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在逃 下————陶农

     第十二章 迫离 上

***每次都想……再给小安多一场英勇的戏吧,无奈,每次都精简的可以***

   小安从澎湖回到了台北。

   坐在北堂的办公室里,关上门,隔绝外面的一切。

   手机突然传来简讯,小安回拨了脑海里的三通电话,都是不转语音的号码,小安分别让三通都响了八又二分之一响,然後挂掉。

   不久,小安回拨自己的传呼信箱,果然有了一通留言,小安听过就删:

   「小安,我们的头这次很火爆,你今天多保重。」

   今天吗?

   小安窝在皮椅上,烟一根接著一根,抽的很猛,怕今後也没人替他烧香火了,还是生前自己好好抽一抽吧。

   留言的是竹联帮某堂口的人,欠他一份情,今天最後一次密告,自此两不相欠。

   小安再次拨电话向成叔的助手确定大家在外面的密会,成董今天会出来,竹联帮也会杀过去,自己,则在现场负责了结一切。

   自此,北堂的场子完全落入阿飞手中,成董的资金目前名义上是小安的,两人同时被竹联帮干掉後,阿飞自然也无须把钱还给谁。

   小安本来有股冲动,想在成董某个小安可以动用的户头上动手脚,把那笔巨额私吞给阿飞,但还是忍住了。

   他重视阿飞日後的性命,胜过於他能留给阿飞一个情。

   不想给爱人任何解释了,让他恨他,虽然会不甘心,但这是让爱人忘记自己的最好方式。

   接著就是联络阿广去炸保险柜了,可惜那是小安的保险柜,不是阿洪的,小安知道他给阿广的密码是打不开保险柜的,因为保险柜里只有小安的一张五专毕业证书……。


   他只想把阿广骗走,日後他还是阿飞得力的大将,他希望他们都能先走……。

   接著,就是今天的最後一通电话,小安突然忍住没拨,这通是要给阿杰,希望他能誓死保护阿飞,可是……阿杰真能一如往昔吗?   为何他从阿东的刑房出来後,就对阿杰多了一分戒心?阿杰可能跟暗杀老大扯上任何关系吗?一直有直觉,一直没勇气证实。


   虽然小安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试阿杰,但阿飞的安危……他试不起。

   上次阿飞遇刺的时候,是他短暂几天不在阿飞身旁的日子。

   现在他永远都不会在阿飞身旁了,阿飞的性命……他到底能信谁呢?

   还在发呆的当下,阿洪已经踢开办公室的门进来了!

   「小之,你在搞什麽鬼!」

   小安吓了一跳,缓缓回过神来:

   「你进来都不用敲门的?」

   「你今天晚上不让场子营业?」

   「对。」

   「你在搞什麽?」

   小安饱饱吸了一口烟:

   「我今天不想让这里的人坏我大事。」

   「他妈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他妈的为什麽升阿广当副的

,他妈的为什麽我没份?」

   「阿洪,因为……我要把你带去天道盟。」

   「靠!骗鬼!你要我去我就去啊?」

   「你没有选择。」

   「我才不信你会给我好处,还是你想要我当替死鬼?」

   「你没有选择,你非跟我过去成叔那里不可。我要放弃这里,我要放弃阿飞,这里唯独你……。」

   「我怎样?我怎麽知道你是不是在玩阴的?我根本还没干过你一次!」

   「阿洪,你非跟著我过去不可,谁教你手上有我的证据,我怎可能把你留给阿飞好暗搞我?」

   「你真的要我过去?可是你前几天天天跟老大见面,我怀疑你跟老大联手要弄掉我!」

   「我不想弄掉你,我一直选择你。」

   这一番话把阿洪狐疑了半天,小安要他一起背叛老大投靠天道盟?总觉得怪怪的,可是小安的虚实,阿洪一直探不准。

   「洪胜,你没有选择,我不会把你留下来给阿飞的。」

   「我要考虑。」

   「你没有选择,因为我已经先把你出卖给阿飞了。」

   「什麽?」

   「我已经告诉阿飞,阿东暗杀他的事情,就是你干的。」

   「你!!」阿洪的枪已经对著小安的头部高举。

   「阿飞现在就会找人干掉你,你跟不跟我走?」

   「程安之,你太毒了。」

   「你现在杀了我,阿飞还是会追杀你,而且你会连天道盟都没处靠。怎样?上车,你走不走?把你所有的人一起带著,我投靠成董想要多点人势。」

   小安这次杀的阿洪有点措手不及,但阿洪转念想想,如果小安真的要他死,早就可以跟阿飞出卖他,何苦现在还特别通报他?

   阿洪早该想到,小安消失七天後来躺在医院里,很可能就是跑去审问阿东,阿东里面有他的手下,他那时一定早就被手下出卖了!

