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浪》完本[古代架空]—— by:杜辛

《白吃黑》完本[古代架空]:老寨主临死前,握着义子何凛的手,说起年轻时的一桩风流韵事。他曾与京城一名官宦小姐有过一段露水情缘,那小姐为他生了个儿子,可他们最终迫于身份分离,从此天涯相隔。算来那个孩子今年也已二十三岁,与何凛一般年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我没有名字,是个乞丐

去年冬天这个地方下了一场薄雪,真的很薄,落到地上的不过须臾,就化成了一滩水

跟我挤在一条破巷子里的老乞丐说,这是他在这里三十几年来,见过的第一场雪

我不明白三十几年是个什么概念,我粗略地回想了一下,想不起来我活了多少年了,老乞丐摸了摸我超出衣袖裤腿一截儿的、脏兮兮的手腕脚腕,两眼一翻,神棍一样的口气,“不过几月就长了这么多,你顶天了也就十六七岁罢

” 我点点头,其实没怎么听进去

暮色渐起,破巷子前面那栋花里胡哨的楼就要开门做生意了,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看见那个男人

前几天我跪在街边,老乞丐睡在一张破旧的竹席上,脸上蒙着一块发黄的白布,我在脖子上挂了一块发了霉的木板,上面用煤灰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求钱葬父

一上午没有得到几个铜板,我擦擦额头上的汗,从怀里掏出半个冷硬的馒头一点一点掰着吃,我不敢下嘴啃,因为我怕忍不住两口就吃完了

老乞丐悄悄地唤我,“嗳、嗳!给我老人家也吃一口!” 我表情悲痛地把他吹起来的白布盖好,弯腰地时候趁机小声说:“不给,要不是你睡着了还打呼,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讨够把你埋了的钱

” 老乞丐自知理亏,不再搭理我,我吃了两口就把馒头收了起来,这时,一个铜板被丢到豁了几个口子的碗里,我还没来得及磕头致谢,那枚孔方兄又叮当弹了起来,一路滚开

我连忙追赶,跪了半天的腿针刺一样的发麻,我在抓住它的同时,整个人朝前一扑,觉得我的牙可能保不住了,完蛋,莫不是以后只能像老乞丐一样用雨水泡着馒头吃

可是我不但没有感觉到剧痛,反而觉得嘴啃在了一块柔软的布料上

很快就有人把我双手架起拖了起来,我在午时炫目的烈日底下,看见了一张雍容闲雅的脸

这是我和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他眼里有些惊诧,因为我方才啃了他的鞋

他似是忍不住笑,伸手用折扇敲了一下我的额前,声音温润如夏夜凉风,“你就这么饿啊?” 我被夹着动弹不得,只觉得我的眼睛像是黏在他身上一样撕不下来,他用折扇顶着下巴,全然不顾方才这个东西碰过我,我有点不好意思,老实说,我已经十来天没洗澡了

老乞丐说,我们这个行业,脏一些才有竞争力

“楼主

”跟在他身边的一个雌雄难辨的人捏着嗓子叫了他一声,男人嗯了一声,弯腰从我啃过的那只靴子上抠下一块碧绿碧绿的玉递过来,“拿着吧

”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眼前有点发虚

“拿了就快滚!”架着我的其中一人凶狠地说道,我有些无力地动了动手臂,你倒是放开我再开嗓啊壮士

对面的男人凉飕飕地看了他一眼,有些糟心地命令道,“放开他,蠢货

” 我被松开之后,他毫不介意地把玉块塞进我的手心里,“我走啦,好好把你父亲安葬

” 看着他翩然而去的背影,我突然才反应过来,我的脖子上还挂着要葬父的木牌,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有些羞耻,这个人被我骗了啊

纵使老乞丐每隔个把月就要“死一次”,被我们骗的人也不计其数,可是我突然就觉得手里的玉有些拿不住

定了定心,我咬牙往回跑,这几个人脚程很快,我跑出了一条街才遥遥地看到了他们的背影,还没等我追上去,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拐进了一栋金光闪闪的三层木楼

站在楼外,我被这栋楼毫不掩饰的财气逼得不敢上前,只能仰头看镶了金边的匾额

我不太识字,但是我觉得这三个字我是认得的

这个地方,看起来相当危险啊,不然它怎么会起名叫“猛狼楼”呢?

