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爱(出书版) BY 花绫

书 名:夺爱

作 者:花绫

封 面:邯彤

出版社:飞象 紫藤集B223

上市日:2005 06

【故事简介】

特报!特报!乖乖牌宫泽新吾「改正归邪」!最佳实证──他竟敢脚踏两条船……

西御寺谦人的最新「猎艳榜单」出炉,榜首是拥有蓝宝石双眼的大一新生宫泽新吾,为此他以豪宅免费出

租为饵,想来个「请君入瓮」好让自己餐餐有美色「加料」,哪知计画严重生变,一向花心的他居然认真

了起来,偏偏「目标物」却心系外人……

如果当初不遇上西御寺那个程咬金,宫泽新吾自认他多年的暗恋必能开花结果,怎知他误把「披着羊皮的

狼」当成兄弟,不但被拐骗成为同居人,连喝个牛奶都要小心对方「视线强暴」,但要命的是他竟会有「

移情别恋」的症状……

【楔子】

星期日的早晨,太阳和平日一样升起,天空还是湛蓝无云,餐桌上的早点依然少不了纳豆,还有象征日本

精神的味噌汤。

不同的是,才早上六点半,宫泽一家五口,竟然已经全员到齐,静坐在餐桌前用膳。

今天是宫泽家的长子──宫泽新吾,大学发榜的日子。

看似平静的父亲摊开手中的报纸认真的阅读着,却没注意到那是昨日的报纸,光是昨天就已经读过两遍;

平日强调保持平常心的母亲,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忘东忘西,在冰箱前面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而宫

泽新吾那对双胞胎弟妹,则是一反常态安静的吃着早点,生怕一点声音都会让大家紧绷的心弦出了岔子。

而关键人物宫泽新吾,则是盯着手中紧紧握着装满牛奶的杯子,一口也没有动过。

七点三十分左右,门铃响起,原本坐在餐厅里的一家人,整齐划一的停下手边的动作,迅速来到玄关。

「早安!真是辛苦你了。」

母亲提高嗓子,用微笑来掩饰心中紧张的情绪。

「应该的,请在这里盖个章。」

邮差先生从背包里拿出寄送地址写着早稻田大学的专用信封,「这是个好学校,祝你顺利考上。」

「谢谢。」在旁的父亲客气的道谢着。

「今天是考生重要的日子,要尽快将成绩单送到才行,我先告辞了。」

送走邮差,母亲关上门,赶紧凑到手中拿着发榜通知单的宫泽新吾身边,踮着脚尖迫不及待的说:「别发

呆了,赶快打开啊!」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宫泽新吾小心翼翼的撕开信封,拿出折成长方形的通知单将它摊平,盖着「合格」样

章的红字映入眼帘。

顾不得父母正手舞足蹈的为他计划庆祝的事,宫泽新吾冲上楼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已经透过甄试考上早

稻田大学的好友──远藤直树。

【第一章】

三步并作两步,宫泽新吾一口气跑回房间,打开床边的窗户直喊着。

「直树,我考上了!」

隔了几秒钟,上半身赤裸、睡眼惺忪的远藤直树,从对面窗户探出头来。

「才一大早……新吾,你在吵什么啊?」

「我考上了,我考上早稻田大学了!」

「什么!真的吗?」从睡梦中被吵醒的远藤直树听到这个好消息,精神瞬间振奋起来。

「我刚拿到合格通知书,你看!」

为了让对方看到「合格」的字样,宫泽新吾高兴的把通知书用两只手张开。

「太远了我看不清楚,你快过来这边。」

远藤直树是隔壁远藤家的独子,由于父母都在工作的缘故,一个人留守在家是常有的事。

搬来札幌两年后,他才渐渐与宫泽新吾熟稔起来,因此下课后都会跟着宫泽新吾回家吃晚饭,两人也都是

一起写作业、洗澡。

对宫泽新吾来说,比起和自己差了五岁的弟妹们,远藤直树反而比较像是他的兄弟。

房间窗户刚好面对着的两人,小时候就经常站在窗户边对话,虽然中间还隔着一个巷道的距离,对他们来

说却不足以构成任何障碍。

将通知书折回长条形,塞在牛仔裤的后方口袋里,宫泽新吾熟练地爬出窗外,照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路线

