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在天尽头》完本[古代架空]—— by:龙阳君

《真心道》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真心道》作者:李传言昔年,他助力落魄少年步步登仙,坐拥如花美眷。而今,他空守破碎元神寄灵玉简,淡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整理 《君在天尽头》作者:龙阳君 【书籍简介】 一个闷骚小公子,一个明骚小教主,一段曲折的爱情故事

为了天下第一,江湖纷争再起

昔有美人如花,袅袅娜挪如隔长安云端

昔有君子如玉,翩翩风流如存江陵歌中

即使花戏雨,裴亦墨如今仅是传说,他们传奇的故事却还在继续

风云涌,天下乱,花无尽,玉不碎

青草复青草,离歌还离歌,你手撑淡淡纸伞,脚下莲步生香

荷花温酒,迷雾四横

人生自古多情总被无情恼,不如饮入芳酒醉忘今宵

本书为《不解红尘》第二部

建议先看《不解红尘》和《梦入芙蓉浦》之后看这部书,因为事件都是有因果联系的

十五年前,名震天下的天下第一大邪教落梅教教主裴亦墨与世长辞,年仅二十三岁

他死后将他毕生的心血——落梅教,交给了他的情人苏炎晖,并且把武林至高心法《白梅玉簪》交给了他

裴亦墨是完美无缺的神话,他的武功和容颜都让凡人无法望其项背,但他终究不是神,最终撒手人寰,而苏炎晖将他亲手葬在他们最后居住的洛阳

如今天下只有苏炎晖一个人知道人人都想得到的《白梅玉簪》在哪儿,只有他知道《白梅玉簪》实际上是一把剑,只有他知道如何看得懂这把剑,更是只有他知道天下还有一本配合《白梅玉簪》练会事半功倍的《玄梅白簪》

十五年后,他们共同领养的孩子已经十八,按照苏炎晖的话,就是你这小家伙长了一张和你裴爹爹一样祸国殃民倾尽天下的脸

可是苏炎晖并没说出下半句话

男人如果长了一副美丽的女相,那么他一定命途多舛,比如我,比如裴亦墨

落梅宫内金碧辉煌,正值江陵六月,暑气逐渐袭来,但这里的环境是得天独厚,莺歌燕舞,花红柳绿,碧水与天共晴,白云与人共游

“唰——” 素白骨扇被行云流水地撑开,少年执扇而立,英姿飒爽,那一双眸子好不动人

他把题字的扇子翻过一面遮住自己眼睛以下的脸,只见素白扇面上写着:吾乃总攻

而后少年又把扇子一翻,后面那四个大字是:攻无不克

“哈哈,怎么样,我学我苏爹爹像吧?”裴不辞对着在座的四大护法挑挑眉,笑道

“唉……”四大护法同时扶额,离裴教主逝世已经有十五个年头了,当年还是三岁小屁孩的裴不辞如今已经长成和他苏爹爹当年美貌有一拼的小美男,若是容貌跟了苏炎晖也倒好,可性格偏偏也随了那苏炎晖,成天风流倜傥纨绔不羁,落梅教里天大的事他也不当回事儿,于是成天急得让苏炎晖捶胸顿足地大骂—— “小兔崽子!又学你老子!把本少的扇子呈上来!” 苏炎晖气急败坏地从大门口冲进来,虽然已经三十六岁,但那脾性却是一点儿都没变

“妈呀!苏爹爹吃人啦——!救命零无伯伯!救命冰姬阿姨小南阿姨织星阿姨!” 裴不辞把扇子随手一扔便躲在高大的零无背后,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苏炎晖也无可奈何,原来当初父母对自己也是这般无奈啊…… “哼,今儿个饶你不死

”苏炎晖轻巧的一个跨步接住了扇子,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擦拭了一会儿,才收进衣服里

“教主,”左小南坐在凳子上嗑瓜子,不怀好意地对着零无身后的裴不辞笑了笑,然后转向苏炎晖:“属下倒是听说了最近那个叫做魔焰的教派正在招收弟子,我看不如……” 苏炎晖会心一笑:“我看也不错

不是还有那个灵血夫人也在收弟子么?辞儿,你意下如何?” 裴不辞的脸一下子绿了

魔焰教,灵血夫人……裴不辞打了个寒战,乖乖低着头走到苏炎晖跟前,小声说道:“孩儿知错了,爹~” 苏炎晖撇撇嘴没有理他直接走过去坐在教主的宝座上,虽然已经过去十五年,可当他坐在上面的一瞬间,脑子里猛然闪过曾经坐在这里的那个绝世美人,裴亦墨

