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草书》完本[古代架空]—— by:若水成衣

《雨霖铃笔录》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雨霖铃笔录》茗筱心凉这是一个她与他们的故事。全文围绕霖铃斋的老板娘林浣溪展开的一系列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霜草书》若水成衣 “慕苑主倒是和小徒弟亲近得紧

” “自家的徒弟自然是要宠着的

” ——毕竟日后是会养成媳妇的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伊墨,慕小七 ┃ 配角:慕司雪,慕司迁,席方旭 ┃ 其它:养成,弱受

第1章 第 1 章 九行山是出了名的大夫之山,再外加风景秀丽,不少富贵人家的老人就在九行山下修建庄园养老

而九行山下的大夫都是出自九行山腰梅花苑苑主的手笔

梅花苑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隐派

说隐,梅花苑从来不参与江湖纷争,只收一些路边的弃婴或是孤儿抚养,再从中挑选最顶尖的孩子收为关门弟子,其余的孩子抚养到十五岁就下山自谋生路

说出名,由苑主培养的弟子,出了江湖都是少有的妙手回春,功力深厚,而想请苑主出山治病,诊金更是非富贵人家无力支付,而说起梅花苑最出名的,大概就是自创派以来就一直代代相传的《霜草书》

江湖有传言:霜草者,生阴寒,性阴毒,无药可医

而《霜草书》上写明了霜草的种植方法,一直都是用毒门派心心念念的宝物

厚重的雪覆满了九行山,慕伊墨裹着袍子,靠着窗子看书

“真是稀客

”慕伊墨看着窗外的圆恕,不冷不热地笑

圆恕怀里抱着一个少年,紧闭着双眼,薄唇上没有一丝血色,软软地靠在圆恕胸前,仿佛下一刻就要丧命

“苑主,救救这个孩子吧

”圆恕低声下气地看着慕伊墨,恍惚之间,慕伊墨想起了师兄那晚上喝醉跟自己说起的心仪之人,开玩笑说如果自己有一天去了,替他照顾照顾他

怎么出家了呢? 这么想着,慕伊墨却没有问,看了看他怀里的少年,只一眼,慕伊墨就知道这个少年确实不好救

“救

”慕伊墨简单地说了一句话,圆恕没想到这么轻易,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慕伊墨示意首徒慕司迁安置那个少年,转头对上圆恕的眼神,笑道:“我只是完成师兄的遗愿

” 圆恕双手合十,听见“遗愿”两个字的时候,手指不自禁地抖了抖,却没有说话,看到那个少年被慕司迁抱进屋,放了心,转身想走

“师兄的墓在东南边,你有时间……去陪陪他吧

”慕伊墨垂着手,静默地看着圆恕

“贫僧已经出家,不问红尘了

” 慕伊墨疏离地笑了起来,分不清他是喜是怒

半月之前,慕伊砚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喝酒,整天烂醉,偶尔醉得狠了,就开始不停地道歉,慕伊墨问他,他却又总是摇头,什么话都不说

第五天的时候,慕伊砚没有再喝酒,那天他换了一身酒味的衣服,束起自己散乱的头发,抱着一壶酒和一把纸钱,说自己许久没有见师傅了,到墓前和师傅叙旧

慕伊墨心里却隐隐地不安

夕阳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慕伊墨在师傅坟墓的不远处看见慕伊砚安静地躺在给自己挖的坟墓里,脸上仿佛是解脱

慕伊砚只留了一封信

说自己罪孽深重,自愿服下霜草以死谢罪,不用送自己,让自己无名无姓地死

所以慕伊墨没有送他,叫慕司迁和慕司雪两个徒弟埋了自己的师兄,连墓碑都没有刻

慕伊墨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少年眉目清秀,约摸是个文弱的书生之类,却又有内力护体

“伤的真重

”慕伊墨检查着少年的伤势,自言自语

“不过真漂亮

”慕伊墨笑了起来,慢条斯理地给少年治疗

作者有话要说: 很短一篇文,只有三万字左右,如有亲朋好友来到此处,不要嫌弃我_(:зゝ∠)_

第2章 第 2 章 腊月三十,雪一如既往覆满了九行山,梅花苑更是铺了一层厚厚的雪,成片的梅树趁着寒冬,争先恐后地开花来迎接一年一次的大雪

慕小七站在梅树下面,提着篮子想摘树上的梅花,有雪从枝丫上落下来掉进他的脖子,冻得他直哆嗦

“慕、小、七

”慕伊墨严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过来,慕小七脖子一缩,抬脚想跑,却被慕伊墨一把用袍子把他一裹抱进怀里

