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飞》完本[古代架空]—— by:俞夙汐

《武林公敌》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武林公敌》慕容玖夜一个是江湖皆知的魔教恶徒,一个是名满天下的善男子。一个“偶然”之下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满庭芳飞》俞夙汐 《臣万死陛下万受》的无逻辑番外

相关信息请参考旧文

应该有包子,雷生子的慎入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凌,南宫霁 ┃ 配角: ┃ 其它:

梁晏隆七年,三月,杭州

江南初春,草长莺飞、花开似锦

正是一年中赏春游玩,人来客往最为闹猛之时

城南云来街,一大早倒是略显冷清,因此处多是些雅趣店,主营文玩字画之类,到底不如酒楼茶肆云集的街市那般熙熙攘攘、车马盈门,不过,既到了时辰,各家铺子依旧准时开门迎客,看去对这种不冷不热的行情早习以为常

日头高升,街上人气也渐旺

一辆青盖马车缓缓穿过闹市,停在一家门面雅致的铺子前

车前的青衣小仆率先跳下,撩开车帘,下一刻,入眼是一双白得似乎不沾尘世气息的靴子,就在因好奇而一回眸的路人失神刹那,那抹风雅而不失稳重的轻蓝已经稳稳落地

抬头看了看匾额上三个神采飞扬的大字“七宝斋”,刚下车的人似乎有些困惑,“这个时辰,还未开门?” 小仆看向那两扇紧逼的大门,目光中也充满不解,向身边人揖了揖,快步上前叩响大门

门内旋即传来询问之声,小仆答了,门便由里打开,一个小厮模样的探出头来,小仆与他轻语了两句,小厮急忙将门拉大,任外面的两人入内,旋即又快速关上了门

这是家规模适中的扇铺,装饰倒是雅致,进门一眼便可见左右两面墙上高低分布着的数排扇架,置于其上的扇子形色各异,做工皆是精细,空气中尚飘荡着淡淡的兰香,与对门墙上悬挂的两幅幽兰画可谓相得益彰

只怪异的是,明明已经摆开了做生意的架势,却闭门拒客,甚至偌大的店堂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方才开门的小厮只是告了声罪,就上楼去了,独独留下这主仆二人在此,也不知是何意

正纳闷,楼梯上就传来一阵脚步声,望去,一个灰色身影急匆匆走下楼来:其人看去大约五十上下,方正的脸上透着股商人特有的精明老成

离地面还有四五级台阶,那人已拱手迎上,直道有失远迎

站在店堂正中的人颔了颔首,算作回礼

一旁的小仆上前一步,给掌柜的作引荐,“这位官人就是我昨日来禀过的,我家大官人的好友,也是这扇铺的东家之一

” 掌柜的点头,似乎早已猜到,向那人毕恭毕敬作了一揖,“小老儿姓曾,承蒙李大官人不弃,暂充作这扇铺的掌柜,东家远道而来,小老儿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 那人笑笑,“无妨,不过,为甚这个时辰了,铺子尚未开门?” 曾掌柜看去有些无奈,“东家有所不知,铺子是早就开门了,只是方才出了点事,才不得不行先闭门处置

” 那人“哦”了声,面露一丝困惑,“出了甚么事?” 掌柜叹口气,面露苦色,“说来皆是小老儿失职,教店中失了窃,这才不得不暂时闭门清查

” 那人眸光一闪,“失窃?”这倒有趣

本说千里迢迢下趟江南,却未寻得甚么意外之趣,还略微失望,却没想心血来潮的一个“明访”就遇到了桩疑案,倒是给这趟行程增添了点乐趣

转身在一边的凳上坐下,挥开扇子,“怎一回事,细说来听听

” 实则也无须甚么细说,因这案情本也不复杂,就是方才,店里伙计一个不留意,就少了两把扇子,不是一般的团扇,是品色上等的折扇,加起来,市价出百贯!掌柜无法,只能先闭店将当时在店中的客人截留,再作斟酌

椅中的人摇扇沉吟:“那当下可有眉目?” 掌柜摇头:“素来进我们这种铺子的多是雅士,今日还有两位小娘子,这便令小老儿为难了,不能用搜身这等粗法,原说报官,”皱眉指指楼上,“偏生两位熟客又不愿,怕事情宣扬出去损了颜面,甚有说愿代这贼人出钱息事宁人的

