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师尊又要去作死》完本[古代架空]—— by:张毓麒

《乌伤之狱》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沐小栀】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乌伤之狱作者:上下一色虐身虐心,先虐后甜,前面越的挺虐的,完全属个人兴趣的虐。纯属虚构的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岑师叔你快去拦拦他啊!” “没事儿,有我陪着他,没事儿的

”岑清酒眼神真挚,“他高兴就好

” 这个师尊痴汉没救了

道是郎骑竹马来,无视了青梅,绕上了另一只竹马

自小的情缘早已注定,成与不成,就等着哪方来开口了

主cp傲娇中二吐槽嘴炮受X傲娇嘴炮攻 副cp温柔忠犬攻X炫耀炸毛受 谁能来治治我家师尊的中二病啊!!! 【让我带着自己的儿子们一起ooc!】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清酒(攻),洛飞鸟(受) ┃ 配角:何药温(攻),岑丹生(受),岑清决,路明晴,路洪正,向妤渊,方修远,布玄文,顾之歌,罗尧遥,曾竹溪,阿温(莫温) ┃ 其它:双cp

“哦?不是五天前刚查出来那个?” “哪是啊,昨夜石师兄在乱葬岗夜巡回来的时候,说起他又发现好几具尸体被人挖走了,这不今早刚去柳师兄那里报告嘛

据说现场一片混乱,明明已经让弟子在守着了,这盗墓人怎的就这么嚣张啊!” “是啊,这都第几具了?单是这个两周都有十多具了

干这么变态事儿的,千百年找不出来这么一个!听外头百姓说,生怕这些歹人找不到死人挖了,找上他们祖坟,报了官也没见那些官老爷出来管过,啧啧

” 洛飞鸟和何药温从顾之歌的剑庐出来,迎面走来这两个穿着西水畔校服的弟子,瞥了一眼家纹,只是两个普通的外门弟子

看见二人,那两个弟子捧着书卷行了一敬礼,异口同声道:“见过洛宗主

” 洛飞鸟从不很在意这些礼节上的东西,笑着让他们退下了

但对于他们说的事,洛飞鸟倒是极感兴趣的

这事儿最近在南疆谈的火,都传到了隔壁落霞

此次前来,不光是为了找顾之歌保养武器,还是想来打听一下此事,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

“走吧,我们去找方兄问问

” 二人轻车熟路到了目的地

书院内墨香满溢,却是那舞剑之人煞了风景

这儿是闻言居——一个武门难得有一个如此文绉绉的院落名,是方修远的书房所居之处,看着一副古色古香读书人气派,可这方宗主本人肚子里是没有多少墨水可言的

这一点被洛飞鸟不知诟病了多少回,可方宗主只是讪讪一笑,道是毕竟这西水畔也不尽是莽夫

闻有动静,那人剑锋一转,就这么对准了何药温颈间的命门

洛飞鸟从他身后转出,门也懒得敲,就这么径直走进去,调笑道:“要是被他听见了就这下场,说了几次也不听

” “方兄,好剑法,但可否先放开我家徒儿?人家很无辜的,别这样

”洛飞鸟走过来,扇子一敲剑脊,消了他的力道

见是何药温和他师父,方修远反应过来,大手一挥收了剑,又同往日一样背到身后

这又是值得洛飞鸟吐槽的一个点

这把大剑是方修远少年时所铸,名曰“赤瞳”

