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是故人来》完本[古代架空]—— by:七二九

《故人念,因为他是梦见》: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故人念,因为他是梦见》tingtingX恢弘的情殇,弥留之际,也只是教会了以后要怎样去爱别人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应是故人来》七二九 当年,阴暗的皇城内上演过悲欢离合 他拉着那人的手,喊着“皇兄” 此去经年,他的皇兄再次回归,却忘掉了记忆中的温暖

呐,你说花开不应折 可是,有谁还能像你一样,带给我温暖? 在这阴暗之处,不如你我同去不归……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易郯、风易轩 ┃ 配角:小灵 ┃ 其它:故人、逍遥谷、皇兄

阴暗的地牢里只有从牢墙上投下来的斑点阳光,照在牢房的地上

干净而又简朴的牢房,只有在靠墙处有一个大床,上面一席干净整洁的丝绸席被和一只玉枕,令人不敢相信这些贵重的东西竟然会出现在这牢房中

而牢房内,有一男子

双十年华,容貌俊美、眉目细腻英挺、微微蹙起的剑眉夹杂一丝焦急

素衣长发,随着男子的来回走动而随地起伏,红唇微启,似低喃又似叹息

脸色因焦急而泛起些微红,使这苍白的脸色都有些红润

白衣伏地,俊美翩然,使之恍然如梦,若一落入凡尘的仙人般令人惊叹

这是一座独立的牢门,外面是一座石门,再往里是真正的牢房

而牢房外的石门大开,牢房内的铁门却紧锁着

男子知道他是绝对走不出这地牢的门的,索性他便坐回了床上,一挥手便将床边檀木桌子上的一碗燕窝一扫而下

玉碗掉在地上,发出清翠的“啪哒”声

随即地上弄的脏乱不堪

牢房外站着一个男人,见男子又生气的将玉碗打落,皱了皱眉,英气的脸上泛起些许不满,唤外面的侍卫进去将地打扫干净

男子对牢房外站着的男人说

“王统领,你现在应该去外面保护那个家伙,而不是守在这个地方看管我吧?放心,我是不会逃走的

” 他的声音清脆动听,但是语气却有些不耐烦,语中净带不屑

被称作王统领的男人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牢内正坐立的人,即使是身处在这皇城的地牢里,他也依然不改他那种气势,犹如帝王的傲气

不,他原本就是帝皇又何来犹如哪? “陛下,您现在应该称他为皇上!”王统领依然是没有表情,淡淡的看着牢里的人

风易轩冷笑下

“呵,那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依然称我为陛下哪?我现在已经什么也不是了

” 说着,风易轩转身看着身后墙壁上那个小窗户,阳光已经从地上转移到床上了,应该已经过了中午了吧? 已经三天了

风易轩闭上眼睛,让阳光正好投射到他眼上

三天前,他被自己的弟弟逼宫退位,关在这所地牢里,这三天以来

他一直都很担心,担心那个男人还有没有人性,担心他对那些无辜的人下手

而自己……却只能无用的呆在这里,出也出不去,也不能见到那个人!那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人

他看着窗户,仿佛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现在应该举行完大典,都散了吧?外面热闹非凡,而自己却只能坐在这里坐以待毙,等待着别人来支配他的命数!可恶! 他不是一个热衷帝位的人,更可以说,他是最讨厌这个帝位的人,因为这个帝位,他放弃了自己的自由,而这个帝位是他母后拿命来换取的

对这王城,他深恶痛绝,摆脱不了,也不能摆脱

原本,自己就不是属于这里的

七岁,当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他就成为了太子,回到这囚禁他母亲一生的牢笼

一直以来他都竭尽全力的做好一切

直到那年…… 当一年前他重新回到这座牢笼,他无时无刻都不敢松懈,而现在却落得这个下场,他是该怨哪?还是该恨?一个国家的重担,果然,他还是负担不了吗??就如他救不了母后一般? 王统领看着他低喃着望着窗户出神原本他是不应该多语的,但“陛下,皇上说了,待忙完朝中大事过后会来看你的!” 风易轩回头,似笑非笑的勾起嘴唇,“如何?是来取笑我吗?” 王统领看着他,不说话

