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完本[古代架空]—— by:木林夏

《苏宝贝(双性生子)》完: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苏宝贝(双性生子)》纸兔迷上了渣受设定,来一发六年前钟权稀里糊涂得罪了表哥苏宝贝,被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红妆》木林夏 竹马绕着竹马长大,周云旗理所当然会喜欢上安歌

在周云旗眼中安歌有千万般的好,以至于他赔上一生许下三诺:带你云游四海、对你坦诚相待、赠你十里红妆…… 主攻,攻第一人称

忠犬攻X别扭受,1V1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云旗 ┃ 配角: ┃ 其它:

“起风了

”这天气还真是多变

“可不是,已深秋了

过几日,就是寒露

”安歌轻轻递来茶水

我忙接过,入手后才察觉杯壁冰凉

饮进时脾肺沁出寒意,安歌他多半没察觉这茶已凉透

我回头将空杯交还回去,呼得一阵风又是刮来

安歌来不及收拾自己飘逸的长发,风一吹发丝便凌乱纷飞

见赫赫有名的大才子,此时如此狼狈

我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周兄你这般嘲笑,可有失风度

”安歌边收拾打理边向我埋怨

我深吸两口霜秋寒气,可算是憋住笑意,连连赔礼:“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安歌你素来得姑娘欢心,此时情形被谁看去定要芳心欲碎

