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械城》完本[古代架空]—— by:北海之森/小狐狸的榴莲蛋挞

《今日枯木萌芽》完本[古代: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今日枯木萌芽》魔柯朵思落灵【短篇哟】{网配}写写我们班的萌cp们↖(^ω^)↗古昊:你把我拐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千械城》北海之森/小狐狸的榴莲蛋挞 叶清因第一次赌输,输掉了自己

“这位兄台,你可是亏大了,在下真的不值钱

” “你已经把自己输给我了,跟我走便是,哪那么多废话

” “你想要《千机谱》?跟我赌一把,赢了,这书归你,输了,他人归我

” “这位兄台,在下以为,在下并不如这本书值钱,你可以让他换一样筹码,不管输赢,你都太亏了

” 姜叶归把书甩在他怀里:“乖乖当好筹码,等我把你赢过来

”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叶归,叶清因 ┃ 配角:石泉,沈维一 ┃ 其它:武侠风

“啾!”第一声鸟鸣比曦光更早地划破黑夜

“啾啾啾!”然后是接二连三的鸣叫,很多只鸟,让冷寂的清晨渐渐热闹起来

接着,天光慢慢地亮起来了,先是从天边开始,一丝丝地晕染,越来越亮

石泉抱着剑坐在紧闭的房门口,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精神却是清醒甚至可以说是警惕的,是一副无可挑剔的守卫的姿态

一只灰扑扑的麻雀落到他肩上,啄了两下,叼着一只小青虫扑棱棱地飞走了

石泉这才动了一下右胳膊,从怀里掏出一块看不出材质的机械钟表来

他按了一处突起,盖子轻轻弹开,露出复杂而精密的表盘来,与此同时,钟表发出“叮”的一声—— 已经过去整整六十个时辰了

石泉已经在这紧闭的房门口守了五天,可以称得上是不眠不休,除了每天吃一些仆从送来的简单食物,喝一些清水,这么长的时间,石泉基本上都是以打坐的方式度过的

一方面是履行自己的职责,另一方面,是他要守护那房间里的一切

房间里的东西,比他活过的这三十二年加起来都重要,这种分量,绝不放心假手他人

石泉把机械钟表揣进怀里,把剑挂回腰间,他缓缓从门前站起来,踏着石阶一步步地走上去,推开房门——那一刻,连日来的疲惫、满心的期待、一直以来的压抑,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齐出现在了他原本面具般的脸上,形成了一个生动却又古怪的笑

这笑容在背光中一闪而过,恐怕就连石泉自己都没有察觉

房间很大,里面却很黑,门和窗都是密不透光的

只因着石泉推门的动作才带进去一丝光亮

不过,这丝光亮很快就消失了,他在里面合上了门

房门旁的桌子上有烛台,烛台旁边还有好几根崭新的蜡烛

石泉拿起一根,又伸出右手,极为熟稔地摸索了一阵,摸到了一根火折子

他点燃了蜡烛,左手持着,向房间更里面走去

空气中有淡淡的香气,这香味石泉很熟悉,是那人在卧房熏了几十年的香,以至于那人的衣服上、头发上甚至皮肤上都是这样的味道,就算沐浴后都散不了

越往里面走,这香气就越浓

房间里挂了很多纱帘,石泉用手撩开那些纱帘,还要小心着它们不要被烛火燎到

约莫走了百步,他看到了一个方形的水池,确切地说,那是个汤池,水上冒着热气,连带着这一圈的空气都比周围要热一些

而那汤池壁上,就倚靠着一个人

昏暗中,只能看出他骨架清瘦,依稀是个少年

石泉走近,将烛火凑近,又伸手捏着他的下巴,掰正了他歪向另一侧的脸

烛光里,少年阖着双眸,浓长的眼睫微微翘着,在水汽蒸腾中凝了一些水珠,仿佛只要一眨眼,就能将它们全部抖落下来

鼻梁直挺,唇色嫣红,墨黑的眉也用好看的姿态舒展着,可能是因为水汽充足的缘故,少年的皮肤看上去非常好,又嫩又光滑

这是一个非常年轻,且让人羡慕的躯体

石泉把蜡烛倾斜,滴了几滴蜡油在地板上,把蜡烛粘在了那上面,忍不住地凑近,又去打量少年

真是太神奇了,石泉想

这样,大概可以称得上是神迹了吧?这样想着,石泉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用手背蹭了蹭少年的脸蛋,又用指尖去细细描画少年精致的眉眼