苏炎晖清清嗓,想了想,说道:“小兔崽子,不送你去魔焰教可以,不过话说回来,你都十八了,还成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去找个媳妇去

” 裴不辞的脸更绿了

零无的脸上也显出些老态,可他极其炯炯有神的双眼暗示着他宝刀未老

他笑起来的时候有一种特殊的亲和力:“辞儿,教主说的对,你也该成家立业了

” 宫织星却是越来越有女人味,和苏炎晖同岁的她如今已经真正蜕变成了一只优雅的天鹅,她妩媚一笑,也帮腔道:“是啊是啊,辞儿,咱们教主已经想抱孙子了

” 裴不辞犹豫了

苏炎晖暗自叹了口气,时光居然这么快,一转眼自己的儿子居然到了娶亲的年龄,也许自己剩下的半辈子就得帮着儿子儿媳妇带孩子,唉……要是儿子不找女人该多好,自己也不用对付最讨厌的小孩儿了…… 不过,苏炎晖想,裴不辞毕竟既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也不是裴亦墨的亲生儿子,也许总有一天,他会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去……南宫家

那个斐月岛

“可是,”裴不辞扭扭捏捏地:“我为什么要娶亲?我觉得男人就应该和男人在一起,就像苏爹爹和裴爹爹一样

”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啪!”苏炎晖激动又自豪地拍案而起:“真不愧是我苏炎晖的儿子!” 四大护法集体汗颜扶额:“真不愧是教主的儿子……我勒个去

” 苏炎晖激动的差点眼珠子都掉出来,满心欢喜地从宝座上站起来:“辞儿,说,全天下的男孩儿你看上哪个了,爹爹一定给你弄回来,爹爹和月上楼的老鸨可是老相识,不然给你十天换一个玩儿?” 左小南狠狠白了苏炎晖一眼:“你以为辞儿和你一样啊!” 裴不辞已经无力吐槽,道:“爹爹,孩儿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

也不麻烦您老人家给我十天换一个了……” 苏炎晖认真道:“那三天换一个?” 于是人神共愤了,四大护法怒火冲天,在他们面前的苏炎晖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我,我错了……”苏炎晖弱弱的道歉