风易轩继续说“没想到,一年未见,再次相见会是那种情况下!” 他记得,三天前,那人是如何出现在自己面前,又是如何带人逼迫自己的

而他,一直认为他的弟弟,还是当年初次相见的那个他! “风易郯竟然会派你来这里看管我,真是太大材小用了吧?你放心,我是不会逃走的”他一转身,又有些狡黠的笑,“不过,会不会自杀我就不知道了?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我就杀了你的那些近臣,还有你宫里的那些女人!”牢房外,传来冰冷的声音

随后进来一个男人

健硕的身材,夺人的气势,英俊的脸庞带着距离感十足的冷漠,更是那双尖锐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一身龙袍,更衬的他的皇者气势! “皇上!”王统领起身,向着刚进来的男人抱拳施礼 而刚进来的男人,从刚一进来眼睛就一直盯着牢中的人,更是连看都不看身边的人就冷冷的说“迹尘,你下去吧!” “是”王统领起身,看着牢中的人已经站起了身,收起了刚才那抹狡黠,此时也换上一脸冷漠,眼中更是隐藏不了的怒意! 王统领起身,走到牢边,将牢门打开,欲言又止的看了看牢中的人,仿佛有什么话要说,有些担忧的出去了

随着“咚”的一声笨重的四门被王统领出去的时候关上了

只留下二人在里面

长久的沉默及对视,男子开口

“皇兄,最近可还安好?”冰冷的话语不带一丝情感

“你来干什么,你把他们怎么样了?”风易轩质问眼前的男人

“皇兄,刚刚我好像听到你说要自杀啊?”他似没有听到风易轩的话一般,无视他眼中的怒意,走进他,站在他面前

“那又如何,我想做什么关你什么事?你说,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哦?那么我把他们杀了也和你没关系的吧”风易郯挑起冷峻的眉

“你敢?”风易轩抬起头,盯着眼前和自己相距不到半米的男人

什么时候他比自己竟然还高这么多了呐?明明自己和他也不过是一年之差

而两人真正的相见是在一年前,风易轩刚回宫时见过一面而已

而且,他此时,是真如帝王般的威严,怪不得那些大臣会支持他,而不是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冒出来的太子! 男人看着风易轩,挑眉,唇边勾起一种动迫人心的笑

“怎么,你以为我不敢吗?” 凌然的霸气,震慑这人心,让人不敢忽视

风易轩向后退了一步,想要拉开二人太过接近的距离

他向后退了一步站在靠墙边的小床边,阳光从小床上投下,打落在他的衣角上,原本雪白的衣服更显得飘渺,人也显得更加的虚幻

男人仿佛对他想要拉开两人距离的动作有些不满,微微皱了一下眉

“是啊,你有什么不敢的那,父皇尸骨未寒,你就带领一群老头来逼宫退位,风易郯,这招够险的啊

”风易轩愤怒的说,怒视着眼前的人

“皇兄”风易郯嘶哑着嗓子,看着眼前的人,绝美的容颜沉浸在一片余昏里,仿佛象一个虚幻的幻影般

他的心如死水般的静

“你不适合当一个帝王!” “有必要再来嘲笑我吗?我不过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可以放我走了吧?还是打算将我杀死在这里?来个真正的名正言顺?”风易轩轻笑着,暗暗握紧了因愤怒而发抖的拳头,任指尖轻刺在掌心留下斑斑印记

“皇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好好的坐下来谈谈呐? 皇兄,我们有一年未见了吧?”冰冷的话语依旧不带一丝情感他看着窗外,悠悠地说“我一直都在想到底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 风易轩抬起头,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人,刚才在他眼里仿佛看到了一丝心痛?不,不可能的