他倒是爱自己这把剑爱的紧,就连睡觉也要放在枕边,毫不夸张

那平日里自然也是一直背着的

偏生这个人又是一副好容貌,翩翩公子的模样,平常摇着把折扇,还带着些书生气,怎么看都与那剑格格不入,而他本人却对此还不自觉,这就让人很头疼了

“说来,这儿又不是习武场,为何要在书院内练剑?”三人进了屋,有弟子上了壶茶,是这边特有的太华,闻着阵阵清香

“洛兄是不知,最近碰上一难事儿,正无解呢,愁得慌

” “之歌呢?他为何不助你?” “若是我们都有方,也不会来问你

重点是,这些方面的,我们这些凡人,也什么都不懂啊

”方修远那张秀气的脸浮上一片愁色,众多世家家主中独数他是最宽心的那个,再难得事儿他也笑得出来,现在这幅模样,怕是真碰上什么棘手的事儿

洛飞鸟好奇心大盛,问他,此话怎讲

“洛兄,你可知,南疆盗尸案?” 洛飞鸟闻言一顿,自己正是为此事前来,还正好合了人家的意

便答到:“不就前段日子南疆乱葬岗那些无主坟堆被人挖去了嘛,这种事竟都已经传到我们落霞了,能不晓得

适才还听闻你们两个弟子在谈起,正是要来找你商议此事

” 方修远听了高兴,废话也不多说,长驱直入:“那好

我们正怀疑那歹人大费周章盗走这些尸体,必定是有大阴谋,比如,跟魔界会否有关联?有没有什么魔界的术法,能让这些尸体派上用场?” 他这人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洛飞鸟是很喜欢跟这种人交谈的

品了一口茶,顿了顿,又放肆一口气喝下了,叹了声好茶,终于是说话了:“有,当然有啦!这些尸体还能有什么用,炼尸啊

炼成走尸,再厉害一点是凶尸,不会思考不会疼痛,力量又强大,一心一意只听从控制自己的人,当然是好东西啊

但这种方法太不人道了,也就魔界那帮歪门邪道的家伙会去用了

” 详细解释一番,他又问道:“乱葬岗里头埋得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死刑犯啊,流浪汉啊,或者死因难以言说的那种

” 洛飞鸟此刻相当想吐槽这个“死因难以言说”究竟是什么,但他忍住了

在一旁乖乖听着一直不说话的何药温插句嘴:“听起来都是怨气很重的那种

”他想了想,“倒是极适合用来炼尸,且成为凶尸的可能性极大

” “那不行,这听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能让那歹人这么胡作非为下去

若是这阴谋成了,老百姓肯定要遭殃

洛兄,”他突然十分激动地站起,看向洛飞鸟,“请助我一臂之力

” “我本来就是来帮你的

” “好!” “知道你对此一窍不通

”洛飞鸟邪邪一笑,把对面人堵了个正着

方修远冷冷撇了他一眼

这方修远是个性子急的,话都还没说完就传命让弟子准备上了必要的东西,拉着洛飞鸟师徒二人,三人上了山

洛飞鸟抱着此次只是去调查的目的,也没必要将自己的武器全带着;刚好自己的长弓“八云”已经保养好了,便只背了这把弓上山

路倒是不很远,马车也就坐了半刻,出了城,再行了不远便是了

这乱葬岗在山的背阴处,一看这风水也好不到哪里去,物尽其用也是真

沿着山路走半个时辰不到,可以看见一块儿被藤草盖了个遍的石碑,刻着乱葬岗那简单粗暴的大名,后头便是这地界

乱葬岗是叫乱葬岗,新的旧的各种没人认的无名尸全都在这里

待遇好点的挖个坑扔进去埋了,给你盖个土堆插根儿木棍;待遇差的破席子给你裹了尸身随手一扔算埋好了

有从刑场上砍完头扔进来的犯人,光有个头没身子或是头不知在何处的无头尸体有得是

遍地白骨,散发着腐尸的熏天恶臭,虫蝇乱飞

这些死者看来一个个的也都不是什么善茬儿,死了还怨气冲天,害的这儿除了孤零零几棵树方圆十几里算是寸草不生,算得半座荒山野岭;也不生啥动物,所以就连猎户也绝不踏足

“好一个不吉的地儿

”洛飞鸟随口嘟哝一句,大步踏进;这可苦了何药温和方修远两个,这味道跟你几十天没洗澡都没得比的,两人强撑着不吐出来,可这哪是能撑得住的,何药温首先败下阵来

瞧见在前头案首阔步的洛飞鸟倒是神色平静,相当地吃了一惊,忍不住问了一句:“师尊,为什么这么臭你都能忍啊

” 洛飞鸟回头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你若是从小看着身边的人突然在你面前死去,一点点烂掉,你也会习惯的