联想此处,我便觉有趣

” “你我外出云游已三年之久

这临安城才子佳人芸芸,众人恐怕早将我抛之脑后

”安歌自谦道

他明知自己天纵奇才,并非寻常人可比

“时隔三年归乡重游,你可还记得我许你的诺?”我微眯起眼眸,静静欣赏安歌面容上细微的变化

眉角下抑目光忽闪,薄唇微抿甚是紧张

平日含粉的玉面,此时煞是绯红

“记、记什么?”安歌欲盖弥彰的小模样,失了往日的伶牙俐齿:“都知你喜欢信口开河,我听听便过哪敢放心上,不知你说的是哪一件?” 连话都说不顺畅,看来真真是记得

我待旁人是有口无心,因为心都在他那

这些,安歌也都是知道

“真不记得那就算了

”我佯装怒意,拂袖离开茶肆

故意放慢脚步,只等他跟上来道歉

许久不见有人跟上,我偷偷回头瞥去

只见安歌稳坐原处饮茶,丝毫不受我怒气的影响

一时间反倒是我自己落个不痛快,在这深秋只感心口寒凉

“你看什么?”青年未看我却知我注视着他,嘴角微微上扬有些嘲讽:“戏做够没?做够便回来,把这茶钱结了

” 看来,我已被他吃得死死的

只好自己折回赔礼道歉,又是作揖又是轻哄

在茶家惊异的目光下,我掏出碎银子放下

那茶家看疯子一般盯着我,收过银子后远远避开

我一门心思在眼前的人身上,不愿和茶家多计较

做小伏低劝安歌:“赶紧走罢,入夜前还要赶到临安城

” 安歌起身仔细整理水色长衫,罢了又顺顺长发才肯离去

我看在眼里,心中叹息:我的小少爷,你这么在意着装,难不成是想在外面沾花惹草! 愤愤不平地将安歌抱上马背,我翻身与他上了同一匹马

“你教我骑马可好?”安歌被我拦在怀中有些不适,询问

这个话题每日必谈,我总能找出各种理由严词拒绝

并非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只是想起他第一次骑马的遭遇便后怕

“这个……”我寻思这次找什么借口敷衍:“最近要入冬,天寒,等暖和了再说

” 安歌回头瞪我一眼并未多言,看来欣然接受了这个理由

他那一眼瞪得风情万种,我捡到宝似坐他身后傻乐

第2章 二 傍晚时,我们在临安城外寻到一间客栈

店中小二颇有眼力,我两人刚下马便热情招呼:“客人,可是要住店?” “嗯,还有上房吗?” “当然,当然有

一间上房,楼上请

” 安歌素爱干净,有时我都觉病态

若这间客栈不顺他意,大概要连夜赶到临安城才能歇息

小二推开房门,幸好屋内很是整洁

安歌打量一圈,轻哼声算是满意

我仍不放心怕出差池,命小二又好生打扫一番

“够了,我乏了

” 我见安歌揉揉眉心十分不耐烦,赶紧打发走小二

“可是身体有恙?”这才傍晚,怎么就乏了

平日月圆高照时,不还嚷嚷着要饮酒作对

想到这几日赶路,也没置办几件冬衣

不会是招惹上风寒,那可就麻烦了

“沐浴之后再休息,驱驱寒气

”我心头沉闷,为这几日的疏忽自责

脸色自然变得低沉,失了平日的从容

“云旗!”安歌低唤道,语气不悦:“我不过是乏了,你又在多想

” “没有,没有

”我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否认,出门唤小二打热水来

顺便交代他,熬碗姜汤送来

小二好奇问道:“客官可是染上风寒?” “多嘴”我狠狠瞪过去眼神凌厉,小二猛然倒吸口气

看他瑟瑟离去,我才转身回房

不过两句话地功夫,再见安歌他已合衣睡下

多半是累惨了,连外衫都未退去

安静的侧卧在床沿,不知梦中有见到谁

水色长衫松松垮垮披在身上,人如衣色一般淡泊宁静

晃神间,又忆起与他初见

那年十二岁,家父调职任临安知府

刚到此地落脚,听闻有一七岁少年堪称旷世奇才

便借此为文章,在府上邀人做宴

当时晚春时节,临安多桃花

宴会上少年一首桃花赋赢得喝彩连连,听得我大哥自愧不如

我自小不喜文墨,听来云里雾里

只觉少年声音稚嫩清脆,身着蓝衫喜人得紧

再加上粉雕玉琢的脸蛋,像极了仙童下凡

只把他当成好玩的物什,决心这小子今后我罩着

说到底是我年幼无知,安歌自小到大都不是好惹的

打架不行但那张嘴绝吃不了亏,哪需要我处处罩着他

倒是我在书塾时还要他帮衬,没少被挖苦

总跟着他读诗诵词,才脱掉不学无术的恶名

转眼就是十三年,安歌由仙童长成仙君

