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完本[古代架空]—— by:下饭天仙

《教主他貌美如花》完本[古: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教主他貌美如花》作者:末予人人都知魔教教主叶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武林中人深恶痛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下饭天仙 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

最近他总是觉得有道视线粘附在他的身上,可等他一抬头,却又没了踪影

他自小就被送入宫中,伴于君侧,这是他的家族世代的使命

不论在朝堂之上,亦或是皇宫之内,皇上都是万人之上,众人敬仰的,难道有人打算对皇上不利? 这让他很心烦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十言左许 ┃ 配角:卫铮皇帝翠娘阿甲 ┃ 其它:

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

最近他总是觉得有道视线粘附在他的身上,可等他一抬头,却又没了踪影

他自小就被送入宫中,伴于君侧,这是他的家族世代的使命

不论在朝堂之上,亦或是皇宫之内,皇上都是万人之上,众人敬仰的,难道有人打算对皇上不利? 这让他很心烦

大臣最近也有点不开心

他年级轻轻,在一群老头中间脱颖而出,独得皇上倚重,每日立于朝堂之上,心中满是豪情壮志

按道理是不会有什么烦恼才对

可谁叫他那日无聊,眼睛四处乱瞟,就瞧见了皇帝座下的带刀侍卫

这位侍卫与别的侍卫有所不同,早朝又久又无聊,其余的侍卫早已偷偷打起了小盹

只有他腰腹挺直,从眼尾到嘴角绷成一条一丝不苟的直线

且那侍卫样貌生的极俊俏,比起昨日见的花魁都俏上几分,这让钟爱美人的大臣心痒痒

可惜皇上身边的人犹如老虎身上的毛,动不得

但从此大臣心中长了根刺,不动都痒

只好每日过过眼瘾

侍卫开始有计划地进行侦察活动

他命令一个小侍卫,每天固定的几个时间里装扮上他的样子,而他暗中跟随

一连几天,一无所获,除了天天请小侍卫吃鸡腿

这日早朝,侍卫换上了新发的制服,菱格云纹,自是长身玉立

刚走近殿前,便觉察到那目光较往日更炽热几分,他暗自握了握腰间系着的刀,决心今日定把那人揪出来

一下早朝那小侍卫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替了他,立在那殿外,而他自己躲在暗处

大臣早就听说御前侍卫要换套新的制服,但亲眼见到时他还是愣了一下

那新衣以黑色为主,红色作边,上身绣有暗色云纹,下摆绣有少许菱格

腰间系着的红色腰带衬出修长的腰身,兼之官帽、长剑加身,越发显得这人气质出众,叫人心喜

一下了早朝,大臣放下了往日的顾忌,追着侍卫的身影出去了

无论如何,能与这样的人儿说上几句话,也总比每日干看着,强上些许

他整了整朝服,正了正官帽,正要上前问候,这时一个身影从他身旁冲出,一个箭步就站在了他日思夜想的侍卫面前,占领了他的位置

侍卫在暗处,手心开始冒汗

这位冲出来的呢,也是位大臣,年近五十,官拜兵部尚书,手掌兵权,纵是皇上商议朝中大事时,也要询问过他的意见再进行裁决

这等重臣,是人人都想拉拢一番的,今日他却主动过来找上了侍卫,不知这是何意? 不过,这不是侍卫紧张的原因

只见这位兵部尚书上下打量了几下小侍卫,摇了摇头,说:“我儿,你这衣服甚丑

” 小侍卫:“……” 躲在暗处的侍卫:“……” 站在一旁的大臣:“……” 兵部尚书的眉头皱起来:“你娘今年开春给你缝制的百花大袄呢?前不久给你添置的锦毛秋裤呢?你放去何处了?你把你娘的一片心意至于何地了?” 小侍卫一头大汗:“回、回去就穿

