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乱雪》完本[古代架空]—— by:夕大大

《乱臣贼子》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乱臣贼子》陌湘萘看天下风光,看烟雨江南,看塞外荒烟,夜深千帐灯。他曾是驰骋沙场的少年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梨花乱雪》夕大大 凌霄阁主独孤傲为个男人发疯,杀妻灭子残暴荒淫,被逼上绝路的众掌门来到梨花山,恳请不败神话的风月家族主持公道,身为后人的风月寻梦当仁不让应战而出,但世事又怎可能尽如人意,魔头独孤傲非但没有剪除,还丢失了手中的诛魔之剑,跟着又在栖云楼前见到那个让独孤傲癫狂发疯的男人慕容夕…… 至此,风月寻梦的梦乱了,一山宁静的梨花在眼前凌乱似雪、潇潇落落……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月寻梦、慕容夕 ┃ 配角:独孤傲,云绮 ┃ 其它:凌霄阁、寻梦剑、青天斩

凌霄阁主独孤傲疯了! 这是三十三大门派,连同那些遭劫的苦主,一起上梨花山找风月寻梦的原因

过去未来不敢说,但当今的武林,也只有风月公子的寻梦剑,能够与凌霄阁主的青天斩平分秋色

没人敢说谁更胜一筹,但这毕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如果寻梦剑都不能制服疯狂的青天斩,那这天下还有谁能缨其锋? 风月公子是在听花亭接见各位掌门

正值花期,处处梨花似雪,伴随着袅袅琴瑟合鸣,梨花山上一片祥和,但这一切并没能安抚各位掌门焦躁的心

寻常人失去理智不打紧,但握着青天斩的独孤傲狂了,那各大门派就遭殃了! 三个月,三十三大门派已经有一半被青天斩下战帖并且战败,死在青天斩下六人,饮恨自尽三人,其余的战败者都无颜见人,只有与风月公子有过一面之缘、且又不甘战败的西门锦厚颜前来

只要能打败独孤傲,他愿付出任何代价! 听花亭上传来轻笑,银铃似优美动听,不属于先前袅袅嬛嬛、绕梁三日的琴声

不用看人,光听声音,就知道她一定很美! 没让众人的眼睛失望,风月公子的未婚妻云绮,已经从凉亭内移步,跟着风月公子下阶相迎,白衣胜雪衬映一鬓青丝,更显得秀丽典雅、清新可人

云绮并非传说中一笑倾城的绝代美女,就似风月公子也非传说中的绝世美男,只是当俩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让人叹羡世间真有这么一对珠联璧合的佳偶,在这片开满梨花的洁白仙山里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争霸武林?”风月公子迷惑不解,凌霄阁本就是中原之首,在遇到武林风波的时候,阁主有登高一呼率领群雄的能力,何以再继续挑战三十三大门派,做这种自毁基业的愚蠢事情?! 饮下一杯香茗后,群雄的情绪得到安抚,更何况风月公子到目前为止,尚未表露出置身事外的意思,大家的心稍微定了一些,开始你一言我一言的控诉了! “他要师尊去凌霄阁听命,称他主人跪下迎接,师尊宁死不从,金刀门就这样被他灭了!” “我是天一教派,独孤傲这个畜生,杀死我教掌门之后,还奸杀教主夫人,我若有一字不实,天打五雷轰!” “风月公子,他掳走我家小公子,求您救救我家小公子!” “他杀死我们帮主,打残副帮主和长老,求您帮我们主持公道啊……” “风月公子,只有你的寻梦剑,才能制止那个魔头……” 众人情绪又开始激动了,但当他们发现风月公子没讲话,只是握着扇子静静聆听,最终也渐渐平静下来,有人开始试探风月公子的态度

梨花山久负盛名,只因住着善剑一族

这一族天生奇才,且又与世无争;不喜涉足风波,却也不吝援助,每每在倾危之刻,伸出援手力挽狂澜

“风月公子?”金刀门的代掌门,眼中饱含着期盼,小心翼翼的询问,生怕一不小心,会从对方口中听到拒绝

听上去罪大恶极,这决定并不难做——不能让这样的人,继续执掌凌霄阁! 风月公子抬起眼帘,淡然如水的眼波,缓缓扫过众人,平静道:“诸位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就请替我约战吧!” 梨花山没那么多仆人,三十三门派得到许诺,自是松一口气回去了,只有西门锦独自折返,找条小径偷偷摸进去

