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入怀来》完本[古代架空]—— by:滴答滴滴答

《莫问向晚时》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莫问向晚时》白衣楚楚墨向晚是排行最小的,兄长的孩子都要唤他一声小叔,但是他的年纪比兄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他作为他的书童,一直待在他的身边,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可老天偏偏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是蒙古人,而他却是汉人,他的父亲害死了他的母亲,他的母亲与他的父亲有染...... 江湖之大,天地之广,冥冥之中,到底谁在主宰着一切? 蒙古人终于发动了最后的进攻,张弘范率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入崖山,就此结束了南宋颠沛流离的一生...... 阅读提示:本文可能涉及过多cp,请读者诸君紧张地点击阅读

第1章:萧玉山 “三师兄,我答应过师傅做昆仑派掌门完成他的遗愿

” “玉山师弟,师傅都死了,空口无凭,怎能凭你说师傅将掌门之位传给你就一定是你,况且昆仑巨厥令如今在我手上,持令者才是掌门,只要你乖乖听师兄的话,守口如瓶,瞒过大湿兄他们,将来待我当上掌门定少不了你的好处,何必苦苦与我作对

” 何太冲旁边的妇人整理一下萧玉山的衣襟,拣下头上的蛛网和枯草,拿手巾擦了擦萧玉山鼻头的灰尘劝道:“玉山,师姐以前最疼你的,你乖乖听你师兄的话,旁人问起师傅将掌门之位传给谁,务必要说是给你冲师兄,也对得起师姐这几年没白疼你,听师姐一句劝不会吃亏的

” “师姐你也这样,怎么你嫁给三师兄就彻底变了一个人,你以前待我如亲弟弟,我被二师兄和六师兄欺负你都是现在我这边的啊

” “这叫嫁夫随夫,我自然是站在冲哥这一边,你冲师兄待我极好,夫妻相敬如宾,为何要和他对着干,他若是掌门,我以后便是昆仑的掌门夫人

” 何太冲受不了两人墨迹的对话,甩袖怒斥道:“师弟,别怪我对你狠,你若一天不安分,就别想走出这地牢

” “夫君何须动怒,师弟一向听我话

我多劝劝会服软的

” “还劝什么,你看他这样子,功夫不见得多俊,师傅那固执的臭脾气学得炉火纯青,不吃点苦头怎么会服软

逼急了我拔了他的舌头扔下昆仑山崖去喂野狼

” “你心急什么,他不过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就算当上掌门未必能服众,到时候昆仑弟子们还是会重新选有能力的人当新掌门

” “别和他废话了,再关他几天,不给吃喝总会妥协的

” “这,他是个孩子顶不住饥饿会死的

” “知道会死就乖乖听话,否则别怪师兄不在乎师门之情

” “那玉山你好好想想,不要跟你师兄唱反调,我先走了

” 何太冲夫妇一前一后走出了地牢关上门,萧玉山听着门外的铁链声和上锁的声音,心里有点凄苦,想到自己小时候,师兄对他如手足,去枣树上给他摘酸枣,偷偷捉兔子回来俩人去后山山洞烤着吃,还被师傅抓个正着,师姐也对他如亲弟弟,给他绾发髻,用老桃木给他做了一个发簪,说是桃木可以辟邪保平安

如今师傅一死,两人对他的态度也变了,萧玉山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想想都头痛,抱着头不禁大叫起来

“不要!” 猛的坐起来,才发现不过梦一场,额头密密的冷汗,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山哥开开门,是我,少言

