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臣贼子》完本[古代架空]—— by:陌湘萘

《君在天尽头》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君在天尽头》作者:龙阳君【书籍简介】一个闷骚小公子,一个明骚小教主,一段曲折的爱情故事。为了天下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乱臣贼子》陌湘萘 看天下风光,看烟雨江南, 看塞外荒烟,夜深千帐灯

他曾是驰骋沙场的少年将军,是什么变故让他最后攻破了魂牵梦绕的故国? 他曾是京都最明亮的骄傲公子,是什么变故让他刺破了父亲的胸膛? 且看雍州大地一场亘古绝今的风云变幻,樯橹灰飞烟灭,于乱世尘埃中开出血泪花一朵…… 清欢共,紫陌红尘相逢 望苍穹,掠眼繁华谁懂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长安(赵墨阳),赵昱,慕美玺 ┃ 配角:慕青远,夏青莲,赵联宋等 ┃ 其它:杰克苏,虐心,军史,耽美

第1章 草色烟光残照里(1) 开皇十年,冬十月壬辰,天降祥瑞,五星连珠,雍康果见先周雍鼎,澧王大喜,欲顺天而应,愿同雍安为兄弟之国,昱上表劝谏,不得,主大怒,毁其表而欲斩之,群臣皆劝曰:“将军多次率众扶保大义,今身死恐武将心寒,不可轻易加刑

”王乃息怒,诏曰“迁秦岭,无诏不回

”昱接旨,唯言“雷霆雨露,皆是君恩”,黯然离去,人皆敬之

——《雍史·大康·赵侯列传》 黄沙滚滚,数骑疾驰而来,忽听一爽朗之声缓缓传来——“阿爹,墨阳听说秦岭的果子可甜了呢,到了那儿墨阳可得死命咥他个全饱!” 并驾而行的赵昱终是缓缓叹了声气,看向身旁同他长得有八分相像的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

“阿爹!劳什子唉声叹气哩,那是他澧王不识货,你又何必如此伤心?咱爷俩到秦岭也寻个自由痛快哇!”赵墨阳一粲,“反正阿爹现如今降了品阶也还是三品的官儿,那俸禄也够咱花销了不是?” “妄议君非!同你说了多少回,怎的依旧说话不知过过脑子!”赵昱嗔怒道,不过他也心知儿子是为劝慰他,然而行了数日之后此时仍是不由得幽幽看向了康都,暗自喃喃:“今生既有幸得我主雨露之恩便当鞠躬尽瘁,扶保我大康福泽绵延

” 赵墨阳到底是离得近些,听清了父亲所言后心头也不由得跟着一起绞痛了起来,可是心里却又实在不明白,父亲对雍康从来是忠心耿耿,那么,难道父亲忧烦的不是被降了职后发配得同流放差不多的遭遇吗? 待赵昱缓过了些许精力后赵墨阳方才小心地问道:“阿爹,你不是不想主上称帝么?要不然我们又怎的会被打发到这种地方?可是如今为何又说出这样的话?墨阳实在不懂哇

” “墨阳,你如今也才十七,纵然那些个宠你的总夸你聪明,可有些东西……哎,墨阳,日后你便会明白为父这‘食君禄担君忧’的心思了

”赵昱一脸深沉,眸中却是更加深沉

“纵然如今为父并非忝居这三品武将之位,但凭这一腔热血男儿志,我又怎能不为国担忧呢?墨阳,总有一日你会明白为父此刻的心呐

”赵昱又看了看秦岭西南的皑皑白雪,终是有些脱力地叹了一口气,“墨阳,有许多事并不是同你看见的那样,有许多人也并非是你一眼便能识透的,如今你所缺失的正是历练

” 赵墨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纵使此时的他仍是不能理会父亲话中全部的要义,但他相信父亲所谓的“历练”若是能有父亲相伴,那么墨阳便是什么都不会怕的! 如是想着,赵墨阳也顺着秦岭的走势看了看,嗯,西南处沟壑纵横,山脉奇特,云蒸霞蔚,蔚为壮观!秦岭真是个好地方啊!至于父亲嘛,大概就是师傅在书里说的那种为报知遇之恩不惜身死的人吧,嗯,反正他是墨阳心里的英雄,日后墨阳也要成为那样顶天立地无愧天下的好男儿! “驾!” 作者有话要说: 长安,取自沈长安之名,也是帝都长安,整个故事会发生在此