“那现在你高兴了吧?蓄谋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皇位,将我拉了下来

的确,对于我,他们刚希望是你当上皇帝,毕竟我原本久不是在宫里长大的,也不喜欢这里,所以你就利用了我,让我相信了你?”想到自己当年刚回宫,什么都不懂,以为他和别的皇子不同,将权力都交给了他

没想到,眼前的人才是最有野心的人

想到自己轻易相信兄弟之情,害了自己,就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想到这些,他更加生气了起来,肩膀也随之抽动了起来

风易郯看一眼风易轩,继而又盯向窗外

“是啊,谁让你这么傻呐,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相信别人,也是你让我有了力量把你赶下台啊

” “可恶,你……”风易轩看着他轻易的诉说着自己的过错,一丝被背叛的恨意涌上心头,他起身,抬起手,便想向男子打去

奈何男人反应竟如此之快,伸手抓住了风易轩举在半空中的手,然后在风易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他的手别向后方

随即将另一只手也同这只手一样,限制在身后

痛的风易轩不觉发出“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气,好缓解一下疼痛

挣扎不开,他只好皱起眉头,此时他才开始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地在逍遥谷随师父学习武功,若是让师傅,还有逍遥谷的那些家伙看见了

保管不知会如何嘲笑自己? 男人的手掌很大,轻易的就用一只手掌控住了他的两只手,另一只手则抚摸着他的脸颊,冰凉得手,让风易轩有些不舒服

轻轻的抚摸,似低吟又似责备

“皇兄,你的气色怎么还是这么差,是不是他们没有医好你?” 风易轩诧异的看着男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突然风易郯低下头,在风易轩还没反映过来时就感觉到有一片阴影,然后风易郯吻上了他的唇瓣,微凉的唇瓣,正如他带给人的感觉一样凉凉的,不带一丝温暖

第2章 第二章 风易轩的脑中忽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大了那双好看的凤眼,直直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脸

风易郯的舌,趁风易轩不注意的时候撬开他的唇瓣,轻轻舔舐着他的贝齿,然后灵巧的钻进那小巧的口中,与他的舌相碰

打着圈,挑逗着他的唇,霸道、强硬而又温柔的攻占了他的唇

风易轩此刻才意识到他在做什么,猛地挣扎了起来,而他则抱紧了他,一点也不放过

“唔~”嘴被他完全攻占住了,不带一丝保留的全然探入侵犯着他,迫使他做出反应

仿佛想将他的芬香全纳入口中般

他讪讪然的被动的和他的舌推挤着

终于在他觉得自己快失去意识前,风易郯放开了他

“咳咳”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风易轩将风易郯推开,用手扶住胸口,费力的呼吸着,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

“你”风易郯刚想说话,就被风易轩瞪了一下“风易郯,你有必要这样羞辱我吗?我现在已经是你的阶下囚了,你还用这样来羞辱我

关于这个皇位,我本来就不想要,所以我可以将它让给你,但是你,咳咳……” 话还没说完,就又剧烈的咳嗽起来了

风易郯的肩膀微微僵硬了一下,有一丝受伤的神色,但随即又被冷漠所掩盖,换上一脸陌生的表情,看着身前的男子慢慢的喘息,却一脸憎恨的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不对,自己原本就是坏人,在他的面前,在他的眼中

“是啊,我就是要撕开你那张平静的脸,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活不长了吧?”风易郯居高临下的看着身前一脸病态的男子,他早因喘息而涨红的脸,现在伴随着一声声喘息,仿佛要将内脏撕裂般痛苦

“呵,托你的福暂时死不了”风易轩直起身,走到男人面前, “你到底想要什么?皇位我已经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 风易郯没有回答,只是侧过他看向窗外,那里,太阳早已收起了他最后一丝薄晕了,天渐渐从金黄,变为淡黄,盛夏的白日总是那么漫长,就算太阳早已落下,但仍亮着,许久,他说

