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九流之二 活色生香 出書版BY月光寶石

文案

  身為江湖上劍術十絕之一「劍舞」,江無畔自有孤僻冷傲的本錢--可是得罪的人也不少。

  所謂夜路走多了也會碰到鬼,大俠太酷也會被人趁機暗算。

  探淵山論劍大會後,他就被人堵在這杳無人煙的亂葬崗,刺客全死,他重傷等死。

  就在此時,遠方突然來了個輕功不凡的高手……

  難道,這真是天要絕他嗎?

  《霸王槍傳記》、《無敵神「劍」禦江湖》、《人不 蕩枉少年》?!

  這是啥鬼書啊!!

  江無畔還以為救他的恩人是個被惡人困囚的禁臠,沒想到他才是最墮落的那個!

  如果時光可以倒退,江無畔發誓,寧可被黑衣殺手亂刀砍死,也不要被這個面善心 的禽獸救上一回!

  第一章 江湖險惡

  細雨如織,刀劍似網。

  荒郊野外,正是殺人越貨的好去處,如果是亂葬崗,那就更加理想不過了,將人打死,隨便往地上一丟即可,完全不用擔心被他人發現,繼而順藤摸瓜尋到破綻,惹來一身腥。

  此時此刻,就有八個一身黑衣、簡直就是壞人標準打扮的蒙面人,正將一名白衣人圍在中間,十八般武器輪流伺候。而在不遠處,已經倒下了十幾個同樣打扮的黑衣人。

  這陣雨從晌午開始下起,到現在也不見停下,雖是細如牛毛,卻也將眾人身上淋得通透。

  被圍殺的青年發冠已落,白衣上斑斑點點,既有泥漿,也有自己身上或是對方身上飛濺而出的血跡。使得原本質料上等,剪裁合體的華貴衣著弄得骯髒不堪,說是白色,也已是極為勉強。尤其上面還有不少破損,更是狼狽到完全和他平常模樣聯繫不到一起去的地步。

  只是他雖然形貌狼狽,手中的劍招卻依然絢麗異常,身法雖因疲憊而略顯拖遝,但依然能看出其姿態優雅。

  這殺人取命的劍招,居然漂亮似舞蹈,不過對面那些敵手卻不敢對這劍法有半點輕視,儘管知道劍客已是強弩之末,依然小心應對,望著那柄長劍的目光中既有小心凝重,卻又禁不住勝利在望的欣喜若狂。

  忽然,白衣劍客身軀一晃,一招「散天葉雨」剛使到一半,氣力就似全部耗盡般,像要向前栽倒。

  黑衣人見狀大喜,一聲呼嘯,向白衣劍客直沖而上,手中兵刃更是殷勤招呼!

  「哼!」白衣劍客冷哼一聲,腳步一錯,已是穩穩站住,手中劍光猛的綻放,劍芒似雪如浪,瞬間吞沒對方半數黑衣人的身形!

  「嗚!」

  「卑鄙!!」

  「江無畔!你耍詐!」

  長劍噗噗噗的直插三人要害上,劍勢如電,雖然只是一道湝傷痕,劍氣卻已是重創了心脈!那三個倒楣鬼身子晃動,跌倒在泥濘之中,剩下五人不由破口大。

  眼看勝利在即,卻突然冒出來這麼一手,縱然對同伴死活不怎麼在意,但對渴望許久的勝利不得不在乎!

  要知道,這江無畔可是江湖上最深居簡出的一個,雖然劍法高絕,卻毫無爭雄之心,平常難得出臨劍莊。要想在人家的老巢殺人,未免也有些過於目中無人了,更何況是江湖上劍術十絕之一的「劍舞」,到時候可別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才好。

