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涯侠>山水犹欢》完本[古代架空]—— by:顾厌

《糟糕,师尊又要去作死》:“岑师叔你快去拦拦他啊!”“没事儿,有我陪着他,没事儿的。”岑清酒眼神真挚,“他高兴就好。”这个师尊痴汉没救了。道是郎骑竹马来,无视了青梅,绕上了另一只竹马。自小的情缘早已注定,成与不成,就等着哪方来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西涯侠>山水犹欢》顾厌 秦欢睡了两年,忘却前尘,从此踏上了一条和以前全然不同的人生路

其实就是秦欢遇见白元芳等人,从此过上好日子的故事

我爱少主,昊欢大旗举高高!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欢,岳昊 ┃ 配角:白元芳,秦双,李西涯 ┃ 其它:西涯侠

第1章 楔子 天边晨光熹微,红烛偶尔爆出一声烛花,一重帷帐将光都晕成一层朦胧,恍若带着流动的水色

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安静的躺在床上,他气息悠长,好似只是静静的睡着了,而不是无知无觉的昏迷不醒

远处不知哪家传来几声嘹亮的鸡啼,将这清晨的宁静打破,惊醒了天地,也叫醒了沉睡许久的人

纤长的睫毛抖了几抖,秦欢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撑着左臂,坐起来才发觉身体有些乏力,心中有些奇怪

这种乏力感应该是躺了许久,久病未起才会有的,他生了很重的病躺了很久吗?习武之人,身康体健,不惧寒暑才对

天色初明,朝阳羞羞的从天际不慌不忙的探出脸来,人们大多还在睡梦之中,秦欢已经起了

他照旧穿着一件轻薄云纹红衫,白衣作衬,除却苍白脸色,还是鲜衣少年模样

他不熟悉这个地方,也不记得自己之前发生了什么,可他想,他昏迷时想必已叨扰主人很久,此时醒了也该离去了

秦欢拿着剑,带着一个不知谁放着的包袱,看起来该是他的,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这里

人去屋空,桌上杯子下压着一封书信

当滴答派的招牌被第一缕阳光照亮时,秦双着一身浅色罗裙,脸色有些憔悴,端着水去准备为哥哥梳洗

当她看见叠的整齐的被子时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哥哥昏迷不醒,莫不是有人将他掳走了?有可能,她可没忘当初那个哥哥骗过的岳昊,那家伙看哥哥的眼神,绝对有问题! 秦双转身准备叫师傅他们去帮忙的,不经意间,那封信就闯进了她的视野

秦双看完信觉得,也许话本里说的不算是假的,哥哥卧床两年不醒,醒来后竟然忘却前尘不认得她这个妹妹了!而且还说什么叨扰日久,心有歉意,自己离开了,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能去哪啊! 一个两个,都不省心! 作者有话要说: 又开新坑,我又在作死

第2章 第一章 秦欢走在街上,此刻晨雾未散,他一身红衣飘然周身气势不凡,倒让几个老者以为是看着仙人了

白洁早上出来四处走走,乍一看到这张脸,身体出于习惯已经一掌拍上了秦欢的肩膀

“哥,你怎么突然转性了?两根须须好像小龙虾啊

” 秦欢有些茫然,他不记得自己有个妹妹

“我不认识你

” 白洁有些气恼,好好的又玩什么失忆,“你是我哥白元芳啊,你这张脸化成灰我都认识

” “姑娘认错人了

”秦欢说完,转身欲走,却被白洁拉着走不开

于是最后,他还是跟着白洁走了

白洁带着秦欢去了城西,那里有个侦探事务所

刚走近院子,就听到里面热闹的声音

白洁拉着秦欢的手一僵,颠颠的跑进去一看,果真,那个活泼泼的笑闹着拉着狄仁杰的是她哥白元芳,绝不会假

那后面被她强拉了一路的红衣少年又是怎么回事? 秦欢站在院门前,看着白洁的表情觉得有些可爱,“我说过,姑娘认错了

” 白元芳看见白洁回来正要迎她,乍一听见秦欢的声音,便自然抬头望去,一见着面孔,两人都有些怔愣

天底下非亲非故的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可能吗? 可能的

可要这样两个人相见,这样的缘分,又要攒上多久呢?秦欢不知道,可他遇见了,就在他眼前

白元芳似乎和他没一处相像的,活泼的有些傻气,却很讨人喜欢,让人一见面便心生好感

不过在武力方面,他们或可以一较高下

下意识的,秦欢觉得自己一定不会是这幅样子,他隐约感觉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不会讨人喜欢,说不定还笨手笨脚的,连女孩子也哄不好