慕小七讨好地笑,脸上就差写上“师傅你别生气”了

慕伊墨无奈地摇了摇头,宠溺地抱紧了慕小七:“不是说过了,你冬天不能受冻,你骨头上的伤要养

” “是是是

”慕小七不停地点头,知道师傅没有生自己的气,笑呵呵地伸手抱紧师傅的腰

在他的记忆里,只有四年一直照料自己的师傅慕伊墨,和师兄慕司迁、师姐慕司雪和梅花苑的春夏秋冬

“自己烧水去去寒气

”慕伊墨把他放下来,慕小七笑眯眯地点头,把篮子放到桌子上,跑去烧水

慕伊墨看了看一篮子的梅花,又想起前些日子跟慕小七说起自己爱喝的梅花酿,小徒弟的想法简直是一目了然

慕伊墨笑了笑,替他装满一篮子的梅花和一罐子的新雪,然后才拆开慕司迁两人寄来的书信

“《霜草书》失窃一事尚未有眉目,然于将军府有五毒门人出入,于小公子身中奇毒,弟子等无能为力

” 慕伊墨拿着书信沉思,《霜草书》是在两个月前发现失窃,随即就差了慕司迁师兄妹两人外出查探,但两个月以来一直没有什么消息

至于于飞轩小公子…… “师傅我洗完了!”慕小七笑呵呵地跑到慕伊墨身旁,一眼就瞄见信纸底下的红痕,问,“是师兄师姐来信了吗?” “嗯

”慕伊墨点了点头,一回头看见慕小七烘得半干的头发,不悦地折起信纸,看着慕小七

慕小七被他看得发毛,可是又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看着自家师傅不悦的脸色笑得心惊胆战

“头发没烘干,回去烘干了叫我,我去给你梳头发

” “好的师傅

”慕小七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确实还是有点湿漉漉的,撒开脚丫子往内室跑

慕伊墨无奈地笑了笑,坐了一会还是决定跟着慕小七进了内室看着他

慕小七正坐在火炉子前面烘着,红彤彤的火焰映得慕小七苍白的脸都有了血色

慕伊墨坐到他的身后,替他搓头发,慕小七心安理得地把手凑近炉子取暖,由着师傅给自己干头发

“你倒是心安理得的

”慕伊墨笑着说,取了台子上的梳子给慕小七顺头发

慕小七嘻嘻地笑了两声,刚想说话,木鸟却飞进来满屋子的叫唤

“京城于得韬将军请慕苑主出山,京城于得韬将军请慕苑主出山

” 慕伊墨伸手把木鸟关了,一回头就看见慕小七可怜巴巴的眼神,知道自家的小徒弟担心又把他一个人扔在梅花苑,不禁笑了起来,道:“这次不把你留在苑了,你师兄师姐都不在,留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 慕小七立刻笑了起来,兴冲冲地要去收拾东西,慕伊墨失笑,拉住他压在椅子梳头发:“一说要出门,你就高兴成这样

” “因为师傅出去从来都不带我

”慕小七趁机跟师傅抱怨了一句

慕伊墨笑了笑,宠溺地摸了摸小徒弟的头,承诺: “那以后去哪都带着你

” 如果说京城是天子脚下,那将军府就是离天子最近的地方,从皇宫的南门出来一盏茶的路程就可以看到将军府

于飞轩公子小小的脸已经变得青紫,嘴唇发黑,张着嘴喘气,一副呼吸不畅的样子,慕伊墨伸手摸了摸小公子的手脚,冰凉凉得冷得可怕

“的确是奇毒

”慕伊墨自语了一句,握着于飞轩细细的手腕继续细细地探脉,“先是中了寒毒,还被喂了烈酒……” 用的毒种,用毒的伎俩,都是五毒门用惯的

慕伊墨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苏江涴看着慕伊墨严肃的神色,握着小儿子冰凉凉的脚,心里那点希望缓缓地往下沉,眼圈一红,哽咽着问慕伊墨:“慕苑主,小儿还有救吗?” “当然有