那一瞬间,石泉内心有一种巨大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仿佛具有魔力一般,消除了他所有的压抑、不甘、疲惫和痛苦,并将之转化成了一种近乎实质存在的欣喜

石泉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眼眶发酸,似乎下一刻眼泪都要奔涌而出了

他给了自己一个自嘲的笑,把少年从水里捞出来,从旁边的衣架上选了一件深紫色的袍子,换掉了少年原本湿哒哒的衣服

随后,他吹熄了蜡烛,双手抱着少年走出了暗室

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耀目的光刺得石泉眯起了眼睛,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等眼睛能适应之后仔细去端详那天边滚滚的朝霞镶着一层绚丽的锦边,他露出一个笑,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日出了

姜叶归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正上方深色的帐子绣着同色的奇怪纹样,他眨眨眼睛,仿佛有什么不能适应一般,眸子里带上了一丝探寻的神色,继而把头转向了有光的那一边

他看到了一张写满疲惫的脸和一双布满血丝的眼

那双眼睛的主人对上他的目光,露出一个喜悦而欣慰的神色,继而张开双臂,紧紧地把他拥入怀里

“太好了,叶归,你终于醒过来了

” 这拥抱非常真心实意,让姜叶归险些不能呼吸

他茫然又忍耐地被人抱了一会,终于等到了对方松开自己

“咳咳咳,你抱的,太紧了

”姜叶归咳道

“呵呵

”对方笑了笑,“怪我,是我太激动了

我守了你五天,你知道吗,这段时间,真是把我急疯了

”他一便说着一便扶着姜叶归的双肩上下打量他,“你睡了这么久,身体难受吗?饿不饿?” 姜叶归摇摇头:“我很好,没有哪里不舒服,不过倒确实有点饿

”言罢,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盯着对方,三分乖顺,七分好奇

少年的嗓音偏轻柔,即便刚醒过来有些沙哑,却还是难得的悦耳动听:“多谢你守了我这么多天,我......” 对方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便懂了他的心思:“你这一觉睡得很长,是不是觉得自己忘掉了很多事?别怕,日后我慢慢地帮你回想

”温柔地拍拍他的肩膀,从床上起来向门口走去“我去吩咐下人给你准备一些饭菜,不过你刚醒,最好吃些清淡好消化的东西,你平日里爱吃的那些,等你身体恢复了再说

” “嗯

”姜叶归点点头,看对方走出去之后带上了房门,他在床上坐起来,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

能在自己睡着时守在身边,一定是非常亲密的人,而看他对自己关心照顾的态度,可以推测出自己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可是,在他表达对自己的关切之情时,却又隐隐透着一种距离感,甚至,对方的言辞中,有一种邀功的意思,他在告诉自己,他对自己的好,这一点,让姜叶归觉得不太对劲

他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不仅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反而更愁了

