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草书》完本[古代架空]—— by:若水成衣

《雨霖铃笔录》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雨霖铃笔录》茗筱心凉这是一个她与他们的故事。全文围绕霖铃斋的老板娘林浣溪展开的一系列

还有一枚少年从不离身的玉坠在泥土里被掩住了光辉

于将军夫妻两人本来就只打算要一子一女,女儿已经嫁给七皇子为妃,后来长子又意外丧病,于夫人才生下了小公子

苏江涴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年仅三岁却连遭两次毒害,如果不解决了将军府的杂碎,以后说不定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 门外是婆婆威严却苍老的声音,她神色复杂,伸手轻轻地握住了小儿子冰凉的脚丫,许久,才起身朝慕伊墨行了一个礼:“请苑主救治小儿,将军府内必不会再有人敢再添波澜

” 说完,就转身走到门外,没过多久就传来苏江涴严厉的声音

等于夫人走出门外,慕小七才趴到床边,仔细地看着小小的于飞轩

慕伊墨知道小徒弟照顾小飞轩两个月,猜想是跟小公子有了感情,现在心里指不定有多难过,他伸手安慰地摸了摸自家小徒弟的脑袋,柔声说:“放心吧小七,小飞轩会没事的,过来替为师研墨

” “是,师傅

”慕小七点了点头,却没有动,又看了小飞轩一会,才慢吞吞地去桌子边上铺纸

有了当家夫人的管理,乱哄哄的将军府很快就重新变得井井有条,为了解决下毒的事情,苏江涴特地挑了自己的心腹秘密调查

五毒门在将军府安插的歹人一天没有找出来,慕伊墨就一天不能离开于飞轩身边,整个将军府都像是处在龙卷风的风眼,平静之下却是危机重重

慕小七也感觉到弥漫在师傅、夫人和老夫人三人之间的气氛,于是在师傅照顾于飞轩的这几天什么地方也不去,一直陪在师傅身边帮忙

但是慕伊墨明显感觉到小徒弟这几天的心不在焉,他猜想大概是小徒弟难得出门,现在却被牵扯进这件纷乱的事情,难免会想多

“别想太多了,小飞轩会没事的

”慕伊墨看小徒弟看着窗外发呆,以为他在担心小公子,便走近他宠溺地摸摸他的脑袋,出言安慰

慕小七却好像没有听见,依然看着窗外

是于夫人,她挽起妇人的发髻,碧色的裙装在阳光下面熠熠生辉

慕小七突然侧过脸看向师傅,问道:“师傅,我娘是什么样的?” 慕伊墨一怔,明白了小徒弟这几天心不在焉的原因

“你娘能生出你这样的儿子,一定是个少有的美人

”慕伊墨宠溺地揉揉他的脑袋,“等你恢复记忆,为师亲自带你去见你爹娘

” 慕小七闻言笑了起来:“会比师傅还好看吗?” “那就要看在你心里是娘好看还是师傅好看了

”慕伊墨故意轻轻地拽小徒弟的头发,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过来替为师看看小飞轩的情况

” 慕小七乖巧地点头,跑到小公子的床边仔细地检查

只是慕伊墨没有告诉他的是,他头部的创伤是毁灭性的,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恢复记忆

慕伊墨站在小徒弟的身后,眼中是不经意的心疼

于飞轩身边的侍女一个不落地换了人,即便如此,慕伊墨还是亲力亲为,不允许小公子身边的侍女动手

不言明,但侍女们都感觉到小公子旁边紧张的气氛

“师傅,师兄师姐来信了

”慕小七拆下白鸽腿上的信件,让鸽子停在自己的肩头

慕伊墨正在替小公子写下一个阶段的方子,脱不开手,便道:“念给我听

” “禀师傅,在江南苏州由五毒门人总舵打探到消息,五毒门与赤练堂勾结一气,言语之间似乎已经得到《霜草书》,弟子不知道赤练堂来头,不敢轻举妄动

” “江湖上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赤练堂?”慕伊墨搁下笔,回想近年来的江湖动向,“五毒门向来喜欢种植毒草,对《霜草书》的企图也不是一天两天,但是赤练堂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 方子还没有写完,墨痕在光线下折射着黝黑的光,慕小七不敢打扰师傅思考,静静地站在旁边看,许久,慕伊墨才抬笔将方子写完,皱着眉头似乎是正在犹豫,他转过头看向慕小七,慕小七明亮的眸子也正静悄悄地看着他

