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上青云》完本[古代架空]—— by:岳黄昏

《夜火独眠》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夜火独眠》唯小薇文案什么的最讨厌了!主角受:超级护短双标王主角攻:从无害小绵羊到腹黑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鲤鱼乡 腐书网整理 《长风上青云》作者:岳黄昏 治世的浮萍和乱世的浮萍似乎也没什么不同,他只想随着风逐着流,一岁一催,最终腐烂在这治世里,却不曾想有一天这浮萍生了根

这是一个小美人生根发芽开花的故事;这还是一个野心家谋朝篡位的故事;这篇文里没有吊民伐罪,周发殷汤;也没有众志成城,万众拥戴;这里没有阴谋,只有阳谋;没有天时地利,只有天命难违;总之,这是一个非热血、非正义、非典型的造反成功的故事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平(林居安),陆靖识 ┃ 配角:嵘王,王妃,张勇,沈亭,卢远山,郑婉儿,胡志高 ┃ 其它:双向暗恋 ================== ☆、第一章 顺安三十二年,自十一月起北方奉北,商西等六省突降大雪,连绵半月有余,方才见有停歇之兆

一时间全国上下都言此乃上天感于新帝恭谦德昭,降瑞雪以示天恩

嵘王府,启秀园

王平端着热水和毛巾站在房门口,北风吹着柳絮般的雪花,打着卷的往他身上袭来,虽是站在屋檐底下,仍有薄薄一层落满了左侧的肩头

他抬手轻轻敲了敲房门,唤道:“世子”

“进来”,待等到屋里传来模糊的声音后,王平推门走了进去,回身把呼啸的北风隔绝到另一个世界

他低头走到洗漱架前,将一应物品摆放好,便转身退到一边

待世子洗漱完毕后,他正欲收拾东西离开,边听到世子说道:“王平

” 这是世子头一次叫他名字

声音平淡无波,却似乎有点喑哑,应当刚刚睡醒的缘故,“过来更衣”

这事本轮不到他来做,不过今日进来时并没有看到平日里侍奉的首领大太监刘公公,想是他的咳疾加重了

真是流年不利,这瑞雪于国是吉兆,于人就不好说了

虽然王平不迷信,不过自己新晋世子近侍才半个月,位子可得坐热乎了才行

王平抬头看了几步之外的世子一眼,虽有烛火,五更天的屋子却依然有些暗,世子穿着象牙白的寝衣,面目很是模糊,看不真切

看着世子走向木施,王平连忙应了声是,便也快步走过去,拿起一件月白色的锦织棉袍

一切妥当后,世子止住了王平要帮他束发的手

“我自己来即可

”说毕,便坐下自己将头发束到脑后,拿了顶白玉冠带上

世子束发的手艺很好,头顶的发冠也很正,月白色的锦袍配上这白玉冠,越发显得人如良玉,气如兰竹

待世子披着青灰色的狐领斗篷往饭厅走去时,王平站在雪地里看着世子离开时踏出的脚印,发了一会呆,转身向东侧刘公公住的配房走去

还未走近便隐约听到有咳嗽声传来

王平轻叩房门,“刘公公,小的是王平

” “进来吧

”咳嗽声似乎更大了

虽然在积雪的照映下,天色微明,但屋子里却是一片漆黑,王平进门便摸索着去找烛火

“怎么没有随世子去饭厅侍候?” 烛火“啪”的一声亮了一起来,照见了床上的人

刘公公围着被子半倚在床头,仍在不住的咳嗽着,床下摆着一个痰盂,里面似乎有血迹

“世子洗漱完毕后便打发小的回来了

”王平说着拿起桌上的茶壶到了一杯茶端与刘公公喝下

世子出门时,他想着看来今日得是他陪世子用早饭了,便撑起伞跟在世子后面走着

不料世子走了两步便让他退下了

“小的早起没在世子房内见着您,想是您的咳疾又犯了,便过来看看您

”王平将茶杯放到一边后,便垂首立在一旁

“好孩子,你有心啦

” 刘公公点头,换了一个话题:“你可知当日为什么在那十几个孩子中我单单挑中了你?”王平被刘公公这话问的一愣,随即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张勇过来找他时,王平正在议事堂里擦地

