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向晚时》完本[古代架空]—— by:白衣楚楚

《腹黑神捕探案记》完本[古:深夜,青年横尸陋巷;踏青,红枫叶盖女尸;本镇纳税大户,夜半居然在高床软枕上,命送黄泉;小小一个镇上怎么如此多棘手的案子接踵而至,呆萌县令符卿开真是焦头烂额,幸好有个冷面捕头,刚猛能打死坏蛋,柔情可顺毛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莫问向晚时》白衣楚楚 墨向晚是排行最小的,兄长的孩子都要唤他一声小叔,但是他的年纪比兄长的孩子还要小

却只是一个不能入族谱的墨家人

遇见一人,开始以为只是错意,而后发现原来可是有这么一种期盼,带着如同烈焰的爱意,他喜欢抢自己的,都是最好 不过的东西

既然如此自是要一一讨回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向晚,杜书绝 ┃ 配角:内详 ┃ 其它:

山顶崖上坐着一个人,身穿破旧的衣袍,体型瘦小

两只脚悬在崖下,毫无规律的晃动着,眼眸幽光凌厉

他身后正站着一个人,剑尖指着他

墨向晚转头看着那人,受了很重的伤,血侵染上了他灰色的衣,他用手摸着剑尖,凉意传至手指,他手缩了回来

初秋的风,徐徐而来,吹起墨向晚发丝,他陪着笑:“大侠,有话好好说

” 说着又将身子轻轻往边上移动,他可不敢动,稍稍不留意便会掉入深不见底的山崖下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这人的神色变化,谁知那人却因流血过多晕厥过去

墨向晚只能拖着这人的身体,艰难地走到自己的茅草屋中

适才要杀自己,如今又要救他,他会不会做一回东郭先生呢? 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将他的衣物脱下,露出健硕的身体,查看他的伤口,中的是墨家独门机关,淬上毒液的暗器,毒是唐门之毒

墨家机关重重,寻常人难以进入,这人又进来作何,又瞧着他的脸上,年纪与自己一般大小吧,十三,还是十四? 稚嫩的脸上一抹煞白之色,命忧矣! 不过算他命大,碰到墨家百年难遇的天才,机关术与医术双绝的墨向晚,为何要唤墨向晚,他曾记得父亲每次见他都会念起李商隐的诗句:“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 偶尔他也叹了一口气接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 墨向晚是家里最小,母亲生他之时,已是四十又六

他兄长的孩子比他都大上几岁,每每听到他们喊自己小叔之时,他脸上都抽搐几许,只能硬着头皮应与着

他出生之后,母亲便血崩而死,可想而知他的父亲为何会给他起这样的名字

想来是学着那汉朝汉宣帝那般,将自己的皇后许氏葬在高处,可以眺望长安,他的母亲也亦可遥望墨家堡,除此之外还有不待见他的含义

说来也奇怪,他倒是十分喜欢这个名字,黄昏时分,落霞纷纷,甚是美

他素来喜欢清净,很少有人打扰他,若是觉得山崖之上无趣,可以下山去,四处看看

他正穿着母亲的旧衣裳,给这个要杀他的人包扎伤口

暮色初至,山崖的月如此的圆,明日便是十五了吧

他依旧是坐在山崖边上,不知在想些什么,思绪飘到很远的地方

风中捎来几分凉意,山崖的落叶贴在他背上,墨向晚站了起来,他知那人已醒来

于是走到屋内,只见那人要支起身子:“你还是躺着吧

” 杜书绝看着这个女子

是的对他来说这人就是一个女子,发丝垂下如同瀑布一般,秀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嘴角边上挂着梨涡,淡然的很

开口说道:“你是何人?” 墨向晚低眉紧锁:“这话该是我来问你

” 杜书绝摸着自己伤口,看着自己裸着身体,慌乱地拉着被子捂住

墨向晚凑近他,笑意更浓地道:“对,是我脱的

” 看着他这模样,墨向晚就是想捉弄他,还故意拉扯着杜书绝的被子

谁知,一块玉佩丢在他的手中,也不知杜书绝哪里摸出来的,憋了半响,闷声道:“你是个女子,这样有辱名节!” 墨向晚有些不解,他何处与女子有相似之处,只不过是穿了一件女子的衣裳,披着头发

