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情(出书版)-----韦昕

【文案】:

正前方出一小野貓,酷愛征服戲的男色俱樂部老闆尹子佟定為他下海權充「陪酒身」的男公;狂傲野貓天野自願從當樂吉他手任酒保,只因他煞到尹子佟。「有默契」的兩人定手牽手談一場戀愛……


朝夕相處,天野:床上,尹子佟只想和他來一場場的「激烈角力戰」;床下,他力撇清,和人搞曖昧!可惡,款不遵守「單一伴」守的爛男人,不要也!


天野血緣的弟弟「匪」,更為此要求分手!?尹子佟的感是:段「三角戀愛」夠刺激、夠好玩!天野呀天野,輩子他是定他了!

【楔子】

声声高喊的呼叫,热烈高昂的气氛,尽情舞动摇摆的歌迷,狂野高涨的热情,引爆了可容纳约五万人的东京巨蛋,还有许多买不到票无法入场的歌迷们全聚集在场外特地架起的大荧幕前同欢齐唱,场内场外安可声不断。

砸下重金打造的舞台,炫人夺目的视觉,震撼耳膜的音效与舞台上闪耀的灯光,正笼罩着全场由各地齐聚而来最为疯狂、热情的歌迷。

而造成这股疯狂的人,正是舞台上卖力演出的五人团体,也是在日本音乐界掀起一股狂热追逐风潮的视觉系乐团——L.I.E。

他们的音乐风格以摇滚乐曲为主,也有温柔无比的抒情曲,还有比较另类、堪称是L.I.E式曲风的歌曲,每一张专辑里都一定会加上这么一首由他们五人共同创作出来的歌曲。专辑中的歌曲也常搭配黄金时段连续剧的片头曲及片尾曲,更是广告商爱用的主题音乐,也因为如此,L.I.E的专辑常常一推出便很快的蹿上排行榜。这支乐团由主唱鹰仓若、吉他手天野纪、另一位吉他手尚人、贝斯手薰以及鼓手广司所组成的L.I.E,他们正在舞台上以最直接的音乐与歌迷互动交流。

「安可!安可!安可!」

为期长达数个月的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东京巨蛋,就在一片安可声中圆满落幕。

 

 

【第一章】

「魅夜」是一家专营男色的俱乐部。

店里男公关全经过训练和挑选,虽然不全是漂亮俊美型的,但每个人都有个人的迷人特质与风格魅力,加上店内有着高雅不俗的装潢及上等的服务品质,着实为魅夜打响知名度。

魅夜也不是一般人想来就进得来的,因为魅夜有严格的会员限制以保障店里的男公关和服务生的人身安全。整间店的灵魂人物除了老板夏予谦和尹子佟,店长黎恩祁更是魅夜的重要一员。

这三人的外貌与气质可说是魅夜的活招牌,几乎迷煞所有来到店里的会员,可惜他们除了在店内与会元浅谈小酌外,私底下不曾与会员有任何亲密过甚的关系,至少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会员能成功邀请他们坐下来畅谈畅饮,更别提共度春宵了。

「先生,很抱歉,您不是本店会员,不能进来。」魅夜店外的保镖礼貌的说道,将男子拦在外头。

「会员VIP卡也不行?」天野纪扬扬手中由经纪人骆扬借给他的一张设计很特别的VIP会员卡。

VIP会员卡是魅夜极少数会员才能得到,必须由老板或店长亲自发出。

报表看了一眼宝蓝色的VIP会员卡,那是由尹子佟发出的,再确认右上角的编号,脑中迅速浮现记忆中的会员资料。

他看眼前身材修长,应该有180公分左右、有着英挺五官的帅气男子,微扬起眉,眼中带着怀疑。

「这张会员卡的所有人并非先生您,很抱歉我们不能让您进去。请问这张VIP卡是您捡到的吗?」

两道英挺的眉立即一皱,不羁的性格更添一个慑人、狂傲的气势。

混蛋!他天野纪需要去路边捡别人的东西吗?

