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帝》完本[古代架空]—— by:龙月半

《深入敌后》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深入敌后》疏楼宫灯别人的弱冠之年如何不知道,但梁静亭的弱冠之年不仅顺利出师,还剑指武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赤帝》龙月半 蠢萌的燕山公与蠢萌的小东宫自幼相亲相爱

后来,蠢萌二人组被爸爸们棒打鸳鸳

多年之后重逢,一为九州之主,一为亡国之君,然而国仇家恨和话多却活到最后的反派都没有销毁他们的爱意,改变他们的蠢萌

直至此生缘尽,他们依然相爱,也依然蠢萌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紫薇郎、万年郎 ┃ 配角:安乐王 ┃ 其它:

攻无不克的燕军携灭齐之势,一城一城地逼近时,越都城内,妇孺亦知大势已去

燕军终于将越都合围,其时,城中平民唯一的希冀便是,燕主虽以武霸天下,起兵戈无数,流血漂橹,民间有“赤帝”之称,却从未有屠城之行

东宫缓步从室内走出,面对一众匍匐的宫侍,沉声道:“天子驾崩,孤奉旨继位,尔等即刻准备典礼,孤登基之后,尔等可自寻出路

” 宫侍们齐声应是,陆陆续续地抬起头,见东宫稚气未脱的面上泪痕未干,却仅见哀痛而不见忧惧,便再无踟蹰,利落起身各就各位了

燕帝踏进殿内,这位数年结束数十年神州陆沉乱世的一代雄主,素袍轻甲,随行只有数位重臣,而偌大宝殿上,也只有御座上玄衮高冕端坐的故人

重回故地,再见故人,燕帝感慨万千地拔出了腰间长剑,殿内霎时一片吸气声

几位燕臣,无论是否同燕帝一样食过越禄,都知晓燕帝仍为越之燕山公时,与昔时东宫交情不浅

斗转星移,念念不忘

昨日时隔数年收到故人书信,燕帝明明大喜过望,迫不及待地展开,却立刻怏怏不乐,连连叹气

原来,故人已成新君,此番遣使传书只为奉上降表

如此兵不血刃的好事,燕帝竟然为故人要代替父亲承担千古之责而惋惜

几位燕臣的目光交汇,落在少年天子映着剑光依然平静的面容上,他们此前毫不怀疑,尽管诸多不幸,但万幸的是,他会成为史书上待遇最好的亡国之君

在帝国股肱不安疑惑的凝视中,号令数十万雄兵,令越都不战而降的狂飙剑缓缓挑起了末代越帝的十二珠旒

他们二人相差九岁,从前年长高挑的燕山公也常常可以这样俯视尊贵的小东宫

燕帝看了很久,“东……”他满面春风,几乎把喊过无数次的旧称脱口而出,俄而稍作犹豫,再开口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称呼

“东郎,”身后传来压抑的笑声,燕帝似乎也被自己的机智取悦了,仰头笑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东郎比朕记忆中还要丰健,朕心稍安

