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火独眠》完本[古代架空]—— by:唯小薇

《锦城花时》完本[古代架空:为避祸庄扬一家居于竹里,发现对岸住着一个穷孩子。庄扬想,已有弟妹要照顾,不差再照顾一个。庄扬本想过着种田养花撸熊猫的幸福日子,不慎养大了一头大型犬。山河可许,唯求相随。刘弘X庄扬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夜火独眠》唯小薇 文案什么的最讨厌了! 主角受:超级护短双标王 主角攻:从无害小绵羊到腹黑成渣 炮灰受or攻?:一念成痴因爱生恨 是不是文案要改成攻虐受,攻后悔,攻追回,才有人看啊~~ 本文是架空,架空哦! 铺垫有点长,剧情从十三章展开,下卷开启囚&禁play,每更三千字以上,坚持日更,内有渣攻一枚,白莲花一朵,深情受一只,确定不要来看看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月,鹭萧 ┃ 配角:裴秀玉(裴子瑜),青凌,慕离,叶清时 ┃ 其它:师徒年下,虐恋情深,受宠攻

这个前言有点多,希望看文的朋友能看完了再考虑要不要入坑,鞠躬

本文的设定是护短师傅受*白眼狼渣攻,师徒年下,美攻美受,强攻强受(希望我没写崩),会是一个红玫瑰和白玫瑰的老套故事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可能故事和文笔有些生涩(特别是前半段),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包容,有什么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指正,我会多接受大家的意见

前面几章情节和设定拿捏可能不是太到位,进展比较缓慢,希望大家能忍下心撑过来,主线剧情大概从第十三章 开始展开

前面的章节比较短小,到后面加大了每一章的字数

这文虐受,玄幻古风,正剧向,虐心向,我只想写人物之间的爱恨情仇,所以不会有那些打怪升级,修真之类的具体剧情啦,希望大家能理解

要是犯了什么古代常识的错误求轻喷~ 最后,写文是我的个人爱好,即使没有读者看,我也会坚持写下去

然后再为大家排排雷 1.虐文,虐受 2.内有恶毒白莲花 3.文的后半部分有囚禁play 4.我就是“喜欢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这样的狗血剧情 5.关于里面的一些配角,不要嫌我笔墨过多,因为有详细提到的配角都会是以后的系列文的主角 然后再说一些作者的保证 1.我的受应该不贱吧(望天) 2.HE 3.作者三观正,所以写出来的文也正,如果你觉得我的三观不正,那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人生

(滑稽脸) 4.非清水文,没有H的耽美不是好耽美 5.保证完结,坚持日更,绝不弃坑 以上,谢谢大家

艳阳高照,承台上的幡旗在风中飘摇

他跪拜在祭台前,祭师为他戴上赤羽冠——象征着赤羽族最崇高无尚的权利与荣耀

他站起身来,似火的华袍泄了一地,及腰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竟透着艳红,他回过身,狭长的眼里波澜不惊,瞳仁也是一片深沉的红