  不過天無絕人之路,這難得的機會總算是讓他們等到啦。

  江無畔雖然性情孤僻高傲,但好歹是人,就會有人的一些毛病,尤其是眼高於頂的劍客,更有些要命的毛病。

  江無畔愛劍如命,本身又劍術高超,對於劍術同樣高超的劍客,自然是會另眼相看。

  每隔三個月,江湖上排名在劍術十絕中的那幾位,就會開辦一個論劍大會。這些劍癡們,就算有天大的事,都要撂下,前去探淵山上把酒論劍,相互切磋劍術。

  江無畔就是其中一人。

  於是,這些人就特地埋伏在他赴約回家的路上,為的就是這些絕世劍客彼此論劍完畢之後,將大半部分功力耗去之後再動手,勝算自然大些。

  對其他十絕中的劍客,這樣做自然沒有絕對的把握,但江無畔卻是另當別論。

  依著江無畔的性子,一旦在與同好們切磋獲得心得之後,定會馬不停蹄趕回臨劍莊中閉關,好用來參悟劍法。

  因此,江無畔絕對不會等到全部恢復了功力之後再啟程,這也就讓黑衣殺手們鑽了個要命的空子。

  結果,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他們又在半路等了十數日,這才抓住機會將江無畔堵截在此,不過他們沒料到的是,「劍舞」居然這麼難纏,他們一路追殺,來的人手都已折損得差不多,就剩下這幾個人而已,對方卻在此時再度殺了他們三人!

  「哼!」江無畔壓根就懶的和這些人磨嘴皮子,這些收銀買命的殺手,可是天底下最無恥卑鄙的人了,設計陷阱一擁而上的群毆,這就是強項,擅長偷雞摸狗或是車輪戰術的鼠輩,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叫?

  論劍的好心情全被破壞得差不多了,江無畔眼看著眼前眼露戒備畏懼,卻又排成簡易殺陣的五個殺手,深深吸了一口氣,穩住搖搖欲墜的身子。

  知道這次就是一招看輸贏了,更何況現在的體力,江無畔覺得站著都很吃力了。

  殺手們悶不吭聲,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揮舞兵器向前直沖!就著殺陣的威力,江無畔頓時被辉谝黄豆鈩τ爸校〗瓱o畔沉聲低叱一聲,「劍舞」中最淩厲的殺招同時祭起!

  一片白光猛地在中心處炸開,如針雨紛紛而散,天上落雨也被蘊在劍上的內勁一激,隨之炸裂!

  劍芒水針,四散而開,完全無視五名殺手橫在身前的武器,見縫插針,噗噗噗連續輕響,已在人身上炸出一簇簇血花!

  與此同時,五人聯手發出的殺招也毫不缺斤少兩的打在江無畔身上!發出最後一招,耗盡了全部內力的江無畔已是油盡燈枯,此刻再遭此重擊,一下子便撐不住了,向前栽倒在地,濺起不少泥花。

  「臭小子……居然讓爺爺們費了這麼大勁兒……」黑衣殺手之一如此咒著,正打算一刀結果了江無畔的性命,卻不料這一步,耳邊卻「砰」的一聲大響,眼前頓時一片血紅!之前不在意的細小傷勢內潛伏的內勁猛的爆開,這一下將他的上半身炸的血肉模糊,轟隆一聲響,向後跌倒,已是魂歸西天了。