裴不辞转转眼珠子,“话说回来,我也想去学点儿正经的了

爹,您让我练的《玄梅白簪》,我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孩儿觉得应该学点儿别的了

还有——这《玄梅白簪》,真的是裴爹爹写的吗?怎么如此平庸?” 这《玄梅白簪》是裴亦墨生前用尽心血写成的秘籍,可以单独练,也可以配合《白梅玉簪》

单看它确实平庸,可若它配合武林至高心法《白梅玉簪》练,可以将其功力翻一倍,如果真的练成,那就会达到前无古人的武学境界,其威力可想而知

苏炎晖还不想告诉他关于《玄梅白簪》的秘密,他也吩咐过知情的四大护法不要透露

可没想到这成天吃喝玩乐的小崽子居然也想起学新东西来了

苏炎晖咳了两声,道:“也好

那就让零无伯伯教你吧

” 裴不辞粉嫩的小嘴一撇:“我不想学匕首

” “那让凌冰姬阿姨教你

” “孩儿也不想学暗器

” “那就小南阿姨?” “小南阿姨都隐退了

” 苏炎晖才想起来确有此事,左小南去年便退出江湖了,如今四大护法实际上只有三个

当时这消息传出去后,江湖人士议论纷纷,甚至又有不少人打起《白梅玉簪》的主意

“罢!织星,你去教教辞儿吧

” 而裴不辞摇摇头:“那织星阿姨就没时间陪白蝶叔了

” 宫织星随手将一颗瓜子扔到裴不辞脑袋上,瞪了他一眼:“兔崽子!好的不学

” 裴不辞揉揉脑袋终于斗胆说出了他的想法:“爹,其实孩儿想学《白梅玉簪》

” 所有人都陡然睁大了眼睛

“混帐!”苏炎晖真的生气了:“忘了从小爹怎么教你的吗?练什么都不能练《白梅玉簪》!” “为何?”裴不辞也不依不饶

“因为——”苏炎晖眯起眼睛,十五年前裴亦墨在洛阳醉忘池的小船中永远离开人世的那一晚又浮现在他眼前

小楼泛舟,何以不解红尘? “辞儿,听话

”平时最宠着裴不辞的零无发话了,看到零无严肃的脸,裴不辞便没再说什么

他活了十八年,也知道《白梅玉簪》是天下第一的心法,练成至顶重之人便独步江湖,立于不败之地,成为人人都向往的传说,比如,那个如玉公子裴亦墨

可他就是不明白,这么一个宝贝,爹爹怎么就不让他练呢? “那,爹,孩儿便独自去外面闯荡一番,增长见识,可好?” 苏炎晖还没发话,宫织星郁闷了:“辞儿要走了?” “嗯……算不上是要走,只是外出闯荡而已,爹不教我,我自己去学

” “那以后我的人生可就少了一大欺负辞儿的乐趣啊!” 裴不辞狡黠一笑:“您不是还有白蝶叔么

” 一把瓜子飞向裴不辞的脑袋

苏炎晖考虑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就知道落梅教关不住你,我江湖上认识的人你还都没见过呢,让你见识见识我苏世子的人脉,哈哈,再怎么说你也是王爷的后啊,哈哈

” 凌冰姬无奈拍额头:“他又来了

” 苏炎晖继续道:“我与顾雪然,纪如玉,闻南回私交甚好,你看怎么样?”裴不辞听到这些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时心里一颤一颤的,自己跟着他们肯定吃苦不说,再加上自己是落梅教少主,这些个大人物不知道要怎么整自己,一想起苏爹爹和他们一起阴笑的样子,他就胆寒

况且,听织星阿姨说过,“丹青武生”闻南回可是苏爹爹的旧爱,当时二人可是山盟海誓比翼双飞,谁知自己那妖孽裴爹爹出来横刀夺爱……织星阿姨还说了,那“传奇杀手”顾雪然也是对苏爹爹一往情深

武林四大秘籍,至高心法《白梅玉簪》藏于落梅教,只有少数人知道它的下落;至高剑法《炎冰诀》为“剑神”纪如玉所有;至高棍法《寒雨七式》藏于洛阳麒麟教;至高暗器谱《神赋》为“传奇杀手”顾雪然所有

裴不辞天生就讨厌麻烦,什么门派之争,什么比武大会,什么武林秘籍,他统统不在意,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平淡就是福啊

“不去……” 苏炎晖挑挑眉毛:“你这孩子,挑刺倒是一绝

那去仙莱派?蓬莱山庄?那儿的掌门徐沛白和庄主江黛卿我都熟啊

” 又是名门故交……裴不辞摇摇头:“没兴趣

” 苏炎晖实在没辙了:“除了麒麟教,你自己选吧!” 裴不辞倒是不太在乎这个,道:“爹您不是江湖上有的是朋友吗?这就没了?” 苏炎晖想一砖拍死他,但还是想出了一个地方

但他并不想让他去那个地方……斐月岛

南宫家的领地

最后在四大护法惊讶的眼神下,苏炎晖还是说出了:“斐月岛怎么样?” 他们四个都明白裴不辞是打哪儿来的,他是南宫家的一员,是一个幸存者,他有个长命锁,正面是南宫家标记——一只蝴蝶,反面刻着他的名——辞

严格来讲,他叫南宫辞

可是苏炎晖还是说了,难道他不知道让他回斐月岛去会发生什么事么?大家一直都以为当年三岁的南宫辞已染疾离世

裴不辞思考着,这斐月岛是个名气和规模都不大不小的帮派,只听说过岛主南宫凯和其夫人文霜青——闻名遐尔的文将军的女儿

太好了,这地儿必然是个好去处

裴不辞兴高采烈地点点头,而四大护法皆以询问的眼光看着苏炎晖

苏炎晖没有动摇,既然提出来了去斐月岛,他就已经想好了

“那好,辞儿,你现在就动身吧

” 一想到要离开这个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落梅教和江陵,裴不辞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可自己不想当个被母鸡翅膀护住的小鸡,暂时的分别总是难免的,不过痛苦和悲伤总有一天会被冲淡