刚要开口解释,将玉佩归还给杜书绝

杜书绝怎会收,推了回去,还冷然地说道“你若是不喜欢,丢了就是,本少爷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收回来过!” 他杜书绝是何人,江南第一富,就连皇帝对他们都要礼让三分

这天下的三分之二的贸易都归于江南杜家

暂且不说钱财,就算是仕途,他杜家也出过高官,不然如何能在立足,成为第一大富

他杜书绝可是被封了并肩侯的人,十二岁便上战场,十五岁便封侯

在江南也是一段传奇,谁说杜家只有钱财与文官,这不是出了个将军,杜老太爷乐的合不拢嘴

不久之后,便接到墨家的邀请,来参与五年一次的兵器榜争夺,夺魁者将会得到一件墨家铸出来的兵器

正巧,杜书绝正是缺趁手的兵器,于是跟着自己的父亲来到墨家堡

古来墨家机关术自是出名,且很是神秘,江湖与朝堂中也颇多传奇之说,但不曾有人见过,而墨家也只见有缘之人

不参与朝政党派之争,世人都只墨家机关术之厉害,却不知,如今天下第一的兵器,游龙剑便是墨家铸成

铸剑之术与岐黄之术,墨家人也十分擅长,于是墨家便分为三个流派,分别为机关术,铸剑术、以及岐黄之术

而墨向晚却是三者都兼备之,且十分精通,只不过就算是墨家之人,也无人知晓他的能耐

墨家人鲜少在外走动,如若出门游历,也是化名而行

归来也无人只他是墨家人

墨家在江湖声誉却是相当的高,一手医术白骨生肌,死而复生

机关术神秘莫测,铸剑术出神入化,不过第三者不为众人知

自然有老一辈的人参加过墨家兵器榜的人,自是知晓,墨家嘱咐不可对外道也,众人也遵守之

江南杜家与神秘的墨家,本无交集,这要说来就是,墨家家主十分喜杜书绝,将他邀请而来,却不料杜书绝误入偃甲与机关之地,受了重伤,自己还以为被人追杀,见到一个人坐在山崖之上,还以为是他就是凶手,想来是自己多虑误解罢了

杜书绝背着墨向晚,躺在别人的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那红彤彤的脸

想起来,他母亲也为他物色几个大家闺秀,却不入他的眼,如今见到这个穿着破衣裳的女子就会喜欢上? 自然不是,而是为了保住她的名节,仅此而已,这玉佩可是给杜家儿媳的信物!为何他会如此做,鬼使神差?好男儿光明磊落,心中有家国,双足立天地

墨向晚拿着玉佩,这玉的颜色,可是上等的玉石,扔了可惜,还不如自个收着,又问杜书绝:“你饿不饿,我做了些饭菜

” “我是江南杜书绝

” 杜书绝?何许人,突如其来的,作为礼貌,随意回应:“墨向晚

” 要作为他的女人,自然要知道她的名字,看她那瘦小的模样,看上去也就芳龄十二,还是等她及笄在来提亲好了,杜书绝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他的伤口在左胸之上,伸出手,让墨向晚给他穿衣裳

墨向晚哪里知晓他想做什么,更是不知他竟然将自己当做女子,而且还要娶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久久未见墨向晚动手,皱着眉头:“还不快帮我穿衣裳,我要去吃饭!” 墨向晚素来脾气好,才能由着他吆喝着,想着杜书绝是个有伤之人:“好好,大少爷,给你穿衣服,扶你下床

” 还不错,至少能一说就会,他杜家可是鲤鱼乡 腐书网,可不能娶一个这样的不懂礼数的女人

也不怪杜书绝,墨向晚生来瘦小,长相随了他的母亲,可谓比女子还美上几分,只是在杜书绝看来那算是清秀而已,因为他没有见过几个女人

一从边塞回来,便来到墨家堡,军营中哪有什么女人,就算有,被风沙吹,日头晒着,其实也和男人差不多,杜母带他去瞧的女子,也没正眼看过别人,而他的母亲,不说也罢! 杜书绝刚吃一口野菜,很美味,心想着:“长得倒是不怎么样,做菜却是这般美味

