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道》完本[古代架空]—— by:李传言

《千械城》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千械城》北海之森/小狐狸的榴莲蛋挞叶清因第一次赌输,输掉了自己。“这位兄台,你可是亏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整理 《真心道》作者:李传言 昔年,他助力落魄少年步步登仙,坐拥如花美眷

而今,他空守破碎元神寄灵玉简,淡看盛世云烟

他不悔,不怨

只因真心难求

毕竟真心难求

·心如死灰攻x种马男主受,弱强,贱攻渣受

·虐受,不换受,有虐攻,大家悠着点

·攻的虐点大部分并不是来自于受

·十分、极其、特别、无比、贼鸡儿(???)矫情

·攻心里有个白月光,嗯,不是受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寻真 ┃ 配角:郑夺锋,卫君子 ┃ 其它:修真,主攻,弱强

抑制不住地颤抖着,楚寻真伸出自己的双手

肤色白皙,手指纤长,是一双极美的手,然而现在,这双无垢的手上却沾染着淋漓的暗红血迹,使其脱了圣洁,显得妖异起来

他抬起头

触目所及皆是一片惨然之景,昔日言笑晏晏的同门,此刻仅剩横陈的尸首了

楚寻真张了张嘴,竟是连哭也哭不出来

只能任由着泪水不住地自面颊簌簌流下,跌落进尘埃之中,消失无踪

“寻真,别哭了,再哭便不给你买桂花糕了

” 一双手抚上他的面,为他轻拭其上的泪珠,温热的手指上有着粗粝剑茧,抚在面上,却让楚寻真的眼眶越发湿润

“哎,你这小哭包

” 他听见那人叹了一口气

“以后可莫再哭哭啼啼了,没我罩着,叫人欺负去了可如何是好?” 披在身后的长发被那人轻轻撩起,眷恋地吻了吻那如丝缎般的黑发,他看见那人温柔地对他笑着,一如当年,一如初见

泪水在眼中决堤,视线也被水光浸润地渐渐模糊起来,他哭泣着,看着那人执剑撑起淌着鲜血的残破身躯,以一种熟悉得让人不能再熟悉的保护姿态挡在他的前方

那人的身量虽高,却有些单薄,但此时那单薄的背影在楚寻真的心中却如山峦一般巍峨

一别天堑

………… 楚寻真是被雨声惊醒的

他直起身子,有些胆战心惊地看向那只剩了残框的窗

外面的雨下得极大,雨水声势凶猛地冲击着这方小小的破庙,倏而,紧随着雨水的天雷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嘶吼,叫人心中生畏

微微有些怔然,楚寻真瑟缩了一下,寒气浸身,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他抬手摸了一下发红的面颊,却发现脸上已是满面泪痕

怎的又发了噩梦

残留在眼角的泪水滑下,楚寻真克制不住地又抽噎了起来,只是现在,已无人再劝慰他别再哭泣了

他越想越是委屈,泪也越流越多

“哎哎,俏公子,莫再哭了可好,你这……哎,这该如何啊

” 楚寻真吓了一跳,他惊疑地抬头看去,只见破庙的另一角里,竟坐着个高个儿青年,那青年见他瞅了过来,脸上不禁露出了傻里傻气的笑容

似乎是发觉自己笑得有些失礼,青年赶紧咳了一下,摆上一副正直的面容来

他挠了挠后颈,忽然眼前一亮,赶忙献宝似的从自己腿边的包袱里东翻西找,摸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排出一块包的严严实实的东西来