除了名字,他不记得和自己有关的一切,而那个让自己感到怀疑的人,却似乎对自己十分了解

他从下床走动,除了身体有些酸软之外,没有任何不适感,看到窗边摆着一个铜镜就走了过去

这是自己吗?看着镜中人一脸惊讶,姜叶归忽然笑了一下

长成这样,那么刚才那个人,应该是喜欢自己吧?那自己以前喜不喜欢他呢? 凭着直觉胡思乱想,他觉得,那个人虽然相貌端正,人也温柔,却好像并不是自己偏爱的那一类

可是,如果自己不喜欢他,他又为何能守在自己身边呢? 该不会是因自己不愿意,他便把自己抓了来,用某种方法消除了自己的记忆吧?他低头解开袍子,端详自己的身体

皮肤是那种滑腻的白,腰身纤细,肩臂的线条流畅而舒展

姜叶归看了一会,觉得十分不好意思,系紧了袍子,有些难为情地想,那自己,大概是禁脔一类的角色? 不一会,他便对自己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首先,自己喜欢的,应该是男人而非女子,还有,自己之前应该看过不少话本小说,要不,胡思乱想的能力怎么会这么强悍呢? 他推开门,门外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庭院,院子里长着一棵大槐树,树下是一大片修剪整齐的花草,花草中一条小径通向院外

石泉就从那条小径上,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

他一身月白长袍,身姿挺拔,走在花丛间,十分赏心悦目

姜叶归不由得倚着门边欣赏起来

石泉早就发觉了姜叶归在看自己,他微微笑道:“我带了一碗白粥和几样小菜,你应该不会喜欢,不过,你现在只能吃这个

” 姜叶归挑眉道:“你这么欺负我,我可不会喜欢你

” 石泉愣了一下,继而快步走到姜叶归身边,把他搂到怀里,声音微微颤抖:“叶归,你想起来了吗?” “我......”其实那一句是姜叶归在套他的话,可是看他这反应,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顺手拍了拍石泉的背,道:“你别急,我好像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却分不清是过去发生过的还是梦,只是觉得你对我很好很好,我以前,大概心悦你吧?” 石泉携着他的手走进屋里,在桌边坐下,将碗碟一一摆在桌子上,把筷子递到他手里,道:“嗯,我们说好要一直在一起的

” 姜叶归“啊”了一声,“原来我们是这样亲密的关系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轻轻的,像是在害羞,又透着点淡淡的欢喜

沉默了一会,他抬眼去看叶泉,声音也还是轻轻的:“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 石泉一直带笑看着他,见他方才的可爱模样,又忍不住去拉他的手:“石泉,我叫石泉,你一直都唤我作阿泉的

” “阿泉么......”姜叶归垂眼想了一会道:“我对这个名字似乎有一些印象,”又对着石泉绽出了一个笑,“阿泉

” “嗯

”石泉应着他,看他一副不知世事的天真模样,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快吃吧,吃完带你出去转转

” 小满是千械城近十年来招收的唯一一名女弟子,人又是少见的漂亮,是以被千械城上下当成宝贝一样的宠着

今日,师兄弟们跟方长老去检修那个几乎跟千械城一样老的机械钟了,这样的事轮不到她这种资历的弟子上手操作,新弟子们基本上是被当成苦力来用,小满就偷偷溜了出来,在一处她不久前发现的小花园里逛逛荡荡,想等吃中饭了再回去

正打算爬到一棵老柳树上去抓那只还飞得不甚稳当的黄毛小鸟,却忽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谈话声,小满的第一反应是被人发现她逃工就惨了,蹭地一下躲到了树旁的一块假山石后面,想等人过去再出来

“这个地方你以前很喜欢来的

”声音不疾不徐,透着一股耐心与温柔

“这里的景致很好,晒晒太阳也不错

”是个很好听的少年音

“嗯,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你告诉过我,在这晒太阳不错

” 小满刚听了两句,忽然发现,那个十分温柔的声音,可不是石长老么?就是那个平日里板着脸,说话做事都是端正又冷淡的石长老,被弟子们评为,比城里的傀儡还像傀儡的石长老!小满从未想过,他会用这种充满感情的声音说话,所以压根就没把那温柔的语气跟石长老联系到一起,只是听他又说了几句话,才通过他的声音认出了他

