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在逃 上————陶农

     第一章 情结

   「主嫌在逃……。」小咪困难的念出报纸标题,他妈的,就已经很久没看字了,报纸还写的那麽罗唆干嘛!

   「闭嘴!」阿飞也受不了了。

   他的女人把报纸念来念去,反反覆覆老那几句,听了就心烦。

   「开电视!」

   正好遇上整点新闻,阿飞又暴躁的叫小咪把电视关了!

   选市长、立委抨击,他妈的,关他什麽事!

   阿飞拿起电话,拨给南堂堂主阿南:

   「到开会堂,我找你。」

   「是,是,老大。」突如其来,电话那方的阿南有点措手不及。

   阿飞叫小咪出去,现在烦到不想见到她。

   刚才小咪反反覆覆念的”主嫌在逃”,令他感冒。

   尤其是那个”逃”字。

   “逃”本身没什麽好不爽的,偏偏昨天就有人反反覆覆实践了”逃”这个行动。

   「死也不给我干吗?」

   小安。

   又爱又恨的情人。

   昨天一次又一次从他屌前脱逃,拚命的求他。

   「求求你,求求你,我们已经不是情人了。」

   所以死都不给他干吗?

   阿飞下意识的狠狠强奸了他。

   就连之後在浴室,他都用了强力水柱,教训那发浪野猫的血淋淋伤口。

   直到他求饶昏厥。

   不给他自尊,不给他温柔。

   因为他想逃走,又想回头挑衅。

   恶毒的一只母猫。

   就是如此,让阿飞直到今天都如此激动,无法冷静。

   纵然那家伙已经被他抬进了医院躺。

   阿飞最爱的亲弟弟,逃。

   叛帮的旧情人陈晨,逃。

   全都比不上阿飞严格处置小安~~那个嘴里说要逃,转眼又温顺的像奴才侍候著他。

   复杂的情结。

   一切恨与罚,竟然都源於他对那女人的情绪。

   小安是阿飞第一眼看到,就决心不想忘记的人。

   六年前,阿飞克制心头的浮动,与小安拖磨许久,两人最终竟也成了情人。

   阿飞不会折磨情人,至少他没有折磨过该死的晨晨。

   他以前也没折磨过小安,对他疼惜有加。

   什麽时候打起小安?

   很久以前,弟弟阿修说,遇到小安的下午都会拉肚子,所以阿飞一连教训了他好几天。

   一教训完,又把拉他上床,恣进恣入。

   从那时开始吗?

   阿飞最恨阿修被人伤害,从小,在他的强力呵护下,没人可以伤害弟弟,除了……那女人。

   妈妈。

   其实阿飞也深爱著她,因为她人好的时候,也替他洗澡吹头,替他穿衣。

   甚至……乱伦後,年纪尚小的阿飞也会有舒服的感觉。

   只是,他恨妈妈也伤害阿修!

   他从小就希望他能完全的控制妈妈,甚至会打伤她也没关系。

   偏偏妈妈发什经的时候,是谁也控制不了的。

   他真的不希望妈妈死掉,因为他依爱著她。

   为了保护阿修,他弄死妈妈。

   这到底是为了什麽?

   小安又为什麽要用一样的方式招惹他?

   明明听话的不得了,却计算著他的弟弟阿修。

   温顺又背叛。

   逃离又挑衅。

   已经注定让阿飞用残忍的手段对付他。

   痛苦的感觉,到哪天才能脱离?

   至今还想逃他的小安。

  *  *  *

   阿南一进到会议室,只见一个人贼头贼脑的站在里面。

   「阿洪!没老大交代你也敢进来!」

   「真有气魄啊,还真以为你是大堂主吗?」管个南堂能干嘛?能接下北堂才有锋头吧!

   「你在这干嘛?」

   「昨天程哥在这里叫的很惨,你没听到吗?」

   阿洪明知故问,昨天阿南忙著审问刺杀老大的嫌疑人等,怎麽有空?

   阿南一听到小安的事情,果然神经一紧:

   「昨天这里发生什麽事?」

   「没什麽,昨天程哥被人奸,抱著我的脚,求我救他。」

   「谁动他?」整个脸色阴沉起来。

   「你问他,他还没挂,躺在医院,你问他。」

   「干你妈!你那时站在一旁看热闹?干~~!」拳头发抖,要不是老大马上要来了,阿南一定把这禽兽揍倒在地!

   「你火什麽?你看到老大在干小安,还不是缩在一边不敢吭话

。」

   「老大?」为什麽要在这里?不回床上?程哥为什麽又会求阿洪救他?

