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卫最近有点不开心》完本[古代架空]—— by:下饭天仙

《教主他貌美如花》完本[古: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教主他貌美如花》作者:末予人人都知魔教教主叶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武林中人深恶痛

” 卫十言点头道:“儿子知道

” 卫铮再道:“我知你与左许来往甚密,但你需得提防此人

” 卫十言停住脚步,转身道:“为何?” 卫铮道:“皇上常唤我等一齐议事,每每到重要抉择之时,皇上便会问左阁老的意见,有时还会单独把左阁老留下

且朝堂之下那些流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啊

” 那些流言卫十言在侍卫之中听过许多,宦臣,小倌,什么词他都听过

卫铮见他不应,知他倔强,又道:“你年纪不小了,识人交友之事为父只说到此

你娘交代的要事差点忘了,我儿,听说西北夜晚寒冷,这几条秋裤你一定要……我儿你这是去向何方?” 翌日,皇上得知西北战事胶着,便封大将军一人,副将军四人,领二十万精兵北上御敌,三日后出发! 卫十言便是那四个副将之一

左许已经好多了,只是胸口上留了一截浅浅的疤

得知卫十言要领兵出征,他命人拿出纸笔,书写一番后,就坐在庭院中发呆

刚开始,他只是觉得卫十言好看,可后来,与卫十言认识久了,便发现他并不如外表一般木讷,他也会逗趣,也会说些玩笑话

卫十言身上有股子不容质疑的正气,即使他寡言少语,可不论是在他的坐姿,挥手,亦或是其他细小的动作中,左许都能感到,这人,如松树一般,不偏不倚

如此之人,与之为友或与之为敌,都是人生一大幸

左许想得出了神,有人站在身后也未曾发觉

直到一只纸叠的青蛙掉进他的怀里

卫十言转到他跟前来:“左阁老真是忧国忧民呐,养病也不好好养了

” 左许却不理他,起身拽了他的袖子就往书房走:“你跟我来

” 左许拿出一只灰色的小布袋,系好口子,递给了卫十言

左许道:“你明日出征,左某身无长物,只有这脑袋略值二两,这只布袋你贴身带着,里面是左某一点拙见,如你陷入了绝境,再打开它

” 卫十言看了看小小的布袋,又想起方才看见左许坐在树下,却眉头紧皱的样子

他攥紧了手中的东西,道:“多谢

” 左许笑道:“谢什么,若你平安归来,再谢我不迟

” 卫十言飞快地应道:“我定会平安归来

” 左许愣了,笑道:“那便是最好的了

” 卫十言走后,左许拿出一只纸青蛙,一个人玩了一会,拿出笔,在青蛙脚上写了几个小字—— “卫将军

” 卫十言出征了

左许似乎又回到了认识卫十言之前的日子,上朝,与皇上议事,回府

他从没想过卫十言会他影响至此

认识卫十言之前,他觉得自己的日子无比快活,能在朝堂之上施展拳脚,下朝后,他赏花游街,是都城里人人妒羡的纨绔

现在,他坐在庭院里,喝着茶,脑子里却在想,今日也会从天上掉下一只纸青蛙吗? 就当左许觉着自己应当看个郎中时,西北却突然传来急报,卫副将被困! 左许只觉脑中一片空白,上前一步道:“你且仔细说说

” 那传信的小将说道:“大将军本谋划好了,大军从正方突袭,两位副将军则领兵埋伏在两侧成包围之势

谁知胡人却好似知晓了我们的计划,看似撤退实则不然,将我等引入一个峡谷中,便一举反杀,我军伤亡惨烈

卫将军掩护我等撤退,却被胡人分散了,失去了联络

” 左许问道:“卫将军失去联络已经几天了?” “至今已四日了

” 卫十言的兵马只剩千余,而胡人的军队至少万人

四天了,塞北已经入冬,尽管他们身上备有一些粮食,但是根本不够,许多将士是活活冻死的

这几天,他们躲躲藏藏,不敢与敌军正面交锋,但一直无法寻到机会摆脱追兵

正沉思着,他的随行副将上前问他:“将军,我们还能出去吗?” 卫十言沉默了,在这茫茫雪白之中,他一丝把握也没有

副将没说什么,转了身刚想走,就被卫十言叫住了

“我忽然想起一事,”卫十言道,“我来时,有位朋友给了我一个东西

” 说着,卫十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袋,打开了,取出一张纸,其上工整地写了个大字—— 副将:“没了?” 卫十言又掏了掏,发现还有许多小小的、圆形的东西