” 笑声在巍峨雄壮的殿宇内回响,仿佛还是燕山公与东宫相互打趣年龄与体型,众狐朋狗友起哄喝彩的无忧岁月

打破这个幻象的是,空旷御座上,越帝正襟危坐,如石子投入湖面不见一丝波纹

待殿内回归沉寂,越帝开口,说了第一句话:“陛下如今天命紫微,也比朕记忆中风神更甚

” 燕臣们都有些不忿,须知燕帝小字紫薇郎,当年他称帝的消息传至越都,当时的越帝笑道:“紫薇郎变紫微郎,实是落草为寇尔

” 然而燕帝晴朗的面容没有任何郁色,“东郎,”他语调温和诚挚,“你的父亲……朕会厚葬;你的遗臣子民,朕也会厚待,无论你是否已经将我看作贼寇

越帝正当盛年,白肤乌发,端坐御座,庄严沉肃如皑皑雪山

有将奏请“封冻之日,起兵出征,北伐幽燕,一统河山!”一呼得百应,高华殿宇顿时喧哗如闹市

此时,一老者出列,他待越帝抬手示意安静,方拱手道:“臣以为,幽燕气数未尽,五年之后再造宏图,方为上策

” 老者在燕武帝灭吴前就为吴国仆射,其后随吴主为燕臣,不离不弃,竟真的等来复国

然而不久吴主病逝,新主昏聩,不容铮铮旧臣,将他流放

他年轻时便立誓辅佐明主逐鹿天下,本以为此生再无机会功成

不意吴灭于越,他却受到越帝赏识,复为仆射

越帝如日中天,静水流深,令他兜兜转转,竟在古稀之年又看到了希望

“陛下已然北扫齐楚,南荡瓯吴,越虽强,但远征日久,将士疲乏;幽燕虽弱,但以倾国之力坚守,破之不易

况且……” 仆射曾为吴主心腹,亦知燕武帝与越帝的一段旧事

他年长越帝太多,虽为臣子,对越帝却是忠诚之外,恕他不敬,甚至有一丝舐犊之心

仆射在心底暗暗长叹一声,复沉声续道:“赤帝虽没,余威尚震于殊俗,民惧与幽燕战也,惧之则怨战,破国可复完,怨民难复平

故此时应当修养生息,越无论兵力物资皆远胜幽燕,来日方长,可徐徐图之

如若不然

陛下岂不闻秦昭襄王之故事,若秦王纳白起之言,不复攻赵,天下归秦何至又待三旬?”语罢,期待地凝望着御座中的身影

越帝从容起身,缓步至于陛阶边缘站定

殿内不少人都不由暗暗赞叹一句:岩岩若孤松之独立

越帝目光落于仆射花白的头发上,开口说了今日朝会第一句话: “休说又待三旬,便是朕战败身死,为千古唾骂,遗臭万年,又何足惜?” 越帝缓缓而道,却字字若有金石之声

“陛下!”仆射大惊,跪倒伏地道:“若君王不仁,穷兵黩武,军虽强必折,国虽大必亡!” 越帝没有再出声,殿内也无人敢接话

仆射心中也大有悔意,此话大谬

越帝非但不是不仁之君,反而一向宽和厚道,对降臣旧敌的优容不啻于当年燕武帝

若非仆射接连做过此二人之臣子,亲眼所见,他绝不敢相信,晋人东郭之投影,竟然显在这个时代武功最盛、杀伐最多的二人身上

只因越帝平素一向明而善断,从善如流,今日却放任好大喜功的不智之请,而对忠直之语不为所动,仆射一时情急,脱口而出臣子劝谏君王止戈惯用之语

煎熬良久,仆射终于忍不住抬头

高高的陛阶上,一人皎洁挺拔,衬着墨绿衮袍,如染雪青松,见之忘俗

而他其实老眼昏花,已看不清越帝的面容神色

他如何听不出越帝语中自毁之意,可此间种种又岂是他可以置喙?最终只能痛心道: “老臣都等得,陛下等不得吗?” ======================================== 越帝身形猛锐灵动,缓时如仙鹤戏水,白龙游于云端,急时快如闪电,忿然冲霄

他今日在殿上,面对仆射的锥心泣血直谏,最终拂袖而去,回来后始终心绪难平,便来到园中练剑

他的园子很简单,除了墙和土之外,就只有一株枇杷树,刚种下的时候和他一起长高,现在他不长了,树还在长,何时方能亭亭如盖乎? 如此这般,过了三刻,他收剑归鞘时,面上已泛出汗珠,如朝露挂梨花

越帝抬头发现自己的两个高大的侍从面红耳赤地争论着,凝神一听,竟在争“主上与武帝孰美?” 他无奈一笑,提起狂飙回到寝殿,自己找巾帕拭汗

抓着雪白的巾帕,越帝忽然轻笑,他想起燕武帝练完剑,总是用同一方巾帕,先擦剑,再擦脸

“你如此不爱惜你的脸面,难怪老得快

”东宫笑嘻嘻地揶揄道

燕山公嘴角翘起,“为何要爱惜,我又不会时常赏玩

要爱惜也是爱惜这一张啊

”说罢伸手将东宫的面团一样的脸蛋好一番揉捏

越帝好不容易将自己从一段回忆中拔出,却很快又陷入另一段

他想起燕武帝喜欢各式各样的画本,东瀛的西洋的也来者不拒

从前他为燕山公时,经常带着东宫一起流连于越都的各个书市,连带着他也对各种精怪神话故事了如指掌

他作为东宫第一次参与议朝时,在满殿的朝臣中寻找熟悉的身影,那人正背对着他,许是感受到了他的注视,那人朝他转过身来

顽童喜欢在额头贴上布条扮僵尸,但燕山公岂是一般顽童?他贴的是他的玉笏

他内心五彩斑斓,然而在御座投射下来的灼灼视线中,只能拼命忍住,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余光看到那人在周围同僚们压抑的笑声中尴尬地将玉笏摘下