即使刚搬离家时,他曾过了一段极为贫苦的日子,但他从来不曾低头抱怨过,所有一切都是自己努力换来的。

被挡在门外已经够不爽了,现在保镖最后那句话和那眼神更让他倍感侮辱,顿时火气立即攀升,中、英、日语的连串咒骂不自觉地说出口。

「Shit!你他妈的现在是怀疑我?」

天野纪从不曾受过这种屈辱,在日本哪个人看到他不是哈腰逢迎,几时需要受这种鸟气了?

要不是刚结束L.I.E在日本的巡回演唱会,骆扬极力推荐他来台湾度假顺便放松心情,还借他魅夜的VIP卡,说是朋友开的店要他有空就去玩的话,他现在早就在东京家里那温暖可爱的床上睡得昏天暗地,忘了现在是何年何月,自己又姓啥名谁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张卡持有人是骆先生,若非本人,我们一概不允许入店。」

「你敢说你刚才不是那个意思?你知不知道我有权控告你诬陷?给我叫你们老板出来!」

天野纪再次咒骂不断,这次连骆扬一起骂了进去。

骆扬拿张卡就要他来,也没说这家店他妈的规定那么多,现在进去也不是,就这样走又不甘心,搞得原本的好心情全毁了!

其实是天野纪自己忘了骆扬曾交代他的话,才会搞得这般狼狈。

「先生,若有得罪的地方很抱歉,我们还是不能让您进去。」面对客人的狂涛怒气,保镖仍是训练有素的维持该有的礼仪。

正当天野纪还想再说什么时,有道轻柔的声音插了进来。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声音,不高也不低的嗓音,清清淡淡的,犹如春风吹拂过般的温暖柔和,才开口便让现场过于紧绷的氛围瞬间消散。

「发生什么事了吗?」

尹子佟在楼上办公室时,就透过监视器将大门外的争执全看在眼里,这种事情通常不需要他亲自出面,但刚才一时无聊,他把音量开关打开,好像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尹哥,这位先生拿着骆先生的VIP卡。」

「哦?」

看了天野纪一眼,尹子佟接过天野纪手中的会员卡。

这张卡确实是他送给骆扬的,上头有他特有的隐藏标志设计,只有他看得出来,再深深看了这位年约20上下、看自己看到发愣的男子,尹子佟浅浅笑了。
一件款式简单利落的名牌衬衫,三颗衣扣随性的并未扣起,下面搭上一条合身的皮裤,虽然没有舞台上令人亮眼惊艳的服装和打扮,他还是认出眼前的人就是由骆扬带起、红遍日本大街小巷的L.I.E乐团里的一名成员——吉他手天野纪。

只是骆扬并没有告知他会把VIP卡借人。

「很抱歉,是我们的疏失,天野先生请跟我来。」

尹子佟礼貌一笑,领他进入店里后,立即要服务生先带他到座位上。

而天野纪直到被这轻柔的嗓音一唤才回过神跟在他后头,为自己的失神和无力的盯着对方感到一丝窘迫。

没想到自己在演艺圈里看多了各类俊男美女,L.I.E的主唱鹰仓若也有一张能让人神魂颠倒的天使脸孔,朝夕相处下他都不为所动,但现在却为眼前只是看了一眼的男人而精冷的移不开视线,这消息若传回日本,肯定会被那几个人笑掉大牙。

只能说着男人的气质和容貌刚好对了自己的味,天野纪下了这样的结论。


◇ ◇ ◇ ◇ ◇ ◇


随后,尹子佟拨通电话给骆扬。

「小扬,是我,你是不是把卡借人了?」

(我借给小纪了。啊,小纪就是L.I.E的吉他手,他已经到了吗?)

「现在正在店里,你怎么没事先通知好让我安排?」

(我有交代小纪要过去魅夜前先打电话给我,看来他又忘了。抱歉,小纪对乐团以外的事情常记不住,想必刚才一定给你带来麻烦了。)

当时天野纪表现出来的态度似乎不是很感兴趣,所以骆扬并没有事先通知尹子佟,怕他到时候都准备好,结果天野纪却没有去反而对好友不好意思,不过现在看来,他当初应该先打电话知会一声才对。

「那没什么。」

(我太了解小纪了,他那个性怎么可能会没什么!对不起啊,有时候他说话比较「直接」一点。)

何止是直接!