” 又教育了几句,兵部尚书才拂袖而去

大臣在后边等待许久,找不到时间插话,也只好作罢

是夜,侍卫默默地从怀中掏出一只鸡腿,递给面前的人

那小侍卫唤作阿甲,身无长物,只喜欢做两件事:吃鸡腿和跟着侍卫

他接过鸡腿,说:“大人,没想到您要找的人是尚书大人啊……哎哟!别打脸!” 侍卫收回手,冷着一张脸:“你今日可曾发现有人注意本官的行踪,大抵是些形容猥琐,老奸巨滑之流

” 阿甲啃着鸡腿,摇摇头

侍卫陷入思考:“嘶……难不成真是我爹?” 阿甲:“……” 阿甲:“我想起来了!那人虽然长的挺好,但行为却是有些诡异

尚书大人与我谈话之时,这人目光一直投在我身上,叫人浑身不舒坦

” “何人?” “新上任的左阁老,左许

” 左阁老是个相当好运的人,在金榜登科之前,半丝名气也无

他于殿试上,向皇上提出“重商”之策,开通海关,兴贸易,是以富国民,耀国威

才华艳惊四座,皇上大喜,遂钦点状元郎

此后,他官途一帆风顺,更是年纪轻轻就当上阁老

侍卫捧着手中密探得来的情报,有些不解

一般才华出众之人,大多在入京之前就在家乡小有名气,或是有诗篇和名作流传

而左许一点记录也无,就好似…… 好似凭空冒出来的

侍卫摇摇脑袋,又向下看去

奇怪,这左许因面容俊秀,登科之后便有人送外号“玉面状元郎”,是个难得的风流人物,为何为官四年未娶亲,皇上也并未赐婚? 侍卫对这位阁老产生了莫大的好奇

五日后,衡王府,万花园

衡王爱花,为此特地在自己府中建造了一处万花园

每年百花盛开之时,便请来些皇城里的大官名流、世家子弟,摆上几桌宴席,美其名曰“万花宴”

但久而久之,却演变成了纨绔子弟附庸风雅、巴结名士的聚会

侍卫向来不屑于和文人一道,更别提什么宴会了,此行自是别有目的

由着小厮在前头领着穿过了前堂,绕了一段路,终是见到了万花园

万花园的入口并不大,一块一人高的石头懒懒地靠着一棵柳树,石头上用草书刻着万花园几字

进了去,见一湖,湖中心孤伶伶立着一个亭子,过了亭,便是三条岔路,伸向云深不知处

小厮转过身,弓着腰对他拱了拱手,说:“卫大人,这三条路都可走,我家王爷说了,这剩下的路走到哪,遇着谁,可都是造化了

小的就此告退了

” 卫十言也对他拱了拱手,便向前走了

还挺有趣

万花园非常的大,花草植物分门别类的种在一处,看起来非常壮观

卫十言对花花草草并无半分兴趣,受家族的教诲,他平日里除了在宫中当值便是练武

此时走在万花园中,耳边少了听惯的刀剑嗡鸣,只余鸟叫和风吟,倒是令人有些安然

一路走走看看,忽然听见前方有人声嘈杂

一人腿上坐着一位女子,大声笑道:“衡王真是出手不凡,此等仙境人间哪得几回闻?” 卫十言皱了皱眉,止住了脚步,停在了一处假山后边

另一个声音像是衡王:“曹世子过誉了,今日各位好雅兴,不正是个吟诗作对的好时候?” “衡王说得对!” “不如对对联如何?” 衡王笑道:“好哇!本王先来,今时花开正好,又有蝴蝶立于上头

不如就‘蝶上生花生不尽’如何?” 底下自然又是一片恭维叫好之声,却无人应对

这帮纨绔子弟才学疏浅,平时最爱夸夸其谈,此时无小厮门客在旁自是答不上来,那曹世子更是脸色青黄,自觉丢脸

卫十言在一旁正要出声讥讽几句,却有声音抢先他一步: “狗要放屁放不出

” 声音不大,却足以钻进他的耳缝中

卫十言愣了一愣,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他转了身,向后走去,转过一丛牡丹,便见一块山石上斜躺着一人