没有惊动任何仆人,从听花亭找到梨花阁,终于在回廊上看到负手而立、眺望远方的风月公子

云绮过来了,与他并肩而立,手中拿着一卷画轴

静默片刻,云绮开口道:“伯父并非真是要你去数花,他只是想磨砺你的心性,年少最缺的就是一份静心!” 想要领悟真正的寻梦剑法,就要数清山头有多少花瓣,这是当年父亲留下的花中谜

满山遍野的梨花,一朵朵乱飞似雪,就算真正领会剑意,也不能数清山头有多少花瓣

风月寻梦不会笨成那样,真去数那数不清的花瓣,只是每每遥望那片花海,总是能想起父亲的话

也许,父亲的话里,还有比练习禅定,更深一层的涵义

“我不是在想父亲留下的花谜……”风月寻梦拉起她的手,在她疑惑的眼神里轻笑,温柔道:“我方才在想,我们该成亲了!” 又是一年花开,眼前女子已经长发及腰,从小订下的亲事也该履行了

“是到约定的年龄了,但你怎会突然想起此事?”画轴举到面前,云绮笑靥如花,半开玩笑道:“对上凌霄阁主,你没把握了吗?” 风月寻梦道:“我曾经会过金刀门主,想要败他我尚需出剑,但方才听闻独孤傲败他并未出刀……” 云绮笑得清浅,酒窝却更深了,轻松道:“你方才也说,那只是曾经!” 风月寻梦也笑了,当下释怀道:“是啊,曾经!” 但是,青天斩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否则此人何以年纪轻轻,就坐稳阁主位置长达十年之久?! “云绮……” “恩?” “跟白婶说一声,今晚山庄有客!” “约了棋友?刹道长还是非君?” 风月寻梦没说话,闭着眼睛睫毛微颤,迎光身影在夕阳下,透着与世无争的安逸和闲适

这样的人,不适合武林,也不该在武林打滚

纯净的人才能够专研剑术,在剑术上开拓一番新境界

再藏身已经毫无意义,被主人发现的西门锦,从回廊下边一跃而起,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风月寻梦

廊下没人说话,就听唰啦一声,包袱抖开之后,金光倾泻在西门锦手上,闪闪晶晶绵绵密密,在夕阳下散发柔和光芒

好一件罕世珍宝,但看在风月公子和云绮眼中还是疑惑居多,这样的奇珍何故展现人前?! 西门锦知道自己不是高手,金丝甲穿在他的身上威力,比不过穿在风月公子身上

“青天斩一十八式,后六式是近身刀法,他的招式太快,尚无人能看清他是如何发招,但我见过塔刹和白狐的尸身,他俩人皆是死在凌厉的刀气下!” 死在刀气之下,并不让风月寻梦感到意外,能够坐稳凌霄阁主的位置,青天斩绝非浪得虚名! 只是,这样的人,怎会一夕疯狂、事行极端? 梨花山并没多少人,西门锦仍然压低声音,递上手中金丝甲道:“尚若真有万一,此物能助公子逃过一劫!” 为了能杀掉魔头,他算是豁出去了,拿出家传金丝甲,殊不知西门家为保这幅金丝甲可谓血洒无数

见风月公子没接过来,西门锦又低低说了一句:“只要公子能除掉魔头,为我西门家族雪恨,此物就是公子所藏,西门锦也从未见过!” 聪明人点到为止,西门锦相信风月公子是聪明人,能够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风月公子在决战之际,临时找来一副金丝甲,听上去多少都有点胜之不武;但若金丝甲一直都在风月公子身上,那就要算独孤傲运气不好,青天斩碰巧遇上了大克星! 廊下的人并没动,看着他的眼神,似是无声拒绝

西门锦急了,脱口而出道:“公子要是输了,不仅公子自己,连身边人都要遭殃……” 这绝非是恐吓,比起那些被掳走的男男女女,死在独孤傲刀下的掌门很幸运! “他们不会告诉你……”兴许这话题太淫晦,又是当着云绮的面,西门锦就算垂下眼,也显得十分尴尬,低鸦鸦道:“独孤傲好色,但凡有些姿色,男女皆逃不过他的魔爪!”