“来来来,俏公子,这可是荷芳斋的好东西呢,每日只卖百十来块,平常人怕是见都难得一见

”献宝似的摸到了楚寻真的身边,青年小心翼翼地揭开那东西上的包纸,楚寻真一看,竟是一块黄澄澄的糕点

“喏,”青年笑嘻嘻的,将糕点塞到楚寻真的手里,“幸好没化了……俏公子,吃了小生这甜糕可莫再哭哭啼啼了,不然叫人看了去,叫人误会小生欺负了你

” 是桂花糕

楚寻真有些不知所措,那青年见状,笑笑,也不在意,就这么看着他

犹豫了好些会儿,楚寻真才就这包纸,将桂花糕递至唇边,小口地尝了尝

糕点特有的甜腻自舌尖传至四肢百骸,甜得楚寻真忍不住弯了弯眼角

心里的苦涩稍稍减轻了些,可是依然疼得厉害

夜雨仍急,漱漱而下

看着楚寻真吃了桂花糕,止住了眶中泪水后,那青年才吹了声口哨,喜滋滋地把自个儿的包袱收拾起来,回到之前待着的地方闭目养神去了

他也没问楚寻真究竟是什么人物,毕竟会在这方小破庙里苟存的,也算是有缘相见了

同为天涯沦落人

不过又过了半盏茶的工夫,那青年却是坐不住了,他看楚寻真也没休歇,便试探性地开口:“哎,俏公子,小生看你穿得也还体面,怎么就落到这小庙里来了?可是遇上什么些麻烦了?” 楚寻真眼中一暗

可能他本身就是个麻烦

见楚寻真不搭理自己,青年也不觉无趣,反倒自顾自地说起自个儿来

楚寻真听他絮叨,倒也知晓了这青年本是一介书生,结果偶然得了机缘,得到了一块沧羽门的信物,这才弃了书卷,妄登仙途

这沧羽门楚寻真也是只晓得,虽算不得什么修真大门,但也小有名气,而且说起来…… 郑夺锋最开始心仪的女子好像便是沧羽门的掌门之女吧? 想起郑夺锋,楚寻真忽然又觉得自己的眼眶开始泛红了,他觉得心里委屈,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委屈

自从跟了郑夺锋以后,他总是无端地泪流满面,只是郑夺锋永远不会像那人一样对他温柔以待

“哎哎,俏公子,你怎的又开始掉金豆子了?”见楚寻真又落起泪来,青年顿时慌乱不已

“无事,先生不必忧心,”楚寻真擦了擦眼泪,“只是不才自己不争气罢了

” 确实是他不争气

倘若他争气些,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门派被灭,亲友被诛,自己被师叔以禁法相护,寄灵玉简苟活于世,最后……还因为在郑夺锋那儿失了心,亲手奉上了门派子弟们宁可玉石俱焚也要拼死护着的功法…… 他是个没用的孩子

倘若他勇敢些…… 是否便能在那时阻止师叔的自毁? 倘若他清明些…… 是否便不会因郑夺锋而痛彻心扉? 倘若他强大些…… 是否便能春风依旧? 只是,没用倘若

过去的再也回不来了

连日来的奔波与逃亡,再加上由心而发的苦痛搅得楚寻真痛不欲生

青年见他无声的哭着,叹了口气,默然地褪下自个儿的长衫给他披着

棉质的长衫上还残存着来自青年的余温,这温度让楚寻真一时恍惚,似乎青年的身影与记忆深处的那人重叠在了一起

师叔、师叔…… 他哭泣着

楚卫君,楚卫君…… 呢喃着那人的名讳,累极了的楚寻真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十年之前,修界曾横空出世了一位天才修者,名曰郑夺锋

这郑夺锋据说曾经只是一介凡人,并且先天杂灵根,本毫无修仙之可能

但不知他经历了何等的奇遇,竟有幸筑基,登上仙途

并得了青鸾教神女青眼,一步登天

这之后,郑夺锋更是奇遇连连,先是在秘境之地收服了上古灵兽

之后又在珍宝琉璃塔出世之后,拔得头筹,成了珍宝琉璃塔新主,得了无数奇珍异宝

而这郑夺锋不仅仙途坦荡,红尘桃花更是让人艳羡不已

除了青鸾神女,尚有六位绝世美仙与他举案齐眉,让郑夺锋享尽了齐人之福

只是没有人知道,郑夺锋能得了而今的成就,全是因为一枚寄了元灵的玉简

………… 骤雨初歇

次日清晨,日光穿透小庙的破窗,稀稀落落地印在楚寻真的面上

他如羽般的睫上还沾染着因昨夜的哭泣而残留的湿痕,看上去愈发的楚楚可怜

他长得纤弱俊秀,像是一株新抽芽的翠竹,虽是好儿郎,却比美娇娥还要清丽三分

昨夜的那名书生青年此时已经醒了过来,正捧着备好的干粮吃得起劲

见楚寻真悠悠转醒,暗自咬咬牙,将剩下的干粮又匀出一些,递给了楚寻真

楚寻真看着那块干粮,有些不知所措

他的肉身早就毁在了那场师门罹难之中,现在仅是元灵化形,并不是特别需要进食

只是…… 楚寻真看得出来,这青年所带的干粮也不多,估计仅仅够青年一路旅历的分量

但是,青年却愿意将口粮分出一些给自己,而且昨夜明明自己都冷得打哆嗦,却还将外衫褪下给自己披上取暖…… 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待他如此真心;而自己深爱的人,却对自己弃之如敝履