思及旧事,越帝感到心如刀绞,难以自持,他无法再忍,决定去重游故地

越帝纵马疾驰,很快便来到燕武帝最喜欢的漫巍书店

斯人已去,书店却同记忆中一样热闹

“话说赤帝人亡霸灭,他灭的国家纷纷复国

好不容易拼好的一个大月饼又被切开了

” 他循声望去,店主正举着几本崭新的画本在对围着他的客人们介绍

“果然说到吃的你就感兴趣了,哈哈

”脑海中一道声音闪过

越帝心神激荡,很快又苦笑:今日是怎么了,虽然故人夜夜入梦,但此前白日里,他所思所想唯有铁马兵戈、皇图霸业

“……咱们陛下多能吃啊,月饼怎么能拱手让人,就这么啪啪啪几下,又差不多把一整个大月饼抢到手了

就差赤帝的叔父据幽州维持的燕国了,小小的幽燕怎能与大越抗衡?” 店主说得天花乱坠,客人们却有不服: “赤帝虽然不在了,但是他建立的赤杉军还在啊,当年赤杉军从燕都一路杀过来,面对各国军队,可是砍瓜切菜一样

那时离现在才几年?我可不想跟赤杉军打仗

” “传说赤帝喜欢玩人偶,你们说赤杉军其实是不是赤帝用提线木偶变的,不然你们还见过这么指哪打哪分毫不差的军队吗?” 面对众人一片恍然大悟的附和声,店主看起来十分无奈:“诸位,诸位,你们应该看看小店新进的两套画本,看完你们就知道,赤帝只是一介凡夫俗子,不是三头六臂的神仙

” 店主拿起一本看不清封面的书册,一本正经地说: “这本却说的是当年赤帝同诸王一起去山中游猎,不曾想已经俯首称臣的昔日对手,突然一同发难,赤帝虽然万分神勇,终于寡不敌众被击杀沉于山边湖中

临终言曰:‘还有你吗,齐王楚王吴王秦王?’”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个突兀地声音: “太假了,若是能数完的人数,他早逃脱了

” 店主不自然地清了下嗓子,拿起另一本: “这本说的是,赤帝虽是以寡敌众,但万分神勇,竟然逃脱,为躲避追击,他屈于山间一庵中,庵中姑子大方收留他,将他带入一间房中安顿,谁知落锁后竟开始放火,原来庵中皆是赤帝灭诸国所诛军将之遗孀,此时天赐报仇良机焉能错过,终于熊熊烈火中一切化为灰烬

留下遗言:‘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

’” 那人又立刻评论道:“太假了,他最忌讳年龄,平常提到都只说自己是年轻人,怎么会白白给自己加那么多岁

” 店主忍无可忍,拨开人群,走到那人面前,将两本画册递过去,恶声道:“郎君为何总要拆我的台?郎君自己看看,这都是正版画本,绝无作假!” 越帝接过画册,瞄了一眼封面,就扔回店主怀中了

“这都是你自己画的吧

”越帝觉得太好笑了,他忍不住仰头大笑,直到笑出了泪水

“你的画卖不出去的,这么多年你竟然还不死心

”越帝抬手擦去眼泪,然后伸手揭下店主脸上的钢铁人面具

“果然人老了记性会变差吗?漫巍书店卖的是西洋画本,怎会有你的故事?” “他们确实一同攻击我,但我平素实在待他们不薄,也不知是心怀不忍还是担忧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

竟然都想着,即使自己只是做做样子,总会有别人了断我……这样一来,我如何逃不掉?” “还有山中尼姑庵……” “她们确是军将遗孀不假,但却是无子女的妾室,你可知,她们本来皆要被亡夫正妻殉葬,是我下令将她们送到庵中,才得以保全性命

