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念,因为他是梦见》完本[古代架空]—— by:tingtingX

《批命》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批命》钟承江湖有一神棍,人称神算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古今前后五百年,睁眼能看世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故人念,因为他是梦见》tingtingX 恢弘的情殇,弥留之际,也只是教会了以后要怎样去爱别人. 是该悲悯,生离在死别之前少有免俗,还是应该垂泪,这场葬爱,原来我们都还不善辞令

凤锦然 - 行年之中,这个少年只守着心里的那座城池过活,城中尽是残墙碎瓦,完整的也只有刻着秦修衡的那块碑

秦修衡 - 终是看着你笑完了那场百媚横生,如今,再来说要还我一出痴情如许,我的锦然,谁还敢信你? 季唯 - 凭栏相吊,望君思故里,曲柯你究竟是我的良人,还是我的结

曲柯 - 良辰美景及时,暖帐霞帔凤冠,女子最美不过那日,错的是她的良人以及那一夜未停的季唯别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锦然;秦修衡 ┃ 配角:季唯;曲柯 ┃ 其它:

回转忘却归途

一曲思君怯,辗转悠扬,配着此时午后的斜阳,温暖横溢

肆无忌惮的扫尽了林中的每一个角落

暖黄色的氤氲明媚的不敢忽视,照得身后的竹寮也金碧辉煌了起来

正是一幅此景本应只在天上有的好风情

在某人眼里,却成了装腔作势

明明是一介武夫,就应该大气豪迈,偏偏一付翩翩佳公子摸样,骗给谁看? “唰!”一个暗色图腾镖朝着盘膝而坐的人飞了出去

“啊!”接着就是一声毫不掩饰的低叫

直到摔到地上,锦然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飞出去的飞镖变成了石子飞了回来,还好不好的正射中自己

最主要的是,他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呢

再等扶着疼痛的肩膀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时,哪还有片刻前的好风景了

眼前人,身着白色素衣,眉眼端正,嘴角微翘

三千青丝,只是随意的系在身后,剑尖直下

倒真是宛若藏身与此山中的仙人般

呸!呸!呸!什么仙人,明明就是个大魔头

还是武林头号的那种

没受伤的手,抬起剑,转眼又冲了出去

“啪!” 仅一招

剑落

“啪!” 又一招

剑落

“啪!” ...... 剑落

“啪!” 凝视着从手中又脱落的断剑

不敢置信

“断了”囔囔自语

更是不可置信的瞪着眼前人

然后,继续囔囔自语:“你打断了我的剑.” 却见眼前人也是不可置信的样子

“这么破?” 其实真不怪秦修衡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毕竟,他只是以剑挡剑,更没有主动出招,因为…..因为他其实是怕这个小对手…嗯….会哭给他看,毕竟现在已然是一副委屈的样子了. “唰!唰!唰!”本就生气,此时更是毫无章法,怀里的飞镖看都不看的都朝眼前人飞了出去