”慕伊墨朝苏江涴安慰地笑了笑,跟夫人说明情况,“小公子只是中了一种寒毒,加了点烈酒,损伤了小公子的脾脏,只要驱寒,养好脾脏,小公子不出三月一定可以痊愈,我待会就写个详细的方子

” 苏江涴擦了擦眼睛,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遍:“真的吗?” 慕伊墨点了点头,又肯定地加了一句:“真的

” 行医多年,慕伊墨心里清楚这个时候的于夫人只是需要一个肯定的答复

慕小七听夫人连问两遍,心里也能理解于夫人对儿子的担心,笑着给于夫人定心:“夫人放心,当年我都半死了还被师傅救回来,给小公子解毒肯定没问题的

” 苏江涴闻声抬头,看见慕小七那一张笑脸,怔了怔,心却奇迹般地安定了下来,终于在多日的忧心之后展开一个宽慰的笑容:“真奇怪,看见你就感觉很亲近,明明是个孩子,却让人感觉那么安心

” “那小公子好的这段时间,夫人如果不放心我就常常跟夫人说话

”慕小七看着苏江涴,留意到夫人凌乱的长发,红红的眼圈更是显得憔悴,一时间竟有些心疼,忍不住提醒,“夫人去梳洗一下吧,眼圈红红的

” 苏江涴感觉慕小七这个孩子让她觉得亲近,想和他说话,还没来得及开口,慕伊墨就先喊了一声:“小七,过来替为师研墨

” 慕小七立刻跑到桌边替师傅摊开红痕纸,细致地放好笔墨,站在桌子旁边看师傅写字,慕伊墨的字写的洒脱,字和字之间时常有连笔,慕小七看的十分认真,等慕伊墨把整个方子写完,才评价了一句:“师傅的字真好看

” 慕伊墨闻言失笑,伸手摸了摸小徒弟的头,把晾干的方子交给旁边的管家

“苑主和徒弟的关系真好

”苏江涴拿到了苑主的药方,心里又放了放心,看到两人举止亲密,开口打趣

慕伊墨闻言又伸手摸了摸小徒弟的脑袋,看着小徒弟傻傻的表情,笑着回应:“自家的徒弟肯定要宠的

”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祛病如抽丝

更何况小公子身中奇毒,年纪又小,很多太强的药用不了,只能用温润一点的药慢慢地调理

小公子的毒难解,苏江涴便吩咐下人腾了一间空房给慕伊墨师徒两人住下,慕伊墨也不推辞,和小徒弟挤一个房间

这一住,就住了两个月

腊月里的雪已经化净,鲜嫩的小芽都探出了小脑袋,感受初春的暖意

慕小七难得离家,这次出门让他心奋不已,在小小的将军府里逛了两个月,小路大路都摸得清清楚楚,慕小七又讨喜,将军府上上下下的人见到他都会跟他打声招呼,就连自从失明之后就常年在佛堂诵经的老夫人都被他哄着出来晒太阳散步

但将军府却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谁给小公子下了毒还没有查出来,苏江涴每天都按照慕伊墨写的方子亲自买药煎药喂药,一项都不肯下人动手,生怕有一个环节被人捉住,再下一次毒

有了母亲的仔细照料,于小公子的青紫肤色也渐渐地退了,身子暖暖和和的,前些日子还嚷着要吃小点心

要说将军府上上下下谁的心情不太好,应该只有慕伊墨一个

自从小徒弟进了将军府之后,黏着自己的时间明显少了很多

在梅花苑的时候总是师傅长师傅短,最近却总是陪着老夫人散步,帮夫人选布料,帮丫鬟管家打扫,在将军府的后花园里转来转去

晚上回了房间,也总是一躺下就开始睡得香甜,连想跟小徒弟说话都没法开口

“小七?”慕伊墨坐在桌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天黑透了才回屋的小徒弟

慕小七跟着师傅四年,心里清楚师傅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的时候,就表示师傅的心情很不好,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白天的事情,却始终想不出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惹了自家师傅不高兴

