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神捕探案记》完本[古代架空]—— by:鹿衔叶

《<西涯侠>山水犹欢》完: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西涯侠>山水犹欢》顾厌秦欢睡了两年,忘却前尘,从此踏上了一条和以前全然不同的人生路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深夜,青年横尸陋巷;踏青,红枫叶盖女尸;本镇纳税大户,夜半居然在高床软枕上,命送黄泉;小小一个镇上怎么如此多棘手的案子接踵而至,呆萌县令符卿开真是焦头烂额,幸好有个冷面捕头,刚猛能打死坏蛋,柔情可顺毛喂食

谈谈恋爱,查查案,不亦乐乎

第1章:陋巷血尸 夜色如墨,清河县早已陷入了沉睡

此时,只有那让人寻欢作乐的藏春阁还灯火通明着

一个男人跌跌撞撞的从里头走了出来,他看起来有些异样,眼里都是血色

那男人一步步走进藏春阁旁边的偏巷的阴影里头,走到那连月光也照不到的地方

忽然一声明显是被捂住了口鼻而发出的痛苦呻吟飘散在夜空里,紧接着又是几声皮肉穿刺的声音

一切归于安静,直至第一声鸡鸣开始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院,平平整整的泥土地面,三面方方正正的土墙

忽的,墙上飞上来一只神气活现的大公鸡,趾高气扬的打着响鸣

过了不一会,房屋门一开,一个身量高大,青年走了出来,他就是清河县的捕头武昱岩

武昱岩生的甚是俊朗,大约是像了母亲的缘故,唇薄而色浅,显得有些阴柔

幸而有一对浓眉,一双虎目,鼻梁挺直,面型方正,自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态,如若不然,该如何压得住那些心存歹念之人

现在已经是入秋之际,凉风阵阵,他却只穿了件浅色的短打,拿着把官刀

墙头上的公鸡并不怵他,自顾自的打着鸣

武昱岩脱了上裳,露出精壮的身体来

他先是打拳热身,不一会儿麦色的肌肤上就挂满了汗珠,继而又把一把普通的官刀耍的虎虎生风

“武捕头!武捕头!你在这呢!害我去你屋找你去了

出大案子了!”一个浓短眉,厚大嘴的小捕快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昨天晚上是他在衙门当值

武昱岩匆匆拿起毛巾擦了擦汗,抄起佩刀就打算走,“诶,诶,黄细六,你没吃早饭吧,吃个馒头再走吧!”武巧眉撩起门帘,拿起一个馒头递过去,往常的话,黄细六肯定乐意的不得了

“别别,我已经吐了一道了,吃不得,吃不得

”黄细六连连挥手

不好的预感蔓上心头,武昱岩皱起了眉头

两人急急的走着,黄细六在一旁结结巴巴的说着,“在藏春阁边上的偏巷里,被人砍的浑身血糊糊的,都没个人形了

” “谁发现的?” “卖豆腐的那个,葛老头

” 武昱岩家离藏春阁并不是很远,加上两人步履匆匆,谈话间也就到了

“大家都让一让!” 黄细六大喊着,武昱岩生的高大,长得又是一张冷面,大家纷纷的让了条路出来

武昱岩往巷子口走去,就看到一条血线顺着青石缝,从巷子深处延伸出来

武昱岩沿着血线往巷子里走去,尸体果然如黄细六所说的血糊糊,死者的脸被血迹完全覆盖,尸身躺在血泊中

巷子两边的墙壁上遍布着一些飞溅的碎肉末和血滴

他蹲下身端详起尸首的衣着来,灰衣灰裤蓝鞋,十分普通

武昱岩仔细的端详了一会,感觉似乎不是什么熟脸,也可能是因为死者面庞模糊不清,实在难以分辨

“有人知道死者是谁吗?”武昱岩问,“没,没人敢上前瞧啊

”武昱岩在尸首上碰了一碰,衣裳微湿,肌肉触感冷硬,看来死去有些时候了

武昱岩又抬起来看看了四周,这是个随处可见的死胡同,除了这具尸体之外,胡同里头别无他物

胡同的一边是藏春阁的西院墙,另一边是前段时间就歇业了的满堂彩酒楼的后院院墙

‘这样看来,这胡同虽然说不在主街道上,倒也还真不算偏僻

’武昱岩心想

“满堂彩为何歇业?”武昱岩偏过头问身后用手遮着眼的黄细六

“听说是前段时间满堂彩的老东家三年守丧已过,满堂彩的少东家,对,现在要叫沈老板了,嫌这酒楼装潢俗气,要重修一番

”武昱岩听罢,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另一个驻在现场维持秩序的捕快领着一个人上前来,是今早报案的葛老头,他说自己刚担了豆腐出来卖,走到这的时候看到有血流出来,往里面一看有个人形躺在地上,就吓得赶紧去衙门报案了