,通过阳台、再爬进远藤直树的房间里。

「你看!」

顺利爬到远藤直树的房间,宫泽新吾骄傲的展示自己的成绩单。

「我就知道你一定做得到。」

看着十多年的好邻居,也是好兄弟的宫泽新吾经过努力得到的成果,远藤直树非常替他感到高兴。

「这样一来,我们就都是广末凉子的学弟啰!」

「没错、没错!」宫泽新吾认真的附和着。

广末凉子是远藤直树最喜欢的偶像之一,就连当初报名甄试早稻田大学,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为了想要在

学校一睹明星风采,尽管媒体报导她本人只在开学当天出席过,远藤直树还是认为能够与她同校是一件很

光荣的事。

「到东京,我们可以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在一起比较方便照顾,爸妈也会比较放心。」

远藤直树的提议在宫泽新吾心头泛起阵阵涟漪,但是对已经习惯隐藏自己情感的他来说,仍是处之泰然,

丝毫没有在好友面前露出马脚。

「嗯,应该是吧。」看着通知书上「合格」的字样,宫泽新吾脸上洋溢着难以言喻的兴奋。

两个星期后,远藤直树与宫泽新吾在札幌车站告别父母亲,一同前往东京准备开始他们期待已久的大学生

活。

*****

刚刚从浴室冲澡出来的西御寺谦人,下半身围着一条黑色的浴巾,发根上的水珠不时顺着肩膀滑落到胸口

,这是他吃早餐时常有的装扮。

顺着培根蛋的香味,他走进厨房。

排油烟机的声音掩盖住西御寺谦人的脚步声,高森雅臣并未注意到他已经来到自己身后,随即被突然出现

在腰间的双手吓了一跳。

「你受惊吓的表情真可爱。」

看着高森雅臣害羞的缩着肩膀,性欲被挑起的西御寺谦人将脸贴近他的耳根吹送热气挑逗着。

「我在做菜,这样太危险了。」

「你知道我喜欢危险的事,好久没这样了,就当作是换换口味吧。」

高森雅臣心里很清楚,当西御寺谦人说试试看的时候,就是他已经准备这么做,一旦他决定的事情,谁也

改变不了。

「很好,你已经有反应了。」

他熟练地吸吮着高森雅臣的耳垂,并将手伸进高森雅臣的四角裤内,轻柔的抚弄着他的亢奋。

愉悦的呻吟从高森雅臣的喉间逸出,西御寺谦人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自己的股间也开始燥热起来。