” 萧玉山打开门看着金少言穿着白色里衣披着一个真丝貂领披风,拿着灯笼,不禁莞尔道:“少爷还不睡,来我屋作甚?” “我在隔壁练字,听你大叫,赶紧过来看看出了何事

” “无妨,梦魇一场罢了,少爷还是回屋休憩吧,明日一早还要背诗,赶在老爷回来让他考你

” “立冬了,我一个人睡怪冷的,我跟你挤挤吧

” “少爷不可,玉山乃是下人,少爷身子金贵怎能与我同眠

“山哥,怎么你过了加冠就开始疏远我,我十八岁以前可是一直跟你一起睡的啊

” 萧玉山哑口只得让身让金少言进来,金少言取下披风

搁置好灯笼就往床上一躺说道:“还是山哥被子上的皂荚味道让我安心,我被子上都是下人熏的椒兰和檀香的味道,就跟在寺庙和尚睡的床塌一样

” “少爷如何知道和尚的被子的味道?”萧玉山还是躺在了金少言的身边,和以前一样

就像六年前来到金府,金少爷躺在旁边睡觉的感觉一样,那时他还和金夫人叨念了好久才允许的,金少言那时已经十二岁了

“山哥,你说明天爹回来会考我诗还是词?” “唔,金老爷喜欢李太白的诗

大概会考你《太白诗集》

” “好,明天早起我就多念几次,明天过关了,爹说可以让我和你冬至出门去万安寺看雪

” “好,那你明天一定要在老爷面前好好表现

” “嗯,山哥灭灯睡觉吧

” 翌日天泛鱼肚白,萧玉山醒来看着旁边的金少言,俊朗的外表倒是愈发的明显,典型的蒙古汉子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风骨凛然,却盘着汉人发髻,更显得俊俏无双

鸡鸣一声,金少言睁开睡眼,看着萧玉山已经醒来在整理衣衫,揉了揉眼也坐起来打着呵欠开始穿靴子,披上披风问道:“山哥早膳吃什么?我让厨子去做

” “清粥小菜都可以

” “那我让厨子去做青菜粥配两个素包子和卤牛肉,然后我们一起吃,吃完去书房看书可好

” “都好,少爷决定吧

收拾完我就去后厅等你

” 整理好了衣衫,萧玉山瞥眼看着床上金少言落下的信笺,倒是一愣,想是金少言极为珍重,贴身带着,萧玉山拿来拆开,信上只有三字

“冬未雪

“少爷竟也学写些诗了?” 他抬脚便往后厅去,不料碰上前来找少爷去城东玩耍的二少爷,他的红色披风特别醒目:“玉山,我大哥呢?” 萧玉山指了指后厅:“少爷去后厅了

” 二少爷朝他笑笑:“大哥他又跑到你房间去了?” 这笑有点意味深长,萧玉山微微低下头:“我知少爷与我同榻,折煞了少爷金贵之躯,还请二少爷莫要告知老爷

” 二少爷摆着手:“哎呀,玉山你看,到我家都六年了,你怎还不了解我的为人?” “小人不敢

”萧玉山说完,听得后厅传来金少言的声音:“山哥,你怎如此磨蹭?”二少爷听罢朝后厅方向指了指:“快去吧,大哥可不喜欢等人

” 萧玉山朝他行了一礼,便朝后厅去了

金少言正吃着卤牛肉,桌上还放着一盘,像是早已为他留了一份

“山哥怎的站在那?快些吃,否则就不好吃了

” 萧玉山终是叹了口气:“少爷,在府上,我是下人,你是少爷

” 他是想告诉金少言,两人主仆关系,身份天差地别,可不像兄弟那般亲

放下筷子,金少言站了起来,一把将萧玉山摁在搂花椅上,老大不耐烦:“山哥又在胡言乱语,快些吃罢,待会儿爹爹就要回来了

” 萧玉山只得吃

“老爷回来得那么早吗?” 金少言说到父亲,眉宇间总有几分自豪:“爹爹一向准时,今年除夕一家人又能团聚了

” 他只顾自己说话,却没注意萧玉山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欸,山哥,别光顾着吃粥,桂姨的卤牛肉做得还不赖

” 他吃了一口卤牛肉,确实好吃,看来桂姨的厨艺又长进了

吃罢,金少言便去了书房,他可不想被爹爹责罚,若让爹爹知道这半年他只顾玩乐而疏于学业,不知会受什么苦

萧玉山为他找来两本诗集,一本《太白诗集》一本《李杜诗集》

“这么多?”金少言头大如斗,早知如此,他便该昨晚就背的

萧玉山笑道:“不过二十多篇,老爷回来前,应该能背完

” 金少言抱怨道:“也不知你们汉人为何喜欢这种风花雪月的诗词

”萧玉山想起方才房中金少言落下的信中内容,便觉得好笑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上,别有天地非人间