小满好奇的是,石长老为什么会用这么充满感情的声音说话,而那个得他如此特别对待的人,又是谁呢? 她放轻呼吸,竖着耳朵,只听那边又传来了两人的对话

“来,慢一点

” “阿泉,我只是睡了一觉,又不是大病初愈,不用这么小心的

”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对了,阿泉,我为什么会睡那么久呢,为什么我睡醒之后就不记得以前发生过的事了呢?”少年叹了一口气,“阿泉,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只孤魂野鬼,没有牵挂,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 “怎么会这么想,叶归,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 这离奇暧昧的对话让小满的心腾腾跳了几下,她还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红

叶归?这名字有点熟悉,片刻之后,八卦能力十分强大的小满忽然灵光一现,想起来弟子们闲时磕牙说起来他们各处听到的姜城主的名讳,其中一个说法,就是叫姜叶归! 那这个少年就是只在八卦和传说中出现的城主大人么?可小满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按年龄算,他们的城主不应该是个老头子么

这么想着,小满有些按捺不住自己,想探头去看看这个被称作“叶归”的人,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可是她又不敢

城中的长老不仅在机械方面造诣非凡,而且各个都是武学高手

自己没被石长老发现,不过是仗着此时春暮,又有清风,园中花鸟喧扰,且他在和人谈话,分了心神,若自己此时再有动作,是绝对会暴露的

小满撇撇嘴,觉得自己逃工逃到这一处来真是时运不济

片刻的沉默后,只听那个少年又道:“阿泉,我信你

” 继而传来衣料摩擦的声音,像是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娘哎

小满无声地叹了口气,只默默祈祷他俩能赶紧抱完然后去别的什么地方

像是她娘真是在冥冥之中听到了她的心愿,不一会,石长老便说:“城里风景好的地方还有很多,我再带你去别处转转

” 接着,便是两个人离开的脚步声

小满松了口气,等脚步声渐渐听不到了,她从假山石后跑出来溜回学堂,却不知道石泉带着姜叶归离开正是因为发现了有人躲在假山石后面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您喜欢的话,请不要客气地给蛋挞留言评论吧,送您一个榴莲味的mua~ 第一次写文,请多批评

三年后

暮色苍苍,一盏盏悬于檐下的红纸灯笼勾勒出街道的形状,危险便潜伏在了月辞城诱人的夜色里

街上行人来来往往,里里外外都是喧嚷

一位穿着华贵的年轻公子和一位一身凌厉的江湖侠客谈笑风生,停在了一个高悬着“清风轩”牌匾的大门前

“茶楼?”年轻公子望着那牌匾疑惑道

“却在闹市之中

”侠客接口道

“邻妓馆面赌场,恐不是个正经茶楼

”公子笑道

“怕是正合了你的心意

”侠客爽快道,上前一步推开了那扇朱漆门

泠泠琴音传来,大堂里是淡淡的茶香

没有吵闹声,甚至连高声讲话的人都没有,门里门外恍若两个世界

见此场面,两人具是一怔

不过,那年轻公子只怔了一瞬,转头对侠客笑道:“沈兄,此处甚是清雅,你我在此处消遣光阴倒也不错

” 侠客瞥他一眼,道:“只要你坐得住便好

” 年轻公子若有所思:“看起来虽是清雅,内里暗藏玄机却也说不定

” 话音未落,便见一位紫衣女子旖旎而来,姿容清美,钗裙装扮皆是不俗

“两位客人是来喝茶?” “不然呢?”年轻公子从袖中顺出一把折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手心

女子一笑嫣然:“我方才听公子说是来消遣,若是要消遣,方法自然多得很,只是喝茶,岂不无趣?” “姑娘可真是伶俐

”年轻公子赞道

“寻常的消遣,要么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要么是刺激或麻痹自己

初时虽然有些趣味,日子久了,便也没甚特别的了,照我说,不过是些下等消遣

” “哦?看样子姑娘倒是颇精于此道

”年轻公子奇道,“不知这上等消遣是怎样的,愿闻姑娘高见
《真心道》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真心道》作者:李传言昔年,他助力落魄少年步步登仙,坐拥如花美眷。而今,他空守破碎元神寄灵玉简,淡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