那人头戴一玉冠,头发半散着,身着一身白衣,看着就是富贵人的料子

手执一只酒杯贴在唇边,听见脚步声,眼珠一转,视线就和卫十言对上了

万花园里的花很美,红橙黄绿蓝靛紫一样不少,百花齐放,各种姿态应有尽有,可那一瞬,视野就忽然变得极窄,一方天地里只装得下那一双眸子,旁的物什好似统统消失了,又好似处处都在

什么来着? 是了,玉面状元郎

“卫大人?” 卫十言拱了拱手,嘴边仍噙着笑:“左阁老真真是极好的文采,在下驷马难追

” 左许本来还有些慌乱,听着这话也笑了:“卫大人也是好兴致,来听我左某人的墙角

” “哪里哪里

” 又拱了拱手

左许脸上笑嘻嘻的:“卫大人出了宫还行礼,该罚

” 卫十言挑眉

“今时花正好,”左许不知从哪掏出一只空的酒杯,笑道,“能饮一杯无?” 左许今日休沐,本想一人逛逛园赏赏花,却不想被旁人扫了兴致,没忍住出言嘲讽了几句,一抬头就看见了他心心念念的侍卫大人

穿常服的卫大人还是很好看,深蓝色对襟窄袖长衫,腰间坠着一块墨玉,袖口用金线绣的腾云祥纹在阳光下闪着光

尽管头发和领口仍是高高的束起,但嘴角的笑意还是让左许傻了一会

两人相伴而行,一路看花,一路饮酒

左许话多,且一讲就停不下来

讲牡丹,讲莲花,讲李白,讲杜牧

本是普通的花花草草,被他配着诗,配着戏文传说,历史杂记,愣是讲出了不一般的趣味

卫十言在一旁听着,时不时也为他的见识惊叹一番

左许正讲到兴头上,转过身就要继续向前走,却听见背后传来一声轻笑

卫十言道:“娘亲给我做的衣裳只要是白色的,我穿的次数都极少,左阁老猜是为何?” 左许不解:“为何?” 卫十言道:“白衣虽好看,却极易染上尘灰

” 左许愣了一下,立即转过头扯着自己的衣服,看见后腰上有一块黑泥

左许:“歪的法克!?” 卫十言:“?” 左许:“...这是西洋语” 卫十言走上前,一下一下的帮他拍着后腰,肩膀微微地抖动

左许:“......” 左许:“别笑了!!!” 左许发现他的卫大人和想象的不太一样

一来二去,两人就算相识了

但卫十言仍未弄清楚,左阁老的目光究竟是指向他,还是指向他身后那位至高无上的人呢? 不久,皇上秋猎,百官随行,大街小巷跪满了百姓

左许骑着马跟在后头,有些无聊,他今日未着朝服,穿了身骑装,长发束起,系着根浅蓝色的银纹发带,好似哪家出门游玩的纨绔子弟

左许自知不善骑射,秋猎比赛开始后,他就跟在皇上身后转悠,看看秋景,看看卫大人

美滋滋

谁知皇上突然说了一句:“朕好不容易出宫一次,尔等就不用再跟着朕了,去同他们一道吧

” 卫十言愣了一愣,掬着手低头道:“皇上的安危可马虎不得

” 皇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朕闻此言,就知将军府后继有人了

莫担心,这猎场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你爹的军队,尔等不贴身守着也无碍

” 卫十言身形未动一丝一毫

皇上叹气:“朕让你留下便是

” 随即皇上又转了身,看着左许,大声道:“除了左许左阁老和御前侍卫长卫十言,其余人等,都不必再跟着朕了!违者重罚!” 左许:“?” 左许和卫十言跟在皇上的两侧,卫十言不善言谈,大多时候是皇上在和左许谈话

左许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尽管他在和皇上议论最近的听议政策,他的直觉告诉他,不太对劲

秋日的早晨,太过于安静了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大喊,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有人猎到了一头巨鹿!!!” 众人纷纷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卫十言和皇上也转过了头