武昱岩带着一个小衙役带他回衙门做笔录

武昱岩吩咐手下把现场可疑的物件和尸首运回衙门检验,蒙着尸体的白布没有盖住脚,武昱岩一眼就看到了尸体鞋底上,黏着红褐色泥土

他用匕首刮了一些下来,揩在干净的纱布上

自从上次符卿开埋怨自己用脏布包了证物之后,他总是随身带着干净的纱布了

武昱岩用隔着纱布捻了捻红土,质地很厚重很黏,武昱岩在自己的记忆中搜寻了一下类似的泥土,毫无所获

武昱岩仔仔细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转身往胡同外走去,边走边吩咐黄细六,“细六你去满堂彩问一下他们是否有人留守在酒楼,有否听闻到什么响动,还有留意下这红泥

我去藏春阁

” “好

”黄细六听到武昱岩提到藏春阁,狡黠的眨了眨眼,做了个拈着兰花指的姿势甩手帕的姿势

武昱岩难得被他的怪样逗笑了,摇了摇头,用刀鞘戳了戳黄细六,催他做事,带着另一个叫做王勇的捕快去了藏春阁

藏春阁离案发现场最近的一个门是它的西偏门,武昱岩不想多费脚程,索性就在西偏门叫门

过了好一会功夫,才有一个满脸晦暗,睡眼惺忪的小厮来应门,对他们怒目而视,不过等他的视线和武昱岩一交汇,立马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

“武捕头,这一大早的,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吹来了

”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早吗?”对着这些捞偏门为生的人,王勇的口气并不友善

“哎呦,都知道我们这行的,都是昼夜颠倒的,才有生意好做的呀

”小厮拿腔拿调的说着

武昱岩懒得多说,径直往里走,小厮自然不敢拦他,只能把他往内院引

在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王勇停住了脚步,没有跟上前,悄悄的去探查刚才武捕头吩咐他和细六的事儿去了

武昱岩在藏春阁内院的屋里立了片刻,那个总是与官府打交道的吴姓龟公,吴多友匆匆的赶了来

吴多友见武昱岩不坐,也不饮茶,心里暗骂怎么又招惹到了这个冰块脸

他也就不多废话,“武捕头,请问您有何贵干?” “你家墙外有尸首

”武昱岩轻飘飘的扔出一句

“什,什么

”吴多友一时间目瞪口呆,“武捕头,这可不关我们的事,您知道藏春阁一向是外人来人往,龙蛇混杂的

” “问问,有没有什么人,昨晚听到什么动静了没有

”武昱岩对他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

吴多友闻言,连忙吩咐了下去

“武捕头呦,这一大早的,也不让奴家好好歇歇

”娇滴滴的女声把一席话说得无比暧昧,一双纤细的鹅黄锈鞋从门槛上迈了进来

藏春阁的老板柳喜娘走了进来,带着一股淡淡的玉兰花香,一双含水的杏眼直直得望着武昱岩

武昱岩看到她可能来得急,只带了一只耳环,心中有些别扭

王勇面露尴尬跟在她身后,“王捕快迷了路,往姑娘们的那处去了,王捕快那是有家室的人,可不能够这样啊,我就连忙给带出来了

” 武昱岩对着柳喜娘那张笑盈盈的脸,依旧没什么表情,“可有跟柳老板道谢

” 王勇向柳喜娘一颌首,“多谢柳老板带路

” “这么客气作甚呢!”柳喜娘往里屋走了几步,吴多友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柳喜娘甩了甩帕子,轻轻拈起茶几上的茶盏盖瞧了眼,又随意的松了手,盖子磕在茶盏上一声脆响