他心跳一漏,释然地笑了笑:“算了,你随我去江南

” “替我回信,让司迁和司雪不要轻举妄动,一切事由,由我到了江南再说

”慕伊墨把方子折起来,空出位置叫小徒弟写信

慕小七一怔,半天才反应过来师傅准备带着他去江南

“真的吗,可以去那么远的地方吗?”慕小七兴奋地站到桌子边上写信,连笔下的字都带上连笔,仿佛要在纸上跳跃

慕伊墨被小徒弟的兴奋逗得笑起来:“写完信让鸽子飞回去,然后好好照顾小公子,等小公子醒了我们就去

” “好的,师傅

”慕小七咧开嘴笑,迅速地写完信,赶着小白鸽往师兄师姐那里飞,“师傅是不是给小公子开了新方子,我去取药吧

” “嗯

”慕伊墨点了点头,把方子递给他,“取了正好煎好了带来

” 慕小七听话地点了点头,拿着方子往药房跑

慕伊墨看着小徒弟的身影远了,才转过头继续给小公子探脉,经过这几天的调理,小公子的脉象稍微稳定了一些,两种相克的毒素按照道理本来应该是以毒攻毒,却没曾想两种毒素在小公子的体内两边各自寄居,达到了一个奇怪的平衡,也让小公子左冷右热

让慕伊墨十分忧心

慕伊墨自打学医就跟五毒门对着干,对于五毒门用的伎俩自己最清楚不过,但这种险毒,他还是第一次见,可见五毒门已经不再是独门独派,恐怕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赤练堂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事情在他的脑海里纠结成一团,理不清楚

“师傅,药煎好了

”慕小七端着药,站在房间外面的窗户边上喊他

慕伊墨失笑:“从门口端进来不就好了,非要从窗户这边给我

” “因为从窗口这边比从门口那边快

”慕小七理所当然地说,“而且这样我就可以快一点看见师傅了

” 慕伊墨一怔,笑道:“就你会说话

”他伸手接过药碗,刚想叫他进来,就看见将军府的墙上站着一个手持弓箭的人瞄准了小徒弟

“小七,让开!”他慌乱之中把慕小七狠狠地往旁边一推,那支箭就从他的肩上恶狠狠地穿了过去

“来人!” “抓住那个刺客!” 慕伊墨最后在抬眼看的时候,那个刺客已经从墙上一跃而下,没了踪影,耳朵边上只剩下小徒弟慌乱的声音

慕伊墨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他和慕小七站在忘川河的两岸,他想开口喊一声“小徒弟”却被身边的人按住肩膀,提醒他不要和将死之人纠缠

他像是被控制住了心神,当真就转身要走

身后的小徒弟慌乱地叫了起来:“师傅,不要丢下我!” 他再回头,忘川河那边却已经没有了人影,只剩下小徒弟不停地喊: “师傅,师傅!” “小七……”慕伊墨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哭得双眼通红的小徒弟,他伸手擦掉小徒弟颊边的泪痕,轻声道,“哭什么,为师又没死

” 慕小七的眼圈立刻又红了起来

苏江涴安慰地拍了拍慕小七的肩膀,严肃道:“那名刺客逃得很快,但这支箭不像是寻常人家能造的,我怀疑是宫里的人想害小七

” 慕伊墨伸手示意小七扶他起来,慕小七很快就给师傅铺好靠垫,好让师傅坐得舒服一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害小七

”慕伊墨皱眉,自家小徒弟的脸上还是一片懵懂

苏江涴仔细地看着慕小七,觉得懵懂的神情和自己故去的儿子十分相似,心里忽然生出了护子之心,担忧地看着慕小七:“小七,你自己想想,你是不是无意间知道了什么事情?” 慕小七闻言皱起眉头仔细地在脑海里翻找,但四年里的记忆只有梅花苑的春夏秋冬,除却梅花苑,就只有近几个月里的将军府

“算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慕伊墨伸手抚上他的头发,怕他触及四年之前的空白,“一个小徒弟为师还是护得住的

