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短篇】采薇》完本[古代架空]—— by:魔鬼道

《【乱世短篇】国殇》完本: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乱世短篇】国殇》魔鬼道传说龙生九子,有子名嘲风,被贬作守山。守,乱世之中,守的不仅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乱世短篇】采薇》魔鬼道 这是史书中随处可见的十年戍边

薇菜迎风摇曳,生长、柔嫩、变老,连同边疆无数遥望故乡的生命一样,无人屑于去记载

昔我往矣杨柳垂,今我来思雨雪霏

可戍边的将帅知道,家乡的村庄里,有人曾等待过他,用一生最好的年华

【短篇,无具体朝代背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刑天,秦松 ┃ 配角:公孙崇武,江少卿 ┃ 其它:

杨柳依依的季节

乡野土路崎岖,远处稀疏的屋舍若隐若现

远远地,女童双手牵牛,追逐着滚落的草帽,跌跌撞撞跑至跟前

——哎?叔叔,你坐在这里做什么呀? ——我啊……陪着小松

——小松?小松是谁啊?呀,叔叔,你的腿是怎么了? ——……无妨

身后,挺拔青松立于路边,枝叶青苍

春去秋来,大雪纷飞

土路尽头,少女背负柴禾,渐渐走近

——叔叔……不冷吗? ——……哦……无妨……有小松陪着

——二十年前大退猃狁……墨姓将帅…… ——…… ——唉……多久了…… 白雪,飘落于松下男子的斑白鬓发间

身后,青松傲雪挺立,苍翠依然

他捏着手中细细的琢玉刀,小小的鼻子微微皱着,一副与年龄极不相称的严肃模样

面前的长案上,端端正正摆着一块扁方形状的玉料,深深浅浅的刻痕,零星散布于上,仔细辨认一番,才认出那似乎是几个字

手法稚拙,犹如初学写字的幼儿所书

他看着它们,撅了撅小嘴,复又看向他所练习的摹本—— 一行清隽飘逸的书法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猃狁之故

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 ————————————————————— 墨刑天坐在地上,将手搭在支起的膝盖上,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凉凉地倚在怀中,枪尖被阳光映着,泛出几点冷凝的光

面前,是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指出来的一顶顶军帐,远处,大雁从白里泛青的天空飞过,遥遥地,一声长蹄

草都吝啬多长的边塞,入眼的颜色尽是单一的灰与黄

偶有浓重的艳色撞入眼底,只能是任谁也不愿看到的鲜红血色

此时此刻,墨刑天身旁便是一片鲜明的亮色

可那不是血色——是幼嫩的新绿

依偎在年轻的武将身边,浅浅的翠色温柔地包裹着小小的一方土地,一片新生的薇菜舒展着柔嫩的小叶,怯怯地从土里钻出来,不知何时便见到了阳光,落了雨,教风一吹,便欢喜地在边塞贫瘠的土地上生长起来,被几个年少的士兵发现后,迎着他们惊喜的目光,小小新叶摇曳得更是骄傲,在陆续围拢过来的一行军士已渐冷硬的心底,悄悄钻出一个柔软的小洞来

好好照顾它们吧

主帅一惯严肃的面孔放柔了些许,微微晃着头说到

长大了,对戍边的人来讲,这可能就是好些条人命了

戍边

不错,戍边的人

守边的军队,望乡的人

柳絮,轻飘飘地盘旋在阳光里,离开乡间小路旁绵绵的杨柳,飞满了小小的村庄

□□正好四月天,一向宁静安详的小村却一反常态地有了喧闹的响动

是一片悲声

田间地头,不过十八九岁的赵家小二拉着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玩儿命地疯跑着,两人的双脚飞奔着踏过一寸寸土地,一起干过农活的、手拉手说过悄悄话的、谈好了何时拜天地闹洞房的……踩坏了一片小苗也无人去拦,周围的农夫扶着锄把看着他们只是摇头叹息;村头的李伯攥着自家独子的手,张合着嘴唇却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两行老泪无声无息地滚落脸颊,身后头发花白的老伴低着头穿针引线,缝衣针抖抖地刺了手,血珠同泪水一道滴在膝头的棉衣上;方为人母的少妇玉姑怀抱襁褓追着丈夫到渡桥,双腿一软瘫倒在桥头掩口恸哭,怀中的幼子抬起头好奇地打量着泪流满面的爹娘,全然不知自己的父亲在几天后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于面前

