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之心意千千结》完本[古代架空]—— by:空城雀

《十世攻略》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十世攻略》三颜介个讲得就是一个看似温柔实则残忍,看似多情实则无情的帅哥君被某只蠢萌的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吾之心意千千结》空城雀 小巷的尽头,有一棵高大的香樟树,香樟树下放着把摇椅,椅子上躺着一个灰衣的老者

老人在晒着太阳,脚边趴着一只虎皮猫,都懒洋洋的打盹晒着太阳

连我也轻轻靠在巷子的壁上,微微的闭上眼睛

齐千吟现在已经到了那个女人身边了吧

也晒着太阳,或许正喝着茶

齐千吟问:“为什么不说话?” 连我不答话,仍是默默的

齐千吟你不知道,现在和你少说一句话,以后也便可以少想你一次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我齐千吟 ┃ 配角:孔七舞翩翩 ┃ 其它:燕子盟

第1章 第 1 章 月朗星疏,荒野郊外人烟荒芜,树木却长得茂盛,草也生的很高

初秋的天气,夏虫收了鸣声,这片郊野十分寂静,只有秋风偶尔吹过树林,发出“簌簌”风声

一阵风过后,四下又变的安静

现在已是半夜,这一片草地,这个时候,连一只动物也看不到,却有一个人卧在草从中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无声无息的睡着

连我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他太累了

他一路向南逃亡,已经过了半月,他也不知道现在走到了哪里,离云南府还有多远

他心爱的枣红马,在一个三天前的夜晚丢了

那天他以为已经摆脱了追踪,可还没好好地放下心来,就半夜在客栈被惊醒,来不及牵马便逃跑了

这三日,全是他自己步行过来的,不敢走大路,一路上选偏僻的小路走,不管草地荆棘

现在身上满是伤痕,衣衫破烂,比乞儿还不如

连我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以前他是多么风光,大姐宠冠后宫,二姐是平南王妃,父亲是当朝丞相,皇亲国戚中谁及得上他半分风光?而且他自小生长在姑苏梅花山庄中,与庄主温如玉一同长大,梅花山庄在江湖中地位超然,江湖中人,谁不尊称他一声“连三公子”? 曾经住的是玲珑宝阁,吃的是山珍海味,前呼后拥,一呼百应,然而这前后也不过半月

半个月前,“当朝丞相不甘屈居人下,勾结他国意图谋反”一事,轰动了全国

连我就算再无知,谋反的罪名有多大他还是清楚的

他爹怎么会谋反?连我死也不相信,然而朝廷却是证据确凿

半月前的一个半夜,兵部直接带兵进府,丞相府几百口人全部被抓获,一日后,就全部在东门斩首

连我是唯一个从丞相府逃出来的人

当夜,连我正睡的香甜,被哭闹之声吵醒

连我不堪其扰,叫了下人却无人应,于是穿衣起来欲找小厮发脾气,却见连丞相破门而入,满面慌乱

连我从未曾见过连丞相如此慌张,大吃一惊:“爹,你,你怎么了?” 连丞相没有答话,一把抓住连我细瘦的手臂,只道:“走

” 连丞相带着连我大踏步往柴房走,心急如焚,越想走快却越带着连我走得跌跌撞撞

连我小跑跟在连丞相身后,听到前院似乎有干戈之声,家里鸡鸣犬吠,混合着人的叫声哭声乱作一团,心中也已感知到了大事不妙

连丞相抓着连我的手十分用力,几乎快要抓进他的骨头里去了,连我不敢呼痛也不敢问,懵懵懂懂地跟着连丞相到了柴房

连丞相一把抱开角落的柴堆,徒手刨开土,土下竟然露出了一块石板,一翻开里面是一个地洞

连丞相将连我抱进去,手上收拾的装有细软金银的包袱一把丢在连我身上,然后又盖上石板,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眼看石板就要盖上,连我吓了一跳,一把撑住石板,叫道:“爹!” 连丞相听到他的叫声顿了一下,手上动作也停了下来