“武捕头,我吩咐他们每次都必须用银针绿芽来招待你,那些平日里一掷千金的恩客们可都没有这个待遇

这可是有价无市的好茶叶,武捕头真的如此不屑一品吗?” 不知道在这欢场上打拼的人是否都是这般喜怒无常,柳喜娘说这话时,面上竟然带着些怒意

‘女人怎么总是这般说变就变

’武昱岩心里想着,说道,“我吃惯了粗茶淡饭,饮不来这好茶水

” 气氛正僵持着,一个小厮上来回吴多友刚才的吩咐,说是没人听见昨晚有什么异常的响动

命案发生之时,藏春阁里正热闹着呢,莺歌燕舞,就算是有什么异常的响动,也被那丝竹乐声,寻欢作乐声,喝酒划拳声给掩盖了啊,更何况那胡同在偏院边上,姑娘们待客又不往偏院去

武昱岩听罢就要告辞,出门之后,身后传开了茶盏乍破水泼一地的声响

隐隐约约听着几句尖锐的女声,“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什么人呐!” 王勇皱了皱眉,着眼去瞧武昱岩的面色,只见他面色如常,像没听到

清河县虽只是个县,可地处交通要塞,人员复杂

又是一座古城,城里头在明处在暗处的势力盘根错杂

清河县衙门这份差事,并不好做

“能进去的地方我都找了,并没有见到红褐的泥土

再往里走,拐角时不留神碰到柳老板了,不好再探查下去

说来也是奇怪,她走路怎么悄没声的

”王勇轻声说道

武昱岩听了点点头,“先回衙门再说

” 武昱岩和王勇回到了衙门,黄细六晚他俩一步,从后面边喊边跑

“武捕头!勇哥!”黄细六急急地上前,说了下自己探查到的重大消息:死者极有可能是满堂彩的一个小杂役! 满堂彩里只原是留了一老一少俩人看守的,老的大家都叫他老刘头,是满堂彩的老跑堂,无儿无女的,又在满堂彩干了一辈子,沈老板就留他在满堂彩里头养老了

少的是个流浪儿,没有姓名,略微有些痴傻,并不严重

一个月前晕倒在满堂彩门口,那时候沈老板给了他一口热茶,又因着他有一把子傻力气,就留他干些杂活,陈老板随口喊了他几天阿茶,大家伙都跟着叫了

“沈老板倒是心善

”王勇插了一句

“都说他家父子一脉,都有颗善心

”黄细六说附和说

满堂彩的老伙计,老刘头前天跌了一跤,这几天一直下不来床

据他说,阿茶把吃食给他端到床边,俩人一起吃完了饭,阿茶拿了个小木雕坐在他旁边刻

突然听到外面有什么东西倒塌落地的声音,那时俩人都怀疑是瓦匠或是木匠没有摆好东西,阿茶就让老刘头先休息,说自己去看看

老刘头本来就有些困意,本想撑着等阿茶回来,也许是年纪大没精神了,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老人觉少,天没亮就醒了,发现阿茶还没回来

只是腿疼无力,不能亲自去寻他,在床上硬挨到黄细六来

“老刘头一见是我去找他,脸色就不太好,我之后说了下那尸首的穿着,他僵着脑袋点了点头,又强撑着说了昨晚的事儿,而后竟晕了过去

我等到沈老板带着大夫来才走

” 武昱岩心里压着黄细六刚说的话,一不留神,险些被仵作房的门槛绊了一跤

他倒是没什么,屋里那人却惊呼,“留神!”武昱岩不由自主的笑了,本县的青天大老爷符卿开正站在尸首旁瞧着他呢! 县太爷兼职仵作,这事别的地可再也没有了吧

武昱岩还记得符卿开刚上任时,清河县的仵作碰巧回乡养老去了,符卿开也没再找,众人皆以为他是忘了

直到符卿开碰到第一桩案子,那是一桩溺毙的案子,对着尸体,他熟门熟路的掏了双衬了油纸的手套出来戴上,观察死者的口鼻中是否有泥沙,着实惊到了众人,才知道原来县太爷是准备领两份月俸啊