这些东西呈棕褐色,小而圆,没有任何味道

副将奇道:“这东西不足指甲盖一半大小,若说是药,却无药味

若说是吃食,却又太小

将军以为,这是何物?” 卫十言道:“我也不知

” 副将道:“这东西……有些像我昨日吃野果剩下的核,就是小了许多

” 卫十言和他对视一眼,道:“会不会是……种子?” 左许坐立难安

他在朝堂上向皇上请示,希望前去西北,皇上却说,他一介文臣能帮上什么? 左许知道,他还有一个办法,这是他最后一步,但是他不知道,卫十言是否值得他走出这一步

踱来踱去,左许却还是走向皇宫的方向

也许现在,对于左许来说,并没有值不值得的问题,只有去不去

那便往前就是了

卫十言夜不成眠

在夜晚的寒风中,他和将士们一同坐在山洞里

这是第五个夜晚,他的铠甲上结满了冰,冷气直往骨头里钻

卫十言独自一人捏着那布袋,不知在想着什么

副将在他身边,看了看他手中的布袋,小心翼翼地问道:“下官斗胆问一句……这布袋的主人可是将军的心上人?” 卫十言笑了:“何出此言?” 副官道:“乱讲的

卫十言笑了笑

他转头望向山洞外,那边一片雪白,雪还在下,如果有人在这时出现了,那他也是看不清的

卫十言道:“此人确是我的朋友,我朋友不多

我不善言语,但凡有人与我谈话,我总是不知说些什么

” “但这位朋友与我不同,他讲起话来,不会停下似的

日子久了,我也就被他带着,话也多了起来

” “这样说来,倒是要好好感谢他一番

”卫十言站起来,看着天地间一片混沌,“若是我能活着走回去的话

” 左许跪在皇帝面前

他的额头贴着冰凉的地面,没来得及换下的朝服披在地上

天色已经全黑了,皇上身边只剩下几个随身伺候的太监,他们虽然手仍背在背后,但眼睛也看着左许,好奇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皇帝问道:“左爱卿,你这是做甚?” 左许没有抬头:“如若我用一个秘密,换取一个机会,皇上可愿意给我?”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想要什么机会?” 左许道:“臣自请前去西北

