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花时》完本[古代架空]—— by:巫羽

《满庭芳飞》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满庭芳飞》俞夙汐《臣万死陛下万受》的无逻辑番外。相关信息请参考旧文。应该有包子,雷生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为避祸庄扬一家居于竹里,发现对岸住着一个穷孩子

庄扬想,已有弟妹要照顾,不差再照顾一个

庄扬本想过着种田养花撸熊猫的幸福日子,不慎养大了一头大型犬

山河可许,唯求相随

刘弘X庄扬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年下 主角:刘弘庄扬 因避战乱,居住在竹里的少年庄扬,有弟弟妹妹,养花养狗养熊猫,过着悠闲日子

一日,河对岸搬来一位叫犬子的孤僻孩子,过着艰难贫困的生活,庄扬顺便把他照顾了

自此,庄扬身边,总跟着一个武力值爆表的男孩

谁能想到当年的穷小子,以后会是不得了的人物呢? 二郎,你要和平的生活,我给你一个太平盛世

山河可许,唯求相随

十三岁的犬子和母亲,被舅家逐出董村,来到竹里

凶悍而孤独的犬子很幸运,他遇到了温和秀美的庄扬

庄扬的博爱,使得他照顾犬子,也改变了犬子

起先只是大哥哥式的关爱,后来却也不知从何时变质

庄扬的柔情,犬子的眷恋

有些爱,无需言语,许诺一生

小说基调温馨,人物鲜明,故事偏甜、轻松,值得一读

第1章 住在对岸的人 庄扬与母亲住于临邛的竹里,庄扬有兄弟和一个妹妹,父亲早亡

同居于竹里的还有舅父一家

好在父亲去世前留下不少资财,家里不缺吃用

庄扬的一天,从窗外开得灿烂的山茶花开始,他睁开眼,听到了雨声,看见从枝头上坠落的山茶花

连日阴雨,太阳鲜见,秋日清凉中带着微冷,庄扬缠裹薄被,他还能再睡一个时辰

雨天总是让人昏昏欲睡,不只他贪睡,趴在木榻下的一头犬,也舒坦地把圆头搭在两只肥爪上

它还是只小狗崽,唤蛋饼

被中温暖,正想继续入梦乡,努力酝酿醒前那个美梦,却再衔接不上,甚至梦了什么也记不得

楼上传来一陈奔跑,踩踏木板的声音,接着是一声清脆的童音在门外喊叫: “蛋饼!” “汪汪!” “蛋饼!” “汪汪!汪汪!” 蛋饼兴奋爬起,在门内兜转,很快就用爪子挠门了