我问他何为是非

“是非是人心里的一杆秤,偏向哪边,哪边便是是,另一边自然就是非了

”他浑浊的眼睛里是我看不透的沉淀

十几年浑噩的偷生,我自认为老天从未把他心里的那杆秤偏向我,我一直以来都被高高挑起在“非”的那一段,受尽风吹日晒和寒冬酷暑

在遇到那个男人以前,我从未感觉到不公,世人嫌恶又或怜悯的目光无法撼动我一丝一毫,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我才惊觉,如若身上不是肮脏的褴褛,而是随便一身整洁的布衣该多好,这样就不会脏了那双不染纤尘的眼睛

我白日里不敢在楼前乞讨,只敢趁着夜色躲在楼旁的小巷子里,听楼里传来靡靡的乐音,有时从没关紧的窗缝里泄出来的粗喘娇吟就能让我面红耳赤,而第二次见面,正好就是在我把自己羞得缩在墙角,堵住耳朵的时候

“哎

”感觉额头被点了一下,我迷茫地抬起头来就看到这个男人敞着衣领蹲在我面前,大片精干的胸膛被月光照得发亮,他散着一头如墨的黑发,眼角的情`欲还没有彻底退却,水漾漾地看着我

我怔怔地看了他片刻,突然鼻间一热

又丢脸了

正当我把头往膝盖里埋的时候,他抻着雪白的衣袖在我鼻子下面一抹,笑的坏坏的,“你这个小孩儿,怎么看男人也能兴奋成这样啊?” “……”我用双手捂住脸,恨不得能原地消失,但是又有一丝舍不得,毕竟我在这儿偷偷摸摸躲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看他一眼

现在我看到了,而且看到的还不少

我埋了一会又偷偷抬头,打算再看一眼就跑

他在我抬头的瞬间钳住我的下巴,手指一用力,迫使我的嘴巴张开,歪头打量了一会儿,“舌头还在啊,我还以为你不说话是被人贩子割了去呢

” 我蠕动了一下嘟起来的嘴唇,不知道说什么

姓甚名谁,家住何处,是否婚娶,这些对我一个伶仃漂流的要饭的来说,没有意义

他好像也不是非得想听我说话,手指在我发酸的脸颊上揉了揉便放开了我,然后做了一个我意料之外的举动

“让让

”他伸手把我拨开一些,起身和我一起挤在这个狭窄的墙角,他的衣裤皆白,却毫不犹豫地坐在湿冷的地面上,背靠着砖墙,两腿一蜷一伸,坐得怡然自得

我僵直着不敢动,能感觉到他紧挨在我身侧的温度,我心跳极快,感觉快要晕厥过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他悠悠地问我,又怕冷似的往我这边挤,“好冷啊

” 你冷就把衣服好,我都快热死了,不要过来啊…… 他稍微侧过来挡住巷口的风,看到我摇头之后恍然道:“无名?” 我点点头

“那我送你一个名字罢,我这衣衫不整的也没带值钱的物件儿

”他笑了笑,月光倾泻在俊逸的眉眼上,有些让人晃神

然后他握着我的一只手,在我湿润的手心里缓慢划下笔画,“这是我的名字,现在已经不用了,送给你

” 那句“已经不用了”像是一声挽留不得的低叹,掌心酥痒,他写完了抬起头来,语气亲昵的好似在呼唤一个故人, “思迟

“思迟,把这个给楼主拿过去

” 其实我还是没有习惯这个名字,再加上午睡刚醒,整个人迷迷瞪瞪的也没听清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只好垂着一双手站在廊下,动作僵硬地转了转脖子

睡了多年的干草铺,猛的一下子有床有枕的还真睡不好

我的肩侧被推了一下,一个锦衣小公子在我身侧站定,怀里抱着一堆画卷,粉雕玉琢的一张脸上满是不耐烦,嘴巴里嘟囔,“呆愣愣的,也不知道楼主瞎了哪只眼要带着你

” “给我罢

”我没理会他的奚落,伸手接过他怀里的卷轴

那天晚上那个男人就着我的点头和摇头硬是跟我聊了大半夜,他什么都说,我晕乎乎的也没记全,光记得他玩笑一般的语气,“要不要来我的楼里做个打杂的?起码不用风餐露宿,还能看很多美人儿