” 苏江涴刚想反驳就看见慕伊墨制止的眼神,她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换言道:“苑主好好养伤,府里自有我看着

” “夫人只管查明下毒之事,小七自有我护着

”慕伊墨笑道

府里正值多事之秋,若是都扔到于夫人的肩上,恐怕会两头奔走,两头都顾不上

苏江涴知道慕伊墨心中的担忧,感谢地看了他一眼:“婆婆年轻时巾帼不让须眉,我这个儿媳妇倒是在将军的庇护下变得娇贵了,苑主安心养伤,这些小事自有我看着

” 慕伊墨不再推辞,朝她点了点头

苏江涴福身作为回答,吩咐家丁守好两人的屋子

“今天晚上小七给师傅守夜

”慕小七坐到桌子边上,一脸认真,慕伊墨闻言笑了笑,调侃他:“往日里就你睡得早,守什么夜

” “不行!”慕小七看着师傅的肩伤,眼圈不自禁地又红了一遍,“都是我害师傅受伤,不能总是躲在师傅后面

” 慕伊墨一怔

微薄的灯光映在慕小七的眼睛里,澄净的眼睛里又是惊怕又是担心,但更多的还是自责

“傻徒弟,为师抱着你睡觉才安心

”慕伊墨宠溺地笑,却又故意装出一副病重的样子,“你不让为师抱着,我睡不好怎么办?” 说完,斜着眼睛看小徒弟

慕小七果真受了师傅的哄,乖乖地走到床边:“那我睡到师傅旁边

” “嗯

”慕伊墨弯着眼睛,伸手勾住小徒弟的细腰

慕伊墨左肩受伤之后,慕小七就事事都以师傅为重,连老夫人的祠堂里都没了生气

初春的寒意已经散了不少,苏江涴好不容易查出来的内贼抢先一步服毒自尽,慕小七的刺杀事件线索也在皇宫外面断得干干净净,一时间两件事情都只能不了了之

所幸的是小公子的毒已经清理干净,慕伊墨的肩伤也好得完完全全

“师傅的肩伤真的好了吗?”慕小七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师傅,忧心忡忡地问

慕伊墨失笑,估摸是自己这些月逗他逗得狠了,引得自家的小徒弟以为自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他伸手摸了摸小徒弟的脑袋,笑道:“为师好歹是习武之人,身子骨哪有那么弱——随我去跟夫人道别

” 慕小七见师傅面色红润,左肩行动自如,才听话地点了点头

师徒二人正商议着要去找夫人告别,正巧苏江涴带着小公子前来道谢

苏江涴看到床上收拾齐整的包裹,开口道:“苑主这是准备走了?” “正是

”慕伊墨点了点头

慕小七看到站在旁边的小公子,蹲下身子逗他:“小飞轩离了床,正好缠着阿娘出去玩

” 小公子笑眯眯地张开双手要慕小七抱,嘴里不停地重复:“出去玩,出去玩

” 慕小七伸手把他抱起来,笑呵呵地逗他:“小七哥哥要走啦,下次带你出去玩

” 谁知小公子一下子哭了起来,抱着慕小七不撒手,不停地说:“小七哥哥不走,小七哥哥不走

” 苏江涴失笑,伸手把于飞轩抱进怀里,道:“一定是小七照顾他照顾出感情来了

” “既然夫人正巧来了,我们也就不必再去道别,我与小七这就走了

”慕伊墨牵住小徒弟的手,跟于夫人道别

于夫人有心留师徒两多住几日,但见慕伊墨连行李都已经收拾好了,心知留不住,便吩咐丫鬟出去找辆好马车送两人上路

小公子在苏江涴怀里一直哭闹,小孩子嘴不利索,最后干脆一边哭一边喊小七“哥哥”,慕小七不忍心,便把怀里一支木簪子折了尖头给他当玩具哄他,小公子拿到了木簪子,这才停止了哭闹,抽抽搭搭地看着两人上路

