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就这么地来到我的床头了

这两天睡觉得盖被子了,躺在床上,听着窗外虫儿优雅的鸣叫,心霎那间柔和了。看窗纱被秋风撩拨着,窗台上茂盛的吊兰也趁机伸出手呵着窗纱的痒痒,她们不时地笑出“莎莎”声来,惹得我心由柔软到酥软。秋,就这么款款深情地来到我的床头,这份轻柔,这份清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