扰人清梦这是

庄扬爬下榻,将门打开,蛋饼扑腾着小短腿跃出门槛,在阿平身边欢喜地转悠

“今日不用受业?” 庄扬收揽披散的乌发,一手搭在门框上,他穿着一件单薄的丝绢上衣,下裳则是密织的棉布

十五岁的庄扬长得秀美,红唇白齿,五官匀称

他披散着发,慵懒悠闲,嘴角挂着浅浅笑意

“夫子昨日便说他家屋墙倒了,他要回去修补

” 舅家请了位儒生,阿平往时一早便得去舅家

阿平蹲在地上,他两只肥手在蛋饼毛茸茸的头上搓着、搓着,蛋饼露出各式表情

“蛋饼,我们去玩

” 阿平抱起蛋饼,在回廊上奔跑,从东往西,跑过数间紧闭的房间,来到最西边的大房,那便是他们阿母的寝室

屋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阳光绽出,天空清澈

院中,一位挽袖扎裳的仆人,站在水井旁用辘轳提水,脚旁还有一只被绑住翅膀的肥鸡在扑腾,看似要准备一日的餐食

另有一位男僮拿着竹帚在打扫落在石阶上的落叶和花朵

庄扬回屋,将门关上,从衣笥里取出衣物,整整齐齐穿上

他在镜台前梳发,而后编发,盘发

“兄长

” 这次传来的是女童的声音,一位模样十岁左右的女童站在庄扬门外,她样貌娇好,肤白如象牙,眼睛明亮得像珍珠

庄扬打开门来,女孩立即扑上来,抱住庄扬的腰

“阿易说竹笋病了,它不吃竹子

” 庄扬牵着妹妹庄兰的手,步下木梯,朝一楼前去

竹笋是头幼年貘,去年冬日大雪,竹笋从山上滚下来觅食,摔得流血,又疼又饿,像小犬一样凶怒地吠叫

被庄家孩子在竹笋林里捡着,带回院中抚养

庄扬来到竹笋的小竹屋,见竹笋趴在屋内,动也不动

“竹笋

” 庄扬在木屋外拍手唤叫,竹笋抬起头来,认出庄扬,发出类似咩咩地叫声,那是愉悦的声音

“过来,过来

” 庄扬轻轻拍手,竹笋慢吞吞走到庄扬跟前,庄扬将它抱到木廊上,仔细检查它的身体状况

木舍阴暗,竹笋被带到阳光下,似乎恢复了活力,抓抱庄扬的小腿

竹笋喜欢抱腿,有时挠人还很疼

可能是连日阴雨,连竹笋都没精打采,并不是病了

“阿兰,我们去给竹笋挖些竹笋吃

” 说这话时,庄扬笑了,竹笋这名字还是他取的

“竹笋爱吃竹笋,竹笋不爱给竹笋吃

” 庄兰像个疯丫头一样,在石阶上蹦跳,反复念着这句话

庄扬扛起一把铁镢,挽着一只竹篮,往屋后的竹林走去

山道湿滑,他得留心脚下,还得注意别把妹妹弄丢了

庄兰在此地长大,跟村中的孩子们一样满山跑,她不怕虫,不惧蛇,什么都敢抓

雨后出笋,要找最嫩多汁的笋子

此地居民少,笋子吃不完,也不值钱,满山的竹笋总是悄悄过了采食期

庄扬锄笋,庄兰扒笋皮,很快挖得一篮筐

“兄长,阿离跟我说,河对岸的破房子搬来两个人,是对母子

” 阿离是舅家的三儿子,舅家就在庄扬家斜对面,路过条弯曲的小道即到

“哦

” 庄扬不大感兴趣,他用铁镢挑起篮子,那一篮的竹笋重量不轻

“兄长你看,那边有炊火

” 竹山上往下眺望,能看到夷河对岸的林丛中,升起一柱袅袅炊烟

庄扬一家子居住于临邛西的竹里,竹里有条横贯西南的河,唤夷水

夷水从西北的大山绵延数百里,流经竹里前分岔而去,水量减少,竹里的河道窄,以舟代步,木浆轻松划几下就能抵达对岸

庄扬鲜少到河对岸去,并非他不会水,而是河岸山林茂密,没有村落,直觉那儿是危险之所,听大人们说邛人便住在西面的山林之中,而那深林之中还有豹、豺、熊

西岸有间破屋,破屋外有处废田涸池,以往曾有人居住,后来人去了哪里,今日居住在这里的居民并不清楚

此地十多年前发生过一次战争,曾经的居住者们搬离这里,留下一些破败的屋舍

这些屋舍在风雨中歪歪斜斜,土墙大多倒塌,庄兰喜欢跟着舅父家的孩子们,到里中探险,大人们总会叮嘱他们不许到破房子里去,怕年久失修,压着孩子

庄扬已过了好玩的年纪,尤其在庄爹去世后,他更为热爱沉静的生活

