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他貌美如花》完本[古代架空]—— by:末予

《先生易安》完本[古代架空: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先生易安》双木小铃“明日会有新的先生来教你读书,他虽然比你大不了几岁,但学识见识都是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教主他貌美如花》作者:末予 人人都知魔教教主叶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武林中人深恶痛绝

人人都知崇华派掌门韩衍青韩道长为人正直,光风霁月,武林中人崇敬不已

教主第一次见道长,这道长长得不错,这般直直地盯着本尊,莫不是看上本尊了?便出言吓唬道:“再看本尊将你的眼珠挖出来!” 道长看了一眼教主,诚实地道:“你快死了

” 教主心里骂了一万句xx,本尊寿命还长着呢,然后倒在了道长怀里

教主(媚眼如丝):“道长~你看哪儿呢?” 道长(呼吸加重):“快把衣服穿上!” 妖孽教主受VS禁欲道长攻,主受,1v1,SC,苏爽甜向,结局he~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景,韩衍青 ┃ 配角: ┃ 其它:

江湖传言,魔教教主叶景神鬼莫测,修炼邪术,杀人如麻,为武林中人所不齿

是以,武林中名望最高的六大门派掌门人向魔教教主叶景发战帖约其于断魂崖决战为武林正道

对于这场决战,江湖中人皆抱着看叶景笑话的态度

武林六大门派掌门人个个身怀绝技,武功高强,那叶景不过是一个邪教的毛头小子,怎么能抵得过六大门派掌门人的合力围攻? 然而,就在江湖中人都以为叶景会认输求饶的时候,叶景却接了战帖

九月初一,断魂崖

断魂崖上秋风烈烈

六大门派掌门人武当清虚道长、少林空正大师、峨眉妙元师太、崆峒派掌门天机子已到齐四位,正等待着其他两派掌门人的到来

四人中,当属清虚道长年龄最长、地位最高,他一身灰色道袍,蓄着一副花白胡须,精神十分矍铄

空正大师身披袈.裟,面容和蔼,武力仅次于清虚道长

妙元师太年纪最轻,生得一副花容月貌,满头长发用一根木簪束起,一身青灰色的道服包裹住曼妙的身躯

天机子是一个身着墨蓝道服的青年,五官深邃,面容俊逸,手里缓缓摇着一把折扇,眼中时有精光闪现

这时,一个身着白色道服、面容俊朗的青年姗姗来迟,拱手向四人道:“让诸位前辈久等了,华山派太清真人座下大弟子宋朗见过诸位前辈,家师尚在闭关,遂命我来代其参战,还望诸位前辈见谅

” “无碍,代贫道向你师父他老人家问好

” 四人中最德高望重的清虚道长点了点头,随即皱眉向其他人道:“如今五大门派皆已到齐,崇华的韩道长为何还未到?” 素来与崇华派掌门韩衍青交好的天机子回答道:“我刚接到衍青的飞鸽传书,衍青说,他的大弟子得了急病,会耽搁一会儿,让我们先应付着,他随后就到

” 闻言,一直恋慕韩衍青的妙元师太有些失望地道:“韩道长可是我们几个中武功最高强的,韩道长不到,我们这心里没底啊!” 空正大师皱了皱眉,双手合十向妙元师太道:“阿弥陀佛,师太,大战在即,万不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 妙元师太撇撇嘴,道:“也不知道那魔头到底厉害成什么样子,非要累我们来一趟……” 说话间,忽然一阵诡异的疾风划过,瞬间将五人的衣袍掀起,五人当即运功抵御这风

这时,一红衣人踏风而来,向众人大笑道:“本尊还当六大门派的掌门人有何稀罕,现在看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这声音本如玉石一般好听,偏又低低哑哑的,尾音勾人

本是十分魅惑的声音,语气却极为猖狂

众人被这妖风糊得睁不开眼睛,抵御之间向这人问道:“你……是何人?” 那红衣人语气愈发猖狂:“本尊便是你们这些正派人士深恶痛绝的魔教教主,叶景

” 这人话音刚落,这肆虐不已的风便停了

魔教教主叶景! 视线骤然清晰,五人收了功力,齐齐看向那红衣人

虽说江湖传言这魔教教主叶景如何如何杀人如麻,如何如何心狠手辣,可这魔教教主却从未在武林中正式露面,是以,五人听了江湖传言那么久,如今才算第一次看清楚这位传闻中杀人如麻的魔教教主