“——陛下万岁!”承台下的百官众臣叩拜他们的新王——千月

他平静地前行,一步步走下承台的台阶

他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和按部就班的仪式

承台下面那段幽长的白石板路,他走了很久,今日其实也如往日一般无异,没什么好庆祝的,这是他出生就注定的命途,现在不过如期而至

如火的长袍拖曳在白石板路上,衬得他华丽高贵,毫无疑问,他们的新王是最适合这耀眼的颜色,拥有这世间最张扬的美丽

“且慢!”清亮的嗓音划过沉寂的空气,湛蓝的身影跃入眼帘

他一怔,但也只是一瞬的失神,短到没有任何人察觉

这太过熟悉的声音,究竟是多久没有听过了? 他回过头,赤羽冠上的金色缎带随着他的动作流动

面前的蓝衣人单跪在地上,搀扶着着一位面色苍白的白衣公子

这蓝衣人生得俊美,却透着一副薄凉之相,而那位白衣公子也是清雅出尘,可惜看来病入膏肓,唇色发白,想是命不久矣了

他噙着一抹笑,笑意却未到达眼底,“是我的好徒儿

” 蓝衣人似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最后只道:“恭喜珞王大人

” 他点点头,“既来本王的加冕仪式,便让非禹好好招待二位吧

”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千月,请你救救子瑜

” 千月回过头看着那白衣人,清秀俊雅,像一支遗世独立的白莲,那人也同样看着他,眼里毫无惧意——真是一副讨厌至极的模样

千月淡淡道,“二位若是来为本王道贺,本王自是欢喜,若是另有目的,赤羽的加冕仪式也非任你们胡闹的

” 蓝衣人倒是说得诚恳,“千月,长天戒备森严,我曾多次求见于你都被拒之门外,如今只能出此下策,请你救救他

” “本王,无能为力

” “千月!这世上只有你能救他……子瑜偷走白暖玉都是为我,我甘愿替他受罚

”谈话间,白衣人又是一阵猛咳,飘飘坠坠的仿佛随时都会晕死过去,终于涨得脸色有些血色的红,眼里也泛起水光,蓝衣人赶紧帮他顺着背部

那一蓝一白的两道身影煞是刺眼,千月挑眉,“你要我怎么救他呢?鹭萧?以命换命吗?” “并非如此……”鹭萧避开他的目光,“只需少许你的血液作为药引……” “就算我今日救他一命,也无法根除病因,日后他若再发作,你次次都像今日这般来求我吗?” “陛下若是愿意,鹭萧自当愿意……” 千月觉得可笑,“要噬我的血吊命,裴子瑜,他配吗?” “千月,子瑜与你总是有师徒情义,你怎能如此狠心

” 千月俯视着两人,悠然道,“赤羽的叛徒,还敢妄称我的弟子?”他转身离开,“不如早日带回秋水,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光

” “千月!只今日,救他!否则他会死……” “那便让他死吧

”回应他的,是飘碎在空中冰冷的一句话,而那抹红色的身影,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千月——!”

第3章 第一章 这片大陆上自古生存着许许多多的异世部族,他们掌控着远古的能力,在人类文明繁衍千年后,他们终于同普通人和谐相处,共同生活

赤羽族是最古老的部族之一,也是现在最强大的部族之一,赤羽人崇尚武力,法力高强,他们的王一定是万人之上

赤羽王的嫡子珞王千月,是赤羽王唯一正出的儿子,身份地位在王族中无人能及,他法力强大,骁勇善战,深受臣民崇敬,加上赤羽族自古由嫡子继承王位的规矩,赤羽人几乎都已认定这是他们未来的新王

然而对于这位珞王大人,大多人其实是又敬又畏的,珞王生性乖戾,喜怒无常,连一直陪伴他长大的近卫非禹也摸不清他的性子

鹭萧是苍岚族最小的皇子,苍岚人和赤羽人寿命一样长达上千年,他们十八岁成年,二十多岁后身体和容貌便几乎不再有变化,正如凡人所渴望的长生

和极具侵略性的赤羽人不同,苍岚人生性薄凉,不爱讨伐征战,更喜欢偏安一隅,于乱世中守护自己部族

鹭萧站在长天城内空荡的大厅,他是苍岚的庶出皇子,年满十四,母亲便把他送来赤羽,一是不想让他卷入王室中残酷的夺位之争,二是希望他能在千月身边潜心修行,更或许有朝一日,珞王大人能成为皇室中飘荡的这对母子的靠山

“鹭萧公子这边请

”侍者恭敬地为他带路

鹭萧环视宫殿,偌大而空旷,横梁和立柱上刻满了纷繁复杂的古老图腾,雕栏玉砌,确是十分符合赤羽人的性子

“我们这是去见珞王吗?” “先带你去前殿觐见陛下,珞王殿下应该也在

” 珞王殿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鹭萧想着,觉得有些紧张

侍者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鹭萧公子不必拘谨,您一定会很喜欢我们殿下的

” 到处都流传着珞王千月法力如何强大,带军如何骁勇,却很少有人提及他的容貌,想来是功劳太过,光芒太甚,倒是没有人注意这究竟是长了什么模样,不过至少也该是一位英武挺拔,气质出众的将军吧

鹭萧有一着没一着的想着,侍者带他穿过了迂回的长廊

长廊的尽头有一位白衣人侧立而站,另一位侍者站在他身旁

鹭萧有一瞬间的失神,那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秀挺的鼻,幽深的眸,黑发丝丝缕缕垂在肩上,像一支冷清的莲,孤傲的梅,更像是落入凡尘的谪仙

