕过那人在椅子上坐了,提笔就在空白的宣纸上画起来

不过寥寥几笔,祁云就完成了他的大作

他把笔放下,正经八百的抬眼看着桌边的人道:“本少爷的大作,如何?” 刘淮之瞧着纸上那只硕大的王八,面不改色的点评道:“祁公子笔下的这只甲鱼上甲宽阔,四肢比寻常甲鱼粗短,看似诙谐,却更显得栩栩如生

” 祁云在一旁听得面色一僵,想说自己打记事起就没服过谁,眼下还真是对这刘家公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淮之在祁云这里又坐了片刻,待到祁风找过来,说是刘老爷已准备告辞,他这才辞别了祁云,随着祁风出了院子

当天晚上,祁云躺在自己的床上兴奋了良久

他本以为传说中这位刘家少爷会是个十成十的书呆子,定是像祁风那般无趣的紧

却不料这人并非如传闻所说的那般刻苦好学的模样,且谈笑间一点都不死板,和他这个不学无术的人在一同交谈时倒也算的上投缘

再加上这位刘家少爷生的又颇为俊俏,便叫他心中对刘家少爷又多添了几分好感

他躺在床上,想着那人握着笔书写他的名字时的样子,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打了好几个滚,这才躺好了闭上眼

也不知躺了多久,方才觉出一点困意

待意识一点点的模糊起来,他便渐渐的进入了梦境

梦里的他站在桌旁研着墨,刘淮之在桌前坐的笔直,手中的毛笔如飞舞一般在洁白的纸上画着

他伸头去看,那人竟是画了一排的王八,其中一只还是肚皮朝上

半晌,他停了笔,指着中间那只肚皮朝上的王八含笑冲着他说道:“你看,这甲鱼个头如此矮小,四肢还生的如此粗短,连翻身都翻不动

你说,是不是像极了你?” 祁云看着那幅画,又看看作画之人鄙夷的笑脸,只觉得心上一阵憋闷,像是被什么压在身上一般喘不过气来,随后他只觉得身上一阵燥热,一个激灵便从梦中惊醒过来

许是他醒的动作太大,原本正压在他身上对着他上下其手的人身子一顿,抬眸朝着他讶异的双眼看过来

意识到身上莫名的燥热是由何而生,祁云只觉得心中一股无名火起,只他还未及开口,就叫身上那人堵住了唇,强行了一番云雨

第2章 二.寻欢 祁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他伸着懒腰从床上坐起来,一不小心就牵动了下身那处,登时疼的呲牙咧嘴

他强忍着身上的不适下了床,走到铜盆前试了试水温

他撇撇嘴,心中腹诽着与他同眠那人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一边就着凉水简单的洗漱了

一直守在门外的丫鬟听了屋中的动静,这才在门外柔柔的唤了句:“云公子可是起身了?” 祁云边擦着脸边应道:“唔,进来吧

” 得了祁云的允许,那丫鬟方才进了屋

她款款的向房中人施了一礼,又从他手中接过毛巾,这才走到架子前将铜盆端了向外走去

还未等她迈出门去,房中人就将她唤住,他说:“吟秋,有饭吗

” 说着,肚子里还十分配合的响了一声

吟秋站住脚,端着盆转过身来回:“少爷吩咐了,今日没有云公子的膳食

” “……” 没人性

祁云心里骂道

他不满的挥了挥手,吟秋便欠身端着盆出去了

于是房间中又只剩下他一人

他强忍着腹中饥饿,对着铜镜将头发重新梳了一遍,又将身上的衣裳理了理,这才出了房门

如今已是中饭过后,院子里伺候的人正少

祁云出了房门就只见着个面熟的小丫头正在院子里浇花,那丫头见他出来,规规矩矩的唤了声:“云公子

” 祁云朝那丫头轻点了头,顾不上将院中那几株开的正好的兰花观赏一番便脚下不停的出了院子

从凛华院一路行至秦府大门,又有不少家丁和丫鬟朝自己见礼,他也懒得一一回应,只兀自低头快步的离了秦府

说起来这秦府他也算是常客了,只不过他多半都是下午才来,待到天黑再走;或是来了简单的和那人一同用个晚饭,然后在这里住上一宿,等到了第二天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再离去

而他和秦家少爷的关系,不言自明

秦府上上下下也都心知肚明

祁云有时候会想,这些个秦府的下人虽是嘴上不说,心里或许都在想,这云公子究竟能得宠到何时;或是面上对他礼遇,背地里说不定怎么戳他的脊梁骨

只不过这些人如何想,他倒也未必真的在意,至少在明面上他在秦府还未受过什么刁难,偶尔像今日这般的委屈,也不过都是秦歌一个人给他的

他如此想着,脚下如生了风般朝自家的方向卷去

不过二刻的功夫便到了家

进了家门,祁云也来不及先回自己的院子,而是迈着步子直奔厨房,只人还未到厨房门口,就叫一个身着橘色长裙的姑娘给拦了去

“夜不归宿,你又去哪儿了!”少女清脆的声音随时响起,一句话将那“又”字说的极重

祁云瞧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肤若凝脂,眉如柳叶,一双杏眸正直直的瞪着他
《步步逼近的温柔》完本[古: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步步逼近的温柔》Prac孟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一起长大的易正云,因为易正云父亲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