兄妹回家,看到竹笋在院子里爬来爬去,啃咬搁放在井边的铁盆,那铁盆刚装过宰杀的鸡,腥气重

“竹笋,来来,快来吃竹笋!” 庄兰拿出一根嫩嫩的竹笋,招呼貘崽

“喏,快来,还有这么多

” 庄兰拍打篮子,引起貘崽的注意

貘崽还是没打算放开咬在嘴里的铁盆

庄扬把铁盆从它嘴巴里拽出,拎着貘崽到竹笋堆

“扬儿,兰儿,过来用饭

” 庄母站在廊上,朝院中的兄妹唤叫

虽然居于这山林之间,然而庄母身上有份大邑才有的优雅

她珠钗锦袍,装束不亚于贵妇,只是那锦袍颜色看着有些浅淡、陈旧

兄妹两人进入堂内,他们身边的仆僮往来传菜

“竹笋,你不许进来

” 庄兰将竹笋拦在堂外,竹笋睁着双水汪汪的小眼睛,看着趴在堂内的蛋饼,显得楚楚可怜

它把圆屁股坐在门槛外,抓起一把竹扫帚,开始它到处撕咬的一天

蛋饼知道到外头“方便”,竹笋还不懂,由此它也不许上二楼,要不它定会卧在庄扬屋中,跟蛋饼对分领地

庄家的饮食向来不错,普通人家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回肉,庄家人不稀罕肉食

庄家屋后,散养着许多鸡,用竹栏将它们围在一定范围之内,有草籽有虫子可食用

鸡长得很慢,肉老,没有吃糟糠长大的鸡嫩滑可口

庄扬记得在锦官城时的日子,不过他也不怎么怀念

食物也就是用来填饱肚子,有肉食可吃,便已是十分幸运

“田中还有萝卜吗?” 庄母用筷子挑起一根粗老的青菜,询问服侍在旁的老仆

“不多,前日有只羊跑萝卜田里去,放羊的人没拴好

” “那可不行,得和羊主人说

” “说不来,他不听,不是我们这的人

”老仆直摆手

“我知道,就是住破屋那个人,他很凶

” 庄兰亲眼见到,这人和阿离差点打起来

“整日像个野孩子,往后,不许再去西岸玩

” 庄母训着庄兰

她四个孩子,庄兰挨的训最多,也因为她是位女孩却粗野难束,而兄长们性情无不温和

这羊到萝卜田的事,庄母并不在意,倒是对于这位外来的人,庄母做了番打听

庄扬幼时生活在锦官城,那里繁荣、热闹,满大街都是人,市井中有数州之人

在竹里这偏僻的地方,人们对搬迁进来的人,都十分关注,毕竟世道不太平

当年,庄爹可是成都一富户,入粟买爵,只是最后没得善终

午时,庄扬拿着铁耨猫身在山茶花下,他在给山茶花锄草

做起他喜欢的事,他很享受

他小心翼翼收揽衣摆,蹲在地上,他用手拔草,对于那些根深蒂固或者长得低矮的草苗,他才用铁耨,这样不至于伤到花树的根系

“咩咩

” 听到身后传来咩咩声,庄扬抬头寻觅声音来源,见庄兰和阿离两人牵着一头羊从家门外的小道走过,两个孩子兴高采烈交谈着什么

庄扬一时没回应过来,舅家并不养羊,黄牛倒是有几头

于是他继续他的锄草乐事,专心致志,凋谢的山茶花悄无声息落在他发髻上,落在他肩上

“把我的羊还回来!” 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声响起,听着像似来自男孩,不那么低沉,还带着未成年男子特有的腔调

庄扬从花木中钻出来,看到一位十三四岁模样的凶恶男孩,他穿着寒酸,手里捏着把木弓,他咆哮着把羊还他

男孩突然见到从花海中钻出的庄扬,神情先是一愣,继而似乎是惊诧,他打量着庄扬,看到庄扬头上顶着一朵枯红的山茶花

他注视庄扬,庄扬也在注视他,四目相对,男孩眼中的怒意逐渐又起,那眼神桀骜且阴冷

庄扬想,他像只在恶斗中被咬得遍体鳞伤的狗崽,不甘、愤恨

作者有话要说: 导演:貘这文里指熊猫,竹笋是熊猫

第2章 犬子 刘犬子看到对岸那对“兄妹”牵走他的羊,他没有立即赶过来,而是回屋头取上弓箭

本来就隔条小河,从木桥追来,也只看到这对“兄妹”消失于小道上的身影

犬子沿路追寻,在小道上发现了庄家院子,因四周树木茂盛,张家的宅子为树木掩住,他便以为就是庄家这一人家的“兄妹”