” 何药温一愣,知道也不是什么好故事,不打算听下去,便也不再多问,专心赶路

实在是臭的受不了,早些查完早点出去

三人穿行于尸堆,遍地都是腐尸,难以找到落脚点,一脚踩下去听到树枝般断裂开的声音,那是踩到了碎骨;若是有走在泥潭里的感觉,那是衣服和血肉烂掉的产物,恶心死人

洛飞鸟面上说着习惯了,但着实没见过烂成这样还这么多的,每一脚下去都一阵恶寒,心里想着这一身穿回去怕是不能要了

“突然心疼那些每天来这里巡逻的弟子,你们宗最近的资金都是花在给他们换衣服上了吧

” 方修远对于他无厘头来这么一句很是无语

终于找见一片开阔之处,这里地势稍高起些,视野很好,闻到的尸臭也更加浓郁自然,提神醒脑

方修远这一路过来总算是绷不住了,吐了个痛快

旁边何药温一脸过来人的表情,一言不发地帮他顺了顺气,再递过去一壶水

看着那一堆呕吐物,然后自己也吐了

洛飞鸟看着这同是天涯沦落人既视感的俩人,摇了摇头

“方兄,你们弟子报上来的情报里,有没有说这些被盗走的尸体都有什么特征,自开始发生到现在具体遗失可有多少?”待方修远缓缓,洛飞鸟总算找到机会问他问题

方修远看看这遍地碎尸,还有几个突兀的坑和土堆,都被巡查的弟子做上了明显的标记,道:“三个月了,被人挖了一百一、二十个坑,感觉盗尸人还是很有目的性的在找完整的尸体,因为埋在土里不用遭受日晒雨淋,相比暴露在外的情况好上许多

” “那看来是真的有人想去炼尸了

”洛飞鸟这么一喃喃,一觉踹开旁边那个惨白的骷髅头

“但......我想作案的人一定不多

”听洛飞鸟这么来一句,方修远问他是何故

“这事儿发生了这么久,整三个月,才盗走一百多具尸体,就算他们为了躲避只在夜间作案,那也不可能才这么点效率,这明显才一两个人的样子嘛,平均一个天一到两个

” 三人停止了讨论,各自四处走动,看看那些坑洞,再看了看是否还有更多被盗走的尸体

可这查了半天,竟然什么也没查出来,这就比较让人沮丧了

这时,一只鬼手搭上了何药温的肩膀,惊得他一下子浑身僵硬,下意识反手一劈,身后那尸体便被弹开来坐倒在地上,断了一只手挣扎半天爬不起来了

洛飞鸟和方修远忽闻有异动,忙从那边赶来,就看到何药温和一具倒在地上抽搐的尸体,心下已经了然

正见方修远手已经搭在剑柄上准备拔出,伸手拦了下来

方修远见他拦自己,还以为他要干嘛,正要出声,便见洛飞鸟从箭袋里掏出一只红色尾羽的箭,拿箭尖刺破自己左手尾指,沾了血闭起眼睛又在念咒,然后一箭狠戳在那尸体的天灵盖上

这走尸登时不动弹了,死板板躺在那里,像是死透了

方修远全然忘了自己刚才还要斩杀人家,现在倒为其默起哀来

“惨啊,惨啊

”他情不自禁地感叹倒平白收了洛飞鸟一个白眼

“说来,这就是你们说得凶尸?”方修远看了半天,忽然惊觉这是个会动的死人,好不惊奇

却见洛飞鸟在忙,便转头问何药温

“不,这只是一般的走尸

凶尸要比走尸再厉害上些,不是我们随随便便能应付的

” 过一会儿,洛飞鸟将羽箭拔出,在空中放了手,那箭竟就这么径自悬停在了半空

洛飞鸟手轻轻一挥,念了声“去”,那箭便这么寻了个方向,朝那边飞去了

方修远看得惊奇,忙问这是什么东西,何药温就又在旁边解释了:“方宗主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是仙门一种法术,叫迷踪箭,以血做媒,可以循着一物自身的特点,去寻到本来的主人或者类似相关的东西

