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公敌》完本[古代架空]—— by:慕容玖夜

《华沫》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华沫》空虚二爷华殇歌偃第一部:华沫曾经盛极一时的大华王朝经过了五百年后已经衰落不堪,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武林公敌》慕容玖夜 一个是江湖皆知的魔教恶徒,一个是名满天下的善男子

一个“偶然”之下的雨夜相逢,似是佳期却无凭,帘外铃动扣心弦,自有幽梦销人魂

眨眼间,谁又被谁送上了楚汉棋坪,不觉间入了局任其操控

纵有七窍玲珑心,步步为营筹谋精算,却是在劫难逃

十年前的孽火燃起今朝的爱恨相缠,是虚情假意还是生死相知?道是韶光虚妄度,江湖百年纷扰事

若说多情总被无情恼,偏教咫尺作天涯?若说善恶终有报,恶人自有恶人磨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武林公敌?! “情爱之事,真真是断肠蚀骨,太难操控

如毒花浸入烈酒,还要用最美的碧玉杯斟满

我知其本是极苦,却要拉你一同品尝

骗得了别人的情,却不料也赔上了自己,做下这赔本的买卖,还甘之如饴的不肯罢手

” “正是如此,才知其中滋味,中了毒,尝了痛,便永不能忘

”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如钰薛灵剑 ┃ 配角:萧白刘烨 ┃ 其它:江湖胜败强取豪夺机关算尽输赢难分

沈如钰注意到萧白的存在,是在此人混进武林盟蹭吃蹭喝的第三天

当他听闻——有个自称是他三舅姥爷外甥的姐姐的妹夫的二表姨的堂弟的人,自千里外的乡下来投亲于他的时候,这位武林盟主的二弟,云隐山庄的二庄主只是若有所思的一笑,耐心吩咐下人们将萧白安顿好,不可怠慢了

在第三天中午,忙完了整个山庄的大小事务之后,他才想起来去芭蕉园瞧一瞧这位素未谋面的“远房亲戚”

出了书房,顺着屋外细碎的阳光,穿过中庭参天古树的繁茂枝叶遮蔽的阴凉,只觉得翡翠色的舒适夏意渐渐浸染了整个山庄

云衫若雪的沈二公子,踏着清凉的青石路走近芭蕉园,远远地就见大门紧闭,园内却传来这样奇怪的对话

“腰放软啊!那个腿也没抬起来,姿势完全不对!再来!”好像是一个声音颇为浮华的年轻男子在说话

“呜呜,我认真就是了,可是好疼嘛!你,你别碰我腰!”小男孩有些委屈的应道

“好,那就这样继续!”那人话音有些哄诱,又有些鼓励

“嗷!痛痛痛痛痛!我……我坚持不住了,二叔救命啊,我要死掉了!” 他本是打算继续不动声色地充根木桩,在园外继续听下去

主要是沈一心近乎哭嚎的叫声实在是太惨不忍闻了,沈如钰就在此刻,轻易推开了芭蕉园的门

“你们在做什么?”像是好奇的发问,他声音不大,却刚好让里面两个人听见

彼时一身粗布麻衣的萧白正左手叉着腰,右手抱着一晚冰镇酸梅汤,边咂巴着嘴,边鸡蛋里挑骨头的对沈如钰十岁的的小侄子沈一心,指指点点…… “二叔?!”沈一心脱口叫道

门边傍树,杨柳依依

稀疏的青妆碧叶间透出几分浓淡不匀的迷离日光,映出了男子身姿清隽,一袭精丝白衣银色宽纱罩衫,丝绦系带,长袖衣摆似水倾泻而出

恍惚里,仿佛一道清流淌入眼帘

萧白闻言一回头,瞅见了门口的人,嘴边的话顿了一顿,接着他忽然就促狭一笑,“嘿嘿,小钰啊,你来了

我是你三舅姥爷外甥的姐姐的妹夫的二表姨的表兄啊!当年我跟你四表姑在乡下看着你是还流着口水满地爬,这么多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哎,真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岁月这把杀猪刀天天都在磨……” “你不是堂弟么?”沈如钰很是认真的问道