尹子佟想起刚才的画面和咒骂,仅是轻笑没多说什么。以L.I.E在日本的知名度,想必天野纪是不曾吃过闭门羹,不过L.I.E尚未到台湾发展,除非是关注东洋音乐界的人,否则不太容易认出天野纪,尤其还是他下了舞台后的平素打扮。

(对了,小纪这次主要是放假去休息的,另一方面也是暂时躲避一个疯狂歌迷,他必须等到公司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才能回来,所以他大概会待上几个月的时间。)

「发生什么事吗?」

(嗯……有个非常迷恋小纪的疯狂歌迷经常不断打电话骚扰他,更是寄了各种猥亵、怪异的礼物和信函,不过这个歌迷太狡猾了,一直逮不倒人……)
骆扬顿了一下,似乎觉得不知该怎么说。

(在不久前刚结束的东京演唱会上,这名疯狂歌迷得知他们将会休息一段时间,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溜到后台拿着刀要伤害小纪,说要把他永远留在身边;当时只有小纪一个人在后台,他还没来得及制伏对方,对方就被随后闻声赶来的工作人员给惊得跑掉了,当然这件事立即被公司压下来。)

「我知道了,这边我会帮你多留意。」

(真是太感谢了,有你在的话,我想小纪是不会有危险的。我也会尽快帮他们重新寻找安全的住所,小纪在台湾的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照顾他了。)

「你突然这么客气反倒让我不习惯,放心,我会的。」

两人再聊个几句后便挂断电话,尹子佟随即来到天野纪的座位旁。

「天野先生,刚才很抱歉,今晚所有的消费由本店招待。」

「不用了,我不是来白吃白喝的,只是想来放松心情。」语气中仍明显带着不悦。

「天野先生,不用这么客气,刚才听小扬说你是来度假的,就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

生疏客套的语气和商业式的笑容让天野纪微挑起眉。

「别叫我天野先生,和小扬一样叫我小纪或是纪。」

尹子佟轻点点头,尹子佟招来身后的服务生送上餐点和酒,接着浅笑问到:「有看上的公关吗?还是要我介绍?」

在等待答复的同时,天野纪突然拉过尹子佟的手臂,让他跌坐在自己身边,再次语出惊人。

「我要你。」

天野纪直勾勾的炙热视线紧盯着眼前仍维持浅淡笑容的俊美脸孔,尹子佟并没有因为他的这句话儿怔住。

天野纪的手劲不大也不小,不过少有人知道尹子佟有着与外貌不相符的跆拳道黑带资格,真要挣开天野纪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像天野纪这样的人,他知道不能以强硬的态度面对。

「我不是公关。」

「我知道,我就是要你。」

「我不陪酒。」

「你可以不喝酒,只要陪我聊天吃饭。」

「我可以安排店里最红的公关来陪你。」

天野纪摇摇头,「我只想要你陪。」

「我还有工作要做,无法只坐在这里。」

「我记得小扬提过,魅夜里还有另外一位能干的老板和店长。」

天野纪见招拆招,两人定定相视着没再说话,直到好一会儿后,尹子佟终于轻笑出声。

尹子佟紧抿的唇角勾起一道优美的弧线,成熟迷人的笑容让天野纪再次看到呆傻了,因而忽略掉那双黑亮的眼眸里正闪烁着有趣的光芒。

也好,最近正无聊着,好久没遇到这种狂傲的小猫了,忍不住让人想把他的爪子磨平,调教得服服帖帖的。尹子佟的心中浮现一个计划。


◇ ◇ ◇ ◇ ◇ ◇


几个小时下来,两人已经开了几瓶酒,不过皆未见醉意,交谈也变多了。

两人没有主题的闲聊着,从电影、音乐聊到生活、旅游等等,天野纪刚开始也颇为意外,自己竟会和才相识几个小时的人谈这么多。平时在乐团里,他虽然不像鹰仓若那样寡言冷漠,却也不是多话的人。