” 摇扇的人蹙眉打断他:“这不妥罢?怎能令无辜之人代贼受过?此岂非助长贼人气焰,今后倒是愈发肆无忌惮了

” 掌柜点头:“小老儿也是这般顾虑,遂才一时难断,想来想去或还只得报官,只是这般就难免伤及几位老主顾的颜面

” 新来的东家想了想,收起扇子起身,“带我去瞧瞧

” 二楼店堂内

伙计正和一个书生模样的起争执,原是书生嫌待候太久,不耐烦要离去,伙计当然拦着不许,而在座诸人之见也是莫衷一是,有被鼓动起也要离去的,有坚持留下等自证清白的,也有叫嚣着报官的,总之场面混乱

“诸位,诸位,请稍安勿躁,听小老儿说一句

”正是不可开交时,店掌柜及时现身,冲着众人作了一圈揖

“此事,小老儿确是分辨无能,也不敢轻下主张,然而今日我家东家凑巧在此,遂请诸位与我那东家来商量着办罢

” 书生模样的嗤了声:“你分辨无能,你那东家就能明察秋毫了?” 话音未落,眸光里便纳入了一袭轻蓝

似乎是一瞬间,室中一应喧哗皆止,数十道目光齐刷刷聚焦到了这才进门之人身上

桃花玉面,如画眉目,尔雅气质

以身姿,颀长挺秀,玉树临风

然而依觉不够,就算当场自认文才最为风流之辈,若教此刻以最贴切之词句来描摹眼前之人,恐怕一时却也觉词穷

若定要加一句的话,玉琢璧雕、风逸倾世罢

还是店掌柜打破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静默,向四遭拱拱手:“诸位,这位便是小店的东家,诸位当下有何想,皆可当面提来

” 新来的东家点点头,含笑环顾了下四遭,明明是满眼温泽,却不知为甚,周身透出一股不怒自威感,一时又将才回过些神来的众人震得不知从何言起

既无人出言,掌柜便将来人先带到一侧的扇柜前,无需指出,那人的目光便准确落在了失窃处两个空出的格子里

上前两步,盯着格子里空落落的扇架看了半晌,略带好奇摸着架子上垂下的丝线,若有所思

曾掌柜看在眼里,忙解释:“这一楼皆是精品,以防丢失,遂以丝线绑定在架上,然而没想到,今日还是丢了

”言罢叹了口气

听过此言,那人移开两步,到另一未失窃的格子前停留了片刻,抬手开始试着解开绑定扇子的丝线,然而修长的手指在此处却似乎失了灵巧,笨拙的拉拉扯扯,到底是越弄越乱,看他一脸无奈,掌柜急忙上前相助,也是拨拉了好一阵,才将扇子拿下

然而那东家只是看了眼,便似失了兴趣,回身问道:“方才是孰人先察觉扇子不见的?” “是我!”站在门边的一个伙计忙答话,“我不过到另一侧架上取了把扇子,又答了马大官人两句话,”一面指了指座上一个微胖的男子,那人急忙点头,“回过身来就不见了

” 东家点点头,踱到店堂中央,重新扫视了下围成大半圈的众人,浅露一个温润却不带意味的笑容:“不知诸位当时可有留意到甚么?” 浅浅的沉寂过后,有人轻咳了声,“这个,应该问问当时立在架子前的人罢?”出言的是个眉眼间带些轻佻的小郎

“你

此言何意?”靠窗坐的老者按捺不住了,抖着花白胡子起身,“难道站在那处的就是贼人?” 一边的少妇就急忙跟上,“贼人会那般愚笨?偷了东西还留在原地等你来指认?” “自然不是坐等被捉,只是未来得及走远而已

再说了,万一是欲盖弥彰呢?”有人反驳

这般你一言我一语,眼看又要剑拔弩张

曾掌柜一脸苦相看了眼旁边的东家,凑近小声:“要不,还是报官罢?” 那人摇摇头,笑容稳淡如旧,踱前两步,“看来诸位皆是有话要说,然而这般喧闹中,就连大意在下也难以领会,遂而,可否一位一位,慢慢道来?” “那我先说!”还是那轻佻小郎,方才正与人争到兴头上,自然不想停顿

“凭甚是你?再任你先入为主、空口伤人么?”书生模样的忍不住反驳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不赞同