  其他四人還來不及驚訝,連續四聲大響相繼爆起,這四人也跟著去了黃泉排隊。

  雨淅淅瀝瀝的下著,依然不見停。

  江無畔躺在地上,渾身痛楚,手指都沒法動上半根。

  他雖然勝了,卻也勝的淒慘,這時候就算是個混跡江湖、沒什麼本事的小癟三,隨手一刀也能要了他的命。

  如果這些黑衣殺手還有後招……

  正想到這裡,就聽到細小微弱的腳步聲從遠而近,有人正向這邊走來。

  江無畔心中一緊,勉強自己抬起頭,就見到斜風細雨中,一人手持油紙傘,在屍體和亂墳崗中穿行,向這邊緩步而行。

  那人身形孱弱,穿著一襲寬大的書生衫,長髮飛揚在腰間,長什麼模樣卻看不清楚,都被油紙傘遮著呢。

  尋常人不可能平白無故跑到亂葬崗來溜躂,更何況面對這麼多新死的屍體卻毫無畏懼,走的這般從容不迫。

  尤其那人的腳步輕飄飄的,一看就知道身懷絕頂輕功,這人,是個高手。

  江無畔的心一下子冷了。

  看來他註定命喪於此。

  怎樣也改變不了。

  還等不及讓他多掙扎一下,身上的傷就不容他再清醒著了。

  到最後,江無畔只來得及看清楚對方穿的是一雙黑布鞋,就雙眼一黑,心不甘情不願的昏了過去。

  從昏迷到清醒似乎只經過了一次呼吸的時間。

  江無畔從亂七八糟的噩夢中驚醒之後,就一直盯著屋頂發呆。

  他還活著……身上的痛一再提醒江無畔這個不容錯認的事實。

  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都被包紮得好好的,雖然很痛,但傷口處卻滲這一絲冰涼,飄散著一股不算太好聞卻也不至於難聞的藥味兒……看來最後出現的那人,不是他的煞星,而是他的福星。

  「這裡是……」

  定了定神,認清了自己現在的處境,江無畔勉力撐起身子,這才開始打量身處環境。

  這一看不打緊,江無畔的心都差點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這廂房是挺正常,要桌子有桌子,要椅子有椅子,要床也就是他躺的這一張,不過如果桌面上雕的是男女秘戲春宮圖,椅子背上盤著的是房事十八招,懸在床上方的紗幔是俗麗的豔紅色,整間房內都飄散著一股甜膩黏稠的濃香,這廂房可就顯得有些驚心動魄了。

  尤其是牆上掛著的四張圖,筆法細膩,用色豐富,頗有層次感,也就使的那上面交媾二人甚至是三人、四人愈發栩栩如生……江無畔的眼力不錯,一眼就瞅到了四幅畫左下角的落款,一條小小金蛇躍然紙上,也讓江無畔的臉色黑到了底。

  蛇蠍夫人,人如其名,早些年就曾經對他「關愛有加」,多次明示暗示讓他入全是男人的極樂宮後宮當男妃,都被他毫不客氣的用長劍表達了自己的謝絕之意,可是這女人屬於蟑螂型的,怎麼砍殺鞭打折辱都不退縮,花癡之心沒有消退反而隨著蹂躪越發增長迅速。

  這次,難道說,他終於還是被那老妖婆逮到機會了麼?

  江無畔沉默半晌,將幾乎驚叫出來的聲音強忍回嗓子眼中,默默的起身,在看到身上只有一襲中衣之後,鐵青著一張臉跳到了地上。

  「誰知道留在這,還會發生什麼事呢?快點走才是上上策!」

  開玩笑,這種要命地方讓他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多待一秒,就是對他的人身折磨。

  雖然沒找到自己的劍,但江無畔還是順手撇了根椅子腿兒下來當武器使,儘管那上面的秘戲圖讓他身上的雞皮疙瘩繼續堅毅不拔的奮戰。

  身上的傷雖然還沒好利索,但行動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內傷好了六成,雖然不至於殺掉那個老妖婆,但逃跑還是沒問題的。

  江無畔無視自己身上叫囂不已的痛楚,咂疠p功,小心翼翼的湊到門旁,聽了一下確定走廊沒人,就這麼推門出去。

  「哎?」沒見到想像中 褻奢華的極樂宮後院,而是再普通不過的回廊小院,前方翠竹搖曳,一條曲折小徑通向幽深處,甚為清雅。

  江無畔忍不住回頭又推開門看看那間噁心的廂房,再看看前方風景,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這到底是……

  蛇蠍夫人那老妖婆可不會如此佈置住的地方,還是說……對了,救他的是那個持傘人,再加上室內掛著的那確實是蛇蠍夫人手筆的四幅畫,江無畔忍不住就這麼聯想下去。

  「難道說,這裡會是……蛇蠍夫人的那些『妃子』之一住的地方?」

  江無畔心中更是翻江倒海的難受了。

  顯然這個假設很有道理,那間噁心的屋子就是專門用來和蛇蠍夫人歡愛的場所,至於其他的地方,則是那位「妃子」老兄生活居住的「偏殿」了?