” 你美成这样就够我看的了,我泪眼朦胧的想,然后打着哈欠和他说了第一句话,“好啊

” 他笑了,眼角也有因困倦泛出的泪花,他慢慢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哎,早知道一开始就跟你说说有美人儿看了,给我这一通东拉西扯的

” 我靠着墙睡着了,醒来就是香气逼人的床帐,屏风后边的大木桶里的水还热着,桌上放着一套新衣服

我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偏房,正主是孟浪楼主,孟浪

在知道这个地方其实是个卖肉的和他一个这么清风明月的人却冠了个这样的名字之间,令我有所不适的还是后者

“这是我的名字,现在已经不用了,送给你

” “思迟

” 想起这两句话我就心尖发颤,如鲠在喉,我配不上这样的名字,似乎也配不上他

想到这里,我又蔫了些许,进门的时候没有敲门和行礼,孟浪也才睡醒,见我进门手忙脚乱地双手抱胸,像个被登徒子非礼了的黄花大闺女,“啊!” “……”我把卷轴都铺在桌子上,有两个还滚下来进了桌底,我爬进去捡,这阵日子我算是摸明白了,我的主子偶尔脑子不好使,好在金玉其外,败絮也没多少人见过就是了

“吓死我了,小迟

”他鞋也不穿好,拖拉着走过来坐下,把我从桌子底下拎起来

我拍拍卷轴上不存在的灰,站定道:“我没有

” 倒是我被你那一声惊叫吓着了,谢谢您给我醒瞌睡

“我真的给吓着了,”他打开一副画卷,跟真的心有余悸似的碎碎念,“有一次,你没来的时候,不知道哪儿来的一个孩子,踹开门就往我身上扑,要不是我誓死不从,就被玷污了

” 我扫了一眼他依旧没拢好的衣领,从我站着的角度可以看到挺立的锁骨和小半胸膛,想告诉他那孩子估计是来求你玷污他的

我帮着他把卷轴一一打开,又搬来架子挂好给他看,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摇头叹气道,“到底是人真的不好看还是画师收少了银钱,怎么都丑成这样了啊

” 画上的人有男有女,年龄都不过十五六岁,要我看,都是千里挑一、个顶个的好看了,莫不是那锦衣小童一语中的,我貌美如花的主子真的瞎了

“来个人!”他有点不快地喊了一声,没多久就冲进来两个彪形大汉,我认得他们,初遇那天,把他的鞋从我嘴里解救出来的就是他们俩

“楼主!又有没穿衣服的人闯进来了吗!”其中一人粗声粗气地问道

孟浪上前一人赏了一脚,黑这一张脸,我还没来得及感叹他生气也这么好看的时候,就被他一把推了过去, “告诉搜集秀童的人,要是长得比这个丑的通通都不要

” 我莫名其妙的被握着双肩,听他仍然不高兴地语气,“丑死我了,眼睛疼

” 我跟着两个大个走到门口又被他叫住,他歪歪斜斜地靠在门框上,“那个让你们去找的老人家有信儿了吗?” 一个大个恭敬道:“回禀楼主,还没有

” 他点了点头,轻描淡写地下令,“再加一百人,城外方圆的破庙都找一遍

”然后又对我说,言语间掺了一点黏腻,“你也早点回来啊

” 我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桶蜂蜜,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走了

寒风渐起,离我稀里糊涂入孟浪楼已经三月有余,这三个月里我看尽了卖儿卖女、逼良为娼的人间惨事,我看到许多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孩子撇弃了天真烂漫,为了恩客腰间的钱袋把自己作践得不成人形

我早晨起来的时候便觉得天冷了不少,给孟浪房中添置暖炉的时候我想起了老乞丐,这么久了仍是没找到他,不知是死了还是躲在哪个避风的角落里等死,今年没有我和别的乞丐打架争夺地盘,他怕是连一块可避风霜的屋顶都找不到