“连我

”连丞相此刻身体疲惫不堪,开口的声音嘶哑地像老了十几岁:“连我你听爹说,皇上说我们谋反,证据确凿,来势汹汹,这个事情看来不能善了……皇上恐怕早就计划着这一天了!这个地洞,爹还以为有生之年是用不上的……” 连我吓了一跳,呆道:“……谋反?” 连丞相看到连我不知世事,懵懂不知的神色,脸色尽是忧愁:“连我,你什么都不懂,是爹爹连累了你

爹虽然给了你锦衣玉食却没有一天好好教导过你,你从小没有娘,爹爹也没有好好疼你,如今还要你颠沛流离,是爹爹对不起你

” 连我心中乱糟糟的,听到“谋反”两个字,吓的六神无主

连丞相位极人臣,素来杀伐决绝,一派从容自若,对他也向来是严辞厉色,看到连丞相此刻竟然流了泪,连我更是吓得狠了,也跟着哭道:“爹,你,你不要哭

” 连丞相听到连我的哭声才惊醒过来,他原不知道自己哭了,立刻抬手抹了泪,凶道:“连我不要哭!” 连我吓了一跳,哭声一下子顿住了

连丞相道:“连我你记着,现在前面我们的护院、亲兵在抵挡着,但是挡不了多久,你在这个里面躲着,等两天再出来,出来以后记住,不要回头,向南走去找你二姐

” 连我听出了诀别的意味,急道:“爹?”连丞相一字一顿道:“往南走,不要回头,你记住了吗?” 连我点头:“记,记住了

” 连丞相看着连我白嫩的小脸,摇头叹息

这个儿子是家中的宝贝,家中个个最疼爱他,自己虽然总是不假辞色,但是心中实为爱他很盛

因为太过宠爱,以至于现在他不谙世事,一无所长,以后就算活下来也是前途未卜,多半也是要吃苦的

看了最后一眼,连丞相咬牙,将爱子一脸惊惶的脸盖在石板之下

心中想:“儿子,今生今世我们是见不了面了,还好你从小不在我身边长大,跟丞相府不亲,所以如今也就不会那么伤心

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如若不能,那和爹爹在黄泉下相见吧

” 连丞相安排好了连我,心中大事已定,站起身来,拍了拍衣上的尘土,出门去了厨房拿了火把与油,再慢慢回到了前院

院中官兵看到他的样子,吓了一跳

他的目光坚定,英雄末路,但是慷慨从容

兵部侍郎在他的火把与油上扫视了一圈,和边上史部尚书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同归于尽四个字

庭中两边军兵还在交战,虽然连丞相养的的亲兵个个都是好手,但毕竟寡不敌众

连丞相看着这一座丞相府,这是前朝一个亲王的府邸,他们连家住进去以后,几次扩建,现在规模是全天下仅次于皇宫的一座府邸,为世人津津乐道,谁知今日……连丞相一把将油泼出去,然后将火把抛出,火舌一下子燃得很高,火势蔓延,烧成了一片,两边队伍都纷纷后退

兵部尚书静静地看着火光后,哀嚎痛哭的丞相府众人,对退开的群兵沉声道:“皇上有令,丞相府众人,必须活捉斩首,以敬效尤

” “是!” 丞相府中几百人最终被活捉下狱,大火在丞相府烧了两天两夜,连家的人全部处死,一座豪华的府邸也只剩下灰烬与残垣

曾经盛极一时的连家就这么消失了,富贵浮云,最终也不过成了百姓家中茶余饭后的笑谈

连我在家中暗道躲了三日才出去

幸好他从小因病去了姑苏梅花山庄,自小混迹江南很少回京城,所以也轻易地混出了城,一路往南而行

那个以前看到他亲切温柔,对他恩宠有加的大姐夫,想不到转眼便要杀了他满门,杀了他

那个人是他姐夫,也是天下的主人,天心难测,伴君如伴虎他怎么能明白?最让连我伤心难过的是温如玉,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他竟然没有来找他