   皱著眉头,不了解。

   阿洪看定了阿南今天依旧没种,心底十分得意。

   他可是连老大都敢暗杀的人,这个阿南,除了怕老大,也没什麽鸟作用。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麽!」阿南气腾腾的看向阿洪:

   「老大马上要过来。」

   阿洪英姿挺挺的神姿,一听到老大要来,突然一转眼,人就溜闪乾净。

   留下阿南一个人站在会议室。

   环顾桌面凌乱的桌布,歪斜的椅子,以及被水平移动的大桌子

   他想起有一天,程哥在老大桌子底下摇动的画面。

   他真的不了解老大。

   半年多前只为了吴济风那小子的事--後来他才知道原来是跟老大的弟弟有关--,就为了那两个人的事,老大可以狠心把程哥刑废。

   想到那长长的数十日,煎熬与痛苦。

   老大派他刑小安,他真的已经弄到不忍再下手的地步,可是只要一把事情交手给别人,他又怕极了程哥不是落在自己手里。

   老大当时的意思是弄死为止,所以阿南隔天还是又乖乖回去亲手处理。

   真的怕其他人下手太毒了,阿南只好咬牙回去亲手刑烂朋友。

   很痛苦。

   他那时还冒著生命危险,偷偷喂小安吃毒品,不然他不知道他要怎麽撑过去。

   只要小安一恢复意识,阿南就告诉小安今天是第几天了,但周围的打手立刻就上前开始狂打起来。

   阿南根本看不到小安的反应。

   唯一有一次,阿南刚喂他吃完饭後,阿南告诉小安明天会用哪种方式处置他,小安突然开口说,只要不是老鼠就好了。

   站在旁边,当时还没被老大挂点的北堂堂主小北,还故意道:

   「去墙边抓两只肥老鼠,塞在那小子嘴里。」

   令阿南心疼的,是程哥当时的反应是立刻晕过去,挨刑的时候,程哥能撑就撑,尽量不晕过去,可是当时只是一句话……。

   怪小北本来就跟程哥有过节,尤其小北最恨北堂的手下还记得程哥也待过北堂,还是天道盟时代的成组长亲信。

   阿南知道小北怕程哥来抢他位子,所以等程哥大护法的位置一被老大废掉,小北对付程哥的手段严厉万分。

   「老鼠有什麽好怕的?」阿南自言自语。

   第一天,程哥就直接被丢进了北堂地下室的蛇窝,小北叫人塞了整窝的老鼠下去。

   阿南劝过程哥不要哭,因为在北堂负责送饭的就是小北,他能饿你、渴你就不会放过。

   无奈,阿南知道小安待在里面的好几天,只要一清醒,就会开始大哭。

   「再哭会渴死的!」

   阿南本来以为是因为头几天,程哥不适应,後来换了地方发现程哥的表现不会如此。

   加上那次一听小北说了老鼠,程哥马上就晕过去,阿南才确信

:程哥真的一点都不能见到那种小动物。

   程哥与蛇鼠一窝时,不管多渴多饿,醒来总是哭。

   就算阿南曾经找机会把嘴里的口水弄给他吃,还是抵不过他眼角水份流失的速度。

   门被打开了。

   阿南吓了一跳,赶紧丢开往事。

   「去医院盯住小安。」阿飞冷冷的语气。

   临走後,突然忍不住回头多交待了一句:

   「伤的很重,看著他。」

   阿南愣在原地,已经搞不清楚程哥跟老大,到底还是不是大嫂与大哥的关系。

(本章完)

***1.呵呵呵,贴了快一年,主角都是济风那只,现在好像有点点新意了,呵,不舒服的地方就请大家见谅,以後有机会我再写稍微正常的东西

2.阿飞风评不好??呵,我对他印象也不怎麽好***

第二章 心机之一

   「成老大。」阿飞绷著一张脸,要笑不笑。

   「坐。」

   「成老大有什麽指教?」阿飞生份的。

   成董也算阿飞的长辈,礼貌上是该称呼一下,可惜阿飞一向不爱多话。

   「这样吧,我就快人快语,你这几个月的帐我看过了。」顿了一下,指间交握在手杖前,轻轻弹动著。

   阿飞的眉头愈蹙愈深,他知道场子这阵子很不赚,帐面相当不好看。

   「关於公司的进帐……。」

   成董手一扬,止了了阿飞的解释:

   「龙老大的时代,我就是公司的总务,帐我会看,不用你解释

。」

   「这是因为……。」

   「因为你酒店出了麻烦?听说你歇了不少天,到今天还没恢复

?」托起景德镇的名杯微微品了一口茶:

   「唉,我只简单说句话,我做生意喜欢稳定,不爱被别的事情绊住。」

   「我保证这几天整理酒店不会影响到公司。」

   停止阿飞说下去,又啜了一口茶,等的阿飞很心焦。

   「我想退股。」

   「成老大!」

   十分震惊的话,阿飞知道事情严重了。

   「我拿回一半股金,以後你也不必来跟我解释这些了。」随意翻翻手边的帐本。

   「成老大,能不能再给一次机会。」

   「阿飞,你人贵事忙,烦心酒店,又要标工程,前阵子公司被抢,我就已经开始在考虑了。」

   「成老大,这种事,以後不会再发生了。」

   「你一个人两头忙,真的是很努力。」

   听出对方的讽刺,阿飞沉默了一下:

   「我这几天会找个头出来管场子。」

   「行了,那是你一个人的公司,我不花这精神过问。」

   「成董,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终於有点恳求了。

   「机会,是天天都有,我没有不给。」

   阿飞在心里拚命诅咒这个老不死!