眼前白衣人单脚弹起,便见剑身置后,一个空中旋转翻身而过,赢然落地时

旧时飞镖便是连人家的衣角也未成碰到啊

气得锦然竟跺起脚来,倒是把秦修衡看的一愣

然后,嘴角更明显的翘了起来

秦修衡

并非少年行走江湖,师出无名

只因武林中传出失传已久的宝剑麒麟在他手里

这才名声大噪

多的人更是窥视他手中的麒麟剑

秦修衡坐落凤阳城外的简陋竹寮内,却是很多人知道,所以,多的是人明抢偷袭

只是还从未见这般......打不过,还带跺脚的人儿

持武人讲以静制动,贸贸然出招本就失了高手过招时的冷静

更何况还这么乱打一通的

锦然

当今凤朝第九子,字,锦然

幼时便在宫内授名师指点武学

自诩非凡

前些日非要出江湖历练一番

结果 却是这番落败下场

渐才

秦修衡站在面前

手执麒麟剑,一袭白衣无风自动,一招剑起,还未见秦修衡出招

一袭杀气险过,剑已盈然落地

身后的人

剑直指下,一袭白衣仍是无风自动

献丑的人

只是自己

其实这个时候并没有人告诉锦然,勤修衡的剑自始自终并未出鞘过,不过是看他年幼,又有些可爱的模样,与他逗趣罢了

江湖人手执江湖利剑,便不是为了血洗江湖,却也多是用江湖人的血来养剑

剑开窍,不见血,就是执剑的人手下留情,怕是手中的剑都会馋血

严苛的说起来,秦修衡并不是一个江湖旧人,只是不知何故手持麒麟剑,才在近年来,惹了这许多无端闲事罢

若真比起来,这剑的名声可真真是大了秦修衡百倍不止了. 话说,早在远古时代,多是以铁造剑,后又以青铜取代铁剑,虽剑身轻了许多,却也是无比沉重. 很多铸剑师更是以血喂剑,剑客以血养剑,便与剑养出了感情,以达到人剑合一的终极巅峰之造. 这麒麟剑相传便是由欧冶子所铸,世人皆知,剑须铸在能够出铁英,寒泉和亮石的地方,只有此三样皆齐,才有可能铸出名剑来

据传欧冶子访便名山大川,走遍十国,终是在秦溪山上,七口大井如北斗形态盘落在两棵千年大古松下,未近其井口,便能感到井水冷测入如骨髓,亲近井边,又探出这井明净如琉璃,却乃上等寒泉,便凿池储水,作此为剑池

欧冶子又一日在秦溪山附近一个山岙里,忽觉丝丝寒气,引起逼人,寻之望去,便见是一个亮石坑,知道必有异物现于此中

于是,焚香沐浴,斋戒三日,然后于此坑中取出一块剑利的亮石

在之后,欧冶子又在茨山下采得铁英,以此炼铁铸成剑坯,以寒泉淬水,以亮石磨剑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方成铸剑三把:“龙渊”,“泰阿”,“工布”

其实,还有一把是欧冶子死后才被后世之人所知,便是这个“麒麟”剑也成于彼时

这剑于其他铁剑,青铜剑的沉笨不同. 相传此剑,若放剑于鞘中,便看似剑利过于青铜铁剑,若缠于腰间,便如襟带一般,若乎一松,剑身便笔直弹开,若在此时抛出一方帕,从剑锋徐徐落下,方帕即分为二

若持剑斩铜剁铁,便又如削泥去土一般

至此,剑方成. 只是,此古剑以失传许久,不知如今为何会在秦修衡手中

片刻后

便见秦修衡嘴角一丝浅笑

看着眼前的少年脸气的红彤彤的,怕是远比此时暖阳还要红

指尖微微发抖,视线一直盯着地上的剑,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偷袭失败,是在认错呢.真是可爱的紧呢

“还不收起剑?准备以身相许?” 怎么也想不到手持麒麟的高手,竟是.....竟是这般无赖之徒... 气的粉妆玉砌的少年脸色更红了几分

"你!你不要脸!"气的人转身就要跑. "你当我这竹林,是你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么?"看着这么可爱,惹得秦修衡故意板起脸,更想逗逗眼前恼羞成怒的少年

“你!......你想怎么样?”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少年,又转回身不仅回退了一步

