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了却无法戒掉她的身体

三年前,我和美惠刚刚结束一场苦涩的初恋,于是我回到了徐州找了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每天就是在那里混日子,毫无长进。那场苦涩的初恋让我好就对爱情失去了兴趣。美惠那时在店里做迎宾小姐,她身材窈窕,肤若凝脂,每天袅袅婷婷地站在那里,就像酒店的一道风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