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长歌》完本[古代架空]—— by:任旸生

《应是故人来》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应是故人来》七二九当年,阴暗的皇城内上演过悲欢离合他拉着那人的手,喊着“皇兄”此去经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一曲长歌》任旸生 这是【历史向】楚汉韩信和张良的yy故事,历史有改动

韩信在项羽帐前苦逼地做着执戟郎中,数策不用时,一个人却在天下人面前肆无忌惮的挥洒着他横溢的才华;从嫉妒到念念不忘,从被摸的害羞再到心动,最终弥足身陷; 名满天下的张子房对此毫无所知

他只觉得他发现了一只可爱的大犬样的小朋友,容易害羞,经常调戏,万没料到,调戏着调戏着,狗崽子就变成了狼崽子,某一天就将狼爪伸进了他的被窝…… 人说,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然后刚好这俩凑一对儿

一个小心翼翼的笨拙示爱,一个无所顾忌的高超撩汉

食用须知: 1.本文cp:沉默寡言不通世故痴情攻(韩信)vs智计卓绝长袖善舞洒脱受(张良) 2.双洁,从身体到心灵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天之骄子 历史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信,张良 ┃ 配角:楚汉众人 ┃ 其它:韩信张良cp,历史向,楚汉

韩信第一次见到张良是在一个阴沉沉的午后

彼时他还是项梁账前的一位执戟郎中,从前同项梁出过数条计策,却一直未被采用,正是才华抱负不展,人生低迷之际

那日,他正同往日一般守在账前,就看见营地外一人远远策马而来

来人骑一匹黑马,着一件灰色长袍,是个朴素的儒生打扮

他翻身下马,信手将缰绳递给前来牵马的杂役,面带微笑,行动举止之间显露出良好的礼仪

秦之前,也不知是哪一国的世家公子

韩信这般想道,压下了心中的那一点点不可言说的冒头的嫉妒

来人向着帐子的方向走了几步,就在他面前停下来,用清朗的声音微笑道:“还请这位兄弟为在下向武信君通报一声,就说张良有事求见

” 张良?竟是张良!可是那个名满天下的张子房? 韩信瞪大了眼看他,简直不可置信

对面的人也并不心急,倒是满面笑意盈盈,一双淡褐色的眼珠望着他,眼内波光粼粼

他顿了一下,转身进帐去了

“张良

”项梁听罢喃喃重复一遍,沉吟片刻,道,“叫他进来

” 执戟郎中应了一声,转身欲走,又被武信君叫住

项梁道:“叫人立刻备一桌好酒好菜送我帐中来

” 张良掀帘而入的时候,尽管项梁早已在心内提醒过自己,却还是不免在那一刹那暗自惊艳了一把

灰色的长袍罩着他清瘦的身体,两鬓散下的几缕乌黑的碎发衬着他苍白的面容,一双温润的眼睛还被帘子半遮半掩之时就含着笑意望了过来

正正对上项梁的视线

项梁不知怎的就有些不敢看他,手握重兵的诛秦领袖在那一刻竟慌慌张张的挪开了眼

心中一时想,这就是那个十年前博浪沙刺杀秦贼的张子房,也没比我小几岁,看起来怎生就这般年轻!一时又想,怪道从前听人说他相貌有异,是个男身女相的病秧子

当时不在意,熟料真人竟这样漂亮! 张良拱手作揖道:“张良拜见武信君

” 项梁听着这声音才如梦初醒,惊觉自己的失态,他虽有些狼狈,却及时调整了自己的模样,抬起眼来道:“张先生请坐

” 酒菜端上来的时候,张良微微皱了下眉头

项梁何等精明之人,又对眼前人有种似有若无的在意,即刻捕捉到了,见他面色苍白,唇色浅淡,想来身上带病,便问:“张先生可是不能饮酒?” 张良笑道:“良虽不贪杯,却也是可以饮酒的

只是良前来有要事相求武信君,怕喝酒误事罢了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不紧不慢,带着令人舒适的笑意