另,长安,长伴君安之意

泽,泽及枯骨以报君恩,所以主线写的是谋士报答知遇之恩的抉择

另,泽及枯骨嘛,所以BE或者虐为主基调都是有可能的,而且,枯骨……爱得深沉了些

清欢共,紫陌红尘相逢 望苍穹,掠眼繁华谁懂

轻尘扬起,蔓草斜曛,几人的身形在这多争的山河中渐渐淡化…… 当今天下,时局分明,群雄皆起,各自争霸,单雍州而言便已分裂为秦岭以东的雍安与秦岭以西的雍康,然而夏氏治理下的雍康终是势弱,若同以往依旧只是雍安附属国,那么尚可偏安一隅,只可惜雍鼎一出,澧王便失去了理智,倒也无怪乎后人言:越是腐朽不堪的王朝祥瑞越多! 更为险恶的是,当今大康朝堂之上多数阿谀奉承之辈,倒也还有那么些理智之人,比如说先前提到过的这位赵昱,赵星銮——后世传记中也曾提及过此人,且说赵昱此人身世倒也有几分传奇之色:他少年从军,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屡立军功,后得澧王赏识,亲自为其行加冠之礼,后赐表字星銮

至于这“銮”字何意,想必也无须明说了

然而澧王此人虽能礼贤下士却奈何终究不是什么心有大志之人,比之雍安如今情形,雍康南临梁州,由苏氏一族镇守汉水河,历代清明,却也是岌岌可危之态;雍康偏安雍州一隅多年,如今这愿同雍安结为兄弟之国的混账话也着实是在加速雍康的覆灭!再者,且说这秦岭,前人曾将此地评为“天下大阻”,秦岭支脉纵横更是以“九州之险”著称,进可攻退可守,是以秦岭历代兵甲必争之战略要地,更为重要的是秦岭被前朝术士尊为龙脉……那么澧王所谓谪迁又何尝不是对赵昱委以重任?只是这所谓的重任当真要追溯根源便也实在是可笑到令人心寒啊

秦岭以西,雍安当局听闻此事后亦是有心收服这位国之栋梁,且不说斥侯所传的那上表劝谏之言字字珠玑,单那份敢为天下先的情义也令雍安之人为其折服,再说仕场失意之后,此人也是感念君恩而携子迁往秦岭,就这份果断决绝也让大安不少文人墨客心生敬意! “赵昱,此人忠心天地可鉴,他此次赶赴秦岭便是要为雍康修筑最坚固的防线啊!”一袭紫袍的老人看着秦岭的方向凝眉品评道

“纵然明知前路难测,亦难料赵氏一族的命途,却还愿如此相待

”玄袍的少年眸色中同样添了几分敬意,“雨露恩泽便是泽及枯骨啊

这样的人,世上已经很少见了

” “我也很多年没见过这样的人了

” 紫袍之人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杀意,“此番若能将其收服便也是我雍安之幸,不过,若是不能……” “我明白

”玄袍的少年低首敛目,似有一丝不忍之意——心生敬意是一回事,雍州的时局又是一回事,这一点,他明白

两人慢慢转过身来,一同看向了那早已望不清的尘烟,玄袍的少年沉声道:“为君者,须懂得割舍,势不足以化则除之

” 紫袍的老者看了看眼前这个已经有了些许帝王之气的少年,又顺着那个方向满意地笑了笑,天下的霸主终将现世,这个天下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冠上慕姓了…… 那场令后世之人谈之色变的刺杀也慢慢向那个方向靠近……

第3章 草色烟光残照里(3) “墨阳!”赵昱喊出这声时突如其来、如潮水一般的刺客已经将他紧紧围住,甚至还有一人已经把匕首插、进了赵墨阳腰侧,千钧一发! 眼看墨阳就要从马上摔落,赵昱不免心头火起,夺过了刺客手中的长刀也不由得舞得狠绝了起来,他心想着定是豁了这条老命也得救下儿子,若是这些人敢伤了墨阳,纵然策马踏遍九州也必将尔等小贼的祖坟刨了! 另一边,已有人策马将赵墨阳虏了去,赵昱看得心头再火、下手再狠也终是无奈! “联宋!”赵昱朝身旁正在血拼的壮汉喊了一声,“这里交给你!” 赵联宋看了看赵墨阳被虏走的方向,提着长刀也是连喘了好几口气才扯着他那特有的大嗓门应了声“好”——这还没到秦岭就让这些小毛贼给难住了?当真是笑话!这些人以为赵家军都是吃素的吗? 瞥了一眼杀红眼的赵联宋,赵昱提了一口气就翻身上马,匆匆扫了一眼,大抵顺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 赵昱追上了那人却发现中了人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这个匆匆逃离的人竟不曾带着墨阳!他们竟然如此周密地动了墨阳的心思? “说,何人指使!”赵昱提着长刀架在了那人脖子上