   「我先联络手下跟著。」阿洪开始在小安面前拨电话,但阿洪跟属下的话中有话,他特别吩咐其中一个亲信把小安和阿飞的犯罪证据都拿出来,阿洪开始要时时把那些东西摆在看得到的地方。


   小安故装不知,继续抽他的烟。

   阿洪的所有手下全被盯住了,只要有人开出北堂去拿犯罪证据

,小安的人就会偷偷跟踪。

   「报完佳音了没?可以一起走了吧?」

   「走吧。」阿洪想到反正小安已经要背叛老大了,他再继续窝在北堂,不但堂主位子没屁望,可能还会先被阿飞干掉,不如就继续用犯罪证据威胁小安,这次没有老大跟阿广搅局,他一定可以好好征服小安,成为小安言听计从的新老大!


   一想到此,阿洪缩头一刀、伸头一刀,不如收拾一脸怕东怕西的孬表情,收了枪,一把把小安扯进自己的怀里,看吧,小安这人虽可怕,但到头来也是个欠人干的屁精,不然那天明明被老大干的要死


,怎麽还会一脸兴奋表情?

   小安安稳的靠在阿洪身上,淡淡道:

   「我们走吧。」一起去死吧!

   脸上没有透露任何杀气,只是一迳恬恬笑著。

   上了车,阿洪思绪开始乱飞,对了,一定是阿飞已经不能满足小安了!小安才会找上曾经让小安欲仙欲死的自己!

   他们把车开向天道盟今天开会的地盘,整车和後面好几部车全是阿洪的人,小安的单枪匹马消弱了阿洪不少戒心,阿洪开始色胆包天起来:

   「小之,我如果在路上就把你奸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是吧!

   「你舍得吗?」

   「你太高估自己了,我连小雪死在我面前,都没掉过一滴泪。

   「她比不上我的。」他妈的!原来女杀手从头到尾都是你洪老大的人!我干嘛自己吓自己吓了这麽久!这下好了,我连阿杰都不信了,现在要我找谁保护老大一路平安到澎湖跟阿广他们会合?


   「小之,我们先在路上干一炮,让我比较你和小雪的身体滋味如何?」

   「干!我们去晚了,成董以为我反悔了,这下子你只能陪我逃亡海外了。」

   「小辣椒心急了?放心,不会太久的。」

   「他妈的,你这种没大脑的人,怎麽还会知道让雪儿八月十八来酒店上班?怎麽还会知道让她填八月十八生?真他妈见鬼了!」

   「没见鬼,我马子什麽时候加入阿东旗下我是不知道,不过是我手脚快!一听到老大跟阿东固定要这日期的小姐,我偷偷背著阿东替小雪填资料,还好她连中国字都不认识,当初根本没填资料,笨阿东根本搞不清楚!」


   小安愣了愣,那段局部的失忆终於回来了,阿东一告诉小安,雪儿不是台湾人,很可能连大陆妹都不是,阿东曾听其他小姐说雪儿用很奇怪的鬼画符记下客人的名字,当时小安直接就联想到阿杰,对那时的小安而言,阿杰就是自己,小安不想接受,加上毒品虚幻的效果,小安那段记忆遂成了一片空白。


   「路边停车!」阿洪命令自己的手下。

   「你要干什麽?」小安的语调有点平。

   「干你呀!不然我怎麽安安心心中你的圈套。」

   「大哥,不是圈套,我就是不想再被阿飞玩了,才找个可以相信的人投到成董底下,你现在又来整我,你是连命都不想要了是不是

?」

   「小之,既然你那麽爱我,你就乖乖做我的女人,不要妄想处处控制我。」

   「好啊,那我非常客气的请您过去跟我一起拜新老大,这样你爽了吧?」

   「我说过我更喜欢你变成小绵羊。」

   「行了,行了,我哪一点像大饿狼?你带了一批人跟我拜老大

,我到时候还不是得乖乖听你的?」

   「那你就从现在开始听我的,」阿洪霸气的抢走小安手上的烟

,直接丢到车窗外,接著恶心八拉的亲腻道:

   「我不喜欢我的女人抽烟。」

   小安愣大嘴巴,整个人呆住了好几秒:

   「喂,洪胜大哥,你不知道我有烟瘾吗?」

   脸颊挤过来,立即亲嘴:

   「我知道,可是我不喜欢。」

   「……。」小安承认失算了,他没算到阿洪会恶心到这种地步

   「你们先下车。」

   「是,洪哥。」

   「拜托,现在不是打野战的时候。」小安至今还能冷静的苦笑

,他也真佩服自己。

   「我说过,不会太久的。」

   「万一你把我弄得太痛,你不担心我翻脸?」

   「小之,你那麽聪明,我就是担心你太快翻脸,我想到一个让你离不开我的方法。」

   「喔。」太聪明也遭人嫌,只好当个称职的笨蛋。

   「小安,这是以前警员办案的时候专门用的,涂一些在皮肤上

,就会让人痒的抓破自己的皮,你想我把这个玩意混进润滑剂里操你怎样?」

   「他妈的,来呀。」

   「你会一辈子忘不掉被我大棒子止痒的滋味。」

   小安能说什麽?现在不让阿洪操个痛快的话要怎麽脱身?