猃狁犯境

不出几日,一支戍边的队伍将由来自民间各个角落的男丁汇集而成,仓忙开往边塞

墨刑天那时二十有五

五年前跟着师傅——也就是戍边军队的主帅——打过几场仗,在外面是个品阶不算顶尖的武官,在家乡小村里,他是每一个乡亲眼中的战斗英雄

对于这次同师父一道被发配带队戍边,墨刑天自是无甚怨言,保家卫国,守土复疆,职责而已,更是从小习武的他牢牢印在心里的词语

更何况,这不肯安分的边外民族,的确需要有人来好好收拾一下了

只是…… 一贯冷峻的目光缓缓移向悲恸的乡邻

若是可以……这些,本不需要他们来承担,塞外大漠的风沙,身为武将的他去面对便好,□□与甲胄,同猃狁毫不退缩地叫板

若是可以,他希望这些生活在自己身边,与世无争、安分守己、从未想过战争与厮杀会落在自己头上的乡民们,能一直安宁地守在遍野的葱茏间,直到老去,直到死亡

是他没有护好乡亲们……墨刑天使劲晃晃脑袋,将这个不时会在脑中蹦出来的句子甩进边塞的荒地里

是么?好像又不是

他没法去追究

来这边疆已有一年了

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塞满武招兵法的脑袋,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诗来

并不着急去想,墨刑天拥着□□,无动于衷地等着那几个字一点点在脑中串联完整

“说着要回家了要回家了,结果喊了一年了也没见放咱回去!”两月前,狠心撒开邻家小妹双手的赵家小二愤愤不平的话似乎还响在耳边

墨刑天踩着一地带着露水的清晨气息走出营帐时,远远便一眼看见了一边同身旁的军士嘟嘟囔囔,一边挥舞着铲子给薇菜松土的小二弯成虾米的背影

他心里好笑,悄无声息地加快脚步上前,趁着两人还未察觉时猛地拍向二人肩膀

“我的妈呀偷袭啊!!!”忙忙碌碌的二人吓得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手忙脚乱地去摸腰间的匕首,另一个抡起手中的小铲子便打算拼命,却在看清墨刑天的脸后大松一口气,东倒西歪地歪作一团,“哎呦我去,墨大人啊,这大早上的您可是吓死我们了……哎呦,吓死了吓死了!” “要真是偷袭,敌人还能那么客气地拍你们肩膀提醒你们?”墨刑天吁了口气,摇摇头,捡起赵家小二扔在地上的铲子递给他,“这么早就来松土,比我起的都早

” “唉……幺妹还等着我回去呢

”赵家小二心不在焉地接过铲子,却并不往土地里插,只是蹲在原地,蔫头搭脑地看着面前摇曳的幼苗,“谁知道她哭成什么样子了!墨大人,您也想家吧,家里也有人在等你吧……哎哟!” 话未说完,头上便挨了身边稍稍年长的军士一掌,连带着被呵斥几句:“没大没小!动摇军心!你当墨大人跟你一样啊?!”却被墨刑天伸手阻止

“……想家啊

怎么不一样,我也是人啊,怎么可能不想家

”冷峻的双眼泛起了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墨刑天有些好笑地看着赵家小二一扫先前的委屈,衣衫破旧、面颊黄瘦却是精神百倍地朝着身旁的军士挤眼睛,手心便下意识地覆向了腰间