只见这人一身绯色长袍,领口、袖口、衣摆处都绣了华贵的金纹,像开至荼蘼的花朵,靡丽而妖艳

再看这人的面容

一支血玉簪起如瀑的长发,浓而密的睫毛下是一双魅人的桃花眼,眼角一颗泪痣,如勾人的妖精一般

肌肤赛雪,唇色如朱,美到极致,也妖到极致

让人不禁叹,倒是生了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偏生那眼底是淡淡的疏离,恍若万年化不开的冰雪,唇边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举手投足间可颠倒众生

红衣墨发,妖冶惑人

这,就是魔教教主,叶景

这般美色,让定力不低的五人难得怔愣了一下

叶景一双桃花眼扫过发呆的众人,不由冷笑

他听到江湖上的传言,心里不服气,便接了战帖,江湖上将六大门派传得这么神,他倒要来看看这六大门派有何厉害之处,如今一看,倒真叫他失望! 一个快入土的老道长、一个只会阿弥陀佛的老和尚、一个道貌岸然的臭道士、一个胸大无脑的小道姑,还有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愣头青,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 只一望,叶景心下已明了,又见到五人对着他的容貌发呆的模样,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嘲讽似的笑道:“本尊方才不过用了一成功力,你们就要运功来抵挡,倘若本尊用上五成功力,那你们岂不是要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听了这般狂妄的话语,妙元师太第一个回过神来,这魔教教主叶景作为男子竟比她一个女子长得还要美艳,简直是祸害!登时怒道:“你这男不男女不女的妖人,竟敢口出狂言,看我今日不撕烂你这妖人的嘴!” 妙元说罢,拔出一双峨眉刺便要上前,天机子及时伸出折扇拦住了妙元

陡然被拦住,妙元转头怒视天机子道:“天机子,你拦我做什么?” 天机子又望了还在浅笑的叶景一眼,感到这人周身气息的阴诡,神色凝重地向妙元道:“妙元,此人不简单,不要轻举妄动

” 见五人忌惮,叶景唇角的笑意更深,桃花眼在五人身上一个个扫过,挑了挑眉,道:“咦?不是说六位掌门人吗?怎么只有五位?难道是那位掌门人听说本尊来了,吓得临阵脱逃了?” 妙元听到叶景说她心仪的韩道长的坏话,更加激愤地向叶景道:“怎么可能!你这妖人休要羞辱韩道长,韩道长是临时有事没走开,韩道长要是来了一招就会将你打趴下!” “哦~”叶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身死板道服的小道姑,“原来那临阵脱逃的韩道长在这里还有个相好的替他说话……不是说你们修道之人皆是六根清净的么?看你这小道姑的样子,倒是红尘未了啊!实在是有趣啊有趣!” 叶景说着,桃花眼转了转,又落在这妙元鼓鼓的胸脯上,笑道:“你这小道姑长得倒是不错,总想着那临阵脱逃的韩道长做什么,不如跟本尊回去修炼修炼一些更有趣的武功?” “我呸!你不仅侮辱我,竟敢还侮辱光风霁月的韩道长!你这妖人满口污秽之言,且吃我一招!” 被说中心思的妙元再也忍不了,当即挣开天机子,挥起手中峨眉刺冲向叶景

见此,叶景摇头晃脑道:“你这小道姑也忒不讲道理,本尊还未说什么污言秽语,你就激动成这个样子,还说不是思慕那韩道长,既然你这小道姑这么想同本尊打,” 他唇边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来,随即将腰带一抽,那腰带顿时化作一根赤红长鞭,“那本尊今日便教训教训你这小道姑!” 说着,将鞭子往地上一甩,发出清脆的“噼啪”一声,而后直直向妙元攻去