王爷和世子在关外呆了大半年刚刚回府,议事堂这几天坐满了人,有他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里面说些什么轮不到他来关心,但这几日堂里的洒扫都得他包了

“王平,先别干了

”张勇顶着满天的大雪小跑过来,拉了他便要往外走,“刘公公叫我们去启秀园前集合呢

”王平听了,将手中的活计放到门边,便随着张勇往启秀园走

张勇在前面走的飞快,好似到的早就有什么奖赏一样

“知道是为什么事么?”张勇边走边回头冲他挤眉弄眼

“你知道啊?”王平确定张勇知道,而且憋不住马上就要告诉他

“那是当然,”王平得意的一扬头,然后换作一副神秘的表情,拉过他来在耳边悄声道:“小李公公在回来的路上病死啦!” 小李公公就是世子的贴身内侍,半年前随世子出征漠北,回来时却没看到他

太监是最容易发现哪个太监有什么异常的,大家对此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张勇平日里在他们几个洒扫太监中消息最是灵通,这事让他探听了出来,还真不让王平惊讶

张勇见他一副不怎么上心的样子,用一种你傻呀的眼神盯着他道:“说明咱们的机会,哦不,是你的机会来啦!” 王平这回是真的震惊了,“为什么就是我的机会?” 张勇叹了一口气,“你赶紧找个没人的地儿,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桃花眼吧

跟在世子身边的人,模样差了丢的可是世子的脸啊!”他的语气里充斥着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说完还拍了拍王平的脸

王平一把打开了他的手,说了声“肤浅”,便大步往前去了

王平当然不认为刘公公是因为这身皮相挑中了他

不过当刘公公让王平跟着自己进启秀园去的时候,张勇那个“苟富贵,勿相忘”的眼神还真是让他一激灵

王平略思索了一阵,答道:“大约是小的身板好吧

”虽然有点硬编的嫌疑,不过也比皮相好这个答案来的有深度的多

王平身板好是事实

当时站在那些十五六岁的洒扫太监中,王平比别人至少高出半个头,身体也壮实的多

虽然跟世子没法比,但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刘公公笑着点点头:“是了,世子身边的人身体不好怎么行

”说完,不知想起什么,他的神情略微有些黯淡

王平这也算瞎猫撞到了死耗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起来

居下位者下位者费尽心思揣度上意,而上面的呢,不在乎甚至也不理你心里的那些弯弯绕,人家就是想要找个姓王的,简单粗暴的让你枉费心机

王平甚至觉得自己赢得好像是有点作弊的嫌疑了

不过在心里笑过后,王平也松了一口气,至少嵘王府并不肤浅

他想起刚刚世子长身立在雪地里的模样,这么芝兰玉树一般的人要是想找个皮相好的,对着镜子端详自己不就好了,哪里还用得着费劲去看别人

“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最重要的是,”刘公公抬头盯着他道:“你是个好孩子,心思深,却不滥用心计

把你放在世子身边,我放心

” 王平听了这话,真想把刚才那堆乱七八糟的感叹再塞回肚子里

嵘王府可不肤浅,相反人家思虑重的很

就冲着自己刚才那简单粗暴的一番评判,也不知当不当得起刘公公那句心思深

“这雪是要停了吧

” 刘公公咳嗽了两声,似乎在自言自语,并不需要他回答什么

等王平想要回话时,刘公公冲他挥挥手,示意自己乏了,王平只得离开

刚走到门口,后面就传来刘公公的咳嗽声,伴着咳嗽声而来的还有一句话,“以后要叫爷,叫世子听着生分”