西御寺谦人将高森雅臣的脸转向自己,用舌头舔去溢出他嘴角的甘甜蜜汁,并深入他的口腔内灵活的挑逗

着他每一根神经,握住那昂扬的手也急切地滑动了起来。

西御寺谦人不停灵活运用手指,针对怀中人儿的敏感地带给予连续刺激,没一会儿,欲望立刻由那粉色的

挺立中窜出。

「啊啊──」

熟知高森雅臣敏感地带的西御寺谦人,很快的解放了他的欲望。

在他释放的同时,一阵酥麻的快感由股间迅速传达到每一根末梢神经,他粉嫩的舌在微启的唇里颤抖着,

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吸引了西御寺谦人再度吻上他的唇。

两人的舌头交缠了许久,不时发出的淫靡声助燃了彼此的欲火,加上高森雅臣的唇齿间不时发出呻吟声,

情欲高张的西御寺谦人迫不及待的将他的裤子褪至膝间,令他俯卧在餐桌上,露出自己渴望的迷人臀瓣。

西御寺谦人将高森雅臣留在他手中的激情痕迹涂抹在自己蠢蠢欲动的火热上,并用湿润的手指在他双丘间

来回探索,当他的手指来到狭窄的入口处时,高森雅臣颤抖着身体,喉间发出令人脸红的喘息。

手指深入高森雅臣的内壁慢慢转动,如电流般的刺激一波接着一波,高森雅臣忍不住扭动着腰部。

湿滑柔软的内壁配合着手指的动作,引诱着西御寺谦人更加深入。

终于按捺不住的西御寺谦人拔出已经深入高森雅臣体内的手指,换上因为忍耐而紧绷到有点疼痛的巨大火

热。

「啊啊──」

进入熟悉的甬道时,西御寺谦人全身激起无限的快感,忍不住发出满意的叹息。

感觉到西御寺谦人的欲望紧紧的填满自己,高森雅臣也配合着节奏开始扭动腰部,随着动作的加快,他的

脑袋一片空白,很快地再度达到高潮。

「啊啊啊……好舒服──」

高森雅臣发出高潮的娇吟声后,西御寺谦人也立即攀升到顶端。

西御寺谦人抱住已虚脱趴在餐桌上的高森雅臣,用手指轻抚他如镜面般柔细的背部。

这时,瓦斯炉上传来烧焦的味道。

「糟了!」高森雅臣大喊。

「你快去收拾、收拾,我要去学校选课了。」西御寺谦人迅速抽离他的身体,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黑色浴巾

,走回房间。

高森雅臣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西御寺谦人总是这样,兴致一来就由不得人拒绝,获得满足后又立刻拍拍

屁股走人。

如果不是在搬进来之前,两人就先谈好了条件,高森雅臣一定也会为他任性的态度抓狂吧。

*****

尽管徒步到学校只有十分钟的路程,西御寺谦人还是坚持开着黑色的敞篷轿车前往。

由自己主导的地下乐团已经逐渐崭露头角,虽说速度比他预期中快了许多,当许多人都替他高兴的时候,

他却相当不以为然。

刚升上大三的西御寺谦人虽然热爱音乐,但是却不想因此放弃学业,他特地一大早前往学校处理选课事项

,计划选修四年级的部分课程,希望能早点拿到毕业证书。

当黑色敞篷车驶进学校侧门的同时,想当然耳的吸引许多羡慕与崇拜的眼光,那些盯着他车子眼眸闪闪发

亮的人,西御寺谦人肯定是今年的新生。

若是其它学生早就习以为常了。众人的视线对西御寺谦人而言,已如同阳光般自然。

他毫不在意地背起名牌限定款背包,摘下墨镜露出迷死人的电眼时,更加引起四周一阵哗然,大家议论纷

纷,不知道这个全身上下充满明星架式的人是谁。

无视自己引起的骚动,西御寺谦人将背包挂在肩上,神态自若的前往学务大楼。

当他准备踏出电梯的时候,一个冒失鬼迎面撞了上来。

受到撞击的西御寺谦人向后退了一步并没有大碍,可是那个留着利落短发、身材略显纤瘦的小男生可就没

这么幸运了,抱在他手上的选课资料,还有一堆社团简介全都散落一地。

「对不起,我太急了,所以没看清楚。」连撞到谁都来不及看清楚,嘴里忙着道歉的宫泽新吾蹲在地上,

忙着收拾掉落一地的资料。

「没关系。」

因为对方就挡在电梯口,满地的纸张让他没有办法继续前进,逼不得已的情况之下,西御寺谦人只好也蹲

下来帮他收拾。

「拿去。」

将手中捡起的几张校务简介交还给眼前的人,西御寺谦人登时为他惊艳不已,这个体型瘦小的家伙竟然有

着一双像蓝宝石般清澈透明的眼眸,让他不禁看得失神。

「谢谢。」

从他手中接过资料,宫泽新吾很快的发现他脸上的惊讶,不好意思的说:「我祖母是美国人,眼睛、头发

还有晒不黑的皮肤都是隔代遗传的结果,这头黑发是故意染的。」

发现自己的失态,西御寺谦人也笑了出来。

「别误会,是因为太吸引我了,才会看得出神,没有别的意思。」

将手伸到那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的新生面前,他继续说:「我是西御寺谦人,法律系三年级,你呢?」