   北堂是帮内的重要收入来源,在龙老大时代就是已经是经营重点,归给”北鹰组”旗下,整个北鹰组的人偏偏就跟阿飞不合,阿飞当时从没涉入。

   突然之间,龙老大被仇家干掉了,他好不容易争夺到地位,扛起霸子,趁机跟天道盟分家,但北堂的一半资金却落入成老大的手里

,所以阿飞现在才不得已要处处受制於对方。

   「这样吧,我再等上一个月,如果投资它还远不如投资其它事业,飞老大,你也不能一直叫我白花银子吧。」

   “屁!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要不是你当时趁机霸占那麽多钱,现在北堂根本轮不到你放臭屁!”

   「谢谢成董!」还得不甘愿的虚情假意一番。

   「我对北鹰组有感情,我跟死去的龙老大,就是在那里打了天下,不过,」又停顿了一下,弄得阿飞心里毛毛的:

   「自从你扛了龙老大的位,公司里管事的小毛头,我一个个都喊不出名来,阿飞,你办事,我是能放心,只是,你也不能老是放著我们公司不管。」

   「成董,我一找到适合的堂主,会立刻带他来见你。」

   「唉,」意兴阑珊:

   「免了,那些新面孔的,我年纪大了,看了就忘。」

   阿飞有点找不到台阶下,脸色涨著。

   这老头摆明的就是要阿飞让北鹰组的旧成员接任北堂堂主嘛!   阿飞当然一千个不愿意,万一他们联合起来把场子吃了,阿飞还搞屁呀!

   还好成董拿开了帐本,慢慢走到沙发,推开茶几上的拼图,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也不再提公司的事了。

   谈著谈著,成董突然问道:

   「听说你之前曾把身边的人逐出去了?」

   阿飞震了一下,怎麽会突然问起小安呢?

   神色尽量自若的回答:

   「我手下犯了点错,我最近又让他回来。」

   成董拿起火柴正要点燃烟斗,阿飞赶紧递了打火机过去,成董比了不用的手势,一阵轻烟缭绕後,才缓缓继续接口:

   「既然都出去了,就别又让他回来,这样进进出出的,看起来很复杂。」

   「我只是给他一个抵错的机会。」

   「啊,看我这记性,我想起他来了,小安是吧?」

   阿飞脸色当下变得很凝重,不是随便人的名字都可以从成董口里吐出,他不晓得成董肚子里打著什麽鬼算盘。

   「哎呀,你脸色别那麽紧,小安当年是我们北鹰组的人,因为正好拜入我门下,跟你同辈,又替我代理了几个月的组长,嗯,这小子还挺贴心的。」

   「所以我把他留在本部,派了他点事情做。」阿飞顺口接话,他不想让小安过去北堂,从来就不想。

   「只是聊一聊,其它的事就等你仔细想一想,不送了。」

   「成董,关於……。」

   成董又抬手打断阿飞:

   「银子在我心里实在也算不上什麽大事,我是个念旧的人,可惜,你公司现在那班小毛头,实在熟不起来,再看看吧。」挥挥手,已经下逐客令了。

   阿飞一肚不快的走出成董的办公大楼,成董的意思很明显,他要由天道盟的人接北堂。

   阿飞已经刻意把那几个北鹰组的旧份子弄到其它堂口去了,就是防著场子被他们搞手脚。

   如果按成老大的意思,又要天道盟的人,又要阿飞身边的人,那唯一的选择,就只有小安。

   当年阿飞一接位之後,立刻把小安从北堂丢来本部,就是不想给他任何机会接触场子。

   小安跟北堂的渊源太深厚了,阿飞当年跟北鹰组的人暗中较劲的很凶,而小安,就是彻头彻尾从北鹰组出身、在北鹰组拿到地位的

   阿飞不肯让小安再回去。

   但今天成董已经施了这麽大的压力。

   如今,阿飞势必要两相权衡取其轻。

   阿飞一走,小安像只猫一烟溜的蹑了出来,穿著轻便衣服,跪在地毯上,身体懒懒趴赖在茶几上,拿夹子继续拼著未完成的拼图。

   成董抽完了雪茄:

   「小安,那图你已经拼很久了,别玩了,过来陪我赌一把。」

   小安微微仰起脸,发根还挨在茶几上,调皮的笑了笑:

   「成叔,饶了我吧,你知道我逢赌必输。」

   「跟我都输不起吗?我们掷骰子比大小就好了。」

   「要赌什麽呢?」漫不经心的语调。

   「问事情。」

   「那成叔你先选。」

   「比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