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湍傲剑》完本[古代架空]—— by:以思之远

《少爷入怀来》完本[古代架:他作为他的书童,一直待在他的身边,生老病死,不离不弃,可老天偏偏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他是蒙古人,而他却是汉人,他的父亲害死了他的母亲,他的母亲与他的父亲有染......江湖之大,天地之广,冥冥之中,到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清湍傲剑》以思之远 一个淡薄的青年,不期然卷入江湖纷争

名利、仇杀、怪物都在拷问着人性

是独善其身还是兼济天下? 青年有着自己的答案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阴差阳错 天之骄子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远 ┃ 配角:凌灵、程小蝶、陆子安、程一风、邱大储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锋芒初露 时值初秋,青云山庄一带吹起了阵阵冷风

漫山遍野的秋树上,尚未凋零的黄叶顺着风的方向,翻起了一层一层金色的波浪,像闪耀着光芒的龙鳞一样

不期然,一片扇形叶子躺在风里悠悠地浮起在半空中,然后优雅地打了一个圈儿,渐渐地向山腰飘去

此山名为玉龙,山势回环、绵延数里,极像一条横卧的巨龙,故此得名

纵观整个山脉,高拔险峻,由山脚到山顶仿佛刀削而成,几成一条直线

青云山庄坐落在玉龙山龙颈的位置,居高临下、稳若磐石

这龙颈的位置虽然也是异常险峻,但与别处却大有不同

妙在此段山头有一条倾斜的峡谷,可上下行人,更在山腰的地方有一湾碧彻的湖水,大仅数亩见方,但清洌通透

湖水一边是一片开阔的平地,青云山庄就建在那边平地的中央

一阵劲风袭来,叶子徒然在半空翻滚开来,并急剧下落

它掠过泛起层层褶皱的湖面,跌跌撞撞摔进青云山庄的院落,再越过几间纵横的屋脊、穿过一道走廊,终于落在一所庭院里一个二十多岁的白衣青年肩上

仿佛被吸附住了一般,叶子稳稳地伏在青年肩头,又好像安心睡去一样

青年面前的几个壮汉紧紧地盯着一动不动的叶子,目光中透露着一丝惊讶和不安的神色

其中一个汉子身型健硕、满脸络腮胡子,额头上有一道斜刺的疤痕,唤作韩硕,上前一步赞道,“没想到少侠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深厚的内功修为

” 青年并不答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眉宇间凝聚着逼人的英气

“令尊在世之时,武功冠绝江湖,不知少侠比之令尊如何”此话是有意引逗少年出手

青年环顾了一下四周,缓缓道,“家父刚刚入土,我不想大动干戈,几位前辈能来吊唁,在下感激不尽,我这里琐事众多,如若无事,各位还是请回吧

” “贤侄休要推辞

”忽听韩硕身后一人说道

这人四十岁左右年纪,着一身青黄色长衫,方脸阔额,颌下一把灰黄的胡子,乃是武林中闻名已久的四大世家之一的邱家传人,名唤邱大储,韩硕正是他的手下

除却邱家,武林中另外三大世家乃尽人皆知的陆家、程家和慕容家

这四大世家可谓整个武林的中流砥柱,各霸一方

各家武功皆有所长,邱家善使长钩,一招“迎来送往”不知让多少武林高手栽了跟头、身首异处;程家武功专在暗器,一手飞镖使得犹若漫天星雨,不但威力无穷也煞是赏心悦目

虽然这暗器听起来像是旁门左道,但程家行事光明磊落,故江湖上名声极好;再说陆家,这陆家虽然号称是江湖上一大世家却历代在朝为官

太史公书曰,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自古以来,历代朝廷都对武林侠士心存戒备,因其所作所为自有一套江湖规矩,虽以仁义为名,但终归是视朝廷法律于不顾,更有狡诈阴险之徒戴着仁义的面具大行丧尽天良之事,是以大凡江湖中呼风唤雨之人皆会成为当权者的心病