从刘公公处出来,王平回自己的西配房披了件斗篷,便前去小厨房拿早饭

启秀园在王府东北,而小厨房东南,从启秀园走到小厨房约一炷香的时间,而中间要经过世子妃暂住的晓越轩

世子今年二月份行了冠礼后不久就娶了世子妃

一对壁人正是情深意浓的时候,阢真人来犯,世子就跟着王爷出了归阳关,一呆就是半年,期间圣祖高皇帝崩逝,世子都没能随王爷回来奔丧

到了十一月好不容易世子打完仗回来了,又是热孝在身,世子妃没办法只能暂时迁到了晓越轩

府上的奴才们每每提到世子妃,都要长吁短叹的感伤一番,有叹年华易逝的,有叹人心易变的,有的小丫头们说到伤心处还要落几滴眼泪

大家说的时候仿佛将自己和世子妃放在了一处,顿时觉得与世子妃亲切了不少

王平走到晓越轩附近时果然看见两个扫雪的小太监立着扫把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见他过来,忙分开躬身到了声“王公公”

王平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便径直往前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慢热,请大家耐心

☆、第二章 三天后,刘公公死了,雪也停了

太阳终于耐不住性子跑了出来,照着这银装素裹的世界,反射出的光竟比夏天的毒日头更让人眼睛发痛

太监的尸首不能在王府停留,发现后就立即送出府埋了

屋子也暂封了,说是怕给活人过病气

对于嵘王府,甚至其他太监来讲,死一个老太监并不算什么大事,即使这个太监服侍了世子近二十年

世子面上也看不出什么,不过王平倒是瞧见他在刘公公死的前一天晚上去过东配房,呆了许久方才出来

刘公公对王平是有大恩的,王平没法到他坟前祭拜,只是趁着没人的时候对着西配房拜了一拜

王平自那日起,便开始负责照料世子的饮食起居等一应事务

为了不让世子觉得生分,他当天便改了口

世子除了看了他一眼外,也没什么别的反应

没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万一世子不高兴了,他在这个府里大概就没有前途可言了

到了掌灯时分,世子把他叫了过去,问了些是否读书识字的问题

听他说只读过三字经之类的书,似乎有些失望

不过当时烛火跳动的厉害,世子脸上或明或暗,想是他瞧错了也说不准

毕竟,好人家谁舍得把孩子送进来当太监

世子转身去书房取了几本书递与王平,吩咐他回去读,有什么不懂可以来问他

当然世子也知道自己估计不会有什么时间来为他这个小太监答疑解惑,所以又补了句等开春后会请个先生来教他读书习字

王平哪里还敢奢望这许多,连忙跪下磕头谢恩

等到王平从世子房里出来,半弯弦月已经挂上了树梢,月色皎洁,映的人心里也亮堂堂的

李公公说的对,叫爷果然就不生分了

晨起,王平正服侍世子更衣

今日世子穿的是件玄色箭袖及膝长袍,较平日里少了丝儒雅,倒增了几分英气

“你也换身轻便的衣服,早膳后随我去校场

”世子依然没有让他束发

“是

”王平答应着,跪下给世子穿上靴子

王平八岁到嵘王府,现在十六岁,整整八年从未踏出王府一步

平日里目之所及处不是白湖石就是红院墙,相比之下,往天上看时景色还能新奇有趣一些

今日出府竟恍如隔世一般

初来时的场景都已模糊不清,就像衣服洗的次数多了,原先的颜色就不甚分明了

不过王平也没什么空暇感怀身世,世子步子大,走得也快,他在后面得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

出了嵘王府,拐个弯就走到了一条热闹的长街

这厢客栈的小二打着哈欠出来往门上挂了块“今日营业”的牌子,那厢馄饨摊儿的老板娘拖过一条长板凳让了两个布衣书生坐下,再往前还有金黄色的油条在滚烫的油锅里磁拉磁拉的打滚,刚揭开笼屉盖的包子呼呼地跑着热气

“包子,热乎乎的肉包子,一文钱俩嘞~” “果子,豆浆,豆腐脑~” 吆喝声,叫卖声,食客的交谈声争先恐后涌入王平的耳朵

生活百态也不知被这条街占去了多少

王平半低着头,时不时瞟一眼左右,努力去加深把这种陌生的熟悉感,谁知道下一次再见到这活生生热腾腾的人气儿是时候

从嵘王府到校场要经过两条长街,感谢世子足下生风,使得他们只用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校场大门前