符卿开极是重视验尸这一道,其他人都不解他为何要纡尊降贵做这种下作的事情

不过,武昱岩平日对人就没什么三六九等的划分,倒夜香的和开酒楼对他而言的不过都是别人谋生的手段罢了

更何况他查案子的时候,一向也很重视尸体上流露出的一些线索,对仵作这一行更没什么偏见

所以符卿开喜欢亲自验尸这点,对他而言并不算很大的冲击,只是让他觉得这个新来的县太爷有些与众不同

“来来,”符卿开兴高采烈招呼众人,除了武昱岩以外,其他人都只装模作样的迈了一小步,“扣月钱

”话音未毕,大家一窝蜂涌到放着尸首的陈尸台上

尸体只盖着白布,衣服被脱去了,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旁,武昱岩不由自主多看了几眼

“这尸体猛得一看血糊糊的,其实就是额角上这个口子比较大,血流了满脸罢了

” 尸体很明显被清理过了,死者的庐山真面目显露出来,是个相貌普通的青年

符卿开带着他那副特制的手套,用手指在死者额角伤口上方圈了圈

“身上的伤口很让人纳闷,可是说是毫无章法,乱捅一气

”符卿开说着,掀开了白布

“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有近二十处,致命伤是胸口这个口子

伤口面粗糙,我不能确定是用什么凶器捅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凶器一定有锈且钝

” 符卿开从一边的案几上托起起一块放着小小的锈块的白纱布,展示给众人看

“凶器虽钝,但这伤口多数都很深!死者被捅了这么多刀,凶手一定很狂躁愤怒,有没有可能是仇杀?”符卿开向武昱岩提问

武昱岩想了想,问黄细六,“有没有问到阿茶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特征?” 黄细六回答说,“有!老刘头说他双手是烫伤留下的疤!许是之前流浪的时候弄伤的!” 符卿开托起死者的双手,果然满手伤疤,死者的身份就此彻底明了

“如此的话,仇杀的可能性很低,阿茶才来到镇上个把个月,怎会结下这样天大的仇呢

”武昱岩说

“就是,他脑筋还不是很灵光呢!”黄细六补充说

众人又交流了一下彼此的掌握的线索和想法,各自陷入思索当中

第二日晨起时,武巧眉身子不太痛快,烧心烧的厉害

武昱岩就让她歇了,也不让母亲动手

自己个拿着锅先是去街市上买了一锅的白粥和小菜,连带着买了些熟食,让妹子中饭也不必做了

安置好家里人的吃食之后,武昱岩才又去街上买了一屉烧麦,俩肉包,一菜包

走到衙门里头,只剩了烧麦

武昱岩一路上光顾吃了,没饮水,有些渴

于是他搁下了烧麦,取了茶壶去厨房煮水去了

等他拎了壶热茶回来时,发现自己的烧麦竟一个个入了他人的腹中

符卿开看来是刚起床的样子,耷拉着眼,看起来一脸的迷糊

这脑袋还没醒神,嘴却利索开来了

沈大娘家的烧麦向来实诚,一屉有十二个呢

现在武昱岩一瞧,只剩了仨

符卿开低头看看烧麦,抬头看看拎着壶水的武昱岩,“你的吗?”他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的,像羊犊的声音

“是我买的,不过我吃饱了,你吃吧

”武昱岩没有意识到自己像是怕惊着他似得,也放软了声调

武昱岩把茶壶搁到符卿开边上的案几上,自己也坐在一旁,他取了个杯子倒水喝,“我也要

”符卿开一手捏着烧麦,一手揉了揉眼

“烧麦不太热了,你吃慢些

”武昱岩把茶杯推到符卿开眼前,自己也喝口热茶

“府衙里头没给你预备早饭吗?” 符卿开喝了口茶,人好似也清醒了些,一双大大的眼睛里还是雾蒙蒙的,“何大婶闺女要生了,请假走了

还有,”符卿开神神秘秘的凑近,压低声音说,“何大婶的手艺,真不怎么样

”武昱岩哑然失笑

“你这烧麦哪里买的

” “墨斗巷口沈大娘家的

” “噢,”符卿开又认真的吃起最后一只烧麦来,“好吃

” “可以给你带

”武昱岩看他腮帮子满满的样子,觉着很可乐

“真的吗?”符卿开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会不会太麻烦你
《莫问向晚时》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莫问向晚时》白衣楚楚墨向晚是排行最小的,兄长的孩子都要唤他一声小叔,但是他的年纪比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