这陆家在朝为官而又能在江湖中占有一席之地,乃是有一段渊源: 明□□朱元璋开国之时,四大世家先祖邱桐、陆半山、程魁、慕容铮具有征战之功

朱元璋畏惧手下良将功高盖主,恐其百年之后子嗣难以大权独揽,故开国不久就大杀功臣

陆、程、慕容三人深然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的道理,是以在朱元璋动手之前便遁入江湖,如龙入大海、飞鸟冲天,一旦挣脱枷锁便无迹可寻

为了向□□邀功,邱桐暗访到陆半山的住处,设计将其擒拿

朱元璋本欲杀之而后快,但又畏惧程魁和慕容铮联手煽动江湖势力入宫报复

思量之下,暗招陆半山于书房约定,程家与慕容家子嗣永不得踏入皇宫半步,朝廷不再派兵追杀,许其在江湖立足

陆半山官复原职,一面处理朝廷势力,一面结交江湖豪杰,但凡江湖与朝廷有一丝摩擦皆由其调停处理

是以程、陆、慕容三家关系最为密切,邱家则成众矢之的

朱元璋本欲邱桐行陆半山之事,奈何其重利轻义不堪大任,故将其放逐江湖,与程家和慕容家相互制约,朝廷则在暗中相助

四大世家中历来数慕容家武功最高,家传一把清湍剑,一路剑招下来山鸣谷应、白水流云

更兼变化无穷,一招看似使尽,实则后招暗藏,俞是碰到强敌就俞是威力倍增

是故每到推举武林盟主之时,慕容氏子孙必能力压群雄,加之为人仗义豪侠,自是无人不爱

此代盟主唤作慕容烈,更是一个英雄人物,统领武林十余年来,化解纷争无数

只可惜天妒英才,刚过不惑之年便殒命归天

这白衣青年正是慕容烈之子,唤作慕容远

“今天来的诸位都算是你的长辈,既然长辈想和你切磋一下,你就不要推辞了

”邱大储道

突然一个女子从旁边走了过来,站在慕容远身前

这女子年纪和慕容远相仿,也是身着一袭白衣,步履轻盈,身材适中

只见她面容清秀,目光如水,耳边垂着长长的发髻,眉宇之间尚有些许未脱的稚气

“慕容伯伯在世时与你们也不曾深交,你们算哪一门子的长辈

”少女愤愤道

“小蝶,不得无礼

”人群中一中年男子道

这男子正是这小蝶姑娘的父亲,此人颇有长者风范,是程世家的传人,名叫程一风

“看来今天是不得不出手了

蝶妹,你先让一下

”慕容远道,随即冲韩硕做了一个手势,“请”

韩硕推辞道,“你是小辈,你先出手”

“你是客人,至少要让你出一招

”慕容远语气中明显流露出轻蔑的意思

韩硕不满道,“你口气倒不小

那我就替长辈们教训教训你

” 话未说完,韩硕掌风已到,虽未用尽全力,但声势浩大,一股刚猛之力直逼慕容远面门

慕容远竟然纹丝不动,众人都以为这一掌势必要将他的头颅打个粉碎

正在惊呼之际,慕容远不知何时已经闪到了韩硕身后

只见韩硕一招发出,身体就死死定在那里,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邱大储也微微变了变色,刚才那一瞬他看得清清楚楚,就在韩硕那一掌即将打中慕容远的时候,慕容远用了一个异常灵动的身法,快速闪过了攻击,并在与其擦肩而过的瞬间伸出两指点在韩硕肋间

韩硕感到全身一阵酥麻,一时竟不能动弹

邱大储赶忙拍了下韩硕的肩膀,暗自给他输送真气

韩硕稍微缓了口气,恨恨地瞪着慕容远,他没想到慕容远的武功竟然远胜于他

程一风见慕容远得胜,微微露出了笑容

邱大储此次不请自来实是为了历代盟主所保管的宝盒,虽然出师不利,但也不会善罢甘休

这慕容远虽也是武功高强,但与其父慕容烈的性情却大不相同

他极少与江湖中人往来,专喜拜访名山大川,于风光秀丽处钻研剑法,是故他到底有多深的武功几乎无人知晓

刚才邱大储有意让韩硕试探一下慕容远的身手,然而韩硕虽然长相凶恶但武功一般,邱大储暗道自己低估了慕容远

为了逼慕容远使出全力,邱大储向人群中使了个颜色,五个面容狰狞的莽汉站了出来

程一风见此不禁勃然大怒,“姓邱的,这青云山庄容不得你撒野,慕容盟主虽然仙逝,但只要我程一风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让你趁人之危!” “程兄言重了,小弟只是想试试慕容侄儿的武功,我担心盟主走后,从此青云山庄便一蹶不振”