白元芳反应比较快,他嘿嘿一笑,拍了拍秦欢的肩膀,“巧了,咱俩长得一样帅

”脸上还带着笑,又扭头装作咬牙切齿的样子对着白洁说:“你连亲哥哥都能认错,哪天我丢了,你肯定找不着我

” 秦欢看着他变脸的速度觉得真奇妙,仿佛是另一个自己在说话,心情竟然很平静

“好巧

” 白元芳仿佛是和他很熟一样,哥俩好的搭上他的肩,“还有更巧的,我跟老狄在大漠里也遇见过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

他和你又不一样,虽然都没什么表情,但是他的眼里,都是故事

” 秦欢扭头直视着白元芳,白元芳又道:“别看我,你眼里也有故事,但是你的眼光很干净

诶,对了

兄弟,你是要做什么的,在哪里落脚?” 秦欢摇了摇头,他刚醒来,前尘尽忘,刚离开又被拉来这里,哪来的落脚地方

“那要不,你就先在这待一段日子呗

相逢即是有缘嘛

”白元芳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看着秦欢,眼神真挚而又期待,秦欢心里一软,索性也就答应了

小院里灌木丛叶子上的露珠晶莹剔透,柔和的金辉懒懒的撒进小院,狄仁杰掏出烟斗缓缓吸了一口,看着白元芳的笑脸也笑了起来,白洁抱臂倚着墙看热闹

“人还是我领回来的呢,哥你长了张大众脸吧!” “天底下这么帅的脸,怎么可能是大众脸!”

第3章 第二章 金乌懒懒的从蒙蒙的微光中缓缓振翅,光芒撒向四面八方

院中朝露凝在叶尖迟迟不肯坠下,屋内几滴冷汗毫不留恋的从秦欢额上流下

秦欢猛的睁开眼,瞳孔略微有些涣散,他做了场噩梦,梦中发生了什么倒已记不清了,只是那种悲伤与惊惧却完全没忘

看来他过去做过什么亏心事,如今忘了竟也还会梦见

他拭去额上冷汗,起身换上绛色武服,一番洗漱后又是一天新的开始

白元芳打开房门时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门一打开,就泄了满地金辉进去

白元芳伸伸懒腰揉了揉脸,又是愉快的一天啊~ 白元芳拿目光四处扫了一遍,有些惊奇的发现秦欢坐在台阶上,怀里抱了一只毛色雪白的猫

阳光和暖,微风时不时温柔吹拂,一人一猫神色中都带着些慵懒,看着竟有些岁月静好不过如此的感觉

离白元芳邀请秦欢留下已经过了小半个月了,白元芳他们也大致了解了秦欢现在的情况,其实也不过是前尘尽忘,了无归处,虽似乎大病过一场,如今也是身康体健

既然没有可去的地方,那他们便给一个,人长得这么像,总归是缘分,更何况秦欢失忆前那扑朔迷离的身世,也让他有足够的理由想要留下他

不过,根据白元芳的观察,秦欢其实是个心软的不得了的人,还很喜欢小猫小狗

很奇怪的一点是,虽然秦欢很想同小动物亲近,猫猫狗狗们却都躲着他

今天能看见秦欢撸猫,还真是稀奇

秦欢听见白元芳的脚步声停在背后,只微微侧了侧脸看他,白元芳于他,委实有些太热情了

他对这种人,还真是无法招架

所以这半月来,但凡有什么他能帮得上的,他都尽力去帮,有什么他会做的,默不吭声就做了

对于秦欢的行为,白元芳表示十分感动,每天早上的早餐可算有人包了,并且,终于有一个小伙伴可以陪他一起练武了! 白元芳绕到秦欢面前蹲下,他看着秦欢怀里的猫爪子,心里痒痒的