左许看到皇上身后不远处的一个侍卫,右手好似动了一动

没来得及想什么,左许伸手抓住了皇上的胳膊,一拉,一拽,两人的位置就换了一换

刀子从背后扎进左许身体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左许看着那把长刀从自己的胸前穿出,脑子一片空白,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 卫十言刀已出鞘,一个回身就把那刺客拿着刀的右手砍伤,逼得刺客松开了刀

刺客刺杀不成,对左许心生怨恨,他左手立即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小的匕首,刺向左许! 左许正捂着胸前血流不止的伤口,不知身后变故

此时,刺客离左许极近,再去用刀伤其左手也来不及了,卫十言追上前,右手举刀直指刺客肩膀,左手直接握住了那把匕首,不再让它往前去一分

刺客晃了一晃,嘴巴流出一丝鲜血,倒了下去

这电光火石之间,卫十言就把刺客重伤,却防不住刺客咬舌自尽

他立即转身查看左许的伤势,左许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竟因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卫十言毫无犹豫,他把左许背上的刀慢慢拔出,一边叫人寻找随行的御医

左许的血把卫十言的衣服染了一大片,卫十言抱着他的手,无法控制的颤抖着

左许醒来时,天色全黑,而他已经睡在自己的床上了

胸口的疼痛好似一并苏醒了,传到四肢上来,周身经脉都疼地一抽一抽,过了一会才缓过来

左许喊了几声,门外无人答应

他向来贪图清静,因此府中下人并不多,一个做饭的老妪,两个清理打扫的,还有两个小厮,就没了

可没想到这时倒显出人少的坏处来

左许想了想,支起身打算给自己倒杯水,没曾想还没够着茶壶,就有人推了门进来

房间里没有点灯,卫十言提着一个小灯笼,在夜色里,快步走向他

烛光映在他的脸上,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但唯有那一双眼睛,格外明亮

他拿起茶壶,倒了水,递到左许的手上

左许愣愣地接过:“卫大人这是……” 卫十言不答,只是示意他把水喝了

左许不能动,眼睛一直跟着卫十言,看他把房间的烛灯点了,看他去接了盆水,要给他擦擦

左许连忙拒绝:“这种事情让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 卫十言想了想,把布巾细细拧干了,放在他手上

左许正擦着脸,卫十言开口了:“那名刺客是胡人

” “不知何时,他偷偷杀了一名侍卫,装扮成侍卫的样子混入我们

而后秋猎时,众人不注意时,他便趁乱行刺

” 左许想了想,道:“胡人一直觊觎我朝,此番行刺不成,不日定要开战

” 左许把布巾递回给卫十言,问他:“卫大人又为何深夜在我府中?” “我……”卫十言顿了一顿,“我是来向左阁老请罪的

” “那日,我明明就在皇上身边,却没有及时保护皇上,还连累了左阁老,实在是……实在是羞愧难当……” “因此卫某日日都来探望左阁老,只愿左阁老醒来时,能给卫某一个罚

” 左许看着卫十言一板正经的脸,忍不住笑了一下

“卫大人,”左许嘴边带着笑,“汝何罪之有?我俩各司其职,都是为着皇上罢了,今时我左许挡下一刀,来日你卫十言为国献命,不就扯平了么?” 卫十言抬头,看着左许

明明这个人已经虚弱得不行,两只眼睛却平白无故地发出一点光芒来,隐隐约约,却十分耀眼

卫十言也笑了

他说,好

卫十言一直陪着左许,直到他痊愈

而皇上被行刺两个月后,胡人屠杀了一个邻近塞北的县城,烧城开战

第3章 鱼鱼 这日,卫十言刚进家门,便有小厮匆匆上前道:“少爷,老爷在书房里等您许久了

” 此时兵部尚书卫铮正拿着书卷在灯下看着,见卫十言来了,便起了身说道:“我儿,你且陪为父走一走

” 两人一道走了走,卫铮才开口到:“胡人犯我边境,皇上不日就会挑选一位将军派兵前去增援,你定会被皇上指名前去
《雨霖铃笔录》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雨霖铃笔录》茗筱心凉这是一个她与他们的故事。全文围绕霖铃斋的老板娘林浣溪展开的一系列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