通透的青白凉凉地印上皮肤,水红的细线结成穗子,乖乖巧巧的一枚平安扣

赵家小二现在正遥遥地守望着家乡

躺在历朝历代渐渐聚成的乱冢坡下,隆起的土堆朝着村庄的方向

尚未弱冠便做了饿殍

所幸是尸骨还能收回,小村的杨柳应是又飞起了柳絮,黄土之下,无人知晓他是否能看见他的幺妹

太阳穴仍在抽动

墨刑天一直在隐隐后悔,和那个军士一直后悔当初拍了小二那一巴掌一样,他也在后悔,不多,只是隐隐地,后悔当初没回答小二的后一个问题

答案当时在喉头滚了几滚,又教墨刑天咽了下去

是啊……也有人在等我啊

——刑天,你们为什么要走啊? ——因为猃狁

——你们为什么要去边塞遭罪啊? ——因为猃狁

——为什么师父和崇武也要去啊? ——……因为猃狁因为猃狁因为猃狁

记住了? ——哦……那你还回不回来啊? ——…… ——我还以为你又要说猃狁呢……算了,我就算你能回来吧,你们,都能回来

外面似是有响动传来

他下意识拢住手中的玉料,略带惶恐地抬眼望去

桌上油灯的火苗不安地摇动,父亲推门进来,迅速将门掩好,轻抚他头,叫他接着练他自己的,没事儿

他咬了下嘴唇,幅度不小地耸耸肩,朝面色泛白的父亲扮个鬼脸,笑嘻嘻道声遵命,转了转手中的琢玉刀继续手上的操作

父亲放缓了脸色,笑着摇摇头,转身离去

油灯沉默地注视着少年渐渐散去了笑容的面孔

跳跃的灯火映亮了玉料上一行已显规整的字迹——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

曰归曰归,心亦忧止

忧心烈烈,载饥载渴

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 ————————————————————— 墨刑天双手撑着额头,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公孙崇武一只脚已踏出营帐,伸头对里面说了些什么,这才把帘布撩开走了过来

“别犯愁了

”打量了一下墨刑天的神色,公孙崇武拉他在离营帐几米开外的石头上坐了下来,顺势戳了戳他的下巴,“师父都相信粮草一定会送来的,你还多心?我们啊,一定能挺过去的

” 一把拍掉公孙崇武的手,墨刑天勉强扯扯嘴角

他们都知道,没法不愁

形势愈发吃紧了

猃狁攻势未减,粮草却是早已捉襟见肘,细数整支军队,衣服还算齐整的不超过半数,一件外衫几人轮换着穿,公孙崇武戏称这倒是真当了一回“袍泽兄弟”

掌勺的伙夫胖墩墩的脸颊已再难整天挂着憨笑,消瘦了一圈的前胖子只能每天数着米粒下锅,人人心头都是沉甸甸的

难得

公孙崇武性格总是比自己要明朗上不少

墨刑天看一眼身边支着愈发棱角分明的脸颊,悠悠吹着口哨的同门师兄,沉抑多日的心里还是透进了几丝新鲜空气

没错,同门师兄

来这地方戍边,他俩私下里都管主帅叫师父

带着二人当职作战的中年将领也就是表面威严刻板,明面上主帅副将规规矩矩,私底下,师徒三个关系铁着呢

眼下快要入夏,若是军队中人大量饿毙,尸体但凡处理的稍不及时定要引起一场时疫

主帅将分配给将领的精细食物统统贡献了出来,每天同大家一起梗着脖子往下咽米糠;公孙崇武带了人盯上了来往飞过的大雁,日久天长练就了一手射击移动目标的精准箭术,连拔下来的羽毛都留了起来准备往冬衣里填;墨刑天自己则每日守着疆域上那一片片终于派上大用场的薇菜,带几分感恩与虔诚地亲自帮忙打理,同士兵们一起采摘着尚还柔嫩的初生果实,留下根须扎在土壤里,连茎叶都一并摘下来混进米粥里咽了

饥馑

士兵们已面带菜色,而他们自己又何尝好受到哪儿去

没法子,墨刑天极力哄着几个饿到两腿发软的十几岁的孩子,与身边的人互相鼓励着,都在苦苦支撑

“我知道你除了粮草外还在偷偷摸摸地愁着些啥

”营帐后,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伸着脏兮兮的小脸朝这边探头探脑,公孙崇武回头看了一眼,挑挑眉冲他吹了声口哨,继续对墨刑天说道,“现在驻扎的地方换了几轮,根本没法派人去打听家乡的消息……” 看向那慌里慌张一跺脚跑来的少年,墨刑天认出那是这戍边的第二年新来的小哑巴,耳边,公孙崇武的话音犹在继续:“这小家伙,也就跟小松差不多大吧,我跟你一样,也都在想,小松那孩子淘得无法无天,也不知想不想得起来加减衣服