以前把他捧在手心里唯恐他受伤流血的人,现在竟然连他的死活也不管了

是了,他已经有了简溪,他已经不要他了

这个世界上,爱他的人已经死了,而假装爱他的人,已经不爱他

心理的伤痛和身体的伤痛会逼得人早已没了活下去的念头,然而连我却没有

他越痛苦便越想要活下去,他不甘心,他要找到姐姐,他要报仇

连我在草丛躺着一动不动已是大半天,像一具尸体一样

他并没有睡着,他不动,因为他知道这样可以节省体力

突然间,连我感觉到头顶的光线暗了下来

这两天是大约是月半,月色一直很亮,现在怎么会突然暗了? 有人!连我刚想动,忽然感觉到来人慢慢蹲下来,探他的气息

连我赶紧屏住呼吸,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他知道一定不是皇宫派出来的杀手,因为被连日追杀已经非常警觉的他,竟然完全不知道这人靠近,若是此人要杀他,他早已死了千万次

“真的死了?”来人自语道:“死了也好,自己死了便不是被人杀死,怪不了我不救,这样也就不关我的事了

” 连我心中一动,这人是救他的?感觉到来人走了,连我赶紧睁开眼,叫住那个背影:“喂?” 那人似乎没听到,继续慢慢走,连我急道:“喂!” 那人继续朝前走着,连我刚才这声已经很大声了,这夜晚这么静对方不可能没听到

难道是聋子不成?想到那人竟然装作没听到,连我跳起来用力地大吼:“救命!” 那人终于停了下来,回头看他,脸上戏谑道:“诈尸?真是大晚上的见鬼了

” 连我:“……” 眼前那人站在月光底下,白衣胜雪,俊美风流,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连我心里一动:“我认得你?” 来人正是江湖上现在赫赫有名的燕子盟的盟主齐千吟

燕子盟本来是专干暗探刺杀的勾当,为江湖所不齿,但是去年带领江湖中人大战血煞门,一战成名,声震江湖,一朝成了与姑苏梅花山庄平起平坐的大派,然而梅花山庄又慢慢不理江湖中事,燕子盟渐渐有赶超梅花山庄之势

齐千吟立在月下,轻飘飘地看着连我,挑眉道:“哦?你认得我?” 连我道:“你是大夫

” 连我当初初见简溪的时候,便是在苏州城北医馆,那个时候恰好齐千吟也在,是给简溪看病的大夫

齐千吟点头:“不错,我是大夫

” 连我奇怪,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对,你怎么会武功这么高?” 齐千吟笑道:“我是大夫,这里有需要救的人,我当然在这里

我武功当然高,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 “……” 这人真是牙尖嘴利,连我算是知道了

连我咬牙道:“你到底是谁?” 齐千吟收起笑脸,淡淡道:“燕子盟齐千吟

” 听到齐千吟说是燕子盟的人,连我吓了一跳:“燕子盟?你是简溪派来杀我的?” 连我以前在梅花山庄的时候,因为温如玉,处处为难简溪,最后还动用私刑,差一点就要杀了他

他知道简溪是燕子盟的护法,以为此时简溪看他虎落平阳,派人来杀他报仇的

齐千吟看着连我的表情,慢慢变得凝重,缓缓伸手摸向腰间的剑:“你说呢?” 连我迟疑着慢慢往后退:“你刚刚为什么不动手?” 齐千吟不屑道:“你刚刚就像一具尸体,我不喜欢补刀

” 连我:“……” 齐千吟看他气炸了的表情,愉快道:“说吧,还有什么遗言?” 连我恶狠狠道:“希望你毒蛇缠身,七窍流血而死

” “找死

”齐千吟低低吐出一句,身形一闪,剑转眼已到了连我咽喉上

连我吓了一跳,一动不动呆呆的站着,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恨恨的盯着齐千吟

齐千吟哼道:“或许你求我,我可以考虑饶你一条小命

” 连我别开眼,冷冷道:“连三公子不求人

” 齐千吟勾唇笑道:“还当自己是连三公子?” 连我瞪他:“连我也不求人

” 齐千吟细细看他了他一会儿,然后收起剑道:“走吧

” “什么?”连我愣了一下,又问:“去哪儿?”齐千吟已经走出去了,用背影对着他道:“你不是要去云南府?” 连我惊讶道:“你知道?” 齐千吟边走边道:“你是傻子吗?你除了去云南府还能去哪儿?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而那些杀手是怎么跟着你的?” “原来如此!”连我恍然:“难怪我千辛万苦摆脱了那些人,后来又会被跟上