“嗯

”他轻轻应了一声,恋恋不舍地有环视一周,这熟悉的奢侈的宫殿,和蔼的四大护法,和唯一的亲人苏炎晖

“那……爹,伯伯,阿姨们,辞儿就此与大家别过了

” 他看到大家都注视着他,那是期许的眼神,分外温暖

收拾好行李,裴不辞独自去了竹林深处,那里赫然立着一块墓碑,灰色的,低沉的,安静的,仿佛那公子沐雨而立,一站便是千年

他生怕打扰了什么似的,放轻了脚步走到墓碑前面,竹林里温润潮湿的土壤,埋着的是他的衣冠冢

苏炎晖将裴亦墨的尸骨埋在洛阳醉忘池,因为思念,便在江陵落梅教,这个裴亦墨倾注一生心血的地方,建了这个墓

这里的花儿开的极艳,鲜红鲜红的像是被血染过,整个竹林其他地方的花儿都没有这里的美,连四大护法都连连感叹真是裴亦墨教主显灵

裴不辞蹲在墓碑前面,盯着上面刻的字发愣

第一行:“白梅亦墨如玉,玉簪世双倾炎”

第二行:“裴亦墨,字世双

”旁边有一行竖着的小字:“苏炎晖立”

“爹……辞儿此次远行,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虽然孩儿不记得您的样貌了,但孩儿知道您永远都是一个善良的爹爹,江湖上的流言蜚语,孩儿才不信呢

呵,裴爹爹,其实我知道,男人之间,肯定没法生子的,我不是你们的亲生孩子,”裴不辞掏出一块银子的长命锁,看了看那生动的蝴蝶雕刻:“曾经偶尔听到过这蝴蝶是南宫家的标记,也不知我此行去斐月岛能不能打探出什么

”他又将长命锁放回去,跪在裴亦墨墓前磕了三个头,闭上眼,道:“就算我找到了亲生父母,孩儿也永远是您和苏爹爹的孩儿,养育之恩绝不会忘

” 在落梅教另一端的一处幽寂小亭中,苏炎晖执扇坐着,而另一把写着“白梅亦墨如玉,玉簪世双倾炎”的扇子,就埋在此地裴亦墨的衣冠冢里

四大护法也陪着他坐着,各自怀揣心事,眉头不展

“辞儿也不傻,而我们,也是时候放他走了,他本就是南宫家的人,看开点儿吧

”苏炎晖道

零无道:“少主将来是要继承落梅教的,如果他不姓裴,那就……”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辞儿真的改姓了,那么我就把落梅教交给你们

” 凌冰姬连忙道:“教主,可我们也和裴教主非亲非故的,恐怕不妥

” “有什么不妥?你们为墨儿的落梅教奉献了大半辈子了,把它交给你们,我和墨儿都放心

” 夕阳西下

四大护法面面相觑,都没再说什么,的确,苏炎晖可以托付的人,除了他们,还有谁呢? 苏炎晖轻轻摇着那把跟了他大半辈子的“吾乃总攻,攻无不克”的素白骨扇,眯着眼睛看斜阳

多少年一晃眼就过去了,他纨绔公子苏炎晖,也从一个十八岁的轻狂少年,变成了如今感叹人生的大叔

苏炎晖最终还是知道了白梅玉簪剑的看法,把它扔到清澈的水里,剑居然在水下自动化成字

他把剑锁在玉梅宫后的密室里,专门请闻南回设计了机关,只有特殊的钥匙才能打开

另一端,裴不辞已经走出竹林,转身看看夕阳下的落梅教,竹林环绕,深幽美丽,规模宏大,几百弟子正在努力练功,他深知,不论自己身处何地,落梅教都是当今第一大教

裴不辞大包小包的上路了,刚出落梅宫没多久,就饿了

于是随便找个客栈去打尖,刚放好包裹坐下要完菜,对面那桌突然爆发骚动,打翻了桌上的酒坛,顿时店里酒香四溢

裴不辞警觉地抓紧身边的包裹,暗暗盯着那桌的四个彪形大汉,以及被他们围在中间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纪和体型的男孩

裴不辞看到了那个男孩的容貌

他稍稍惊讶了一下,说不上能比裴亦墨或者苏炎晖美丽,但是绝不比自己差

店老板赶紧出面好言相劝,此刻店小二已经把酒菜端到裴不辞面前,也跑到老板身边帮着劝架
《乱臣贼子》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乱臣贼子》陌湘萘看天下风光,看烟雨江南,看塞外荒烟,夜深千帐灯。他曾是驰骋沙场的少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