因此虽是提起公事,却也不教别人厌烦

项梁来了兴致,问:“不知张先生有何事与在下相商?” 张良笑道:“自陈胜起兵失败后,武信君便是当今诛暴秦的民心之所向

武信君深明大义,不揽功劳,顺民意立楚后,更是众望所归

只是受秦贼迫害远不止楚一国,其余五国后人仍在暴秦之下无国可依,民意悲愤,亟待武信君伸以援手

” 项梁嘴角一扬:“哦?此话怎讲?” 张良不疾不徐,只微笑着伸手为项梁斟满酒

他的手不大,骨节纤细,与陈旧灰暗的酒壶一衬,愈发显得那只手莹白如玉,看得项梁有些挪不开眼

张良笑道:“在下前阵子偶见韩诸公子横阳君韩成,年纪虽小,却也十分贤明,重情重义

武信君何不扶持他一把,立他为王,想来横阳君和韩国后人都会对武信君感激涕零,愿为武信君生死效力

其余各国也可扶持,那时天下之民莫不赞颂武信君贤明,争相为武信君肝脑涂地,武信君诛暴秦大业亦可早日实现,如此好事,武信君何乐而不为呢?” 项梁一笑,将那杯酒一饮而下,道:“不愧是张子房

这主意不错,不过立国这么大的事,我可做不了主,还得容我同陛下商量商量

” 虽然项梁并未明确表态,张良已然知道他事已达成,便伸手又为项梁斟满酒,笑道:“如此,便有劳武信君费心了

” 项梁见他这番举动,也不由得笑了,他一把握住张良执着酒壶的手,道:“子房不厚道啊,怎么光给我斟酒,自己却不喝吗?” 张良嘴角一弯,眉间却微微蹙起来,道:“良身体不好,不比武信君海量,唯有让武信君先喝几杯,良才能陪武信君醉到最后啊

怎么,武信君不愿与良一醉方休吗?” 项梁哈哈大笑:“好个一醉方休!行啊,今晚你我不醉不归!” 杯盏碰撞,觥筹交错

酒酣耳热之际,项梁有些醉了,对着张良调笑道:“子房,我都怀疑你当初究竟……究竟有没有刺过秦贼,还是世人谣传

你生的这么漂亮,跟个大姑娘似的,性子也这么……温温柔柔的,怎么也会干……干这样要人命的事

不过要你真是个姑娘家家,我……我早就想方设法把你娶到手,让你给我生好几个儿子了

” 张良看来也是被人取笑相貌惯了,并不生气,好脾气的笑道:“武信君醉了

”说着就想唤人拿解酒汤来

项梁攥着他的手不让他走,不满道:“你走什么?你怎么还喊我武信君?你瞧我都喊你子房了,你也变个称呼,武信君武信君,喊着多生疏

” 张良任他攥着手,一边腾出另一只手来为他斟酒,一边笑问道:“那武信君想让良喊什么?” 项梁毫不迟疑:“项大哥

” 张良道:“项大哥

” 项梁本来就醉的脑袋一听这清清朗朗的声音更醉了,他满意的喝下杯中的酒,正要继续说话

就见张良又为他斟了一杯酒,笑着对他说:“项大哥好酒量,不如再多饮几杯罢

项大哥自己可说过,不醉不归

” 最后四个字声音低低的,吹气似的在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项梁耳边呢喃,蛊惑得他又一连喝了好几杯,终于重重扑在案几上长睡不醒