” “摆脱?”齐千吟嗤笑:“若不是我救你,你那三脚猫功夫不知道怎么死

” “你救我?”连我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原来是温哥哥让你来救我的

”简溪现在跟温如玉在一起,纵然简溪再恨他,但是温如玉要救他,简溪也就不得不救他了

齐千吟淡淡道:“温如玉?他不配

” 连我心里高兴起来,原来温如玉并没有不管他呀

他向着齐千吟追上去,高兴道:“我当然知道是简溪派你来的,可若不是温哥哥要救我,简溪会让你来救我?”连我哼道:“别当我傻子

” 齐千吟转头细细看他,奇怪道:“你原来不是么?” “……” 连我跟在齐千吟后面,齐千吟不说话,一路沉默着

连我想起这些日子以来无依无靠,拼命逃亡,终日心惊胆颤,寝食难安,过的如此凄惨

这个齐千吟明明是该来救他的,却迟迟不露面

皱眉责怪道:“你跟着我多久了?为什么早点不出现?” 齐千吟偏头看他,好笑道:“我为什么要出现?只要你不被人杀死,其他的管我什么事?” 这个人……连我发现不管说什么,最后都会被这个人说死,于是干脆也不说话了,不过刚才齐千吟得罪他的话,连我都心里默默的记着,暗道:“等到了云南再跟你算账

” 齐千吟在前面走得很快,连我慢慢跟不上了,皱眉喊道:“你等等我

” 齐千吟没有反应,连我生气大叫道:“齐千吟,我受伤了你慢点儿!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喂,你走慢点等等我!” 齐千吟没有开口,无视耳边咋咋呼呼的声音,和那个身上流着血走得跌跌撞撞的人,任凭他在后面大喊大叫

只是听得久了,难免觉得叫声太聒噪让人心烦,于是加快了脚步

齐千吟仍然在前面,本来最开始是一个完整的背影,越到后来只剩下一个白色的点儿

连我发现,自己越喊他,他好像走的越快了

他终于发现齐千吟是故意的了

连我低声咒骂,“这个该死的人

”连我的腿受了伤,被划破的伤口又流血了,走快了有些一瘸一拐的,但是他还是努力去追齐千吟

现在只有他能救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上接《飞燕落寒梅》,不论是否喜欢,谢谢来看过

保证不坑

233~

第2章 第 2 章 齐千吟连我一路上去云南,处处有伏兵,走得凶险,简直像是自投罗网

齐千吟本来从来不做这种事,但是他现在只是巴不得把连我送走,而连我,连我只想到要去云南府

一路上跟着齐千吟走了近半个月,连我本来清瘦的身体又吃得胖了一些

一路上虽然碰到一些朝廷的追兵,但是有了齐千吟在,一点儿伤都没受,最多是有惊无险

连我心中暗叹,江湖传言不假,燕子盟的人果然个个高手

连我非常放心,有了齐千吟保护,又有连丞相准备的大量银子,吃得好住得好,整天非常高兴

这一日已经连着五天一个追兵都没遇到,而且现在已经进入西南,这样的速度很快就要到云南了

连我高兴起来,以为刺客奈何他不得,所以放弃了

这天在饭馆吃饭,齐千吟一直给连我夹菜嘱咐他多吃点儿

齐千吟这么久以来,对他要么冷淡要么讽刺,从来没对他好过,连我惊讶以后,随即得意道:“齐千吟,你是不是知道我们快到云南了所以对我这么好?” 齐千吟没说话,静静地看着连我得意洋洋道:“齐千吟你放心!我连我绝对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

你救了我,到等了云南我一定会好好谢你不会忘了你的,如果你不想回燕子盟了,就跟在我身边保护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折梅寄北》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折梅寄北》琴挑江湖毒药圣手江家三子江临风与大哥之子江小仙一直以父子身份相处。十年前,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