两个手持长矛的兵士,见是世子来了,赶忙上前躬身拜道:“世子

” 世子点点头:“起来吧

”接着对其中一个人说道:“你带这位公公去跑马场,找个教头来教他驭马

” 然后世子转头看着王平道:“好好学,别偷懒

” “是

”王平躬身道

世子说完便往阅兵台方向走了过去

其实王平对世子带他来学习骑马这件事不怎么意外,毕竟贴身内侍是需要跟着太子去前线的,总不能世子骑马,倒让他坐轿子吧

驭马教头姓周,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大汉,络腮胡子快挡住了整个脸,别人都叫他周胡子

听说王平是世子身边的太监后,周胡子的表情立马变得恭敬起来,还特意取来一套护具给他穿上

周胡子牵来一匹白色牝马,说是性格比较温顺,适合初学者

他对王平交代了些注意事项后,方扶着王平小心翼翼的上了马

王平上马后就一直由周胡子牵着马围着马场绕圈,绕了五圈后,王平终于忍不住道:“周教头,这样一直走您也累吧,要不我自己来试试看?” 因嵘王府靠近漠北,府里的家丁和太监们向来都要习些拳脚的

王平虽然只学了些三脚猫的功夫,但马步扎的相当稳当

有了这个基础,再加上正确的指导,骑马也不算什么难事

可周胡子不这么认为

“王公公,这可使不得

您别看这马温顺,保不齐它一撂蹶子就能把您甩下来

您身子这么金贵,要是磕了碰了的,小的可赔不起啊

”周胡子瞅着他这肤白面嫩不抗摔的样子,怎么也不敢答应

王平只得道:“世子来时吩咐过,今儿回去的时候要要检查我的功课

我这要是学不好,世子肯定以为我偷懒了呢,到时您也不好交待啊

” 周胡子思量一会,似下了很大决心般慢慢松开了手

王平手拉缰绳,照着之前交待的那般上身绷直坐在马鞍上,驾着马慢慢往前走

周胡子见他颇得要领,也就松了口气,逐渐放下心来

王平似乎不打算让周胡子把心完全收到肚子里,竟然驾骑着马小跑起来,越跑越快,似有狂奔之势

急得周胡子一面追一面喊:“公公别慌,千万抓紧缰绳,加紧马肚子!”可王平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慌了神,加马肚子的动作竟然变成了踢,于是白马越跑越快,王平也被颠得东倒西歪

伴随着周胡子一声惊恐的大喝,王平的缰绳一个没抓住就被甩下马来

亏着他平日里练得那些拳脚功夫的底子,他顺势朝前打了个滚儿,缓和不少冲力

王平仰面躺在地上,马蹄声从他耳边呼啸而去,到了远处似乎被人拦了下来,周胡子的叫喊声也渐渐近了

不过王平的耳朵似乎是被堵住了一般,周遭的一切声响都模糊了起来,他全部的注意了都被眼前这广阔的天空吸引了去

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高不能攀,触不可及

远处似有一只苍鹰自天边略过,很快便消失在了视线的余光里

他觉得自己周身的血液都在向苍鹰消失的地方奔流而去,但苦于没有出口,便只能在这腔子里暗自沸腾

咕嘟咕嘟的热气锲而不舍的顶着上面的盖子,顶的心脏也怦怦怦一声急似一声地跳动,叫嚣着要挣脱,要离去

就在王平几乎承受不住这满腔的热火时,耳边急切的呼喊声似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只留几缕青烟还在灰烬上萦绕不去

“王公公?王公公?”周胡子的面孔在王平面前蓦地放大,络腮胡都快扎到他脸上了

见王平的视线聚焦到了他的脸上,周胡子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可算回过神来了,我还以为……”,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转而言道:“公公,有没有摔倒哪?能走么?”说着便伸手去扶王平
《何处梧桐栖仙鸟》完本[古: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何处梧桐栖仙鸟》阿泱乔炳彰:“仙栖,你太倔强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越是这般抗拒我,我越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