” 起风了

边塞干冷的凉风吹起尘土,悠悠地在空中打旋,不知哪一片会在什么时候悄没声息地掀开,露出浅浅掩在地下的白骨

猝不及防

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的人,若要撑下去,心里普遍都有个念想,被边疆的风沙浅浅地埋着,墨刑天也有

墨刑天心里装着的,是一个叫秦松的男孩子

家乡的小村庄很小,但秀气,依山傍水伴藤萝,杨柳依依,树影婆娑

村里的树木特别多,秦松每一棵都爬过

或许是因为名字里也带种树,十几岁的半大小子秦松手不停脚不住,对一切能让他离开地面双脚悬空的事物俱是情有独钟,人生一大乐事便是爬墙上树,于是,墨刑天几乎每次见到他时,他的状态都是悬悬地坐在破破烂烂的石头墙上,或是歪歪斜斜地骑在树枝上,让枝叶遮了大半个身子,两条细细长长的小腿摇来晃去,布鞋险险地挂在脚尖上要掉不掉,下吧一托朝着墨刑天笑嘻嘻,居高临下地望天瞅地,小曲儿哼的有滋有味,小小少年独独不识愁滋味

墨刑天对比十分头大

爬墙上树也就罢了,能别把衣服撕得染得跟丐帮人士似的吗?!衣服破了脏了也就罢了,能别带着那么长个口子大摇大摆招摇过市吗?!不在乎衣冠也就罢了,能别一想起来在乎时就抢他的外衣穿吗?!抢也就罢了,能别把过长的袖子甩得跟正月舞龙似的吗?! 小孩很可怕

十五岁上下的男孩子更可怕

身边这个叫秦松的小家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

墨刑天对此深信不疑

对于墨刑天这一人生信条,公孙崇武嘴角一撇表示不屑一顾

秦松可怕?可怕不也就你能降得住

……好吧,墨刑天竟无言以对

想想也是

秦松每每三下两下攀上翠叶掩映的枝杈,任谁在底下好说歹说,也休想在他自己要下来之前把他弄下树

但秦松每次自动自觉地离开树枝墙头,归宿往往都是墨刑天的怀抱

拂开微微摇曳的枝叶,但凡一见墨刑天在树下朝自己一招手,少年便立刻弯了清秀的眉眼,一踏树枝毫不犹豫地跳下,扑地落进墨刑天有力的臂弯中,清澈的双眼含着一汪笑意,歪着头打量着他不由得放柔了的神色

温软的负重柔柔地压在怀中,百炼钢也作绕指柔

墨刑天与秦松自小便熟

秦松小他十岁,士农工商排第三,五岁起便和父亲学着捏玉刀转玉轮,是个琢玉的小工匠

下巴尖尖,黑葡萄样的大眼睛神气活现,在他身边笑着闹着被他带大,邻家弟弟模样,一如边关土地上那些摇曳的小小薇菜,带着周身不加粉饰的自然气息,生长得快活而恣意

生活真是个美好的东西

墨刑天靠在门边看着秦松忙忙碌碌却又自得其乐的身影,摇摇头,带着心里渐渐涌上的带着刺痒的暖意,不由得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这小家伙,总是让人觉得他是这样的热爱这个乌烟瘴气的世界

是了,这阵子秦松开始上上下下地忙活开了

“手端住,腕子不着桌,提一口气,刻刀稳当不抖……哎哟!”伏在案上难得地郑重其事,秦松嘴里念念有词地轱辘着父上大人传授的秘诀,在掌中青玉上细细操刀的手不敢放下来偷懒歇工,侥是如此仍是冷不防一声惊呼,揉着手指嘶嘶几声

墨刑天眉头一皱疾步上前,见那玉色上沾了艳红,一道血痕趴上课少年的皮肤——又让刻刀削着了手

已是这天第三回

仍显稚嫩的双手可谓伤痕累累

抓着手腕拽过来包在自己的手掌里,怎么也舍不得用力,墨刑天咬几下牙,想骂上秦松几句,却是全然没法开口
《深入敌后》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深入敌后》疏楼宫灯别人的弱冠之年如何不知道,但梁静亭的弱冠之年不仅顺利出师,还剑指武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