我与他朝夕相处久了,着了魔怔般,渐渐发觉已离不开这个人

离不开就离不开罢,我也认栽

注视床上浅睡的人,感觉这辈子与他呆一起都不会腻烦

“安歌,安歌

起来沐浴,不能就这样睡

”我上前轻拍他额头两下

安歌双眼未睁,好似沉在梦中

他抬起右手挥动,分明是要赶我走:“不要,我要睡觉

” 安歌对我从不遮掩,总在无意间表露出小孩子脾气

低头看他微皱的鼻头,我自心底溢出股暖意

“起来,现在就起来

”半恐吓的语气,我不过是想逗他玩

当真把他吵醒,定会像小猫一样炸毛磨牙

“周云旗

”安歌无可奈何坐起,连名带姓唤我

“在,在

”我嬉皮笑脸凑上前,尽显无赖本色:“热水都打好了,要不要我帮你沐浴,嗯? ” 乘安歌刚醒迷糊之际,我偷抚上他腰侧揉捏两把

感觉手心微热留恋不已,又是摸了两下

还不满意干脆直接将人横抱起,美滋滋得把他紧在怀中

“闹,你就闹我!”安歌微怒,一双眼依旧半睁不愿醒:“把我闹走了,看你找谁去!” 我初听心里一惊,半晌才察出是气话

搂他坐在床沿半笑,寻思怎么应答

“那可不能走,我明儿要找根红绳把你栓腰带上

”走哪都带着,见人就说你是我媳妇

后半句话我堪堪咽下肚里,怕他听去要好一阵闹

安歌轻哼声不语,大有重新入睡的征兆

怕是赶一天路当真累着了,我心疼便任他睡去

但是这沐浴驱寒不能落下,我搂住他蹑手蹑脚绕过屋内桌椅屏风

见浴盆上腾腾窜出热雾,伸手探水温

啧,热了

也不知那小二如何想得,这哪能给安歌沐浴

愣是紧紧抱着安歌在浴盆旁等了半刻,看他梦中睫毛微颤

气氛静谧到似乎能听见水雾升腾的声音,静到全世界独我倆人

想起往日在书房读书也这幅光景,他看书乏了便就近伏案小憩

我总坐他桌旁捧本书装模作样,看一字便抬头盯他一会儿,再看一字又抬头盯他出了神

神游久了便觉得,书房就是全世界

我这世界里除去我,便是他

四处云游久了倒失了往日的感觉,没料到如今在这家客栈中寻回

我看眼浴盆再伸手探探水温,比刚才温凉多了

放心替安歌宽衣,轻放入温水中

我原想一同进去泡会,怕是这浴盆装不下两人

只好退而求其次半蹲在浴盆外,不时往安歌肩上撩些温水

安歌原本白皙的皮肤,在水雾蒸腾下渐渐透出粉红

清淡干净的眉目,隔着水雾看更添份仙气

云游三年风吹日晒,他还是面如冠玉纤尘不染

我看在心里欢喜,连眼尾都笑弯了

泡足时辰,我将他捞出好一阵擦拭

从脚底到指缝一处都不愿落下,躺在床上后还意犹未尽偷亲一口

闭上眼才想起姜汤未喝,又下床取来与安歌一人一半分了

这才安心躺下,抱着他入睡

睡前听他迷糊嘟囔声“热”,我作怪把他抱得更紧,之后沉沉睡去

翌日醒时天刚朦朦亮,伸手触到身侧床铺冰凉

心脏突然猛缩我嗖得翻身坐起,喊道:“安歌?” 急得未穿鞋袜便跑下床,隔着微昏的光线我看到一人静坐桌旁

那人可不就是安歌,依旧身着昨日的水色长衫

坐在那里盯着昨晚余下已凉透的半碗姜汤,默默发呆

我悬着的心才算松下:“什么时候起的,也不和我说一声?”话说出口,我查觉自己声音轻颤,还没从刚刚的情绪中缓过来

一想到我若把安歌跟丢了,那感觉绝不是心如死灰就可以形容

“你不是在睡觉

”安歌把半碗姜汤推到一边,指指窗外说:“半夜被雨声吵醒,滴滴答答的,看来一时半会停不了

” 经安歌提醒,我赤脚走到窗边

推开窗后冷风接连卷来,与昨日相比更寒上几分

“看来今日是走不了

”我微微叹气

原以为今天可以带安歌赶回周府,看来愿望要落空

这雨虽下的不大,雨滴稀疏落在地上砸在叶上

但是寒风呼啸袭来,我回头望望安歌的小身板,他肯定受不住

就算是受得住,我也不忍心

“店中定有蓑衣,问小二取两件来,没必要在路上耽误时间

”安歌说时有些怒气

他总能把我心思猜中六七分,知道我担心他身体,气我把他当娇小姐一样照顾

我看安歌身上的薄衣,咬咬牙接着劝阻道:“云游三年,不差这一天

” 话音刚落,安歌轻叹口气:“我承认自己是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

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子,堂堂七尺男儿,我还能怕了这点雨不成!” “不,不,你不怕