婉拒了青年递来的干粮,楚寻真揉了揉还缀着泪珠的眼眸,拭去了水迹

“昨夜迷迷糊糊的,让先生见笑

”他低低地开口,声音如婉转的溪流,“不才楚寻真,还未问过先生名号

” 青年颇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声先生可真是折煞人也,小生姓卫名道,”说及此处,青年忽然有些讪讪,“嗯……字君子

” 楚卫君,卫君子……楚寻真忽而有些愣怔

竟是连名号都有些相像

随意收拾了一下,卫君子看了看天色,有些局促地问道:“小生得快些赶去沧羽门驻地之下的锦丰城,这些时日来沧羽门正在锦丰城那儿招收外门弟子

小生有他们的信物,正好赶着这个档口拜师,只是不知公子你……” 楚寻真笑了笑:“先生唤我一声寻真便是

” “嗯……寻真可有何打算?” 垂下眼眸,楚寻真有些茫然:“不才……我也不知

” 逃离了郑夺锋之后,他又该何去何从?楚寻真心中凄然,这才惊觉,原来自己在这世上,已再无任何亲缘了

孑然一身,无所依倚

“寻真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先跟我一块儿走着?”见楚寻真有些手足无措,卫君子忽然开口提议道

这次他也不自称小生了,想来是想跟楚寻真套些近乎,“靠着信物,即使我没办法修仙,但总归能混个沧羽门外门弟子的名号吧?别的不说,至少衣食……应是足够的

” 他看着楚寻真低垂的眼眸,竟不自觉地起了一股想要呵护他的心思

卫君子为心头的这番念想有些吃惊,他迷迷糊糊地想,莫非自个儿前世是欠了这楚寻真不成? 不然怎的会有这般念想? “那就……麻烦先生了

”楚寻真低声说着,并未回绝

卫君子笑了笑:“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卫大哥如何?我看寻真你应该要比我小些年岁吧

” 如果算上在玉简里沉睡的岁月的话,自己怕是要大出卫君子几十轮了,楚寻真心中这般想着,但说出话时,却是乖乖依着卫君子的说法,软软地唤了一声“卫大哥”

在他的眼前,卫君子的身影隐隐约约地与记忆里的那人重合了

收拾了身上的行头,卫君子便带着楚寻真一同向着沧羽门的门派驻地赶去了

卫君子只是一介布衣,而楚寻真也因为寄灵的缘故,失了一身修为,因此两人在林中行进的异常艰难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卫君子有福星庇佑,两人行了一段时间,竟偶遇了一位巡山的修仙者

此人是沧羽门的一员内门弟子,卫君子眼尖地瞅准了那内门弟子的一身坠着沧羽门特产的灵材“沧羽”的发冠,大着胆子,拦下了那内门弟子

那内门弟子仅仅是最低的炼气期修为,此番竟被卫君子拦下,心中不禁懊恼万分

不过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修为不精的缘故,那内门弟子虽是倨傲,但也没为难卫君子

等卫君子将手头的信物递给那内门弟子看后,那内门弟子叹了声“也是缘分”,便唤来门中饲养于林中的灵兽,将卫君子与楚寻真送去了沧羽门驻地

路上,楚寻真看着卫君子向那内门弟子套着近乎,心中却想着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当时,他看着郑夺锋与他的几位美艳夫人眉来眼去,蜜里调油,心中酸涩不已