张良抽出手,暗道终于结束了

幸好本就是在榻上饮酒,张良只需把项梁的身子扶正,又给他盖上被子,这才走出营帐

账外气息清新,也醒了醒张良的酒气

他略微振作一下精神,就看见对面走来一个须发皆白,拄着拐杖的老者

张良拱手行礼:“范先生

” 范增锐利的目光从这个年轻的后生身上掠过

只见张良,不见项梁

瞧这病弱的身子,却能在喝酒上放倒武信君,这拼的绝不是酒量

张良感到身上的视线一下子炙热起来

他明白这不是个好事,却也并不慌张,只拱手道:“范先生,武信君在帐内饮酒醉了,在下已扶他睡下

还望范先生记得给武信君一碗醒酒汤,不然明早起来,武信君要头疼

” “多谢张先生好意

”范增道,眼睛朝外一瞥,“韩信,你送张良先生回去

” 那执戟郎中站了出来

张良也不多话,一句“告辞”之后便随那侍卫去了,徒留范增一人在营帐前的阴影里站立

张良方才也喝了不少酒,虽然神志清醒,却还是有些不胜酒力

他便没上马,让那侍卫牵着马和他一起慢悠悠的往回走

仰头望去,夜幕深沉,群星璀璨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人披坚执锐,揽一身星光而来

他身后好一段距离,才见精兵的列阵

那高头大马上的人见到张良两人,立时停下,高声喝问:“你们是何人?” 星光再璀璨,也照不清人脸

那人刚问过话,便有七八个精兵执火把将他们团团围住

待到火光一亮,那人先是一怔,随即粗声粗气问道:“韩信,这是谁?” 执戟郎中拱手道:“将军,这是张良张先生

” 那人转过脸来,驭马走近几步,在火光的照耀下一双重瞳尽显:“你便是博浪沙刺秦贼的那个张子房?!怎么长得……这么秀气,真是人不可貌相

” 从方才起一直未说话的张良笑道:“古人不可尽信

在下观项将军高大威武,势不可挡

项将军也确实少年英杰,武艺卓绝

如今将军归营,威势更甚从前,想必是襄城一役,将军已轻易拿下

” 项羽哈哈大笑:“这世上竟然还有你这样说话有意思的儒生!我未见过你,你却能一眼就认出我!襄城算什么,那帮子老弱病残不听话,我施了个巧计,破城后便将他们全坑杀了,今后看谁还不服我!” 那执戟郎中轻轻倒抽一口气,他身形微动,正欲好好说道一番,却听前面张良笑道:“将军威武,果真势不可挡

此等风采,世间再无二人,在下正是凭此才一眼认出将军的

” 项羽身心愉悦,觉得眼前这女人样的男人还真有些特别,便也与他多闲扯了两句:“多谢张先生夸奖

张先生是来找我叔父的吗?为何不骑马回去,偏要在地上走?” 张良道:“武信君海量,在下不胜酒力

” 项羽闻言哈哈大笑:“你与我叔父拼酒,自是拼不过的

韩信,你好生护送张先生

张先生,籍这就先走一步了!”语罢,扬鞭而去

原先围着他们的七八个精兵也迅速撤退,四周很快又黑暗下来,恢复静谧

项羽一路进营进账,原想对叔父报襄城的喜讯,熟料一掀开帘子却只看到叔父熟睡的样子

他问一旁坐着的范增:“亚父,叔父今日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范增看见他,浑浊的目光和蔼下来,语气却是冷冷的:“哼,叫个病秧子给灌醉了

” 前方已是沛公的营地,篝火明亮

张良转身,准备接过那侍卫手中的缰绳

熟料那执戟郎中竟攥紧了缰绳,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人:“张先生,方才将军说话的时候,先生为何没有表示?!我不相信先生能漠视一城人的性命

” 张良背对篝火转头看他,虽明知他看不大清自己的表情,却仍然习惯性微笑道:“韩信,你这么年轻,良就提醒你一句

有些念头能不能说出来,要看听你说话的人是谁

”语罢拍了拍他的肩膀,附在他耳边轻轻道:“也别这么轻信别人

” 然后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去,徒留韩信一人怔怔的看着他被火光映亮的单薄的背影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历史同人,考据党请轻拍_(:зゝ∠)_

高堂之上坐着一个男子,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鲜冠组缨,绛衣博袍,艳丽的色彩却掩不住他面上郁郁

台阶下站着的齐显道:“怀王可是在忧虑定陶被破之事?” 楚怀王忧郁的眼睛望过来,细不伶仃的胳膊有些不正常的用力绷紧,道:“定陶被破了,项梁也死了

这天下的走势该怎么样呢

他那个侄儿又特别残暴,孤这样的人怎么治得住他

” 齐显走了几步,略微思索道:“怀王,臣听说宋义在武信君出征之前就同他谈论过他此行必败,武信君不以为然,没几日,武信君果然战败身死

军队尚未出征就能窥见败兆,这宋义应该可以说是十分精通行军打仗了罢

臣以为,可让宋义作上将军,压一压那个项羽的锐气

” 楚怀王瞥了他一眼,目光轻飘飘的,声音也仿佛含着梦似的:“那宋义就是个儒生,还能压得住项羽这样的人物?” 齐显道:“臣观现下局势,沛公兵力虽逊于项羽,但为人宽厚仁慈,颇得人心