” 皇帝屏退左右,问道:“那么秘密是什么呢?” 左许终于把头抬起来了:“皇上,不知你是否还记得翠娘

” “此人便是我的生母

” 皇帝原本还不是皇帝的时候,他是一个本分的太子

他也没想过要把他的兄弟杀光,即使他的兄弟们再怎么想当太子,他也是相信他爹的

没想到他爹不相信他

太子被他弟八王爷一个错漏百出的奏折,被他爹关牢里去了

太子安慰自己,好歹我还没被废

太子在牢里很心酸,因为饭菜不好吃,还不能洗澡换衣服,晚上还要听老鼠蟑螂二重唱

还好太子的娘,当朝皇后良心发现,派了一个丫鬟给太子每日送些吃的

太子一看,就想让丫鬟给心腹带几句话,但是丫鬟每次送完饭就走,片刻也不停留

这日太子眼疾手快,拉住了丫鬟的一只袖子:“姑娘且慢!” 丫鬟:“太子你这样我要喊人了

” 太子:“我只是想问一问你的名字!” 先套个近乎再说

丫鬟:“我要喊了

” 太子大惊:“问个名字也不行吗!?” 丫鬟:“我真喊了

” 太子绝望了:“好吧……随你吧……” 丫鬟看了他一眼,道:“人

” 丫鬟从他手中抽出袖子:“唤奴婢翠娘就好

” 太子:“……” 太子看到了一丝希望

太子开始了饭前一刻钟与丫鬟聊聊天的日子

太子觉得自己应该小心些,不应该太直接,应该问些有用的事儿

太子:“翠娘你每日送饭累吗?” 翠娘:“不累

” 聊天结束

太子决定换个方式,既然没法说,那写布条不就行了

没笔没墨水,最后太子写了个血书

没想到翠娘看到血书后大惊失色,她环顾了一圈,低声道:“太子是成大事之人,能吃人下人之苦,方能成人上之人,太子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 说罢翠娘将血书塞回到太子手里,匆匆走了

太子还是没能传话,但是他突然发现翠娘其实十分好看,下巴尖尖的,看人的时候眉眼带笑

太子在牢中整日对着昏暗的牢房,等着翠娘,便成了他每天做的唯一一件事

好似从牢房窗□□进来的那道阳光,照着他,让他觉得舒服

翠娘开始给他说一些外面的事,哪个太监又打人了,哪个丫鬟又做错事了,今日御膳房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偶尔她还会安慰太子,说金子都是被藏起来的,叫做宝藏

如此过了三个月,八王爷被人抓住了谋反的证据,太子就被放了出来,但是奇怪的是,他再也找不到一个叫翠娘的丫鬟了

太子发动所有手下,甚至去求了皇后,皇后才慢悠悠地说道:“翠娘今日便要出宫回乡了

” 太子赶在出城之前找到了翠娘,他拉着翠娘,问她:“若你留下,我向你许诺我今生只你一人

” 翠娘穿着蓝色的襦裙,坐在马车里浅浅地笑着:“太子殿下,那不是翠娘想要的

” 那时太子不知道,翠娘不帮他传话是因为牢房内外全是八王爷的眼线,太子也不知道,皇后早已看出不对,如果那时翠娘不走,她远在家乡的幼弟就会性命不保

所以太子只是太子

翠娘还是翠娘

皇帝闭了闭眼睛,道:“朕怎么会忘记翠娘

” 皇帝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喃喃自语:“竟是……竟是你的儿子……这么多年了……” 皇帝停下脚步,望着左许:“她还好吗?” 左许道:“家母前些年已经病逝了

” “这几年,我们一家隐姓埋名,就是害怕被发现了,但家母去世前,她教我,若有才能,定要为朝廷所用

” 皇帝又坐下了,双手掩着脸,好像微微颤抖着

他身为九五至尊,这天下,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

唯有那一人……她的音容笑貌,终是,再也见不到了

“朕知道你身世蹊跷,却不知竟是她的儿子

这个卫将军……竟值得你如此?” 左许不答

“罢了,朕准了

” 皇帝转身步入内室,这一室的冷清,他早已习惯

国事,家事,他也能够处理得井井有条,批改奏折至天亮也早已是家常便饭

是啊,太子已经成了皇上

他再也不会见到他的翠娘了

卫十言只闭着眼睛,睡了三个时辰,就被副将推醒了

“将军,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昨日他们俩找了块地,把左许送的那些种子埋了两颗

副将天亮时去查看,便看到那空地上平白无故地出现了二株植物

副将奇道:“这是什么?” 卫十言稍加思索,道:“挖一挖看看

” 卫十言抽出佩剑,朝那方土地插就几下,就把那植物扒出,却见地里还连着几个黄色的果实

副将:“有东西吃了!!!” 左许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休息的时间,第二天早上立即就要出发