   万一在半路上就跟阿洪发生枪战,这样成董待会还肯安心赴约吗?

   当然只好心甘情愿陪阿洪在车上激情一场,操他妈的!

(未完待续)

第十二章 迫离 中1

   「小之,你喜欢我吗?」

   「我不知道。」

   「我已经听腻这个回答。」

   「喔。」

   「嘴巴还这麽硬,那我开始罗?」

   「Please come in.」

   阿洪错愕了一下:

   「你说什麽?」

   「他妈的,我在欢迎你啊!白痴听不出来吗?」

   阿洪开始嘻嘻笑著:

   「可惜,可惜,像你这种又辣又有劲的个性,竟然是个男人。

   「所以洪胜,还是下辈子吧,你跟个男人要花这麽多时间培养情绪,你不觉得辛苦吗?」

   「你是在激我不能干爽你罗?」

   不是,我正在破坏气氛!

   「那先买条裙子给你穿,这样我们两个都好办事。」

   「不用,不用。」趴在汽车皮椅上的小安立刻把自己的下半身剥个精光:

   「反正……裙子裤子最後……都是要脱光光的……。」

   他妈的,万一把我裤子丢到车外,你要我穿条裙子去见成董?那我不如死了算!

   「那我要把痒痒的东西涂进去罗?」

   「洪老大,您还真是客气。」

   阿洪见小安已经无招架的馀地,心底非常痛快,没想到上次为了老大命令,自保之下才上了男人的玻璃,现在……也是为了自保,担心小安过河拆桥,虽然他对干男人的欲望很模糊,但他很喜欢看一向强势的小安不得不对他让步的模样。


   「那种药涂进去了,会痒吧?」

   被条狗舔那里也一样会痒,洪胜你不用拚命强调。

   「求我!」

   「威猛无比的精哥哥,我迫不及待等著您对我横冲直撞,你不觉得天色已晚了吗?您再拖拖拉拉,我只好派个电报叫成叔不用等我们了。」

   「多嘴!」阿洪心头既担心,又有一种无名的刺激感,小安果然有勾引男人的淫贱本性!

   阿洪跪在车里,往前一抵就进来了,但小安只顾死命敞开大腿

,动都不敢动,因为他已经感受到痒的威力。

   「你怎麽那麽松?」阿洪语气满是讶异。

   纵然小安心头有沉重的使命,但一听到竟然有男人对他这样不屑,小安差点就要当场发飙,理智之下,努力冷却自己:

   「是啊,是啊,被前任挤坏了嘛。」

   没听出小安讽刺的意含,阿洪反而开始安慰起小安:

   「没关系,看在你那麽能干的份上,我不会太计较。」

   小安极度的克制力当场到达极限,他妈的,洪胜你这个小不点想要被我夹出来也不是办不到!

   骨盆腔的肉壁狠狠一夹,他妈的,痛痒交加!

   阿洪一不小心就呻了一声,操,今天怎麽这麽快就想射出来了

,不行,要忍著,阿洪继续重重往前进攻,小安手抓搅著椅套,咬牙喊著:

   「你现在敢停试试看!」

   不能停,体内愈热愈难受,痒与渴成了平行线,阿洪愈无理的闯进来,小安愈是无法放他走,因为~~痒的要人命!

   阿洪拔前拔後,攻不胜攻,今天的感觉很怪异,可能是大事临头有点紧张,又隔著一层套子,阿洪说不出什麽特别的感受,反而是心理上的刺激比较爽一点。

   他妈的,你这大言不惭的男人能不能中用点!

   小安见阿洪很快就消退了,本来应该庆幸过程如此精简,偏偏体内不知被涂上什麽玩意,一发现阿洪的触感退出了,立即发起火来

   「去叫你手下进来!」

   「小玻璃真的离不开我了?可是我们正在赶时间啊。」

   「非常好,给我一分钟。」

   两人的视线正好就活生生交会在汽车的那根排档上,阿洪眼神闪过淫秽的暧昧,小安拨回了视线,死咬著唇,穿回裤子,瘫趴在车椅上,死抓著椅子,全身颤挛了一分多钟。


   「小可爱,别忘了我还有手呀,要我帮你吗?」

   小安正在难过,无法说出任何一句话,但顽倔的个性又让他不甘沉默,断断续续传来呻吟似的短句:

   「手……我也有……你不觉得……原子……笔……都还……比你……有……用……一……点……吗?」

   「今天的药量还只是小意思。」

   那还真谢谢你,真不知道老天怎麽会把你这种骗人的体能配上那张自大的脸蛋?

   「好了,开车吧。」现在换成阿洪发号司令,把一车的人叫回来,还邪恶的在小安耳边淫声道:

   「小屁眼要不要做在我腿上?」

   瞪他一眼,当然要!

   手下一上车,见车椅像狗啃被撕咬一大块,整车的气氛突然变得很怪异。

   小安坐在阿洪腿上不停扭动不安著,全身汗流浃背的又将前座的皮椅咬出齿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