那人似乎对此早有预见,倒是不紧不慢提出一想,“既然诸位对此也是各存己见,那依在下看,不如随个缘罢

”指了指一侧的扇柜,“请诸位移步上去随意选把扇子,就按这取下扇子的先后,来排定发言次序,如何?” 既无他法,便也只得这般了

众人纷纷起身走向扇柜,虽然脸上都多少写着些莫名,但并无人明白提出异议,或许是为形势所逼,也或许是为那人的气势所震慑

只那老翁上前时摇了摇头,轻嘀咕了句,“这不是为难我这老眼昏花之人么?”然而并无人接话,东家与掌柜也就权作未听见

随着伙计一声令下,站成一排的人纷纷开始动手解扇,然而这确非易事,因那丝线的绕法奇特,是在扇架上特制的几个小孔中来回穿梭过,再绕到后端打成结,最后将线头压到架底藏住

若是生客,恐怕一上来是连线头都找不到

当下细看这些个解扇人,多是面红耳赤,抓耳挠腮,最乱的是那方才还志得意满的小郎,他似是将线团绕成了死结,无奈下用力拉扯,企图将线扯断;再看那几个长者,大概是常客,对丝线走向与绕线方式倒有些心得,只可惜眼花手拙之故,拉拉扯扯间难免被绕住,终究是个吃力;倒是那个书生模样的手下还有些章法,只是到底欠熟练,稍微一个分心线头就出错了孔,看去也是满脸懊丧;到底最轻巧的还是那两女子,手中穿穿绕绕,似寻常穿针引线一般熟练,想来当是胜出无疑

结果也如所料,粉衣少女与绿裙少妇一前一后遥遥领先众人取下了扇子

之后,是书生模样的,再是那几位老熟客,最后是老翁和小郎

几人便照着此序将自己所见所闻与所猜一并道出,多是凭空揣摩、含沙射影,各自皆有撇清之嫌,并无实义

听罢众人的各抒己见,东家倒是未显太过失望,只教将客人分引到不同处歇息,以免火气过旺,再多生争执

曾掌柜一脸焦色跟在东家身后,试探道,“您看

” 心知他要说什么,那人只是淡淡一笑,将他招近耳语了两句,掌柜似乎将信将疑,那人挥挥手:“无妨,反正人皆在此处跑不了,若是此举诈他不出再另行他计也为时不晚

” 话既到此,掌柜便也只得照办

约莫半个时辰后,掌柜果然面带喜色回来了,奉上那两柄失而复得的扇子,连赞“东家好计谋!” 那人看去却不似意想中的得意,反是摇摇头,冷道了句:“看他也算个读书人,这等行径,实是廉耻全无!” 曾掌柜道,“东家所言极是,你道他自作孽便罢了,却还牵连上旁人,着实可惜了那痴情的小娘子

” 那人怔了怔,“那女子与他是

” 曾掌柜叹口气:“说是表妹,然我看不像,倒是王大娘子识得她,说是秀坊的绣娘,平常倒也安分守矩,却不知是如何教那纨绔子教唆了来为这龌龊事!要非王大娘子在侧苦言劝说,她还打算守口如瓶,要将罪责一身揽下呢

”言罢忖了忖,“既真相已明,东家您看,是否将二人送官法办?” 那人踱了两步,“扇子是绣娘交出的么?她那同伙可曾认账?” 曾掌柜捋须,“扇子确在绣娘身上,书生自不肯认,甚至不承认认得绣娘,果真个无耻鼠辈!” 似乎早有预见,东家对此并不意外,只是摇摇头,“罢了,既如此,上了衙门他也不会招认,无凭无据,孰也奈他不何,倒是落罪到那一时糊涂的女子身上,足以毁终身

”看了看手里的扇子,“反正东西也寻回来了,就此作罢罢

” 掌柜拱手,“东家果然还是心善哪,那小老儿就遵命去办了,希望那二人受此一回教训,能好生改过

” 那人点点头,目光中闪过一丝无奈:改过?要说这词用在绣娘身上或还有几分可信,至于那无廉无耻之人,若得轻纵,不定跨出这扇铺大门便会故技重施!不过,要惩戒这样一个市井无赖,还无需他这一朝天子亲自出手,否则,还要那些个地方官作甚?尤其是那个向来恃才傲物,自以为才干天下第一的本地知州,若是连这点小案都断不下,看他还如何再腆着张脸自鸣得意! 案子既断完,就该做些正事了