邱大储说完有意看了看目光如炬的慕容远,话中的意思不言而知

“程伯伯你不必担心,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丢了青云山庄的威严

”慕容远平静地说道

“远儿,这些人都是出了名的心黑手辣之徒,而且武功不弱,你当真应付得来”程一风满脸关切

“今天的事关系到我青云山庄的声誉,就算我命丧敌手,也不愿世人说我临阵退缩

何况,他们是冲着宝盒而来

”说完慕容远便摆开了架势,准备应敌

邱大储动了动眉毛,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他这次的确是为夺取宝盒而来,没想到慕容远快人快语,将他的心机一语道破

江湖人行事,就算知道对方目的,也总会给对方留几分面子,却没想到慕容远竟毫不客气,直接将他的野心公之于众

以后若是两人再见面,只怕连表面的和气也做不到了

程一风不禁面露凝重之色,这五个人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角色,号称塞北五虎

他们系一母所生,各个武功高强,而且性情残暴,凡死在他们手上之人,尸首无一不触目惊心

不但如此,这五虎与人交手从没有一对一的习惯,一旦临敌,必是一哄而上,使对方退路全无

“远哥哥,你千万要小心

”程小蝶站在一旁,娇嫩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塞北五虎见慕容远拉开了架势,大虎、二虎、三虎、四虎立刻抢上去将其四面围定,剩下一个五虎站在圈外等待有机可乘