” 还好墨向晚不知他所想,不然直接将他丢出门外,他也是一身武艺在身! 杜书绝吃饱,又让墨向晚扶着他往外走去

外边风大,吹着他有些睁不开眼,月色冷冷洒下,他穿着墨向晚的袍子,有些短,毕竟他比墨向晚高出一个头来

一只手搭着墨向晚肩膀,看着月西斜,看山崖下黑漆漆一片

风偶尔吹来,枯叶飘落几片,树枝上站着几只乌鸦,叫了几声,被墨向晚用石子赶走

杜书绝一脸不悦:“矜持点,不要扔石子

”不是女子所为

墨向晚睁大眼睛看着他,此刻二人已保持着些许距离,风将杜书绝的衣角在月色中,吹得飘飘然

“回去吧,风开始大了

” 杜书绝忽地,抓住墨向晚的胳膊:“杀我的人是不是你?” 眼神兀然浊了起来,多了些探究与询问

此刻问起是否为时已晚?只见他眼角稍翘,眼眸幽光浮现

墨向晚露出大大的笑,嘴角便两只梨涡更深:“你这也太笨了,看你自己中的毒,就是机关上发出的,箭淬的上的,怎么会有人

” 不过也不得不佩服杜书绝的运气,他墨向晚这个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来,应该是误打误撞才进来,不然早就命休矣

年少正轻狂,不知所谓,说的正是杜书绝

墨向晚又看着杜书绝说:“不过你运气很好,不然早就死了,最好的运气就是遇到我!” 用手指着自己,如若遇见别人,可能他杜书绝已变为一副尸体,那机关上的毒,前不久他才研究出来,又遇见中了这种毒的人,正是巧

杜书绝剑眉凌厉,两片薄唇中传来:“你的意思是我被追杀,自己还不知道?” 墨向晚又回头将他扶着往里走去:“那是偃甲人,只是被我那爷爷给他穿上衣服而已,只是木头,又不是人

” 也不知杜书绝能不能理解又道:“里面装了机关,几个螺旋,再加上一些线,融合变成啦

很简单的,改天我教你

” 杜书绝半信半疑,不过看着墨向晚的神色似乎不是骗他,几块铁片木头,竟然速度如此之快,匪夷所思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风吹打着窗口,一丝丝溜了进来,透着凉意

杜书绝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有个人挤了上来,他嘟囔着:“这是不知羞耻!” 墨向晚又将他推进去几分,自己才躺着,睁开眼睛,看着一片漆黑,八岁开始他便一人住在这里,鲜少见父亲,因为每每见到他父亲墨秋寒的眼神,里面透着忧伤与不安,余下的都是沉默

或许是因为他的缘故,自己的母亲才会死去,万般的内疚就这样埋在心头

墨秋寒对他也是少了关心,不曾关注过,他的八年,全是在自家兄长的照料下才有了些乐趣

八岁之时,墨向晚便觉得自己已是大人,可以自己过自己的生活,自己在山崖上生活着,吃着野菜,偶尔也施展轻功到附近的山头打猎,或者是一个人悄悄地下山去换些日常用品

已是五年,他的亲人,没有一个人能进的了他布下的机关阵,因为他融合了五行八卦在其中,不只是单纯的机关术

墨家其他人也不知他是死是活,想知道也进不得

山崖门口种上几颗桃树与桂花树,正处此时,桂花正飘着香,他一点点的吸了进肺腑,直到传至他的千躯百骸,如今身旁多了一人

这人是见了面,不到一日的人,还睡在他的床上,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嘴角慢慢的往上扬,或许也该出去看看了吧,可能是他寂寞太久了? 恍惚间睡了过去,不知夜正深,雨正飘,风正吹

不知月在乌云后躲了起来,也不知有人在黑夜中抚着他的脸,冰冷的脸上,一个未成形的浅笑

如同昔日,墨向晚起的很早,雾气笼罩着山崖,灰蒙蒙一片,新鲜的空气一口一口吸入肺部

山涧取来一桶水,浇在自己种的蔬果之上,喇叭花的藤绕着树干,蔓延至地面,含着清晨的水珠,墨向晚采了一株,将里边的水分放入口中,很是甘甜

他卷起袖子,光着脚丫,如同农夫一般在劳作着,太阳冒出山谷,他的裤脚已被染湿

远处看着他的杜书绝,摇摇头,真的把这样的女人娶回家吗? 瞧着那模样还真是丑,不过自古娶妻当娶贤惠,只希望墨向晚贤惠吧,他可不想如同他那些叔伯一般,多纳几房妾室,时而闹的鸡犬不宁,时而温柔乡忘怀