“这……是珞王吗…?”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可是,却很漂亮,那么清逸出尘的人,站在他身边,会不会觉得自惭形秽

噗,侍者笑出了声,“那是你日后的师兄,殿下都几百岁了,怎么会是这么个少年模样

” 鹭萧尴尬地点点头,是啊,珞王怎么也该是个成年人的模样,自己在胡想什么

“我们殿下,可比这位公子好看

” 鹭萧瘪瘪嘴,表示完全不相信他的话

路过长廊尽头时,那白衣人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微微颔首,鹭萧再次笃定,那个珞王千月,一定没有这个人这么好看! 前殿上赤羽王正在和几位大臣商议什么事,却没看见珞王的影子,侍者带着鹭萧上前向赤羽王参报后,赤羽王便挥手让他将鹭萧直接带去珞王的宫殿

珞王斜靠在长椅上,面向着殿外的花园,手肘支撑在椅臂上,修长的手指在下巴上摩挲,长睫毛投下一片浓重的阴影,黑发垂落在椅背上……从非禹的角度看过去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咳,殿下,您真的不去前殿,陛下还等着你……” “不去

”懒洋洋的嗓音,似是睡意未消

“这是陛下亲自挑选的两位少年,皆是出身世家,或许以后对殿下有所帮助……” 千月瞟了一眼非禹,“若是收了徒弟,就好像突然变老了

” “殿下多虑了

”非禹答得平静,可这珞王一向任意妄为,他也无法想象珞王面对自己的徒儿是个什么样的场景,非禹摆摆头,幻想出的画面总让他觉得十分诡异

侍者跑过来对非禹低语了几句,非禹转身对千月道:“殿下,陛下已经将那二位送来千宸殿的路上了

” 金丝刺绣的靠枕被扔在地上,千月扶额道,“非禹,我真的很不喜欢小孩子,哎……”叹了今天的不知道第几口气,“那两个小家伙什么来头?” “一位是苍岚族的庶出皇子,叫做鹭萧

” “嗯

” “另一位是个凡人,玉剑山庄的公子…” 一位苍岚族里不得宠的小皇子,和一位凡人,虽然这几千年来人类文明崛起,行军用兵,权法制度都不在各大部族之下,但是始终还是和远古部族鲜有联系,赤羽王给他送来个凡人,十分的奇怪

骨节分明的食指和拇指在下巴上来回摩挲,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小动作

“听说那位凡人,姓裴…”非禹似是看透了他的疑问

“噢

”好看的眉挑起,“玉剑山庄……” “珞王殿下,”侍者跪地道,“苍岚族五皇子和玉剑山庄公子求见

” “带进来吧

” 如果说鹭萧刚才在心里偷偷嘲笑了那位侍者对珞王夸张的护主形容,那么这一刻,他决定要收回

在那个人转身的瞬间,他确实是有被惊到,朱红色的外袍,袖口带着镶金的火凤,暗红的纱衣披在外袍上,华丽高贵,他的眉精致而细长,狭长的眼睛眼尾处微微下垂,鼻峰挺立,每一处都像用工笔细细刻画…… 这个人……跟想象中的太不一样……不像是带军出征的将军……倒像是……倒像是…… 朱红的衣袍将他的肤色衬得白皙,他就那样站着,那种张扬的美丽好像天地间都为之黯然失色,像正午的烈日,总觉得,会灼伤人的眼睛…… “发什么呆呢,小傻瓜

”好看的唇似笑非笑,狭长的眼弯起,整个人又美得生动起来

鹭萧尴尬地回过神,“我……我叫鹭萧……是苍岚族的五皇子……”说完他又偷偷看了眼身边那个人,刚才在长廊中偶遇的白衣少年,虽然刚才那人是精致美丽许多,但比起灼人的日光,淡雅柔和的月光更加令人向往,想要亲近吧