数日前,犬子和母亲从丰里来到竹里,只因为这里有屋可住,田可耕,都是无主之物

先前,犬子和母亲住在外祖父家,然而年初外祖父病逝,舅母便将他们逐出家门

丰里和竹里很近,隔了座山头,犬子也曾和外祖父到竹里卖米,他认识路

又不是一定要依靠着舅家生活,犬子觉得他长大了,能养活母亲和自己

抵达竹里,母子俩就住到西岸去

犬子以前来竹里卖米,曾在西岸那空宅子里过夜

宅子有门有窗,还有榻灶,就是一个现成的家

刘母会织布,刘犬子会种田,生活虽然艰苦,但还能活下去

母子俩在竹里安置下来的第一天,便有位无赖到窗后偷窥,被犬子射出的冷箭吓跑

犬子凶悍,不容人欺凌

犬子把家门前的一块荒田开垦,撒上豆种,正好阴雨连日,豆田长出了成片的小苗

这荒凉的宅子,逐渐有家的气息

随后刘家母子又在吴家店那买来一头羊,犬子每日把它牵到河畔吃草

这是头十分健康的白羊,脖子上拉着条粗麻绳

犬子怕它蹭伤,把羊脖子处的麻绳缠块破布头

养个三四个月,便能配种生育小羊,这是此时四壁徒空的李家最重要的财产

先前因为羊绳没绑牢,被羊挣脱,跑到对岸萝卜田里薅萝卜叶子

羊又不是人,打它也不懂

犬子挨了庄家仆人的训斥,自此每次放羊,都会拴好绳子

却不想,好好将羊拴在西岸吃草,却被那对“兄妹”把羊给牵走了,实在欺人太甚

先前犬子在门前开垦,这对“兄妹”就不时跑来戏弄他,被犬子撵出桥,想来是就此结怨

“把我的羊还来!” 犬子怒叫,他抓着弓,在庭院里搜索他的羊和那对“兄妹”

“你可是住在河对岸的那人?怎么称呼?” 既然找上门来了,总不至于不理会,而且眼前这孩子暴躁、凶恶,可不好惹

“犬子

” 犬子恶狠狠回答,如果不是眼前这人温和,说话彬彬有礼,他才不想理会

“犬子,你在这里等候,我将羊牵来还你

” 庄扬想这是小名,穷人家的孩子,往往没有正式的名字

“不行,叫他们出来,偷羊贼!” 犬子怒骂着一长串难听的话语,他瞥见二楼一个小孩的身影,目光一瞪,吓得阿平将头缩回去

这番声响,早引得仆人注意,甚至庄母也从房中出来,站在二楼木廊,朝下张望

“羊不在这里,我带你过去

” 庄扬拍拍手上的泥土,无论犬子如何暴跳如雷,他神情依旧淡定自如,言语平缓,再暴躁的人,只怕也要被他这性子磨得没了脾气

“扬儿?” 庄母在楼上看得心惊,她也不知道缘由,见二儿子要跟这脏兮兮男孩离去,连忙唤叫

“阿母,我去舅家牵头羊还他

” 本来想帮妹妹遮掩,既然已经被阿母知道也无可奈何了

“大庆,你跟上去

” 庄母瞅见站在院中的老仆人大庆,赶紧嘱咐

大庆自然是跟上,而且他还举着一把竹耙子,要是这凶恶的男孩敢伤二郎一根毫毛,他就一耙子将他打倒

庄扬领着犬子走过树木庇荫的石径,来到舅家

张家的宅院很气派,仆人也多,院子里热热闹闹,此时,庄兰和阿离正好在院中戏耍,他们身后的木梁上拴着一头羊,正咩咩地叫唤

“教你们偷我的羊!” 还没看清犬子的动作,一枚箭矢便飞了出去,吓得众人大叫

拈弓拉箭只是一瞬间的事,等众人回过神来那一枚箭已经稳稳插在木梁上,就在这箭矢巴掌长的距离之下,是阿离的头

十二岁的阿离吓得双腿发抖,脸色煞白

张家院子里仆人众多,犬子立即被人抢走弓箭,双臂反剪在身后,要打要杀

正吵吵囔囔间,张家小娘子张香出来,问是什么事? 庄扬把这两个孩子牵别人家羊的事说了,一个是表弟,一个是亲妹妹,虽说是孩子间的玩戏,可是牵别人家牲畜,终究是理亏

“你是不是偷人家羊了?” 张香质问阿离,阿离瘫坐在地上,适才朝他正面飞来那一箭,他还心有余悸

“阿姊,我只是吓唬他,本打算明日就还他

” 阿离小声说着,面对姐姐,脸上带着怯意

张香回头,看向被执住仍一脸倔强的犬子,她无奈摇摇头,对仆人说:“把他放了,羊还他

” 起因是孩子的抓弄,可刚刚那箭不是正好射偏了,重则死轻则伤!得让阿母找里长说说,里中住这么个凶悍的孩子,还得了

犬子挣脱束缚,阴冷着脸瞪向庄兰,连蜘蛛、蜈蚣都不怕的庄兰,此时缩在庄扬身后,庄扬抬起手臂护着她

庄兰觉得自己像似被条恶狗盯着,仿佛下一刹那就要朝她飞扑而来
《夜火独眠》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夜火独眠》唯小薇文案什么的最讨厌了!主角受:超级护短双标王主角攻:从无害小绵羊到腹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