”萧玉山念了一遍,金少言跟着念,可念到“桃花流水”时突然住了嘴,盯着那个“窅”字看了半天:“山哥,再念一遍

” 萧玉山又念了一遍,可金少言却开了小差,仍是没听清

“少爷,万安寺的雪,一年只可看一次

” 金少言一愣:“自然是一次呀

” “若你没过关,便要等到明年了

” 金少言住了嘴,他马上念道:“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

然上,别有天地非人间

”他差点没把手中书撕烂:“这才是非人间呐!” 萧玉山无可奈何,念及幼时师父教自己读岑参的《春梦》时,师父的心情大抵也是如此吧? 那时春意盎然,江南风景正好

“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

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 “师父,湘江水真的很美吗?” 师父倒是一愣,以为他问的是湘江,便点点头,摸着他圆润如玉的脸蛋:“山儿,湘江美不胜收,为师只恨未能一睹全貌呀

” 他扬起稚嫩的脸来:“可是师父,徒儿认为湘江水是个坏女人

” 师父一脸惊讶,他继续说:“别人在洞房花烛夜,她却让新郎思念,当真坏透了

” 师父抚掌大笑:“山儿如此曲解,当真有趣

” “少爷?”失神片刻,萧玉山发现金少言正在把玩桌上的毛笔,他摇了摇头,苦笑一声一把将毛笔夺过,轻轻敲了下金少言的脑袋:“少爷念书吧

” 金少言被萧玉山敲打脑门,龇着嘴:“念便念,想我乃大汗钦定贵族,如此诗句,怎在话下?” “莫要言大闪了腰

” “山哥,你小看我

” “方才的诗少爷若能背出,我便再也不敢小看少爷

” 金少言“咦”了一声听到远处传来下人阿狗的惊呼:“老爷您回来辣!” “糟糕

”金少言脸上忽然露出悲戚:“爹爹这也快了些

” 萧玉山倒显得淡定:“老爷一向很快

” 金少言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但是娘亲却希望爹爹能够慢一点

” 萧玉山错愕,金少言笑着站起身来,将桌上两本诗集盖上:“不念了不念了,与其装模作样,不如多去爹爹面前撒娇

” “少爷一点不像蒙古人

” 金少言听得这话,略有不爽:“山哥莫要再说了

” 萧玉山自知失言,低下头,轻声答道:“是

” 看得他如此谦卑,金少言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别呀山哥,我不过是开个玩笑

” 萧玉山道:“只希望少爷的这个玩笑,能够让老爷也笑一笑

” “我便出去迎接爹爹,山哥你先回房吧

” 金少言走后,萧玉山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莫名叹了声:“若你是江南温玉,便可不必受这诗词唠叨

”言罢,暗自又念了句:“想来是陆秀夫等人另立新帝,才使得老爷回来得如此迅速吧?” 他想着七月前宋端宗病死于此,不由得一阵悲凉袭来

如今新帝年仅六岁,,天下兴衰,仿佛已成定局

若让人知道,他一介汉人与蒙古人为仆,不知大宋能否还有他的安生之地?

却从未有像今日这般寒冷

萧玉山倒在荒无人烟的冰天雪地里,像一条被主人遗弃的狗,蜷缩着瘦弱不堪的身子,地上的血早已结冰,若非他命不该绝,师兄的那一剑,便已让他下了地狱

他本是弃子,被师父所救带上昆仑,师父死后,他又成了弃徒,为师门不容

他已感觉不到痛,更加感觉不到寒冷

他记得师父说过,只有死人才不会有知觉

莫非他已死? 但是死人怎么可能听到人的脚步声呢? “爹爹,前面便是昆仑雪山吗?”像是很远,又像是很近

“图儿,爹爹让你不要出帐篷,你偏不听,要是受了风寒,明日还如何去见大汗?” 少年似乎不高兴了,许久没听到他的声音,萧玉山以为那不过是一场幻觉

直到他感受到了温暖

“咦?爹爹,我发现一条快被冻死的狗

” “什么狗?那是人

” “可人为什么会被丢在这里呀?” 爹爹不说话了,他将被雪埋葬的萧玉山抱了起来,命人拿来衣裘,将他裹着:“图儿,汉人的地方,有很多与你一般大的孩子,他们没有家,没有食物,随时都会死去