“啊?”等人走近了,萧白才看清了对方

他墨发轻冠,柔和过分的精致面容,温柔良善的气息自那双幽丽的黑瞳里,盈盈而出

所谓的面善,既是如此了

更何况,那张好看的脸,那好像个虚心求教的读书人般认真发问的样子,难怪会有那样一个名头

“我听人说,你是我三舅姥爷外甥的姐姐的妹夫的三表姨的堂弟?一眨眼的功夫就变表兄了?你到底是谁呢?” “啊?我来的时候,说的是堂弟?”这人记性还真是好,我自己说的我都记不住

干笑的一下,萧白很不以为意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小钰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嘛!其实我来呢,是为了……”话说了一半,就有个不很识趣的小鬼在插嘴

“二叔救我!这人说是咱家亲戚,我见他轻功好得不得了,就要他教我,谁知他一个劲儿的叫我扎马步,这三天整日的扎马步扎得我要累死了,我现在一听到马步,腿就软的打哆嗦!”见着“救兵”来了,沈一心立刻就精神起来,这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跑过去跟二叔撒娇也有力气了

“一心,这位公子说的对

你的基本功很不扎实,当多加锻炼一下

”安抚了自家小侄儿的情绪,他转过身来,认认真真地对这位远道而来的“远房亲戚”作了一揖,谦和有礼的道:“却不知萧阁主,追星阁近日很是清闲无事么?尊驾来此,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呢

” “唉?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真不好玩

”有点儿孩子气的撇嘴,却忍不住眼角弯了弯

“萧阁主素来特立独行,言语之间不同与常人

更何况,敢来沈家攀亲戚,蹭吃蹭喝蹭房住,唯恐天下不乱地把我山庄的名贵古董换了赝品,拔光了我养的画眉鸟的毛,还能用一等轻功游刃有余地在这庄中四处上蹿下跳的奇人,天底下确实没有几个

” 沈如钰见他眉目清秀,嘻嘻的笑着,还有几分少年稚气,身着下人穿的粗制布衣还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模样,暗想这是个不简单的人

“把井井有条的秩序搅得乱七八糟,那只是我的日常爱好之一

”见身份被识破,萧白眨巴眨巴眼睛,“其实我来呢,是因为听闻你沈如钰是这天下第一的大善人,乐善好施,广结善缘

嫉恶如仇,仗义疏财,兼济六大名门正派

嗯,说白了就是谁也不得罪,舍得花钱,门路广还朋友多,很是不错,不过嘛………”有些人,讲话卖关子也是日常爱好之一,因为大部分人最恨别人话说一半,所以,这种恶趣味也是顺势而生

“不过什么?”沈如钰云淡风轻的微微一笑,有些好笑的继续问道

“你知不知道,我是来干嘛的?”萧白有些故作神秘的低了声音,一副“ 就知道你猜不出来吧!快问我,快问我!”的欠揍表情,笑意深深

“追星夺命,不待三更

这天下刺客高手齐聚的追星阁,素来只做刺杀的买卖,如今阁主大人亲自前来,自然是要取沈某的性命

”并无丝毫诧异,他那口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一般平淡无常

“知道我要来杀你,还故意放我进来?!” 萧白本就是带着几分好奇乘兴而来,听他知晓自己此行目的,更是觉得此人猜不透,有意思

“好吃好喝好房住,还送了个小侄子来给我解闷儿?难不成,你真是他们说的文殊转世,菩萨心肠?” 江湖第一善人沈如钰,那个一身书生气的年轻人,雅称“文殊君”

据说,他曾为十六血衣楼楼主平八位堂主叛乱;为救塞北大侠段瑞独闯南疆五毒教过迷心毒障,夺取“追魂散”;孤身夜赴祁连匪寨救峨眉派红袖女侠脱困;借衡山派千两黄金作周转账目之用……不胜枚举的种种事迹,再加上他有些善良过分的姣好容貌,温和谦平的气度,却不曾意图在江湖上争名夺利

受过武林盟云隐山庄恩惠的人都在江湖民间广传——此君疑是文殊菩萨转世,自此,更是声名远播

“你觉得不是么?”眸光微有闪烁,沈如钰这不是肯定的承认也不是明确的回答,问题又推了回去

“我觉得你太徒有虚名了,虽然我这话没人会信

”恶名昭彰的追星阁一直为武林正派所不耻,他这个追星阁主的话,与浩气凛然的武林盟二公子的话相比起来,还是十分正邪分明的

“你怎么知道的?!”这深感认同的实话刚一出口,沈一心就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于是,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就开始扮可怜