”我厚脸皮的凑上前,咧嘴赔笑:“我怕

” 安歌听后拍案而起,站在原地气了半响才弱弱吐出两个字:“你滚

” “不成,我滚了谁陪你

”我凭借自己城墙一般厚的脸皮,在安歌身边赖了十三年,哪能说走就走

安歌拗不过我,脸皮更厚不过我

他不愿意与我多纠缠,只好选择在客栈多留一日

青年坐在桌旁对着烛光发呆,跳动的火苗映在他脸上光影摇晃

我在心里一遍遍描摹他的眉目,美滋滋得盯着他

可能是我嘴角的笑意让安歌觉得不痛快,他瞪我一眼背过身去

我搬起椅子转到安歌面前,正对着他稳稳坐下,颇为得意的冲他挑眉

安歌深吸一口气,狠狠得回敬我一脚,接着侧过身体不再说话

“你若觉得无聊,我找小二要副棋来

”这样干坐着也不是办法,我提议道

“和你对弈?连街口十岁小儿都能赢你

”安歌还在生闷气,说话时冲我呲牙

“打发时间而已,你何必当真

”我如是说暗示他让着我点,毕竟我的棋艺确实不敢恭维

他微抬下巴,算是同意

我赶忙找小二取来棋子棋盘,怕晚了半步他就会反悔

摆好棋盘后,我特地将烛火留在安歌桌角边

就着烛光心安理得的欣赏青年一颦一笑,思索时蹙起的眉、落子时抿起的唇、得手时自信的笑

来来回回几个回合,一上午下来我皆惨败

知道他是在拿我出气,可我还是觉得不平,抱怨:“说好的手下留情

” “何时说的?”安歌嘴角噙笑,反问我

我低头回想之前的对话,好像确实没说过

在他灼灼的目光下,我一时语塞

若想赢他,看来只能另想计策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骑马时,意外跌下马

脑袋磕石头上昏迷整整三天,全府上下都愁云惨淡

”我状似闲聊,想借此分散他的注意力

“然后呢?”安歌不以为意,修长的手指抿着颗棋子思索该落哪

“我赖在你府上守了三天三夜,也是被吓得不轻

所幸后来你醒了,不然……” “不然什么?”他抬头淡淡看我,手上白子落下

“没什么

”其实那三天我都在身上藏着把匕首,打算他若是去了我便跟着一同去了

安歌平日总骂我儿女情长没有大局观念,这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他

“我赢了

” “什么!”我呆愣愣扫一眼棋盘,交叉错落的黑白子晃了我的眼

我扶额不愿搭理安歌,确实是他赢了,赢得不费吹灰之力

“你别自卑,下一局我让你便是

”安歌悠闲收起棋子,那只手起落之间被我一把握住

“你不乐意?”他用力想抽出,却不料被我握得死死地

这棋局再下也没什么意思,倒是他在这坐了半日双手冰凉

手心贴着的肌肤微凉,我馋笑:“你体寒,这样坐着太冷

我们不下棋了,回床上吧

” 安歌眼神越过我看向身后的床,猛得抽回手

“呸,下流

”他一双眼含水雾般瞪着我,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满脸不乐意

安歌自知失态,拿衣袖半遮住脸骂道:“白日宣淫,龌龊

” 百口莫辩

我真的只是怕他身体不适,哪知他会想歪

安歌羞到连耳尖都是粉红,一双眼不知看哪只好死盯着跳动的烛火

我见他躲躲闪闪的模样有趣,便忍不住调笑他:“你不想试试,反正现在无事

” “你,你……”安歌气急作势要推翻棋盘

我先他一步,制住他伸出的双手

这一番羞愤之下,那双手略有升温变得暖热

我将安歌的手攥在掌中紧紧锢住,他费力挣扎无果后反倒平静异常

我大感不妙:“生气了?” 不像,他那些动作更像是在遮掩

安歌眼神忽闪轻咬嘴唇,耳垂更是胭红连指尖都粉得发烫

只听见吐纳间越来越浓重的呼吸声,眉眼中的几分怒气也含了春意

“不说话,那你就是答应了

”我轻笑,知道他陷进□□也不点破

走近将他揽住,安歌安安静静窝在我怀里

我低头寻到他额角印上轻轻一吻,只觉他在我怀中一颤

没想到那安抚的吻使他起了更大的反应,我也得趣抱起他走向床榻

一番云雨下来已接近傍晚,安歌被折腾久了沉沉睡去

我瞥向他颈部如梅花绽放的吻痕,舔舔嘴角意犹未尽

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不知何时停的,入耳的唯有秋风呼声

我出门传小二布置晚膳,不一会一碗清粥和几碟青菜被送来

“再加一碗粥

”我语气不善,横眉瞪向小二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