掌柜回来的时候,手里抱着厚厚一叠册子,一股脑堆到案上,擦擦额上的汗,“东家,这些都是账本,你先瞧着,有何不妥尽管找小老儿来问

” 越凌颔了颔首,拿起本册子,一面翻开,一面抬眼看了看还侍立在侧的人,“曾掌柜可是还有话未说?” 掌柜的迟疑了下,“小老儿愚钝,然确有一事要向东家请教,就方才,东家是如何那般快便断定扇子是为绣娘所盗,且还料到书生必也参与?小老儿不才,然着实想学得一二,以防今后再出此类事端,也能快些识破贼人手段

” 越凌笑笑,放下账册,“此事,虽是借了点运气,然而那二人的手段着实拙劣,要寻出线索,并不太难

我进门之时,便察觉那粉衣女子就是你说的绣娘,神色有异,且一直抬着袖子不敢放下,便初疑心乃是藏了何物在袖中,然其是女子又是来客,不可堂而皇之搜身,也不能横加恫吓,着实有几分为难

然而后来得知这扇子是教丝线绑定在架上,轻易不易取下,且从伙计的话中得知盗贼只用了片刻功夫便得手,便心生一计

” 听到此处,曾掌柜一脸恍然,拍额直道自己愚钝,“是此理啊!那女子那般快便取下了扇子,与这铺中手脚最敏捷的伙计也差不去多少了,自然可疑!” 越凌笑着接下:“道理大抵是这般,然那时我尚不敢过分武断,毕竟解绳扣这等细活儿,女儿家总要较男子熟练些,何况她是个绣娘,手上的灵敏劲更要胜人一筹,遂我格外留意了她的解法,那般轻车熟路,何处要绕圈,何处要退孔,似皆稔熟于心,这便不寻常了

” 曾掌柜一拍大腿,“不错,她前两日来铺中转悠,却甚么都不买,实则是为亲眼瞧伙计取扇,好记下这手法!”言罢又露惑色,“只是,书生手脚却慢得多啊,第二乃是王大娘子,东家却何故只疑书生?” 越凌淡淡吐出四字:“察言观色!” 曾掌柜一脸求教的虔诚

“王家娘子虽然不慢,然较之身边的绣娘,显然要少章法,尚不时向绣娘讨教,焦急之样不似强作,而她又是常客,嫌疑自便小去了!至于书生,虽强作镇定,然心中有鬼,便难免慌乱,明明手上有底,却心不在焉,以至出错

”沉吟了下,“实则我早便疑心他二人相识,绣娘慌张时会向书生张望,若果真是陌路,自不会如此

” 曾掌柜点头:“确是如此,方才小老儿就按您交代的将这二人隔开,先去诈了绣娘,说书生已然招了,她果然信以为真,即刻交出了扇子,只是到底不愿指认书生

”看去颇有些不平

越凌笑笑,目光转回案上:说来,这断案和看账本,也不知哪个更轻易些

不过此问,很快便得到了解答

过午时分,当李琦走进这间略显沉闷的小室时,大梁天子正一手抚额,对着满桌散乱的账本一脸生无可恋

轻咳了声引那人抬头,李琦唇角微一扬:“这账目,郎君理得如何了?” 那人回过神,抬眸一个苦笑:“术业有专攻,到今日,我才算体会到此话真谛!” 李琦大笑:“此言不虚,郎君专攻的乃是治理之术,这账目之类的行商必修术,还是留给李某这等散贾行商来弄吧

” 越凌笑过又浅露颓丧:“原说一日为商,体一体市井百态民之日常,吾尝以为这行商相较治国必然算不得难,却不想,区区几个账本便难到了我,着实难堪

” 李琦上前翻了翻那些令大梁天子颜面尽失的册子,“郎君不必妄自菲薄,要说一日间理清这些账目,李某也是做不到!而这经商,也并非只有理账目一项事务,郎君若是账看得累了,不妨试一试其他?” 越凌有些迟疑,“还有其他?”确定能比这看账本简单?难道是谈买卖?总不会是去要账罢? 李琦的笑容里透出股莫测,去到门前唤来曾掌柜,交代了两句,须臾,便见伙计送来了个箱子
《锦城花时》完本[古代架空:为避祸庄扬一家居于竹里,发现对岸住着一个穷孩子。庄扬想,已有弟妹要照顾,不差再照顾一个。庄扬本想过着种田养花撸熊猫的幸福日子,不慎养大了一头大型犬。山河可许,唯求相随。刘弘X庄扬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