“呜呜,二叔,你早就什么都知道了,还故意把我送来给这个怪哥哥来解闷么?!” 难怪前几天中午的时候,二叔说让他来芭蕉园多溜达溜达,还说有益身心健康,明明就是故意虐待儿童嘛!“呜呜呜呜,我告诉娘去!我再也不喜欢你了!我心碎了,碎成一片儿一片儿的!我要去伙房啃两个鸡腿来冷静一下,今天的功课也米有心情写了……”得知真相的沈一心开始做西子捧心状,一边儿用袖子“抹着眼泪”,一边儿准备顺利开溜

“一心,二叔跟你怪哥哥要话要说,你先去做功课,你做不完功课,二叔会很伤心的

二叔我一伤心啊,就会想不开,我一想不开就会………”这种很认真的语气,像是个正直的老实人,好像被欺负的人是他一样

“我,我马上去做!我不要被关小黑屋跪爷爷、太爷爷、太爷爷的爷爷们的集体牌位,我不要啊,呜呜呜呜,”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还不忘很认真提醒嬉皮笑脸的萧白,“怪哥哥,你多保重!” 一般猥琐的怪哥哥算什么?二叔才是真恐怖!沈一心突然觉得自己是个超级善良的小孩儿!但这也不妨碍他脚底抹油一样迅捷跑走的速度

“乖!”沈如钰颇为赞许自家侄儿“识相”的行为

看着沈一心跑得比兔子还快,萧白突然有种“幸好我不姓沈,还跟这个家伙是亲戚”的错觉油然而生

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有心情来做生意

“有人用一口价,黄金一千两来买你的性命

”他说是这么说,也不动手,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沈二公子

因为从刚才沈如钰一进门,脚步虚浮不稳,连气息都羸弱有余的样子,他就断定了——此人没有任何威胁,他根本不会武功

这就更奇怪了,沈大庄主是江湖中声名显赫的武林盟主,沈三庄主是守护京畿要地的朝廷一等武将

云隐山庄顶尖的高手如林,偏偏这个挂着“文殊君”善男子之名的沈如钰,居然没有武功?!俗话说——好奇害死猫,但是这话对萧白这种整日以‘整蛊他人娱乐自己’为此生信条的猫,似乎,不太管用

“诚如所见,沈某身无长物,武艺不通

所幸先祖庇佑,尚有良田宅院可供后辈依仗

我愿出三倍的价钱来买我这条命……半年

” “还是个富二代

”撇撇嘴,他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半年?!你的意思是……” “这笔买卖,我且先问你,做是不做?”带着三分诱惑,沈如钰还是招牌式的笑着

“当然!”萧白心里开心,好在当初没有跟雇主约好明确期限,只说“尽快复命”,虽然追星阁三日追命是习惯,但他是阁主,打马虎这种事情还是在行的

现在杀是杀,拖半年杀也是杀

更何况……白挣三千两黄金,还能完成任务,何乐而不为? “你且附耳过来

”有些话,还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人不知的好

“………”蓦然听了半晌,“哇!你,你真是………”萧白半信半疑的凑了耳朵过去,不一会儿就捂着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事情的一只耳朵,大叫起来近乎退避三舍的和沈二公子保持距离

“三千两黄金,账房会支给你

萧阁主定要信守承诺,不然的话………”沈如钰轻轻一笑,“今后无论到天涯还是海角,武林盟与各大门派的人,会追的你连数银子的功夫都顾不上

” “好凶残!”他刚刚到底是头脑发热答应了什么?!跟这种人做生意,明明就是在自掘坟墓好么?!那些个说他是良人、好人、善人、梦中情人的大姑娘小媳妇,老头老太太们,全都是无知群众啊!今天晚上他一定要找个庙去开个光,跳个火盆,除一除晦气啊,阿弥陀佛,善了个哉的! “萧阁主若是有兴致,也可继续在此多住几日,这亲戚也算没白攀