之后他们开始熟稔的直接称对方名字,当他听到尹子佟叫自己「小纪」时,天野纪还为此开心的多喝了几杯,先前在店外的不快全一扫而空。
尹子佟再次替天野纪倒酒。

他发觉天野纪其实不像想象中那般难相处和孤傲,虽然言谈间还是很轻狂,但只要不踩进他的禁区,他就不会生气发火。

即使他还很年轻,思想却很成熟,闲聊中也听出他有着崇高的目标与理想。

才出道没多久就开始窜红,至今三年已经打下稳固的根基,他们打算开始往国际舞台迈进,也正在极力安排与进行中。

看来天野纪并非是一只虚有其表的小猫,不晓得他还有什么面貌没有展现出来?呵呵,就不知道他在「那个时候」又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想来这阵子应该不会太无聊才是。

天野纪并没有看出眼前尹子佟那带有深意的笑容,即使在复杂的演艺圈生活,毕竟他还是太年轻了点,比不上尹子佟的世故老练、精明圆滑。

「子佟,我好像还没问你怎么认识小扬的。」

「我跟小扬啊,几年前在涩谷一家酒店认识的。那是在魅夜开幕之前,我和予谦到日本想多学习别人的经营方式,然后遇上小扬,后来我们还蛮谈得来的,小扬那段时间也带我们去了不少酒店。」

「果真是他会做的事。」天野纪笑道。

有个爱泡酒吧及夜店的经纪人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坏,像他和鹰仓若就是在Live House演唱时被骆扬挖掘出来的。

「你呢,为什么那么多国家不去,反而选择来台湾度假?」

「那是因为小扬一直要我回来看看。」

天野纪端起酒杯却没有喝下,只是盯着杯里的金黄色液体。尹子佟知道他还没说完,静静等着。

「我母亲是台湾人,我的中文就是她要我学的。几年前,她突然留下父亲、我和弟弟妹妹,自己回到台湾另建新家庭。当时父亲还很难过,可是他竟然隔没多久后也有了新的对象,并打算结婚。不应该这样子的,不是吗?他们以前那么恩爱,为什么一夕之间说变就变?可是我什么都没说,如果父亲再婚会比较快乐的话,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我知道我继母不喜欢我和弟弟妹妹,可是他们还小,我要继母好好对待他们,自己则搬了出来。也是那时候开始,音乐变成我生活中的唯一,只有从小跟着我的吉他不会背叛我、只有音乐是我所能掌控的。看着每一首创作触动大家的心弦,引起大家的共鸣及回响,只有那一刻我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天野纪淡淡笑着的脸上有些微的苦涩。

虽然是他自己选择离开家里,但当时他父亲并没有挽留他,只有那双沧桑的眼眸中透着浓浓的歉意,他顿时感觉到自己被遗弃了。

事隔多年,他可以忘了父母离异所带给自己的伤痛,但那双眼眸、那一眼,他永远也忘不掉。

「我很抱歉。」尹子佟端起酒杯与他的杯子轻碰,暗怪自己聊错话题。

眼前的人已不复见原先的自信与傲气,沉重的气氛让尹子佟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这才了解原来天野纪个性会如此,全是因为要保护自己,不想让人靠近、不想与人深交。

仰头饮尽杯里的酒,天野纪对他露出一个「我没事」的笑容。

「都过去了,抱歉,是我说太多了。」

或许是回到从父母离异后就再也没踏上的土地,或许是酒喝多话也变多了,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有共同认识的人……总之,天野纪意外自己竟然轻易卸除心防,对尹子佟谈及自己的私事,以及心底不曾对任何人说出口的情感。

鹰仓若和骆扬可能都早已看出他是将自己所有的情绪藉由音乐创作发泄出来,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由自己口中说出来。

「好久没有回来,感觉变了好多。」

「有特别想去哪里吗?」

「没有,目前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他个几天几夜几连开了30场演唱会真的非常、非常的累累」

尤其最后一场东京演唱会更让他累翻了。

他们回到发掘L.I.E乐团的东京,由于L.I.E结束这最后一场演唱会之后,将会暂时休息并停止所有公开活动长达半年以上,为此有许多歌迷从各地赶到东京,无论如何都要参加这最后一场演唱会。

看着前方一片黑鸦鸦的人海,L.I.E全员情绪也特别激昂,感动大家的支持,并为所有歌迷额外献唱几首还不曾发表过的新曲,全场情绪高涨,演唱会还因此延长将近一个小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