说这话的时候,西门锦眼睛看地面,所以不知俩人表情

片刻的静默,就听到风月公子依旧温和的声音,甚至是带着安慰他的语气道:“多谢西门兄义助,金丝甲且当暂借,用完物归原主……” 风月公子总算开窍了,西门锦心安定下来了,方才的唐突没有白费,不用狠药难除恶疾

接下来,西门锦就该告辞了,用膳留宿不过客气话,等除掉令狐傲之后,他和风月公子再无交集

金丝甲能还最好,若不能还,他也不会开口讨

“西门兄,自上次白马滩一别,我就不曾再入江湖,对江湖之事也知之甚少,还请西门兄给我多讲讲外边情况!” 这一次,风月公子是真心邀请,拉起他的手臂,往用膳的院子走,道:“就比如独孤阁主,西门兄曾与他交手,可否告之比武经过……”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与防身的金丝甲相比,有用的线索和情报,更似一把能刺伤对方的利器! 在未战败之前,西门锦自认君子,不屑在背后非议

但关山那场战,改变他的一切,名誉、地位、西门家族、甚至连妻子的清白,都被独孤傲这个魔头给毁了

西门锦苟活于世,并非怕死而是不甘心,他要亲眼看那大魔头最终被千刀万剐、万人唾弃的下场! 那一晚,西门锦知无不言,把他所知道的、所有打听来的、关于独孤傲的种种事迹,甚至是关山那一场屈辱的比武,都讲得详详细细知无不言

只有一件事情,西门锦做了隐瞒,就是关于妻子的事

跟大多受侮的男人一样,西门锦闭口不谈这件事,而风月寻梦一直在很安静的听,偶提些不让人难堪的问题,谈话就在西门锦看似冷静的外表下持续深夜

“你不会用金丝甲,为什么不拒绝他?” 送走西门锦之后,云绮问风月寻梦

此刻已接近三更,从西厢房回东屋,又要穿过一条山廊

正值十五,一轮月光,挂在山巅,月光倾泻在那片梨花上,好似一副白灿灿的锦缎,在夜幕下暗地妖娆

“西门锦现在一门心思想让独孤傲死,我们若是拒绝他,只怕他会另寻它法事行极端!”风月寻梦停下脚步,望着那片梨花,若有所思地道:“我们与其袖手旁观,不如拉西门锦一把,不让他坠入万劫深渊!” 云绮嗯了一声,再次与他并肩,看着那片梨花,疑惑道:“还在参悟花谜?” 风月寻梦神色淡然,眼中透着稍许疑惑,道:“我只是在想,一个人要疯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出杀妻灭子的暴行?” 独孤傲确实疯了,自十年前看到慕容夕的第一眼,就注定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那一日漫天飞雪,少年负剑站在慕容山庄门前,冷冷看着端坐撵上的独孤傲

多年后,独孤傲才明白,从那一刻起自己就输了! “梨花山?”接到战帖的独孤傲,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手将帖子飞插梁上,若无其事对身边一位堂主道:“东方仪,看来我的后宫,又要多一位佳公子了!” 说完,他勾起脖子,将手边一坛酒,悉数倒进嘴里

这些年他已经习惯,把苦涩独自饮下,更何况慕容夕已经走了,天下没什么事能让他上心

“阁主,风月一族天赋异能,有千年不败的神话战绩!” “千年不败?”对属下的进言,独孤傲报以大笑,轻蔑地道:“等你找到千年叟,让他来讲这话,也许我会相信!” 独孤傲不信邪,今天拥有的一切,都是他用屈辱和毅力换来,就算要毁也要亲手毁掉

他恨的人都死了,他爱的人也走了,世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活在他亲手缔造的地狱,就算风月寻梦是不败的神话又如何? 横竖不过一命,这颗心早就死了,这身子还吝惜什么?就算千刀万剐也无所谓!但他独孤傲是桀骜不驯,就算再自暴自弃,也非是任人宰割之辈