「宫泽新吾,一年级新生,我也是法律系。」

宫泽新吾握着仿佛钢琴家才有的漂亮大手,一股温暖的电流悄悄地传过来。

原以为东京的人都比较冷漠,看来是他白担心了。而且站在面前的这位西御寺学长相当抢眼。

中等长度的头发对男生来说不是绑马尾求利落,再不然就是披头散发装诗意,西御寺学长却能够运用发雕

之类的定型液,将头发抓出一种时髦的造型感,好象电视明星一样。

虽然宫泽新吾对名牌一窍不通也不感兴趣,但是眼前这位学长身上的衣服光看质料就知道一定价值不菲,

绝对不是学生可以消费得起的。

这样高档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不但不会抢走他的光彩,反而烘托出不同于一般人的高贵质感。而且,他那

灿烂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像那些衣服看来那么……高不可攀。

如果人可以用分数来评比的话,他一定是属于九十八分以上的那一群人,宫泽新吾这么想。

「这么巧?你是哪里人?」西御寺谦人对宫泽新吾十分的感兴趣。

「北海道。」

「有家人跟你一起过来吗?还是这里有亲戚?」

「我不是一个人,我邻居也通过经济系甄试,所以我们一起过来报到。」

「女生吗?」

「不是,是男生。」

听见自己想要的答案,西御寺谦人频频点头以掩饰心中的雀跃。

「那你们……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

「我们的动作太慢,宿舍已经额满了,刚刚系办公室的助教给了我一些数据,等一会儿入学手续完成以后

,我们会在这附近找看看。」

「这样吧,我家就在附近,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真的吗?会不会太打扰学长了?」

「没关系,我父母住在夏威夷。现在有个朋友和我同住,不过还多出三个空房间,那里离学校走路只要十

分钟就到了,巷口就有便利商店和餐厅。你待会儿可以过来看看,如果没问题,下午我就可以帮你搬家。

「真的吗?」

不敢相信自己的幸运,宫泽新吾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但是他强忍住兴奋,因为,需要新住所的人不是只有

自己。

「不过,我还是要尊重我朋友的意见。」

「没关系,我跟你约下午一点好吗?就在侧门口,这是我的名片。」西御寺谦人从口袋里的名片夹拿出一

张乐团的名片给他。

「你在玩乐团?」宫泽新吾忍不住露出羡慕的表情。

「嗯,只是一点点小兴趣。」

「学长太谦虚了。」

宫泽新吾那双蓝色的眼眸看得西御寺谦人心神荡漾,不由得在心里幻想自己和他做爱时,他脸上会有的迷

蒙表情,甚至西御寺谦人发觉自己光是想下半身就有了反应,他不得不就此打住。

「快点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你的朋友吧,我还要去办选课的事情,不跟你多聊了。有任何问题都欢迎打电

话给我。」

「我知道了,谢谢学长。」

已经离开宫泽新吾有一段距离的西御寺谦人,还不忘回头对他叮咛。

「别忘了,下午一点钟,侧门口见,有问题就打电话给我。」

「谢谢学长!」

目送西御寺谦人的背影离去,宫泽新吾这才想起远藤直树应该还在一楼等他,赶紧按下电梯的下楼键。

叮咚一声。

宫泽新吾从电梯里走出来便看见眉头紧皱的远藤直树。

「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在哪边迷路了。」

「抱歉、抱歉,让你等那么久。不过,我跟你说,刚刚我在这里……」

宫泽新吾难掩兴奋的心情,将刚刚意外遇到西御寺谦人的事情向远藤直树描述,还将名片拿给一脸半信半

疑的远藤直树看。

「真的假的?有这么好的事情?这该不会是他赚零用钱的方法吧?」

「就算是又怎么样?我们本来不就是打算要租房子吗?如果他的房子条件不错,租金我们也负担得起,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