那人似乎还有几分骨气,奈何在赵昱卸了他胳膊之后就只得咬牙喊着“大爷饶命”了,赵昱冷哼了一声,将长刀又逼近了几分,那人才颤颤巍巍地说着断断续续的“毛相”二字,赵昱眉头一皱,一刀抹下,结束了那人性命

毛相?刺客说的是雍康现任的文臣之首毛微——想赵昱与毛微二人一文一武方保得雍康朝局多年平稳,所以这世上有多少人盼着他们二人互相猜忌也便可想而知了

换句话说,那个刺客所言,赵昱半个字也不信!既然他不说实话也便留不得他了…… 再说此时被人挟持着离开的赵墨阳更是令人惊喜啊,不想适才还在生死间徘徊的赵墨阳此时竟是一个打挺,从马背上弹了起来,他出手锁住了那人的双臂,然后得意地朝人一粲

“你们是什么人?”赵墨阳的眸子极是黑亮,声音里也满是自信之意

见此场景,玄袍的少年眼中竟也是闪过了一丝欣喜,大抵是年龄相仿的缘故吧,他竟招手让众人退下,自己兴致勃勃地上前和人过了几招——结果不试不知道,一试心里的欢喜之意更甚了! “好俊俏的身手!”赵墨阳也起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意思,不过到底是他武技娴熟些,一个侧身躲过来人的攻击之后便将人死死制住了! “殿下!”几个同样玄衣的刺客焦急地喊道

“殿下?”赵墨阳有些疑惑地扫了扫众人

雍康并未听说有这么个殿下啊?那么这个人只能是…… “退下!”忽然又冒出来个紫袍的老者,他极是严厉地呵斥了众人

看着人笑嘻嘻地走来,大抵也是没什么恶意的,于是赵墨阳就将人给松了,又极其直白地看向了紫袍的老者,“你又是何人?” “这位小兄弟,莫要动怒

”老者依旧笑脸盈盈,“只是个误会,误会……” 赵墨阳皱眉看了看他,忽然笑了起来,“你想说你们是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 “难道不像吗?”老者也是笑咪咪地看向了他

赵墨阳眸光一闪,忽然狠戾地刮过了老者,极是冷峻地轻嘲道:“不像!”

第4章 草色烟光残照里(4) 紫袍老者使了个眼色,众人皆是散去,余了个玄衣的少年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身离去了

赵墨阳看得正稀奇,却见人做出了个“请”的手势,他也老实不客气地跟着人走到了一旁的树下

“小兄弟,你倒是说说我们哪里不像呢?”老者依旧是笑意不减

“第一,你们行动整齐,每个人都没有什么江湖草莽的气势,所以你们不是;第二,你们用的长刀是军中之物,所以更加让我相信了你们不是!”赵墨阳极是张扬地笑了笑,“适才有人唤了声‘殿下’,若是我没有料错,你们应该是雍安的人

” 老者心头一怔,身子也是跟着一怔,想不到啊,这个小子有几分本事! “那你不怕吗?或者说,你打算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老者走近了两步,笑道

“为什么不呢?”赵墨阳同样笑了笑,“雍州日后如何我不知晓,但雍康与雍安总是雍州一家,相信过了许多年之后……分久必合

” 老者看他忽然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又忽然从怀里掏出了一块能证明是慕氏王族身份的玉牌,“在雍安,这是个可以保你性命的东西

” 赵墨阳愣了愣,不过最后还是收下了——雍康是父亲所追随的雍康,那么他决不会背叛,可是雍康的气数……他不介意为自己留条后路

“你是个很有趣的孩子,我很喜欢

”老者依旧笑了笑,“此行的目的虽然没有达到,不过意外之喜倒是颇丰

” “他日战场相见,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赵墨阳忽然狠狠瞪了这个老者一眼,“所以,你不要上战场

” 老者听后只是轻轻一笑,也只有当他与赵墨阳再次相见时赵墨阳才发现此时的他说了多么幼稚的话,可他却不知道,正是此时如此幼稚的话让一个心如寒石的老人也曾心软了那么一瞬…… “我可以放你离开了

”老者朝人笑了笑,转过身召了个随行之人,小心叮嘱了几句之后走向了赵墨阳,“你总不会就这么完完整整地回去了吧?” 赵墨阳一愣之后眼神中忽然闪现出了一丝鄙夷,对此,老者仍是和善地笑了笑,一个更周密的棋局也开始慢慢部署了起来