  江無畔心中暗暗咒自己的衰撸q豫片刻還是向前走去。

  受人滴水之恩,自當湧泉相報,更何況是救命之恩?

  具體情況,還是等見到那位「妃子」老兄,再作打算吧。

  這地方不算很大,能找的房間也就那麼幾個,而且奇特的是,並沒見到任何護衛……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蛇蠍夫人對那位「妃子」有多信任了。

  也難怪,要不然這人也不會自作主張的將他帶回來,至於在一睜開眼,沒見到蛇蠍夫人那張讓人恨不得飽以老拳的臉,不知道算是江無畔的幸撸是蛇蠍夫人的幸吡恕?

  不多時,江無畔就尋到了此處的主人。

  在竹林間特別辟出的空地上,一間小小的竹屋立在中間,和之前見過的那間噁心廂房相比,此處簡直清雅乾淨到讓人痛哭流涕的地步。

  江無畔頓時覺得自己的心靈被洗滌了那麼誇張,煩躁欲吐之感也被沖了不少。

  從居所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本性,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淪為蛇蠍夫人的禁臠,但這人居然能不失本身高潔,卻是相當值得欽佩的。

  對了,被那一堆噁心的東西接二連三的打擊,江無畔這才回想起來。

  他最後一眼看到的恩人腳步輕盈,身法美妙,很明顯輕功很高。輕功雖然是最容易學的功夫,也是普及面最廣,最適合用來偷盜逃命不二選擇的基本條件,但是輕功對於**優劣也是最挑剔的。

  那位沒露臉的持傘人步伐優美從容,在那種泥濘雨天,鞋幫上居然沒沾上一點泥,可想而知這輕功練到怎樣一個地步了。

  點塵不染的境界,只怕沒個十幾年的苦功是做不到的。當然,這也要這門輕功夠高檔才是。

  由此可想,持傘人既然輕功高明到這種地步,那麼其他武功自然也差不到哪裡去。不知道那個人擅長的是掌法還是刀法,抑或是江無畔最喜歡的劍法呢?

  如果是劍法的話就太好了,這樣一來又多了個切磋的物件。

  啊,不對不對!

  那個人能保持這樣高潔的品性,卻淪為蛇蠍夫人的禁臠,難道說,是有什麼苦衷不成?

  想到這裡,江無畔暗暗握拳。

  若是那位恩人當真有苦衷,那他說什麼也要幫忙化解才是!一定要將恩人救出泥潭深沼!

  想到此處,不由加快了腳步,走到門前,曲指敲敲門,就聽到裡面傳來人回道:「請進。」

  推開竹門,一股墨香混雜著竹香撲面而來,江無畔深吸一口氣,只覺得胸中開闊,說不出的舒暢。

  竹屋甚小,內中佈置卻是樣樣齊全,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靠在牆角的那個書架。

  佔據了整整大半面牆的架子上,堆滿了一疊疊書籍,似乎還有些卷軸之類的物品,在這個樸素為主的廂房內,奢華的未免有些過頭,更何況體積這麼大,想要當作沒注意到都不成。

  此外,桌椅床鋪,皆是就地取材,用竹子製成,主人正站在書桌前,手持狼毫,面前一張白紙鋪開,卻是一手風骨卓絕的好字。

  江無畔先是贊了一聲那字,這才轉而看此間的主人。

  那是個年約二十二、三歲的青年人,其貌不揚,神情卻是飛揚跳脫,一雙眸子靈動無比,滲著一股少有的清澈。尤其是周身圍繞的濃濃書卷氣,配上一身儒衫,看起來不像是輕功絕妙的武林高手,倒像個隱居山野、嘯風弄月的文人雅士。

  好氣質!

  江無畔一見到這人,心中頓時湧出一股想要結交的衝動。他性子高傲,卻是最喜歡高潔之士,這書生如此年輕,就有如此氣質,正所謂「腹有才學氣自華」,可想而知,品性也相當好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