其他四人见状,也随即加入了战斗

武当清虚道长合武当绝学,自创清虚三剑,威力之大,天下闻名

少林空正大师易筋经内功已臻化境,施得一手精妙绝伦的如来掌

崆峒派擅奇门兵器,天机子一把折扇变幻莫测,可制敌于出其不意

华山派是剑宗,宋朗作为首席大弟子,深得其师太清真人真传,一手华山剑法使得炉火纯青

峨眉派掌门妙元师太性子虽冲动,一双峨眉刺柔中带刚,杀气暗藏其中

五大门派掌门个个身怀绝技,不可小觑,此时五人合攻,却不见叶景有半分吃力

叶景手中的长鞭恍若活的一般,指哪打哪,轻轻松松便化解了五人的攻势

一时五人皆神色凝重起来,不敢轻易进攻

见此,叶景忍不住松懈了一分,五大门派掌门人不过如此,腕间灵活地使着他的鞭子向妙元攻去,开始耍着妙元玩,一双桃花眼在她鼓鼓的胸脯上转来转去,“我说小道姑你就不如跟了本尊吧,你看你一口一个韩道长地叫着,那韩道长却舍得扔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对敌,我看那韩道长也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必不会识得你的妙处……” “你这妖人休要胡言!”妙元气得双眼通红,眼里满是厌恶,发了狠似的举起手中的峨眉刺向叶景的胸口刺去

叶景唇边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来,手中长鞭一甩,缠上妙元的双腕,往自己的方向一拖,大笑道:“哈哈哈,本尊就喜欢带刺的美人儿,小美人儿,来,让本尊好好疼疼你……” 妙元躲不及,生生被那长鞭拖去

天机子见此,手中运力,折扇飞出,向叶景的手腕打去

叶景正专心于他的小道姑,并未注意到天机子,冷不防被扇子打了个正着,一时怔愣,露出一个破绽来

天机子见此破绽,当即飞身前去将妙元救下来放在地上,同时收回扇子向叶景的腰部破绽之处发起进攻

这扇子来得又急又冲,等闲人怕是无法躲过,可叶景反应极快,当即将腰弯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躲了过去

天机子亦惊叹于这魔教教主腰肢之软,可还没惊叹一会儿,那教主的长鞭就向他甩来

眼见到手的小道姑被这讨厌的臭道士救下了,还看出了他的破绽,叶景心情很不爽,眼一眯,毫不客气地向那臭道士甩了一鞭,咬牙切齿道:“你这臭道士竟敢暗算本尊,本尊今日定要叫你这臭道士尝尝本尊的厉害!” 叶景生了怒意,招招毒辣,天机子用折扇抵挡得很吃力,额间不断有冷汗浸出,这魔教教主的内力在他之上,怕是比清虚道长还要高,倘若衍青在,倒是可以与这人一较高下,只是衍青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来…… 见天机子应付得吃力,宋朗也提剑上前帮忙

如今二人合力,情况也不见得好半分

清虚道长和空正大师见状,对视一眼,眼中有着只有对方能懂的讯息

他们本不愿以多欺少,可经方才一番交手他们隐隐感觉到这叶景的内力极其阴诡,那长鞭也十分厉害,恍若能压制他们的内力,今日若不使出非常手段,他们五人怕是都要在丧命在这断魂崖上了

清虚道长忽然一叹:“衍青若在,我们必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 空正大师亦叹:“阿弥陀佛,这都是命啊!” 叹毕,只见清虚道长将手中的剑缓缓向前划出,登时化出数个剑影来,三剑合一,剑光里蕴藏着深厚的力量,这便是武当绝学,清虚三剑

空正大师亦缓缓击出一掌,这掌到中途瞬间化作两掌,再化作四掌八掌,带起惊人的疾风,这亦是空正大师的绝技,如来掌

如此,清虚三剑同如来掌合一,发出强大而刺目的光芒来,齐齐向叶景攻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终于开坑啦,为了感谢泥萌滴支持,本章前十五名留言送小红包哦~ 首先要感谢鬼面娃娃小天使和室友蛋蛋提供的灵感,还有无玄小天使巨多滴280瓶营养液,敲爱泥萌么么么么哒!!! 叮叮叮,叶美人出场啦!第一章我家衍青道长活在台词里[笑尿][笑尿]下章叶美人和我家道长第一次见面hhh 作者菌第一次尝试武侠,有不足还请轻拍~ 这场大战作者菌又查资料又看视频绞尽脑汁地写了好久,然鹅最终写成了简单一点滴版本QAQ主要还是看感情戏哈~ 六大门派中除了我家衍青道长的崇华派都是真的,但各个掌门是作者菌杜撰的,他们使的兵器是作者菌根据各个门派的特点和人物性格设定的