“思迟,楼主找你

”还是那个锦衣小童,他冲到我面前,身上裹着的风扑在我脸上,夹杂着孟浪楼到处都是的甜腻香味,我点头表示知道了,盖上暖炉的盖子和他一起出门

孟浪最近常呆在调教秀童的练场,我问过他秀童是什么,他解释道, “楼主的继承人,一般都是舞象之年的男孩儿,女孩儿经不起打磨,相貌要佳,身段要好,接来后以欲蛊控之,到了老楼主退位的时候就由他们竞争楼主之位

” “怎么争?”比谁长得漂亮吗? 孟浪冷笑,似乎是听出了我话里的无知,“采苞,比一晚上破的身多少而定

” 我哦了一声,难免有点好奇,“你也是这么上位的吗?” 他怔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常态,“三年前孟浪楼遭遇大创,其他秀童都死了,我其实是资质最平的一个,但是那些老不死的宁滥勿缺,生怕孟浪楼一朝无主就永远翻不了身

” 我有点庆幸,“所以你没有……”我还没说完,就看到他一嘁,眼里晦暗不明, “说实话,我不知道,”他盯着自己的右手,“继任的前夜,我被带进一个房间,然后就昏过去了,醒来时满屋子的少男少女,他们和我一样衣不蔽体,身体上都有被蹂躏过的痕迹,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死了

”我一愣,下意识地问道,“采完苞之后,他们都会死吗?” “只有没成为楼主的秀童会视作威胁铲除,被采了苞的人会成为楼主的院里人,并不会有性命之忧,除非自己寻死

但是那天我醒过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把连刀柄都是血的匕首,那日天亮之后,新主狠厉非常的事就传播了出去,孟浪楼得以在血雨飘摇中保全

” 我跟着小童走进练场的大门,抬头时对上了孟浪平静无澜的双眼,我想起那日对话结束时他跟我说,“我是孟浪楼从动荡过渡到稳定的工具,不管那事是不是我做的,我都活不长

” 这个自己咒自己的人,看到我之后脸上立马有了笑模样,招手道,“过来

” 我走过去,把臂弯里的大氅给他披上

孟浪张开大氅把我包裹进去,毛绒里子被我用暖炉熏烤得温度恰好,而他在我耳旁的轻语却让我感觉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是我会尽全力保住你的

” “思迟,你要替我活下去,不然都没人给我烧纸钱

” 我咬紧了牙关,却还是忍不住在体内横冲直撞的酸涩,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在乎一个人,还没来得及尝遍世间的喜怒哀乐,他就要死了,而我无能为力

脑中的刺痛麻痹了我的全身,当我软乎乎的从他的臂弯里滑下之际,我听到他怒不可遏的质问,“你什么时候中的欲蛊?!” 欲蛊,依附宿主的情欲而生,不可动心,守住情关者可成大事,违者,受蛊虫噬咬血肉而死

万幸的是,成为楼主的秀童不会再被欲蛊所缚,也不会为情所困

我握不住他发抖的手,只能尽力对他笑一笑,想说,对不起,我可能也没办法给你烧纸钱了

你要是得空,趁你还活着多给我烧一点,我给你在地府买好住宅和丫鬟

那日我去帮你选秀童,碰上了你口中的老不死的长老们,他们把我也当成了被选来的秀童,一并下了欲蛊,我痛得死去活来,醒来后跌跌撞撞地跑回你的院子里,正碰上了你撑着脑袋在石桌前打盹,你睡眼朦胧地问我,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都把你等饿了

我看着桌上用碗扣起来的饭食,和你朝我伸过来的手,那一刻便觉得死而无憾了

欲蛊发作时,会逐渐封住人的感官,最后保持着意识清醒,却是眼盲耳聋,口不能言,连触感都会消失,只留下痛感

七情六欲被锁在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躯壳里,只能感受到万虫撕咬的痛苦

我第一次发作之后醒来就看不见了,孟浪握着我的手往他脸上放,我摸到了扎手的胡渣

“主子你长胡子了

”我说,他点了点头,声音带了点笑意,“反正你看不见

” 我想着我都快死了的人,也就有些口无遮拦起来,我在他脸上摩挲了两下,生涩地学着他平时笑起来的模样,“你怎么样都是好看的
《皇上,亡国靠你了!》完: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米yung】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皇上,亡国靠你了!》作者:公子柔封骐想要天下,于是温宁安为他拿下一座又一座的城,献给他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