如此,你说我于她们是仇人还是恩人?” “既然如此,你为何也要玩金蝉脱壳这一招?” “东郎,哎,你听我说完,那日那些姑子将我带入庵中,我在她们的庭院里看到一株梨树,满树梨花盛开,像雪落满枝头,我突然就想起了一位故人,情不自禁就朝那株梨树走去……” “紫薇郎真是风流人物,那种时候还有心思风花雪月?” “你知道的,我任何时候都有心思想你的

东郎,你也知道,我从小喜欢看各类精怪异志,可我自己却是从不信鬼神的,我一直都相信人定胜天,天下和你,天命或许本都不在我,但我都得到了,后来把你还回去,也是我自己的决定,无关天意

” “我之前则是信天意的

本以为天意让我在你和这万里河山中只能二择其一

当年我在越都听说你没于叛乱,便以为天意替我选择了皇图霸业,数年来,我总想着此间事毕,可随你去……” “东郎,你先听我说

正是直到那日,我才知道,或许这世上,真有鬼神,天命不可违

但是我又想到泯泯众生,又有几人有机会窥见天机?一人能遇见,是不是说明其运其行,人力已不足以扭转?所以当雪白的梨花瓣就在眼前,万里无云的晴空中,一道闪电忽然劈下,那一瞬间,我说的是‘天变其为我耶?死亦何恨

’” “……别开玩笑了!这又是哪本画本中的故事?” “东郎,我没有骗你,我再也不会骗你了

可是我现在知道了,我当时说的‘死亦何恨’只是吹牛罢了

我若当真无恨,今日今时又为何而来呢?东郎,我后悔当年随口就叫你东郎了,还是你本来的名字好……” 越帝只觉得眼前一晃,那张令自己魂牵梦绕的面孔慢慢模糊起来,只能看到他嘴唇微动,飘渺的声音传到耳畔,似乎是: “不管天意如何,我意,你明白了吗,万年郎?” 越帝睁开眼,环视四周,这是自己的寝殿,自己靠在椅背上,左手支颐,右手抓着一方巾帕,膝上横着一柄泛着青光的利剑与其血红的剑鞘

两个高大的侍从一左一右沉默地矗立在他身旁

不知他们刚刚争论出结果没有

“阿洪、阿涛”越帝利落地收剑归鞘,站起身来吩咐道:“备马、备礼,朕要去向仆射请罪

” 侍从们应声之后即刻各司其职去了

越帝踱至窗边,缓缓抬头,日正中天

紫薇郎,你定是想说: 你我此生缘尽,不妨过好此生,以平我恨,以待来生

第3章 承 “陛下当日为显齐王之尊,加封其一字并肩王,臣听闻齐王之幕仲有大言不惭者言齐王开路为皇……” 燕帝轻笑,抬手打断中书令怒气冲冲的陈词,而后亲自斟上热茶以示赔礼

“卿无须为此忧心,卿乃朕之心腹股肱,卿不喜齐王也无妨朕对齐王一片赤忱,朕想齐王与其幕仲待朕亦是如此

”燕帝促狭道

“便是齐王自己,也有不少无状之语逾越之举!” 燕帝摇头,温言道:“齐王言行略有超脱之处,只因他本是潇洒之人,有豪侠之风

” 中书令轻叹一声,眉宇间颇见惋惜,“陛下待齐王仁义之至,臣只担心有朝一日,齐王有负陛下,陛下该如何伤心?” 燕帝无奈:“朕与齐王是总角之交,多年来朕不曾薄待他,他为何要负朕?” “当年德邑之战,齐王只是险胜,便筑起京观昭告天下耀武扬威

陛下如今受他几下朝拜几句奉承便忘了当年的羞辱了吗?” “朕没忘,但朕当年只怪自己兵道不精,怎会怪齐王?齐王只是年轻气盛,并无恶意

何况在巴陵朕全歼齐军已一雪前耻

如今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岂不为人生幸事?卿生于荆楚,铭记先人庄王拒筑京观,‘止戈为武’之志,仁者风度,着实令朕钦佩

卿就当全朕以德报怨之令名,不要再同齐王计较了,好么?” 此时燕帝双眼微弯,面容略带歉意

中书令忽有今夕何夕之感,仿佛眼前不是武霸天下坐拥四海的“赤帝”,还是当年他去楚投燕,亲自郊迎,如高山新雪不带一丝浊色的燕王
《江山作嫁》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江山作嫁》金刀刀刀刀讲一个昏君见有人来打他,直接把自家江山当自个儿的嫁妆,开开心心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