“这儿正缺个煮饭,洗衣,收拾院子的

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就你了吧

毕竟长的还能看不是?” 锦然从小就是在别人的手心儿里被捧着长大的,何时受过这等气

瞬间,捡起剑便要挥出去

才发现手中早是断了半截的剑,不知道除了切虫子,还能干什么

“咣当!”气得锦然又使劲儿的扔在了地上

只是使劲儿的瞪着眼前的凶徒恶徒

来日,回到他锦王府

定将这无赖碎尸万段,以报今日受辱之仇

“难道你想为我暖床不成?那感情更好了?虽然不是上好的容颜,可也不似胭脂俗粉一般,再长几年也还是能入得了眼的” 秦修衡本想再多逗逗,便见少年瞪着的眼眶,渐红了起来

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下

毕竟还是个未入世的少年,好像平白无故的欺负了人家

可若说就这么放走了,便真真的有些舍不得

毕竟,这少年还真是好看,嗯…性格也是讨喜. 纵然此时的秦修衡有通天的修为,也无法晓得日后他们的机遇

他的锦然对他所作之事,可真是没有半分讨喜的成份. “你难道不是为了这麒麟剑来的么?就要这么回去了不成?与其时刻惦记着,还不如日日守着

反正,见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我也总会手下留情的,不是?再说了,说不上哪天我便不是那么得意这剑了,就平白送人了呢?”看着气鼓鼓的少年,不想真吓跑了他,总算是说了句正经话,却也带着眉目带笑

染着流氓习气

秦修衡其实没有对锦然说实话,锦然天生的便是好看

秀眉,凤眼,薄唇,纨绔子弟,风流之至

秦修衡知道现在仅是年少,若是,日后长大,想必定是一个薄情之人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麒麟剑的造剑过程,参考于《越绝书》中的“楚王见剑”

晨时的太阳初升,天还并未大亮,雨露明目,空气纯净

渐才

习武,吐纳回来的秦修衡顺便去了就近的市集

回到茅屋内,静静的站在塌前,看着睡的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小人儿

不觉哭笑不得

不知是该庆幸锦然对他这个敌人毫无防备的信任,还是该苦恼他不知江湖多是奸恶之人

如今是睡在他的屋内,若是别人家的踏上可还了得? 这些天

他是日里明偷暗抢,下药,偷袭,耍赖,装傻....什么招数都用了出来

呵呵,果然都是些孩子的招数

一点都没有做为小厮的自觉

反倒是他还要照顾这孩子的一日三食,偶尔还要到附近的集市买些东西回来为他添菜

更别说是扫院,洗碗了

就连天凉添衣,夜冷添被的事儿都为这孩子做尽了

他也不想想谁家的小厮像他这般要主子处处伺候的

秦修衡觉得自己喜欢了上了这个少年,也许,是因为这个少年真的很美

也许,对于寂静许多年的秦修衡来说,锦然就像是一个无限生命力般的存在,让他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活着,鲜明的活在了阳光底下, 真的离开了那个活死人墓

秦修衡并没有觉得他之前的生活习性有什么不好,可是,自从锦然进入了他的生活,他觉得这样…好像更好了. 所以,他总是忍不住的逗趣这个孩子,每每气的锦然爬到他的身上打他几下,或者勒着他的脖子恶狠狠的恐吓他几句,他才会暂且罢休了几句