他一直陪着郑夺锋,助力他从一介落魄子弟步步登仙,但到头来,却只能空守一方破碎玉简,看他坐拥如花美眷

楚寻真仅剩元灵,每个满月之夜,天地灵气最为充盈之际,没有肉身的他便被迫受着天地灵气的冲刷洗礼

这些洗礼对修魂的魂修而言是养魂上道,但对楚寻真来说,却是一场痛不欲生的折磨

以往的满月之夜,郑夺锋都会为他护法,握紧他的双手,让他能熬过这一段苦痛的时光

但这一夜,郑夺锋却忙着与他的夫人们花天酒地,早已遗忘了瑟缩的楚寻真

蜷于玉简之中,楚寻真看向了当年楚卫君为了将他送出师门战场而动用秘术绘下的阵法

他的脸上满是泪痕,元灵上的痛苦远远不及心灵上的痛不欲生

那阵法早已随着岁月流逝而残破不已,楚寻真虽然失了修为,但也看得出来,这阵法已是强弩之末,即将消损逝去了

他咬咬牙,寻来数块郑夺锋府上的灵石,凭借着仅存的一丝底蕴,催动了阵法

然后……就流落到了那方未知的破庙里

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楚寻真茫茫无措

但有一点他倒是清明

现在……自己并不想放开抓着卫君子衣角的手而已

并且,他的未来,绝无可能再有一个郑夺锋了

借着沧羽门饲养的灵兽,三人很快便抵达了沧羽门的门派驻地

说是驻地,实质上仅是沧羽门门下管理的凡人城镇之一

修者虽然相较凡人而言是高高在上,不可触及的存在,但再巍峨的山峰也离不开基石的累积

因此虽说世人常道仙凡有别,但其实凡人和修者之间是不可割裂的从属关系

凡人们依靠着修者实力繁衍生息,而修者们则从其中攫取资源,并定期吸纳有修行可能的种子,让其加入外门,管理凡人

然后,这些数量庞大的外门子弟里,又会产生杰出份子,成为新的管理者,渐渐垒起修者的阶级高塔

锦丰城是沧羽门门下掌管的七十二城里一座不起眼的小城,只是此时…… 捎带着楚寻真和卫君子的内门弟子皱着眉头,有些诧异地看着将他拦下来的同门

“这位师兄,不好意思,师门那边突然发了戒令,暂且封了锦丰城

” 那守门弟子比捎带楚寻真二人的修者年岁大出许多,但因着对方修为比自己要高出一截,此时却是毕恭毕敬地喊着对方师兄

内门弟子愣了一下:“怎的突然封城了?我昨个儿出去巡山的时候可还好好的啊

” “我也不知,只晓得是师门的命令

”对方低声下气

忽然,远处传来一道朗声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你吧,哼——” 来者一身月白长袍,看起来丰神俊朗,只是面上的表情并不愉快

楚寻真不知道来者何人,但那外门弟子一见此人,却是面色一变,赶忙作揖,恭敬地朝那男子行了一礼:“原来是赵振星师兄,失礼,失礼

” 这赵振星一身修为凝练,楚寻真虽是并无修为傍身,但却揣测得出对方怕是早已筑基了,以他那不过双十的面相年纪来看,算得上是一介新锐子弟,怕是沧羽门的内门弟子

“还不是因为郑夺锋那个渣滓,”赵振星呸了一口,“哼!封城寻人?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还在惦记着大师姐!” 郑夺锋? 楚寻真心头一紧,过了片刻,却是一片冰寒

不过赵振星话里透露的其他信息倒是引起了楚寻真的注意,他知道郑夺锋心仪沧羽门的掌门之女已久,只是掌门之女赵如伊冷艳高傲,看不上郑夺锋这么个风流胚子

而这赵振星称赵如伊为大师姐,那么十之八九是沧羽门的内门弟子了

似乎有些气闷,那赵振星自顾自地跺了跺脚,等气消了些,才蹙眉看向了楚寻真和卫君子

卫君子聪慧,赶忙拿出沧羽门的信物,先是吹捧了赵振星两句,才小心翼翼地阐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赵振星虽然看不惯郑夺锋,但本性不坏,见卫君子拿出信物,便开口允了下来,告诉卫君子自己会带着他去见一见门中负责检验灵根的师傅
《君在天尽头》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君在天尽头》作者:龙阳君【书籍简介】一个闷骚小公子,一个明骚小教主,一段曲折的爱情故事。为了天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