那粉色的小肉垫,朦胧的双眼,还有略长的毛毛,太可爱了~忍不住笑着向猫咪伸手

秦欢看白元芳笑的眼都眯成月牙,动作轻柔的托着猫屁股,把猫移放到白元芳怀里

“给你

” 白元芳顺手接下猫,笑眯眯的看着秦欢道:“也不知道你哪里找来的猫?如此乖巧

” “自己来的

在附近徘徊几天了

” “难得亲近你,咱们养着吧

”白元芳抱着猫站起来,看向秦欢

秦欢轻轻点了点头,倒显得像是个乖巧的孩子

虽然他不知道为何白元芳对他如此热情,可白元芳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好,这却是做不得伪的

狄仁爱坐在门口,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摇摇头,颇有些无奈的样子,也跟着笑起来,他深深抽了口烟,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来

白洁买菜回来看见院中这幅场景,突然觉得走错了地方,这种老夫老夫现世安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加上秦欢一起,她怎么觉得有种一家三口的既视感啊,摔! 白洁不知道,现在心情复杂的不只是他,还有藏的隐蔽的小黑

少主丢了他也很慌张,毕竟他对少主的事情要比圣姑还有前教主了解的更多

少主突然不知所踪,一瞬间他想到很多阴谋论

幸好按照圣姑的说法,少主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他才能早早找到毫不掩饰踪迹的少主

小黑看着秦欢在这里过得很好,他有些不想回报圣姑少主的消息

这样嘴边噙笑的少主,要是被圣姑寻了回去,再回到那个局里,怕就又会变回以前不苟言笑的样子了

他已经拖了七天,再不回报,圣姑也该起疑了

小黑心里默默盘算着,不如就今晚汇报好了,在那之前,他还要把苍穹的眼线从少主身边拔去

不要以为你躲得很隐蔽了,论职业操守和技能,我才是专业的! 作者有话要说: 日天依旧没上线(T▽T)

第4章 第三章 玉蟾高挂夜空垂,漫天星辰照八荒

秦欢在收拾行囊,白元芳吵着这段时间没有案子,无聊的紧,想要带他去大漠里,一起去见一见那个和他们长得一样的酒家

秦欢没什么意见,他来时只带了不少银票和些许银两,再加上一柄不知名的剑

说起行囊,他在这里住的这些天,衣物都是白洁帮着掌眼,从铺子里定制的,要不然他连收拾都不必

小院外隔着一条街,小黑还是从头到脚都贯彻着黑衣人的原则,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藏在阴影里

已是夜深人静时分,街上空空荡荡,时有清风卷起落叶

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摸到了巷口,探头探脑的向里望去,可他忘了,总有月光也照不到的角落

脑后一阵劲风响起,他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就已软软倒下

小黑静静的站在他身后,掂了掂手里的板砖,许久不用竟有些拿不稳力气了

他一手扶住这人倒下的身体,看着这人身上苍穹的弟子服,面巾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苍穹竟敢觊觎元教的少主,元教也该回报一二了

第二天,可怜的弟子昏迷着躺在苍穹的山门前,染了一夜的露水

秦双收到小黑汇报时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她哥吃了那么多苦,一个人在外面她怎么放的下心

从那苍穹弟子的事看来,那岳昊果然贼心不死,还念着她哥

她哥如今身体怕是还虚着,又带着混元剑在外,万一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那可就糟糕了! 可惜,虽然小黑效率极高,秦双动作也十分迅速,然而第二天的她们还是扑了空

李西涯手忙脚乱的安慰着秦双,秦双也知道自己该冷静,她如此焦虑也是因为关心则乱

他们打听了一圈才知道,秦欢大概是跟着住在这里的狄仁杰几人一起清早就出了城,向西北方向去了

秦欢此刻和白洁一起坐在马车里,狄仁杰坐在外面赶车,或者说陪着白元芳

狄仁杰很黏白元芳,倒不是说有多黏糊,但是只要他有一会儿看不到白元芳了,就会拼命的找,找到了才安心,像是魔怔了一样

秦欢感觉有点不好,他可能有点晕车

白洁看着秦欢一路上脸色很差,不禁有些担心,“你要不先躺着?我们走了两三个时辰了,算算时间快到下一个镇子了

看你脸色很差啊

” 秦欢本想拒绝,可他看着白洁担忧的目光,再加上他的确有些撑不住铺天袭来的倦意和晕车的难受,也就顺势躺在了车里的小榻上

出于习惯,混元剑仍旧是被秦欢放在枕下枕着入睡

即便是官道,也难免有些不长眼的石子儿横在路上,马儿可不管这些,只管牟着劲儿往前跑

马车里微微有些颠簸,恰好盖住了混元剑细微的剑鸣声

白元芳中间伸头进来看过,见秦欢睡了也就压低了和狄仁杰谈笑的声音

白洁抽出一个话本,一路上看的津津有味

秦欢睡得却不算安稳,他赤着脚走在一片黑暗里,四周寂静压抑

黑暗中隐约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是在叫他“欢儿”,“欢儿今日可有用功?”