“很简单,我要你” 风易郯说着,转过头,看着风易轩

风易轩愣了一下,看着风易郯

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还没有来得及问清他是什么意思,便听到外面传来了王统领的声音

“明日我会再来,在此之前……”风易郯顿了一下,看着风易轩

“先把身体养好吧,如果你死了的话我可不能保证那些照顾你的奴才会怎么样

” 说着便要离开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杀了我?”风易轩咬牙

“为什么没有喝?” 风易轩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床边,那里是一碗新送来的燕窝

风易郯看着他

“喝掉” “不要”风易轩拒绝,“ “喝掉”再一次,风易郯命令他

看向风易轩的眼光多了几丝温柔,手摸上轩的脸

风易轩想躲开,却在抬头时,看到了他的眼睛,里面有些自己不明白的神色

二人离得太过接近,他清楚的看到风易郯的眼里有种莫名的神色在涌动,在那种冷漠里,他仿佛看到了一丝别样的情愫,像一个恋人般的深情,又有一丝痛苦的挣扎

风易郯的手掌摸上他的脸,有些温暖,他的手掌上有着因长期执剑而带的老茧,摸在脸上有点疼,他不免有点难受的皱眉

“皇兄,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他们没有照顾好你?”风易郯说,“那要不要我帮你杀了他们?” “不要”风易轩看着风易郯,风易郯的眼里有着嗜血的光芒,让人不好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那你就喝了它”风易郯拿起那碗燕窝,举到风易轩面前, 风易轩看了看碗,又看了看风易郯,拿起碗喝了下去

“现在你满意了?” 风易郯不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风易郯走出石门,王统领在外面站着,见风易郯出来,立刻过来

“皇上,朝中的一些大臣正在外面守候” “嗯,又是因为那件事吗?” “是!”看着风易郯有些不高兴的脸,王统领小心的回答

摸了摸唇,嘴角挑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他说

“你在这里看好他

” 王统领正要跟着风易郯出去,感觉有个小身影在后面,他想着,不动声色的跟着风易郯出去

风易轩正躺在床上,感觉石门被轻轻的打开,他睁开双眼在这黑暗中看到有个小小的人影钻进来,像生怕被人发觉一般

风易轩冷笑了一下,真的以为自己这么弱吗?尽管自己体弱不适合习武,但在逍遥谷多年,他又时常出没在江湖,若真是连外人接近都察觉不到的话,现在他也不会在这里了吧? 感觉到来人越来越近,他低喊了一声,“谁?” “轩哥哥!” 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传来,听到这个还略显稚嫩的声音风易轩坐起身,费力的想看清黑暗中的人影

“小灵?”他试探的叫了一声

小灵摸索着从一边找到火折子,将桌子上的一盏油灯点亮

一盏小小的油灯点亮了,摇摇曳曳的也为这个宽大的牢房带来些许光芒

风易轩坐起来,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

圆嘟嘟的娃娃脸上带着些许笑意,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般可爱,让人不免有些疼惜的爱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如秋日的泉水般清澈,较长的睫毛随着男孩的眨眼而扑闪,在这昏黄的地牢里,经过昏暗的光照下,就像刚睡醒的孩童动人

男孩的声音就像他的长相般甜美,“轩哥哥,你没事吧?别怕,小灵这就来救你

” 风易轩看着男孩打开那把对他而言轻而易举的锁

“小灵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风易轩看着面前这个从小就陪着自己的男孩

“我只听说那个坏人把你关在地牢了,我可是问了好多人才知道轩哥哥被关在哪了

”小灵炫耀的说, “那小灵是怎么问的哪?”风易轩看着小灵立马红下的脸,有些结结巴巴的
《一曲长歌》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一曲长歌》任旸生这是【历史向】楚汉韩信和张良的yy故事,历史有改动。韩信在项羽帐前苦逼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