” 说不定,靠着这个,还真能直接抓着凶手

迷踪箭飞了老远,绕了个山头,进了另一面的密林,突然方向急转向下,扎在两块儿石头中间

看着这俩半人高的石头,方修远回头又瞧了瞧洛飞鸟

“洛兄,这儿......你觉得能藏一到两个能挖上百具尸体的大活人?”方修远终于是找着机会笑话他了

方才这迷踪箭被何药温吹得天花乱坠,道是如何如何厉害,结果却上来就出错打脸

但他倒是算错了一步,这洛飞鸟可是个极不要脸的人物啊

“迷踪箭怎会错呢?里头肯定有东西啊,是吧

”洛飞鸟嘿嘿一笑,准备把这尴尬给掩过去

拦下了要伸手去拔箭的方修远,自己凑了过去

“洛兄,又是如何啊?” “这万一里头有什么飞剑毒气喷出来那就不好受了嘛

来,让开,我来

”他说着就一抬手,将迷踪箭召回来,捏在手上又放回了箭袋

出他预料的,什么也没发生

再次打脸

“洛兄,都说了没有必要的,这里头怎么可能有东西,只是两块儿石头罢了

” 洛飞鸟摸摸鼻头,相当冷淡地回了一句:“小心些总是没有错的

” 他不甘心,独自去石头那儿查看

两块石头之间留有二指宽的缝隙,顺着缝隙看进去,居然看见一只血红色的圆眼,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甚是吓人,若不是有过人的心理素质,此刻怕是早就吓晕过去

他退回来,找方修远借来了赤瞳准备将其一刀劈开

方修远满不在乎,一点不相信他真能发现什么东西,但也拔出赤瞳递给他

洛飞鸟一手去接,竟一下子没举起来,剑尖砸在地上

他心下一惊,看着方修远,这剑居然宛如千金之重,还真是不能小看这人

为了不丢面子,他双手握剑,用尽全力挥舞起来,一刀斩开

里头咕噜咕噜滚出四个腐烂的人头,东倒西歪地,眼睛依旧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洛飞鸟,一股诡异的阴郁之气从中弥漫开来

几个人头眼中闪过一丝血红,强行立起来,开合着上下鄂一蹦一跳地走开了

三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场面极其鬼畜,只留下牙齿和颌骨碰撞摩擦的声音

“我就说里面肯定有东西,迷踪箭不会出错的

”洛飞鸟还剑的时候一脸傲然

“师尊,这......要去追么?”何药温直接无视,看着远远逃走的四个人头问道

“不必了吧,这应该是有人想要吓退我们,不让我们靠近,没什么危险

”这是方修远答的

“......” 洛飞鸟对于把自己无视的二人扔进了黑名单

“喂!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速速离去,饶你们不死!” 正在三人就人头一事进行一番讨论地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小孩声音,转过头去看,那树丛后头不知什么时候跳出一个七、八岁大的孩童,正怒气冲冲地指着他们

“看什么看,说你们呢!还不快滚!” 洛飞鸟眉头一皱,这小孩语气凌厉,措辞相当不恭,还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定有问题

方修远也察觉到了,大步上前要擒他

见这负剑的男人如此凶恶,小孩顺时没了气势,转身欲逃

洛飞鸟暗暗下了道禁制,双腿无力,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十分轻松地就被方修远给领着衣领提了起来

看他神情,洛飞鸟心道不好,下一秒,这小子就开始哭了起来

“放我走!” “你们这群人,欺负个小孩算什么本事,我回去告诉我娘亲,她会来弄死你们的!” “变态!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这小子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一边骂还一边拳打脚踢,不过也是打在空气上毫无用处

洛飞鸟耳朵听得起茧子,想问他为何会在这里,结果一个你字刚出口,那小子就大喊:“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洛飞鸟笑了,嘴一咧,一面朝着那小子走过去:“我还没打算问这个呢,既然你先说了,那我问你,把你炼成凶尸的是谁啊?” 他问得轻描淡写,那小孩就这么满脸眼泪鼻涕看着他,表情却已经冷静下来了

大眼瞪小眼,突然就这么安静下来了

那小子突然张开嘴大吼,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眼瞳逐渐浑浊,一片阴翳,有血从双耳口鼻中流出,已化作一具凶尸
《<西涯侠>山水犹欢》完: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西涯侠>山水犹欢》顾厌秦欢睡了两年,忘却前尘,从此踏上了一条和以前全然不同的人生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