欢儿?谁?又有一个孩童奶声奶气的答道:“回父亲,孩儿今日任务已经完成,每日都有用功

” 这孩子是谁?为何我会觉得如此熟悉?秦欢正疑惑间,黑暗中出现了一点微光

那一点微光似乎是有灵性一般向他的方向飘过来,及到近前他才看清,这竟是个粉衫女童

女童见着他,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欢欢喜喜扑进他的怀抱,“哥哥~” 忽然之间,一切都消失了,他醒了

白洁从外面撩开帘子,“诶,正好你醒了,我们到了

你快下来休整一番吧,我哥去寻了个老大夫,让他给你瞧瞧

第5章 第四章 岳昊坐在黄梨木椅上,神色淡然的看着跪在面前的苍穹弟子,低头抿了一口茶

果然,说什么重伤垂死,都是骗他的

“下去吧,没什么了

” 那弟子偷偷抬头看了一眼掌门,见掌门面上神色着实算不上好,当即退了出去

待弟子走了以后,岳昊将茶碗放回桌子,向后一仰,“秦欢啊秦欢,你活着,怎么不自己把玉送回来?偏要让人送个假的回来,呵,当真以为我分不出?” 岳昊也不急,秦欢不在李西涯等人身边,也不知这次又是想做什么?会不会又有人像自己一样,被骗到最后才明白?他当初,怎么就看不穿呢?明明秦欢不善说谎,偏生秦欢说的那些,他都信了

他等着,怕是又有一出好戏,开场了

马车依旧颠颠的,白元芳扬着小鞭子,不时抽几下车辕,口中还哼着不知哪里听来的乡间小调

狄仁杰在跟着他学,只是可能他的技能点都点在了智力上,哼出来的调子总是有些走样

“阿嚏!阿嚏!”秦欢这般动静惹得白洁多看了他几眼,秦欢也有些奇怪,难道是感冒了? 白洁倒笑开了,掀开小窗竹帘,看着外面道路两旁的绿草红花道:“习武之人身康体健,那老先生刚给你看过身体,说了你没病没灾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在想你?” 秦欢猜想也许是他醒来时的那户人家在念他吧,可他又不认识他们,于是他也只能摇摇头

他看着白洁的侧脸,忽然想起之前梦中的那个女孩儿来

“哥哥~哥哥~”如今想来,那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他想,也许他也像白元芳一样,有个妹妹

他的确有个妹妹

好妹妹秦双刚刚得知亲爱的哥哥和不知名的陌生人,一起去了西北方向

那么问题来了,便是不出中原,中原地势辽阔,西北方向这么大的范围,她该如何找回哥哥?秦双不禁陷入了沉思

小黑表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圣姑,为什么你忘了我们元教还有情报部门?元教的精英们泪流满面,圣姑手段狠厉,行事果断,若说领导倒也是个好领导,可惜,一碰上少主的事智商就直线下降

白元芳带的路很是奇怪,并不是常规的去大漠的路,有的时候反而还会绕一段路

秦欢无事一身轻,也就随着白元芳一路乱跑,反正狄仁杰都不反对呢

不对,是白洁都不反对,毕竟白洁才是他们四人中管钱的

白洁无所谓啊,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她哥开心就好啊,反正他们不差钱
《腹黑神捕探案记》完本[古:深夜,青年横尸陋巷;踏青,红枫叶盖女尸;本镇纳税大户,夜半居然在高床软枕上,命送黄泉;小小一个镇上怎么如此多棘手的案子接踵而至,呆萌县令符卿开真是焦头烂额,幸好有个冷面捕头,刚猛能打死坏蛋,柔情可顺毛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