“弟子裴秀玉,表字子瑜,是玉剑山庄的独子

”声音也和他的人一样,像一泓清泉

千月点了点头

“弟子拜见师傅,望师傅日后…” “诶,”千月打断准备跪拜的裴秀玉,“还是叫我珞王吧,师傅太老了,我不喜欢

” 裴秀玉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带他们下去打点一下,明日带到镜水花园

” 侍者带走了两位弟子,千月坐回了长椅之中,品了一口茶,道,“裴小公子看起来倒是像个小大人

” “殿下不喜欢裴公子吗?” 千月歪着头,挑眉道,“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不喜欢他的?” “非禹只是认为,殿下不应对裴公子有所偏见

” “我倒觉得是非禹大人对本王有所偏见

” “非禹不敢

” 放下茶盏千月叹了口气,“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裴小公子都这么大了

第4章 第二章 收徒带娃的日子好像并没有千月预想中的那么差,两个小孩比较乖顺懂事,自己也不用操心什么,对,他最讨厌的就是为别人操心

裴秀玉是玉剑山庄的独子,自小被家里人赋予厚望,对自己要求也十分严苛,什么事都要做到最好,而鹭萧虽然不如裴秀玉表现得这么优秀,但也算是认真……努力……恩……千月这样想着来到他们练功的花园里,裴秀玉正在反复练习纵术,而鹭萧……正在和草地里的不知道什么虫鸟玩得开心,千月白了他一眼,决定收回刚才的话

千月乘着坐骑带着一小行人行在陡峭的山路上,赤羽族收服周边最后一个小部族,因为忌惮赤羽的力量,没有动用一兵一卒,光是派出珞王便议和归顺

这是在回长天的路上,离长天城不远的地方,地势险峻的苍山

苍山树木成荫,山间净是鸟鸣声,山体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尽头,山中很多远古时期繁衍下来的植物和动物,就像——对岸峭壁上那只翱翔的苍鹰

千月勒住马儿,隔着悬崖间的沟壑斜望向对岸陡峭的山壁,一支雏鸟形态的苍鹰在上空盘旋,悬壁上,一个少年的身影在爬行,那是….… “鹭萧!”非禹在看清了那少年后脱口而道,“他怎么跑到这么远的地方

”正准备制止那少年的危险举动时,千月扬了扬手,让他到嘴边的呼喊又咽了回去

这死小孩,趁自己不在城中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胡闹

千月像是在看一出戏,但谁也不会知道他握紧马缰的手,随时准备着将那个少年带回安全的地方

少年在悬壁上和苍鹰周旋了半天,爬上山峰时已经满脸脏兮兮,身上的衣服也被磨得破破烂烂,终于使出那些千月看着就皱着眉头的不成气候的法术将苍鹰打得奄奄一息,最后干脆扑上去肉搏,也不管苍鹰挣扎着用喙啄得他多痛,硬将乾坤索套在了苍鹰的双爪上,收进锦囊般大小的百宝袋中,挂在腰间扬长而去,那背影蹦蹦跳跳,甚是欢快

“鹭萧公子不愧是殿下的弟子,果然身手不凡啊

”非禹也替那少年松了一口气

“哼

”千月没理会他,拉起马缰继续前行

长天城内一片欢庆,今日赤羽周边最后一个部族归顺,他们的陛下正为珞王在殿内设宴洗尘

夜里,殿内一片歌舞升平,珞王坐在席上,手持一把玉骨折扇,有意无意地扇着,似火的红袍镶嵌着银丝祥云,长发束了起来,露出耳垂上绯红的琉璃钉,多饮了几杯,脸上便染上红晕,看上去竟有几分妖冶

“千月,”至高无上的赤羽王看着他的儿子笑道,“这是西贡觐献的特级美酒醉流年,你尝尝

” “谢陛下

”千月低头答谢,忽然想起今日苍山上那个与苍鹰搏斗的少年,赠他半杯美酒吧,也算是对他擒住苍鹰的奖励,不知觉唇角上扬,抬头在席间找寻少年,唇启欲喊出那少年的名字,却看见他怔怔地看着另一个方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如月光淡雅的人,托着腮不知在思索什么

从少年眼中读出的满满的都是关切与好奇,心中竟浮上几分羡慕,他微微一笑,真好啊,能被另一个人时时挂念着
《长风上青云》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长风上青云》作者:岳黄昏治世的浮萍和乱世的浮萍似乎也没什么不同,他只想随着风逐着流,一岁一催,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