他是枭雄不是狗熊,那个什么风月公子,想在弱肉强食的武林讨公道,就要看剑锋够不够犀利! 五月山花正烂熳,碧水环绕的凌霄山,却被一股杀氛笼罩

义愤填膺的江湖人士,簇拥着他们心中的神祗,前往凌霄阁找独孤傲讨血债

凌霄阁如临大敌,除了他们的阁主,依旧跟往昔一样,懒洋洋躺在撵上,被人抬到七重崖上,斜眼冷瞄着挑战者

来人年纪轻轻,一身白袍如雪,手执一卷画轴,浑身不见杀气,倒不似来挑战,像是来欣赏风景

“你就是风月寻梦?”独孤傲眯着眼,杀机骤现! 他不该穿一身白,让他又想起那雪天,初见少年的眉眼

少年是那般决绝,抱着必死的信念,最后被一点一点,摧折在他的身下;而他也因少年,过着求而不得,痛不欲生的日子

“独孤阁主,现有十六派门来我的梨花山,说你滥杀无辜甚至掳人家眷,在我对你动剑之前,你有什么话为自己辩解吗?” 风月寻梦心平气和,寻梦剑为救人而来,剑下不留冤魂,剑上不增杀孽

从第一眼的印象判断,眼前的独孤傲,并非似众人口中、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此人年纪不过三旬,却是器宇轩昂威不可犯,有着卓尔不群的俊朗外表和傲视群雄的凛然霸气

一个自恃甚高的人,怎做掳人家眷的事?又为何杀妻灭子?会不会是另有隐情? “我独孤傲做事,从不需要辩解……”独孤傲冷笑起身,取出青天斩,挑衅道:“十六门派是吗?” 狂傲、自大、嚣张、霸气,眼中根本没有别人的存在,这是风月寻梦对他的初步印象

“放心!”独孤傲伸出食指,划过黑压压人群,狂傲无比地道:“等收拾你之后,我就让他们以后,再也说不出话!” 还有,杀心太重,不容忤逆! 一句话结束,独孤傲不再多言,青天斩挥面而来! 七重崖上一声鹰啸,众人顿时紧张起来,江湖两大传奇人物,青天斩对上寻梦剑,此刻正在山巅一决生死

快得一瞬之间,快得不容眨眼,青天斩带着开山力道,劈到风月寻梦的额前

不容一丝犹豫,画轴迎风而上,风月寻梦不退不避,硬生生接下这一刀! 咔嚓嚓的碎裂声,风月寻梦足陷三寸,花岗岩似变成湖面,一丈开外碎石翻涌,看得旁观者心惊肉跳,不自觉地往后退却

第一招是试探也是力量对决,刀和剑都尚未出鞘,同样两个天赋绝顶的人,在众人眼前演绎一场令人惊叹的巅峰对决

第二招比的是速度和技巧,不过一眨眼独孤傲刀走三路,每一路是三招六式、式式带着连环杀机,逼的对手不容喘息

风月寻梦旋身而起,画轴随着身子舞动,以奇应正、以巧化招,每一式都应得恰到好处分毫不差

紧跟着第三刀,第四刀,每一刀都刀路不同,每一刀都刀中藏诡,应对者的根基、内力、心神、反应,都要能跟上独孤傲的水准

群侠看得眼花缭乱,耳里只有刀剑之声,眼中只有应战人影,但饶是全神贯注,仍然看不清独孤傲是如何出招,而风月寻梦又是如何应招

这就是普通人和天资卓越者的差距,独孤傲是当今武林的传奇人物,而风月寻梦更是武林千年传说之后

“西门兄,你囊中还有酒吗?”直到身边的云绮发问,西门锦才猛然惊觉,他一直拿着空酒囊在饮! 云绮递来自己的酒囊,西门锦顾不得道谢接过便饮,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缠斗的人影,生怕一眨眼风月寻梦就会落败

“比得过!” “你太紧张了!”云绮抿唇一笑,目光平视前方,淡淡道:“越想赢的人就越在乎,越在乎就越放不开,越放不开就越受制,环环相逼不得解脱!” 西门锦眼都不眨一下,只用低沉的声音道:“我不是紧张,我只是想看清楚,独孤傲怎么死!” “万一独孤傲赢了呢?” “那我们都得死!” “如此饮,你会醉!” “哦,会醉吗?” “……” 西门锦冷笑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他没穿金丝甲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囊中是梨花茶吗?你以为独孤傲会放过你们这些人吗?” 云绮转过头来,清泉似的目光,静静的看着他
《乌伤之狱》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沐小栀】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乌伤之狱作者:上下一色虐身虐心,先虐后甜,前面越的挺虐的,完全属个人兴趣的虐。纯属虚构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