慕伊墨看着小徒弟一脸迷茫地回忆,不清楚自己哪里做错了,却又一定要找出自己错处的样子,终于还是先心软,收起了自己似笑非笑的神情,开口问他:“今天过得怎么样?” 慕小七看到师傅不像刚刚那么生气,也就选择性忘记了师傅刚刚的神情,凑到桌边和师傅絮叨今天的事情:“早上的时候跟于夫人一起照顾小飞轩,下午带着于老夫人去晒了太阳,师傅,我跟你说,于老夫人以前还带过兵呢……” 他说的兴起,慕伊墨却一直一句话都不回应,再抬头看,师傅已经撑着脑袋睡了过去

慕小七看着师傅的睡颜,想起师傅总是会先哄自己睡着之后才会睡觉,所以他很少看到师傅睡着的样子,第一次看到觉得很新鲜,就坐到桌子边上仔细地端详

慕伊墨睡着的时候没有了面部表情,少了很多神采,他的头发也是简单地束起来,他侧着头的时候,长发就遮住了他半张脸,但无论怎么看,就是觉得师傅长得很英俊

他似乎是睡得难受,动了动脖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慕小七还是看着师傅,见师傅醒了,就轻声地说:“师傅,我们去床上睡吧

” “嗯

”慕伊墨应了一声,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小徒弟的头,“走吧

”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纷乱急促的脚步声,小公子的房间里的声音更是杂乱

慕伊墨想起慕司迁二人给自己寄的信件,心下一凛

他一转头看到小徒弟透亮的眼睛,伸手搓了搓小徒弟的头发,心里叹了一口气:今天大概睡不安稳了 果然,没多久门外就传来了丫鬟的呼喊声:“慕苑主,小公子晚上突然喘不过气,求苑主去看看小公子!”

第3章 第 3 章 将军府只是一个小小的府邸,小公子又被下毒的消息像风一样吹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丫鬟们凑在一起嚼舌根,疑虑重的都挤进将军府的济世堂里求个安心,家丁们则聚在一起守在将军府的门口,防止下毒的歹人逃走,一边还各自猜测着这件事情的原委

苏江涴一心忧虑自己的小儿子,于得韬现在又远在边疆,一时间将军府没有一个出来主事的人,整个将军府显得更加乱做一团

嘈杂终于惊动了祠堂的于老夫人,她自己也是当母亲的人,知道自己的媳妇一颗心都在儿子身上,对于将军府的事情没有心思再管

“乱什么!当我这个老夫人是死的吗?”于老夫人的声音像是一枚火雷炸在地上,丫鬟们吓得站住了脚,家丁们也不敢再胡乱猜测,低着头不敢说话

于老夫人老迈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侧着耳朵听小孙子房间的动静

屋子里面的慕伊墨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外面发生的事情,认真地按着于飞轩的脉搏

于飞轩好不容易才散掉的青紫,又不声不响地爬上了他稚嫩的小脸,苏江涴好不容易放下来的一点心,也又重新提了起来,她忐忑地看着慕伊墨,生怕他下一刻摇头

慕小七悄悄地站到于夫人的身旁,希望能给她一点点的安慰,于夫人却没有感觉,一心紧张地看着慕伊墨

“这次不是寒毒,是火毒

”慕伊墨把于飞轩的小手放进被子,跟苏江涴说明情况,“不过这次是新雪配火毒,小公子现在已经是冷热两种毒素在体内冲撞,原来的方子已经不能用了,会助长火毒的扩散,我待会写一个新方子,好好调理就会好的

” 苏江涴的神色稍稍地放松了一点,慕伊墨却没打算让这位母亲安心,他看了窗外跳跃着的火把,提醒道:“于夫人,我的两个徒弟曾经在将军府发现过五毒门人出入,希望夫人不要因为小公子乱了阵脚,被五毒门趁虚而入

” “我只是……”苏江涴看着自己的小儿子,于飞轩小小的脸憋得青紫,仿佛一不留神就会离她而去,她忍不住又红了红眼眶,“我已经失去了澹雅,不能再失去飞轩了

” 四年之前,于夫人的独子失足坠崖,于将军找了半年才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儿子的尸骨,尸体被山里的野兽啃啃咬咬,只剩下一副单薄的骨架
《待是故人还》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待是故人还》七二九一眼的错见,注定我是你的守护星。想过、念过、得过、等过用一次的相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