这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他杜书绝只是一般人,有妻有儿便足矣,如若换做寻常人,想必很简单,对杜书绝而言,怕是难

坐在摇椅上,杜书绝看着唐向晚提着袍子走过来:“你能不能换件衣裳,太旧了

“ 唐向晚露出笑容,那笑容如同朝阳般温暖,令人难以忘怀,他放下木桶:“我这人比较念旧,喜欢旧的东西

”还有他没钱穿新的袍子,这些衣裳都是他母亲的,唯一一件出门的袍子,正穿在杜书绝身上,虽然有些不合身,倒是也看得过去

杜书绝也不强迫他,退了一步:“那就将头发挽起来吧,不然半夜可要吓到人

” “这里可没别人

” 说话间,进了厨房,端出了做好的粥以及桂花糕,还泡了一壶不知名的茶,冒着雾气,氤氲了杜书绝的双眼,一股清香之气,不经意间弥漫开来:“好香,这是什么茶?” 墨向晚看着他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在山上采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茶,反正没毒

” 杜书绝自是不相信他的话,撅了一口:“这不是岁寒三友吗?” “哈哈,你说是便是吧

” 他虽然穷,倒是会弄这些

起风了,吹来一张纸,杜书绝取来看看:“这字真是好看,清瘦也很有力

” “多谢夸奖

” 墨向晚站起来,作揖

行的不是女子礼

杜书绝虽有些不喜,却也压得住

点起一缕青烟,赶走屋内湿气,墨向晚看着吃着桂花糕的杜书绝:“你什么时候走

” 杜书绝冰冷的脸上,又附上几层寒意:“你这么想我走?” “那是,我这里机关重重,你若有出去,我为你带路,不然真是出不去了,再说你只是失血过多,伤的不重,可以行走的

” 杜书绝靠在摇椅上,一摇一摇,闭着眼说道:“我若是不走呢?” 墨向晚驻足,转头看他,久久不曾说话,拿起一片桂花糕吃了起来:“我养不起你,不走的话,只能等着饿死

” 语气平淡透着无奈

坐在摇椅上的人忽而跳了起来,睁着大眼睛,眼眸中充满着怒意

墨向晚很是委屈,脸皱在一起,可怜巴巴地说道:“可以养你几日,不过必须得走!” 低着头不敢看着那双眼睛,他只是说了实话,米缸快见底,又不是什么圣人,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饿着自己

那冷厉的声音,透过他的脑海:“你觉得本少爷是需要你养活的无用之人吗!” 墨向晚很有诚意的点头,随后若无其事的道:“这一日不是我养活吗?就差给你喂饭了,还抢我的床睡,你还有理了

” 声音很低沉,伴着几分无奈,他向来不善与人争辩什么

杜书绝直直坐在摇椅上,继续摇晃着:“那你就养着,爷以后加倍还你

” 墨向晚觉得自己将事情弄得处于僵持之状,柔声说道:“你来墨家应该有要紧的事,不应该留在我这虚费时光

” 杜书绝似乎想起什么来,他不见这一日,他的父亲杜金峰一定正在到处找他

如他所想,杜金峰正在四处寻他,已是整夜未眠

看着机关之地的血迹,想着杜书绝应该是误入此地,于是请见墨家家主,希望能帮忙寻找

墨家的紧急信号发出,正在各处寻觅杜书绝的踪迹

墨家家主墨铭轩抚着雪白的胡须,看着血迹,又查看机关叹息道:“若中了机关之毒,墨家也无人能解

” 杜金峰脸色惨白:“这可如何是好,还请墨老太爷想想办法,我就一个血脉啊
《少爷入怀来》完本[古代架:他作为他的书童,一直待在他的身边,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可老天偏偏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是蒙古人,而他却是汉人,他的父亲害死了他的母亲,他的母亲与他的父亲有染......江湖之大,天地之广,冥冥之中,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