慕伊墨把手中的信件又看了一遍,眉毛又不自觉皱了起来

“师傅怎么了?”慕小七一边问,一边凑到边上去看信

慕伊墨本来就不打算瞒他,干脆把信递给小徒弟

慕小七摊开信纸,只见上面的字迹十分潦草,显然写信的人心中慌乱无比

“禀师傅,师妹数月未收到师傅来信,心中担忧宝书下落,潜入五毒门总舵,已有数日未归,弟子忧心师妹被五毒门擒住,请师傅赶往江南

” “是为师大意了

”慕伊墨自责,“受伤之后竟然忘了告知两人,如今司雪被擒,恐怕凶多吉少

” 慕小七捏着信纸,回想起司雪师姐对自己的颇多照顾,心里的担忧比慕伊墨只多不少:“那怎么办,师姐,师姐会不会有事?” 慕伊墨凑过去环抱住小徒弟,轻声道:“你师姐好歹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没那么容易吃亏的

” 马车的车帘随风挂起了一角,慕伊墨朝外看的眼神却远不如他的话语轻松

连慕司雪都能被擒,用毒是不可能制住她的,除非五毒门内有高手,然五毒门说起用毒天下无双,武力想要抓住司雪……恐怕又是所谓赤练堂的手笔

慕伊墨忧心更重,他隐隐地感觉到,这江湖恐怕要被掀起一阵风浪了

连着赶了两天的路,两人这才风尘仆仆地到了苏州

苏州已经早早的感受到了春天的暖意,河边的柳树都努力地抽芽,街边小巷到处都是商贩们的吆喝声

但师徒两人都没有心思去观赏初春的江南,直接到悦来客栈与慕司迁汇合

慕司迁自从师妹被捉住之后就没有睡得安稳,几天下来更是黑了眼圈

两人看到的时候,都暗自心疼慕司迁精神的不济

“有五毒门内部的构造图吗?”慕伊墨直奔主题,自己就这几个徒弟,说心里不着急是骗人的,更何况慕司雪是自己唯一的女弟子

慕司迁迅速地拿出自己画的地图,这几天他不是没有想过直接进去救人,毕竟这个小师妹自小就是自己心尖上的人,但又担心坏事,只能按捺心神,等师傅来了再做安排

“你知道司雪被关在哪吗?”慕伊墨看着错综复杂的路线图,皱着眉头问

“我之前偷偷地进去看过,但师妹并不在牢房里,我把每一间牢房都找了一遍,本来想再找些别的地方,险些被发现,只能先退出来

”慕司迁找不到师妹的下落,心里焦灼,不自觉话也多说了许多

慕伊墨凝眉沉思,仔细地看着地图

按理说,二弟子冰雪聪明,即便是被捉住了也不会轻易暴露目的身份,若是扯谎,谁都比不过自己家长着一张无辜脸的女徒弟

他把自己代入慕司雪面临的险境,以此来猜测二弟子会作何反应

“要我说,男子最喜被女子爱慕,尤其是我这种看起来清纯无辜的女子

” 慕伊墨忽然笑了起来:“要我说,司雪现在肯定正在五毒门的主室享受正夫人待遇呢

” 闻言两人皆是一怔,仔细想了想慕司雪平日里的作风,倒真像是司雪其人能做出来的

慕小七正暗自为师姐松一口气,对面的慕司迁却黑了一张脸

“那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去救师妹?”慕司迁问

慕伊墨养了弟子多年,慕司迁对慕司雪那点爱慕之意他也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揶揄大徒弟爱吃飞醋,嘴里却正经道:“今晚,等天黑了好进去

” 慕司迁心里着急,却也只能点头答应,坐在桌子边上心不在焉地看地图

“小七,你在这里等我们

”慕伊墨照应他,慕小七也知道自己不会武功,跟着去也是拖后腿,便乖巧地点头

夜色会遮掩穿着黑衣的人,无论是去往五毒宫的两个黑衣,还是身藏寒光的刺客

入夜的五毒宫更加阴森,门口点着的火把都泛着荧荧的绿光

慕伊墨和慕司迁两人站在远一点的石块后面悄悄地观察入口的方向

“看起来火里有毒

”慕伊墨皱着眉头

慕司迁从怀里取出两颗解毒丸,看起来不急不躁,眼睛里却全是催着师傅快点下手

慕伊墨点了点头,两人便三两下解决了门口的侍卫,兵分两路去了
《待是故人还》完本[古代架: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待是故人还》七二九一眼的错见,注定我是你的守护星。想过、念过、得过、等过用一次的相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