” “为什么呀!难道汉人的皇帝对他们不好吗?” 男子严肃道:“汉人的皇帝自然对他们不好

” 少年得意地插着腰:“还是大汗好,天天有肉吃

” “所以将来你长大了,帮助大汗赶走汉人的皇帝,让汉人也能天天吃肉,好不好呀?” 少年用力点头,他看着爹爹怀里抱着的可怜的萧玉山:“孩儿以后一定让汉人天天有肉吃

” 现在萧玉山天天都有肉吃

可他还是不习惯胡人的吃法,总觉得吃的肉不熟,若非老爷特别喜欢中原文化,让厨房的桂姨跟着汉人学做饭菜,萧玉山估计已活不到二十岁

少爷去见老爷了,萧玉山便闲了下来,他回到房中,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书上几字写得丑陋隐约可看出是什么经,到底是太难看了,分辨不清

这一看,不知觉已到午后,下人们早已开始忙碌,为老爷回家接风洗尘,萧玉山听其他仆人说老爷这次回泉州,是为了南下珠江口,入崖门镇,与大宋决一死战

“大汗如今势如破竹,听说一年前宋新立了个六岁的皇帝

”门外有人议论,萧玉山有些心绪不宁,便合上书,推开门走了出去,门外站在两个胡人,是教金少言刀法和箭法的师父,他两人一向不喜汉人,看到萧玉山,便有意刁难:“听说昨夜少爷便是与他同眠

” “也不知少爷看上他哪里,对他如何要好

” “据说他是老爷从昆仑山脚下救回来的

” 两人越说声音越大,仿佛故意要让萧玉山听见

萧玉山只好装作听不见

他走过二人身边时,舞刀的胡人一把将他拦住:“小子莫急着走

” 萧玉山站住了脚

自从来了金府,他一向很听话

他不与任何人为敌,因此下人们很喜欢和他说话,但是他们却不喜欢他

因为他们嫉妒少爷对他的好

“据说你们中原人的皇帝,都是些三岁小孩?”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宋端宗病死后,赵昺继位,才六岁的他临危受命,坐镇大宋疆土,萧玉山曾听闻少帝说过一话“胎儿腹中知国难,破脐也要把家还”从此便不将他做孩童看待

他忍住怒气,低声道:“若是如此,你们大汗岂非连三岁小孩也不如?” 那人勃然大怒:“好大的胆子,不怕我砍了你脑袋?”

萧玉山轻轻一笑:“你来砍好了

” 那人提刀要砍,忽听一人大喝:“住手!”金少言来得及时,跃了过来,一掌将老师手中大刀击开,面罩冰霜:“苏日勒和克,你要做什么!”拿刀胡人在少爷面前不敢发作,瞪着眼睛道:“他辱骂大汗,该死!” “你难道不知,山哥虽是书童,但也是我结拜大哥

” 苏日勒和克冷哼一声,不敢接话,他恨恨地盯着萧玉山,实在很难咽下这口气,猛地将手中大刀摔在地上:“今日不练了

” 金少言仍是对他做了一礼:“老师慢走

”这可气煞了苏日勒和克,早日他被大汗封为蒙古第一勇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若非大宋将领岳飞实在厉害,他定不会吃了败仗,躲在泉州金府,教金少言刀法

“山哥,你没事吧?”金少言关心地将萧玉山全身上下看了个遍,这才放下心来:“我族人大多如此,山哥你莫要与他们一般见识

” 萧玉山:“少爷,玉山自然不敢

” 他却没说不敢什么

金少言也并不在意,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心地笑了起来:“爹爹这次回来,说要带我上前线

” 萧玉山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金少言并未留意接着说:“过了春节,便要走了

” “到时候山哥与我一起,去见识见识战场的模样

”他倒是忘了萧玉山是汉人

“战场凶险,少爷还是不去为好

” “山哥说得哪里话?虽然爹爹喜欢中原文化,但我们却是蒙古人
《清湍傲剑》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清湍傲剑》以思之远一个淡薄的青年,不期然卷入江湖纷争。名利、仇杀、怪物都在拷问着人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