臣以为,怀王可以与诸将约定,先入关中者为王,然后令宋义领项羽北上救赵,沛公西略入关,让两虎相争,怀王可坐收渔利

” 楚怀王蹙起眉头,道:“项羽也不是傻子,这么明显……” “怀王,项羽虽不傻,可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还刚愎自用,一意孤行

此番与秦军对上,他身负杀叔之仇,必不会有异议

”齐显道,脑内浮现出前几日来找自己的男子那张美人儿似的笑脸,还有那柔夷一般的手推进自己袖内的上好的玉璧,口中不知不觉就带上了那男子对自己说的话,“此番必定会是沛公先入关,项羽性格刚强,定会两方争斗

就算沛公真的主持关中为王,以他的宽厚性子,必不会为难怀王的

” 忧郁的眉头纾解开来,怀王道:“明日宣诸将上殿

” 刘季站在山坡上远远地望着峣关,听着耳边斥候的报道

他收回目光,想了一会儿,问身边的张良道:“子房,我现在手头上有两万士卒,你说这峣关我能打的下来吗?” 张良向前一步,带着无奈的笑意道:“沛公,这里靠近咸阳,秦军的防守都很强,我们绝不可以掉以轻心

何况秦军素有虎狼之师的威名,我们两万对两万,实在太冒险

” 刘季一向很信任张良,几乎事事都听他的,当下便也觉得自己愚蠢,忙问:“那我该怎么做?这里离关中很近了,得赶快攻下来啊

怀王之前可说,先入关中者为王!” “沛公稍安勿躁,此事也很简单

”张良伸手安抚性地轻轻碰了刘季胳膊一下,从容不迫地笑道,“臣听说这峣关的将领是个屠户的儿子,商贾之家出来的人通常比较重利

臣以为我们可以让一部分士卒先行,伙夫营准备五万人的饭食,其余士卒占据周围山头多张旗帜,以作疑兵,杀杀他们的锐气

” 说到此,张良缓一口气,将最后有些上扬的语调压一压,对刘季平静笑道:“然后就需要广野君了,广野君口才甚佳,可让他拿贵重的宝物去贿赂那个秦将,此时胜败便全凭广野君一张嘴了

” 刘季听得眼前一亮,他看着眼前人姣好的面容,忍不住兴奋地抓住他的手道:“子房!你真是老天爷赐给我的呀!就按你说的办!” 张良任他抓着自己的手,面上微笑不变,只一边同兴奋过度的沛公商讨,一边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岑双接受了眼前这个花白胡子老头的见面礼,同时也相当于接受了他背后的人的提议

岑双把玩了一会儿那个黄金打造的马踏飞燕,愈发喜不自禁

他心内暗道,老子在这当了这长时间的将领,毛都没捞到

这刘季不过在个小地方造反,就有此等好物

若是我同他一起打到咸阳去,那阿房宫内不知多少美人宝物

刘季比我的兵马多,到时肯定以他为主,纵使最后捞不到什么官位,起码还可发一笔小财! 这样想着,岑双转头道:“广野君,说句实话,这秦贼的暴戾老子也受够了!天天修那个破宫殿,军饷都他.妈发不下来,哪个傻子愿意给他干!所以我啊,特别佩服沛公打入关中的义举,不然这样,你回去跟沛公说一声,咱们联手,一起向西把咸阳拿下罢!” 郦食其拱手谄笑道:“岑将军果然深明大义!沛公如今正是关键时期,奈何兵力不够,一路上来不知几多艰辛

将军如能助一臂之力,沛公必定感激不尽,咸阳指日可破!” 岑双哈哈大笑,道:“行了,广野君回去罢

告诉沛公一声,酉时初刻,城门准时为他而开
《华沫》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华沫》空虚二爷华殇歌偃第一部:华沫曾经盛极一时的大华王朝经过了五百年后已经衰落不堪,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