但出发之前,有个侍卫模样的人找到了他

“我是卫大人身边的人,我能帮你

” 左许:“你叫什么?” “我叫阿甲

” 此时,卫十言失踪已是第六日

左许骑着马,前进得非常缓慢

大雪中,冰粒子随着可怕的大风打在他的脸上,即使身上披着厚厚的斗篷,但下半身已经被冻得毫无知觉了

阿甲在一旁道:“大人!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左许不答

他一只手紧握着缰绳,一只手扯着头上的斗篷帽子,两只手都冻的通红

阿甲见他这般执着,就不再劝他

这一路上,他们几乎没有休息,马累了,就换马上路,从不停歇

阿甲自小习武,但双腿肌肉时刻紧绷着,也让他疲惫不堪,更何况身体娇弱的左大人

但左许一言不发,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沉默

正走过一个山坡,就看到了远处一个隐隐约约的城墙的轮廓

阿甲大喜:“左大人!到了!!” 扑通一声,阿甲一回头,就看见左许从马匹上滚了下来

“左大人!!” 左许醒来已经是三个时辰之后,他看着陌生的房顶,呆了一会就立即坐起身来

穿好衣服往外跑时,就碰到了刚进门的阿甲

“大将军在哪?我要同他议事

” 左许带着阿甲,一路冲进了大将军的房子

大将军年过不惑,下巴生了密密的胡茬子,眼下一片乌青,看来也是这几日都未曾睡好

他见左许来了,便客气地请左许上座: “左大人醒了?快请坐” 左许也不绕弯子:“我来便是协助将军,切勿把我当朝中文臣对待

” 左许在朝中名声不好,这下大将军便有几分犹豫,神情中带着些鄙夷之情: “这军中之事,左大人怕是不甚了解吧?” 大将军身边的军师也附和道: “倒不如让左大人,对这雪景做二首诗如何?” 说罢,便大笑起来

左许从袖中掏出一卷圣旨“啪”一下扔在桌上,双手抱胸,一字一句说道:“这些话,两位还是留着和皇上说去罢!” “这……” 那两位相互对视了一眼,低下了头

阿甲上前一步,将手中的地图在桌子上摊开

“胡人看起来知道我们的计划,不知将军可曾想过胡人一开始就是知道我们的计划呢?” 左许用手指在地图上圈出了一个地方

“如果胡人一开始就知道,那么他们定会将卫将军向这个方向追赶,因为此处地势险峻,且不好躲藏

” 那将军沉思一会,道:“那我等即刻带兵搜寻此处?” 左许摇头道:“不可

” “胡人既然知晓了我们的计划,必定是我军中出了奸细,一切不可轻举妄动

再加上此时气候不稳定,我军不如胡人适应天气,一旦交战必定对我军不利

” 将军问道:“那左大人以为……” 左许看了一眼坐在将军身旁的军师

“哎,哎!”军师连滚带爬地出去了,“小的这就出去!” 左许坐下来,低声说道:“将军且先派个副将军随我一道,先行寻找卫大人的踪迹

那奸细定按耐不住打听我们的去向,到时将军您设套将其抓到,再领兵与我们汇合便是

” 将军看着左许,点了点头

左许跟着一位副将军,再加上一小队兵马,就立即出发了

大将军亲自在城门下送走了左许,不曾想,转头就撞上了阿甲

大将军疑问:“这位兄弟不与左大人一道么?” 阿甲道:“我还有别的事要做,不劳将军费心了

” 左许再一次陷入无边的白色中

地图他已经看过无数次,早就记住了,可在这样的环境中找人谈何容易?更何况,他们还要注意躲避胡人

左许带着他们兜兜转转,却发现有些不对

这跟着他的副将军,也太过于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了

还未仔细想清楚了,就听身边的人喊道:“注意!前方有人!” 众人大喜,还没来得及振臂高呼,就发现那边飘扬的军旗,似乎是胡人的旗子

左许大声道:“是胡人!所有人把武器拿起来!准备好逃跑!” 左许骑着马,领着众人往冰河上跑,想把胡人引过去,那时,湖面上的冰就会不堪重负
《雨霖铃笔录》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雨霖铃笔录》茗筱心凉这是一个她与他们的故事。全文围绕霖铃斋的老板娘林浣溪展开的一系列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