程一风在袖子里暗暗扣住了一枚飞镖,一旦形势对慕容远不利,便要出手相助

这五虎手掌皆比常人要大一圈,徒手擒拿的功夫了得,一旦被其抓住势必要筋分骨裂

但他们的弱点也恰在手臂,因为他们皆不使兵器,一旦遇到手持兵器的敌人,只用双手便很难接招

因此他们每人手上都戴上了带刺的护套,不但可以用作防御,更可以增强进攻的威力

慕容远不等五虎攻来,首先向正对着他的大虎发难

只见他身形一动,一掌攻向那虎胸口

大虎并也不闪躲,只是将那戴护套的手推了出去,想要硬接慕容远的一掌

慕容远立即收势,变掌为拳,直冲大虎颌下

大虎急忙侧身让过,抡圆了手臂砸向慕容远肩头

慕容远翻身跳回圈子中央,刚一落地,二虎、三虎、四虎也一起围攻上来

两虎攻其下盘,另外两虎攻其上盘

慕容远双拳难敌四手,只得加快了出招的速度,四虎力道虽然刚猛,均被慕容远一一化解攻势

圈子外的五虎趁慕容远奋力抵挡、露出破绽之际,一跃而入,借势踢向慕容远肋部

慕容远不但不躲,反而向五虎身侧扑去,身前的门户大开,五虎实实在在地给了慕容远沉重一击

这一下变故徒生,众人具感困惑不解,就算这一击无法闪避,也不至于把自己送到别人脚下被踢个正着

“远哥哥!”程小蝶的脸上一阵惨白

慕容远一手扶住肋间,一手撑住地面,回头向人群中看了一眼

程一风叹了口气,心道这孩子和他爹一样倔强

原来,适才程一风见情势不妙,生怕慕容远受了这一击难以承受,立时将手中飞镖甩出,欲要逼迫五虎停止攻势,然后出面制止这一场不公平的对决

却没想到,慕容远竟然挺身去挡住了那一镖

“程伯伯,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慕容远对程一风道

程一风只得苦笑了一下

邱大储扫了程一风一眼,将双手抱在胸前,看来是志在必得

慕容远起身运了口气,神色如常,刚才那一击并没有给他造成多大伤害

众人都微微变了变色,均道这少年果然不简单

塞北五虎以为一击得胜,却没想到对手如此顽强,互相对视了一眼,旋即成合围之势,又将慕容远圈在中央

慕容远深知如此一来自己定然处于下风,于是抢先攻了一个虚招,跳出圈外,攻向其中一虎的身后

塞北五虎看出了慕容远的策略,他刚一跳出包围,五人马上就围上来,原本伺机偷袭的五虎也加入到攻击

慕容远腹背受敌,连遇险情,心道这样消耗下去自己占不到任何便宜

于是他索性以攻为守,对方攻过来的铁拳概不闪躲,而是以更快的速度攻向对方的要害

五人猝不及防,站在慕容远身前的两虎被他逼得节节倒退

饶是如此,但百密总有一疏,身后三虎趁其进攻之时连连出招,慕容远躲闪不及,肩背被对方护套上的尖刺划伤多处

程小蝶越看越急,拽着程一风的衣角道,“爹,你快去帮帮远哥哥”

程一风也颇显焦急,目光随着慕容远的身形转动,他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慰道,“再等等,爹不会让他出事的

” 慕容远虽然多处受伤,但并不退缩,反而越战越勇

他不退反进,几乎挨着对方身体,和对方肉搏在一起

如此一来,五人手臂不得自如伸展,攻击力丧失大半,二虎差点被慕容远锁住咽喉,幸得其他四虎从旁协助

慕容远见此法奏效,出招越来越快,和五人也挨得越来越紧,逐渐占据了上风

几个回合之后,五人先后中招,直被打得四下翻滚

程一风和程小蝶这才长舒了口气

邱大储在一旁笑道,“侄儿果然好武功,让我的五位兄弟再讨教讨教

” 五人闻言,互相点了点头,张牙舞爪立刻摆了一个前二后三的阵形

不等慕容远多想,五人已迅速围攻过来,大虎二虎攻向慕容远左右两侧,后面正中央的三虎后腿用劲,借力俯冲直取慕容远咽喉

慕容远仰身闪过,四虎也猛地扑了上来,双手成拳结实地打在了慕容远胸口

慕容远感到一阵剧痛,身子不由地飞了出去

还未落地,刚才扑空的三虎又从后面扑了上来,慕容远听到风声,腰下一沉,足尖点地,借势闪过攻击

刚要稍作喘息,五人不分先后从各个方向扑来,封住了慕容远退守的路线

原来五人使的招数叫做“饿虎扑食”,招式极为简单,但威力不可小觑,宛如真正的猛虎一般以最强的力道扑向猎物,誓要将对方变作口中之食

但凡武功招式,无论有多精妙,总有破解之法

似这种毫无章法,以命相搏的攻击一时倒叫人不知所错

程一风早就看不下去了,慕容远只是一个未经江湖历练的青年,虽然他是慕容烈的儿子,但他到底有多少实力,自己也不得而知

何况如今又面对强敌,早已身处险境,照这样下去,难免要身负重伤

想到这里,程一风恨不得立刻站出去将那五人收拾掉

但一转念,适才帮助慕容远那一镖已经被他婉拒了,这青年心迹他再明白不过

父亲刚刚过世,山庄如今又面临危境,作为慕容烈的独子、山庄的少主人,慕容远身上承担了太多痛苦和压力

他知道自己不能轻易倒下,即便倒下也要倒下得轰轰烈烈,决不能有损父亲的声名

程一风攥紧了拳头,隐忍住了焦虑不安的情绪,他明白,这是慕容远必须要过的一关

程小蝶见此情形早已坐立不安,她多次请求父亲出手,可程一风偏是隐忍不发

她一心想要帮助慕容远,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想要加入战局,可是自己武功远远不够,到时候只会添乱

她神色慌张,忽地灵机一动,推搡着挤出人群,不知跑向何处

程一风见小蝶跑开,以为她不忍心再看,暗自也运足了内劲,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慕容远丢了性命

此时,慕容远早已显得狼狈不堪,一时思考不出应对之法,只得闪转腾挪,避开对方的虎爪和护套上的尖刺

五人越扑越凶,出手更加凶狠毒辣,似这般群起而攻让在场每个人都看得瞠目结舌

一阵抵挡过后,慕容远身上又多了几处伤口,气力也渐显不足
《醉颜欢》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醉颜欢》长安酒徒当清冷孤绝的帝王遇上风流冶艳的酒肆老板,求贤而来,醉眠而去。崇华:“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