赵墨阳?这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您似乎改变了主意?”玄袍的少年缓缓走了出来,看着老者的眼神中带有了一丝的惊异

“是的 ,我选定了他,他将会是一个比赵昱更加优秀的帮手

”老者望着赵墨阳的背影极是郑重地说道

“我同样期待着

”玄袍的少年望了望似曾相识的背影,心里有种莫名的欢喜?也许只是一种期待

当赵墨阳满身污血地出现在一片血腥之中时,手中也多了一杆银枪,几勾几挑间便解决了一帮相阻之人,看得远处归来的赵昱心头一阵骄傲,是啊,这个纵使身处淤泥亦不染的少年是他的儿子啊! 赵墨阳略显狼狈的模样再带着一声满是撒娇意味的“阿爹!”倒是把杀人杀得有些手软的赵联宋给逗乐了,可不是吗?见着自家亲爹了再大的孩子也只是个孩子啊……

第5章 草色烟光残照里(5) 大抵是让人杀得太惨,又许是收到了什么指令,当赵家父子一身狼狈却也意气风发地背靠背出现在此处之时,那些个小贼忽然四散着跑开了

赵昱面上一僵,忽然有了一种山雨欲来的预感,不过将那些瘫倒在地的死尸仔细打量了一番又前前后后地看过之后似乎还有些不放心

“墨阳,你可受伤了?可有何不适?你适才跑哪里去了?”赵昱皱眉问道

“没有啊

”赵墨阳一愣,忽然明白了过来之后也笑得天真烂漫,“适才嘛,他们打不过墨阳就只好把我放喽~” 笑着笑着,赵墨阳又忽然转身拉着父亲往大道上走,跨上了早已准备好的两匹马道:“阿爹,叔叔伯伯们还在等我们呢,我们快些赶路吧

” 赵昱分明看出了墨阳闪躲的意味,他有些怀疑地看了看儿子,又瞥了一眼身后地上的场景,玄衣死士尸体横七竖八,断肢残臂也碎得有些难以辨认,枯草沾染上的血珠也在缓缓浸润泥土,甚至冷风拂过也是一阵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他皱着眉看了一眼赵墨阳,忽然明白了些许

不过赵昱并未点破,他只是牵了牵似乎同样受惊的马儿,“走吧

”也不知是对儿子说的,还是对那匹马

这情势发展得似乎太过匪夷所思,赵墨阳本以为父亲至少还会再问他些什么的,可是居然什么都没问吗?他终是眉头微皱,不过一瞬过后却是玩味一笑,真是的,自己担心什么呢! 可这一瞬的松动终是没逃过赵昱的眼,他看着一脸笑意的儿子忽然有了一种咫尺天涯的无力感——墨阳在失踪的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而这场刺杀的背后又到底是怎样的阴谋呢?这一切都是待解也定要揭开的谜…… 回首,平沙无垠,夐不见人

河水萦带,群山纠纷

黯兮惨悴,风悲日曛

蓬断草枯,凛若霜晨

鸟飞不下,兽铤亡群

往往鬼哭,天阴则闻…… 后来的路上还算太平,赵家父子也是如期赶到了秦岭,只是……哪里有了些许的不同呢? 完成了换防的交接后赵昱就打算把人骗到主帐之中,“墨阳,随我进来

” 赵墨阳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直到看清了此时局势之后才慢悠悠地跪了下来,撒着娇喊着“阿爹”,爪子还在赵昱的衣袍上蹭啊蹭的,挠得赵昱心里一阵发软,哎,他这辈子是让这小子给吃定了不成? 不过,今日的事也实在是得要问个清楚明白,于是赵昱板起了脸来嗔怒道:“你可知错?” 赵墨阳眨巴着两只眼睛依旧在撒娇,“阿爹~墨阳知道错了嘛,墨阳不该同他们打架的……虽然他们也打不过我~” “你说什么?”赵昱面上冷了冷,“同刺客搏命也叫打架吗?分明是不知错!” “阿爹,墨阳这不是……”赵墨阳朝人身上蹭了蹭,“阿爹,墨阳这是擒贼擒王啊,我今日还去他们老巢了呢!” 赵昱面色终是缓和了一些,“哦?那是何人呢?”说着,他看向了儿子,散出的眼神中透出的却是无限的玩味
《梨花乱雪》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梨花乱雪》夕大大凌霄阁主独孤傲为个男人发疯,杀妻灭子残暴荒淫,被逼上绝路的众掌门来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