”感情他还真把他当堂弟了?!可恶!更可恶的是他好像自己来的时候,就是自降辈分说是人家堂弟的?!该死,他应该把三舅姥爷后面的词儿全部省略的! 哈?还多住几日?萧白很想说——“不用了,我很忙,我没空,跟你不熟,我娘喊我回家吃饭

”但是他是一个阁主,作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砍人不哆嗦的刺客组织的阁主,这架子还是要端一端的,“本座近来事务缠身,也就不便多叨扰了

沈公子,本座原以为你是个很有意思的怪人,不过我现下有个预感,惹上你的人会很纠结,很倒霉

” “哦”不反驳不着急也不生气,笑着,就看不清他一双幽黑的眼睛里,藏着的到底是什么? “我信守承诺,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这样才不至于吃太大亏嘛!怎么说他可是答应了那样一个……… “条件是——将来被武林正派追杀了,要来我云隐山庄借地暂避几日?” “小钰,你真是个妙人儿,不要这么死相的直白说出来嘛!人家我会不好意思的啦!”不过这个几日,可就要看情况了呦!说不定他萧白哪天就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了,在沈家蹭吃蹭喝做个专业的吃货

“好,如此便请今后多加担待了

”沈如钰倒是很爽快的一口应下

“好了,我收了钱要回家吃饭,你记住啊,今夜故人来访,不要关好门窗

” 话未完,他足尖点地,纵开一个“千里踏云”的轻功拔腿就跑,真真是来如影,去无踪

萧大阁主翻墙的速度和他的轻功一样出名

开玩笑,云隐山庄这么水深火热的地方,再呆下去,迟早会出事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有孩纸在微博和QQ问我这个文的链接,索性就放到晋江来了QVQ 晋兰幽月广播剧团做了《武林公敌》同名广播剧,有兴趣的孩子可以去听下QVQ

第2章 夜来云雨枉断肠 三更夜里,有泠泠夜雨自窗外潜入珠帘,滴答滴答的连绵不绝,凉珠轻碰间灵光如水,透出几分阴暗里的微亮灿烂

风一吹,轻纱如雾,凑着香案上的篆字香盘,氤氲了满室湿漉漉的清甜合欢花味道,缓缓四处飘散开来……… 沈如钰熄灭烛火,听着外面的寂寂虫鸣混合着“哗哗哗——”的雨声愈发变大,不自觉的整了整衣衫,静坐在床前,冷倦的双眸瞄着窗户已然很久,似乎有点儿困

“啊——”打了个哈欠,似是自言自语的道:“既是不来,我便睡了

”话未毕,倒头就往床榻里面躺进去,软绵绵的被子揉成一团压在身下,还真是无比的惬意舒服

可惜好梦偏要有人扰,他前脚刚上床去,背后乍然就起了无声的寒光

窗外飞进一个模糊的黑影,紧接着明晃晃的一把利剑锋芒急出,冷意乍然就直直朝自己袭来,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咔——”的一声闷响,竟是□□了床正中央

沈如钰似是无意的一个翻身,躲了过去,这才坐起来

雨还在下,桌上的残烛已经冷死了许久,屋里有限的光亮自珠帘起灭,很是虚弱

两人的面目都在阴影里显得更加明灭难辨,沈如钰白衣若云,刺客却是没有蒙面,一身黑漆漆的衣装衬得他阴冷的气质,仿若夜半夺魂的无形鬼魅

“沈如钰,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活着

”黑衣男子不紧不慢的把床上的剑取出来,一双布满了陈茧的手,属于常年习武之人,浑厚有力

“很抱歉,我还活着

让弑天教的教主大人你失望了,实在是我的错

” 弑天教,当今武林的第一大魔教,而那个人,是和沈如钰善人之名截然相反,但也是极为出名的的武林公敌——“天煞君”薛灵剑

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在一夜之间,从惨遭灭门的“玉衡君子剑”薛瑞大侠的小公子,变成了弑天教的教徒的;也没有人知道,薛灵剑是如何在三年内,练成了别人十几年也练不成的“弑天诀”,五年内策动叛变,与几位护法合谋杀了当任教主,坐上了教主之位的
《满庭芳飞》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满庭芳飞》俞夙汐《臣万死陛下万受》的无逻辑番外。相关信息请参考旧文。应该有包子,雷生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