作者菌会在微博上放各个掌门人兵器的图图,感兴趣滴小天使可以去看~ 微博:末予kidi PS:教主正在进入状态中,最近事情有点多也要复习考研,暂时隔日更,待作者菌存稿充足了会日更哒~更新时间固定在每晚七点,其他时间为捉虫,下章9号晚七点见! 第2章 道长 叶景百无聊赖地挥着鞭子,正甩天机子的扇子和宋朗的剑甩得正欢,此时见到这二人的攻势,桃花眼一亮,终于来点儿好玩的了! 当即将扇子和剑甩出去,挥鞭攻向二人

清虚三剑并如来掌的威力巨大,叶景第一次感到了一丝棘手,不过这也难不倒他…… 叶景当即运起内功欲抵御,可运着运着,忽然感到一阵气血翻涌,一双秀气的眉拧了起来

不好!他这半吊子神功什么时候反噬不好,偏偏这时候反噬! 清虚道长同空正大师也感受到了叶景气息的不对劲,手上的力道愈发重了起来

叶景步步后退,二人紧逼不舍

其他三人见叶景现出颓势,也提着兵器攻了上来

五人察觉到叶景气息不稳,当即使出各自绝技合攻他,叶景胸中气血翻涌,手上的鞭法也凌乱了起来,一时不察叫那空正大师的如来掌拍在他肩上,登时喷出一口鲜血来

妙元见叶景吐了血,登时冷笑道:“你这妖人终于遭了报应,看来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叶景擦掉嘴角的血,向妙元笑道:“小道姑,要叫你失望了,本尊不会轻易死的

” 他心里恨恨道,若不是因着这反噬,本尊岂会怕你们这群乌合之众! 面上冷笑着,“以多欺少,趁人之危,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 他反噬得厉害,为今之计,只有…… 想到这里,叶景一双桃花眼划过一丝阴狠,“再说,本尊就算要死,也要拉你们这群人陪葬!” 说罢,叶景收回长鞭,强行运起内功,周身散发出诡异的红光来

五人从未见过这等诡异的场景,一时大惊,清虚道长一语道破:“不好,这魔教妖人竟修炼了邪术,他要自爆了,大家快躲开!” 果然,叶景身上红光大盛,一双桃花眼赤红如血,如同那入了魔的妖孽一般

众人迅速退开,奈何那红光扩散得更快,五人无一例外地被波及到,五脏六腑一阵震荡,纷纷吐了血

妙元捂着心口怒视叶景道:“你……你这妖人到底练了什么邪术,心肠如此歹毒,临死也要拉我们陪葬!” 叶景身上的红光已经变得极淡,他勾起苍白的唇角,向妙元笑道:“本尊练的自然是能让你这小道姑快活的神功……” 笑意依旧,只是这玉石一般的声音已不复方才的气力十足

妙元听了,当即向叶景吐了一口唾沫,怒道:“我呸!死到临头还不忘说污言秽语,你这妖人自爆内力残害我们,自己也命不久矣!” 叶景摇摇头,道:“本尊修炼的是神功,自是不会随你们一起死,本尊会活得好好的,看着你们的弟子为你们哭丧!” 桃花眼一一扫过倒在地上的五人,笑得猖狂,“本尊这一战竟打败了五大门派的掌门人,也算是名垂青史了,可惜啊可惜,那个什么韩道长没来,少了一颗人头!不过瘾啊不过瘾!” 说罢,竟是从众人身上迈了过去

望着叶景逍遥离去的背影,妙元气得只能捶地骂了一声“可恶!”,又咳出一口血来,天机子见状,连忙爬起来过去替妙元拍着背调息

清虚道长、空正大师勉强打坐调息了一会儿,又去帮宋朗调息

五人皆狼狈不已,叶景的自爆去了他们近八成的功力,眼下,素来在武林中身负盛名的五人眼下是连生死都掌控不了

清虚道长望着重伤的几人,心里来了火气,怒道:“韩道长到底在何处?今日他若在,我们怎会落得如此!” 妙元忙为韩衍青说话:“韩道长为人再正直不过了,一定是被什么重要的事情绊住了才没来得及赶过来……” 天机子也附和道:“我这就给衍青飞鸽传书,让他来帮我们疗伤,再一同商量怎么对付那魔教妖人
《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完: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下饭天仙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最近他总是觉得有道视线粘附在他的身上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