还也许,这便是缘分,就好像他看见了锦然就觉得心生欢喜,锦然对他,也不似其他人对他一般心生戒备. 当然,此时的秦修衡绝不会承认是因为他的纵容

又也许还有其他的

也许,有些人生来便是让别人喜欢

就像锦然这样.... “...嗯.....”好像感觉到了不容忽略的注视,又好像是习惯了夜里的秦修衡为他关窗折被

睫毛动了动

转个身子又睡了过去.... 锦然自小便是在宫中长大

伺候的宫女太监多的是,能近身伺候的更是不知修了几辈子的福气

自然不会觉得秦修衡为他做的这些有什么不妥

如果这时睁开眼睛,知道秦修衡就这么看着他看的痴了去,可是否还会觉得没什么不妥的 此时的阳光散落了屋子的每个隙缝里

秦修衡眼里的深情无处可藏

眼看床上的主儿越睡越香,站在旁边的人也不忍嘴角微翘,眉眼带笑了起来

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边

就着床沿坐了下来,手也顺着温暖的地方探了进去,简单的理了理散落的内衫

就着被子把人抱了起来

锦然也习惯了这几天,秦修衡叫他起床的方式,只是随意的把头搁在了他的肩上

让他把被子里把衣带系好了

身下的手也不老实的开始摸了起来 ,一直摸到了旁边的麒麟剑

这才放心的把手随意楼在了秦修衡的腰上

这举动不由得让秦修衡哭笑不得了起来,“锦然,锦然,买了枣泥饼

起来吃点,不然凉了

”一边说着一边亲了亲脸颊,然后抖了抖肩

“嗯...”把脑袋调了个方向,就是不见起来

秦修衡紧了紧被子,说道:“是不是,昨天夜里搂着麒麟剑没舒服,搁着你了?那今天晚上我自己收着了

” 话落,便觉得肩上一痛,满是口水

想起昨夜,这登徒子说,只要让他亲亲,就可以让麒麟剑给他玩儿一个晚上,本想拿到麒麟剑就跑的,结果,被秦修衡在被子亲的热乎乎的,怎么也不愿意大半夜的赶路,便放松了一下,结果却先睡着了

一直到这个时辰才....被这么叫醒

其实,若说此时秦修衡对锦然,虽有□□可真真不会在此时便对这个对他毫无防备的少年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也就是亲亲摸摸,搂搂抱抱占占这种小孩子的便宜

毕竟,他的少年此时当真还年少些. **** "主子,去过乌桐么?听说那里的乌桐山水美极了,山若浮云,浮于碧海蓝天之外,水若流璃,流于苍茫浩瀚之间.那里的花四季不败,花香漫溢

那里的雪终年不化,覆遍四野,还有,还有....."两只手随意的搭在秦修衡的肩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身下跪坐在他后面,眼里谄笑着

锦然也只有有求于秦修衡的时候,才会摆底成这等姿态

事成之后,怕是又要加倍的找回来

锦然这次是偷溜出来的,平日里

只是在凤阳城走走

这是头一次跑了这么远

不玩的尽兴就被皇兄抓回去,不是亏死了么? 本以为自己是个厉害的

只是遇见了秦修衡以后才知道自己的武功不过是样子活儿,不过是家里请来的师傅们让着自己,才显得自己很厉害

真碰到个更厉害的不是死的很惨么? 可是,如果有了秦修衡这样的人在身边,那不就真的是如鱼得水了么?当然,还可以挡了皇兄的人

哈哈

如果可以,最好以后就给他收在身边了,那以后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了

什么微服私访了,什么体察民情了

都可以借出来跑去玩了

嗯,夜里抱着睡觉也是暖呼呼的,清晨叫自己起床也比家里人来的顺心

久处深宫的人是最懂得察言观色,审识夺利

谁有求于自己,谁又对自己是真的入了眼,上了心,一目了之

同样的,也最懂得什么对自己是最有益的

锦然虽年少却也是凤阳城里养大的皇家子孙

这里面的的功夫还远不是一个眼里只有江湖,武学的人所能比拟的

“不去

还有,那天天开花,还能天天下雪么?”好像没有看见锦然的兴致盎然般,随意的就拒绝了

头都没抬便又继续看着未完的书页

孩子果然是个孩子,这才几天的功夫就闲不住了,只是“偷”剑的事儿是再提不起兴趣了

便要找个别的去处玩

“那…..那是…….那可能是雪花吧……” 锦然也就是随口的夸夸乌桐几句,没成想还被这个野蛮的江湖草莽,找到了随口说说的错处

一时窘境的也不知如何是好,便默默的放低了身子在秦修衡的背后靠着脖子偷偷的蹭蹭

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续话了

哎....明知是这孩子的一时兴起可又不想看着他失落,烦恼的样子

“这样吧,如果你让我亲个够,过些日子我去嘉兴,多带着个小厮也未必不可

” "呸!不要脸!"身后的少年听到这个登徒子又找借口要亲自己,还要带自己出去玩,一下子就扫了渐才到失落. 立即站起来狠狠的踢了一脚前面的主子,转身跑开了

“哦!去嘉兴喽!”连蹦带跳的跑的远了,才不怕被笑话而得意忘形了起来

手里书中的文字,不知何时停留在了那页,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叫做锦然的少年脸颊

见锦然跑的远了

才对着风中那几缕不着痕迹的生人气息说道:“阁下有事就出来说吧,何必这么躲着
《应是故人来》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应是故人来》七二九当年,阴暗的皇城内上演过悲欢离合他拉着那人的手,喊着“皇兄”此去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