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休书》[ 调教文 ]——作者:雾舞宁妖

《我和情敌结婚了》[ 娱乐:陆其彬和方演严格来说是情敌。然而这年头情敌居然都可以结婚的? 方演一直觉得,他跟陆其彬这种狗血的形婚关系早晚会结束。 因为不配也不爱嘛。而且五年都没有动过心,以后应该也不会动心,方演如是想,毕竟他觉得



《一纸休书》作者:冠盖满京华/雾舞宁妖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一纸休书
一纸休书 第一卷

一纸休书 01

人物:施梓卿、雪非墨、南宫守时、白郁风、骆展尘、司马朗月、卓韪砚、绿缔郡主、施紫语、嬷嬷男妓:清桑、滑润、滑烟、滑舟、宁枫、宁桐、蒙面的小倌……第一章
清桑,是欢馆的孩子。欢馆,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寻欢作乐之地。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它历史悠久,百年来是全国最大最好的妓院和小倌楼。对了,欢馆分东西南北四院,东院是软玉温香之地──女妓,西院则是押柳之所──男娼。
欢馆里的孩子又分两种,买来的和家生的。买来的孩子们无论以後是挂牌出堂还是做了仆役,都有个有期限的卖身契,赎了身、到了期就可自由走人,当然大部分到了那天,都已经废了。无论怎麽说,总是个念想,是个盼头。而家生的孩子都来自於配种。配种,就是东院里面的头牌家生姑娘过了黄金年龄以後,再陪个几年粗俗的恩客以後发挥的余热,一般都在25岁以後,她们的作用就改为怀孕,生子,再怀孕,再生子……为欢馆制造新的头牌。
和她们进行配种的自然就是西院里面尴尬年龄的头牌公子们──小倌。一般做小倌的在18岁骨骼已开始显示男子之态,即使他们是一群特别调教过的,也不如女人的柔软了。所以特别的极品或者可以硬撑到22、23岁,到25岁还坐在头牌位置上的欢馆百年历史上也就那麽一位,算作前无古人,目前还没有来者的奇迹吧。为了得到优良品种,自然双方都要绝色才可。有专门的师傅负责挑选18─25岁的家生头牌公子来提供下一代。
清桑,就是欢馆里配种的孩子。不知道父母是谁,却知道他们离自己很近,也许就隔一个院子。因为不再能够生育的男娼、女妓们最後就是在南北两院里面做了仆役。南院居住著配种产生的後代,他们出生就有一个代号,专业的调教师傅会在他们5岁的时候来测评那些品种的价值而分别定下星倌、月倌和头牌三个等级,头牌的代号开始可以被一个名字替代,并且他们每一个人有了自己的卷宗。然後这些不同级别的孩子则到了北院开始8─10年的专门训练。 所以家生的孩子等於是没有自由的,除非遇到恩客买走,否则一辈子都在欢馆中求存著。可是一般恩客肯买的也就是清倌,女妓还有可能性,对这些个男欢们,这样的机会是渺茫的。大户之家即使肯接纳一欢馆出来之人做妾室,可也没有宽容到可以纳一男妾的。
近日整个京城在沸腾。街头巷尾都在猜测,议论纷纷。这几日的茶楼,酒家可听到的都是说这个爆炸消息的:有人要买欢馆里一家生头牌小倌!!!而且,还是个未到出堂之龄的头牌。按规矩,没有特殊例外,头牌们在13岁开始见客,也就是为当红的头牌们在陪客时负责执酒,14岁开始可以少量地陪饮几盏,而这2年之间都是要蒙面覆巾的。作用嘛:
一、是不可以抢了当红之人风光,欢馆培养出来的红牌一般也就15─20岁之间是金子树,恩客皆是富豪贵胄,要在这5年之间把他们最大潜力全部开发出来,回馈是远远大於投入他们身上的,到了20─25岁也就没有选择恩客的权利了,都是馆子里面安排了;
二、是保留神秘感,为将来开身破菊谋个好价钱;
三、是要即将出堂的头牌们开始见识、实践自己的所学。同时也是给他们个激励,看清楚当红和过气之不同待遇。
而被预订的小倌清桑据说只有14岁,也就是说买者在没有见到他面目之时,就花了可以买下5个头牌的价钱买下了他。
汇客居,京城老字号酒楼的二楼雅间中,正坐著几位年轻公子。几位都含笑听著外面席间的纷纷议论。
“听说清桑的琴艺绝伦,也听闻一年後的开身价已经创了近30年的记录,本来还在上浮中呢。却出了这麽遭,令多少人失望。真真个有价无市。”
“呵呵,李兄,听说你也加入投标竞价的啊。”
“我就是一乐,即使无人买走他,我也明白买不到他初夜的。就是本来以为以後有机会一亲芳泽,现下连这机会也失去了。真是平生一大憾事也。”
“李兄何出此言,上月不是还赞今年才出堂的滑烟是精品吗?难道这未见真章的清桑真有仙人之姿?”
“刘兄,清桑之色我确无幸瞻见。只薄幸见过他身姿已惊为天人。待听过他试琴,唯有叹服:此人只应天上有。白白地坠入欢楼,令人扼腕。其实,以後虽然不可能见到清桑真面目,但是一想到他脱离了欢馆,还是为他庆幸的。”握著杯中酒垂首,坐旁的刘兄看著他这一副情思的样子,竟无语。片刻李公子低语“想来,买他之人,定然会珍爱呵护於他的。怎麽说也是一件幸事,来,为他干一杯。”
“好……”,嘴上应著,刘公子心底倒是好奇起来,何以一个小倌竟令……
这边的几位公子俱笑,一青衫者对蓝衣之人嘻笑言:“恭喜梓卿得了这麽个宝贝,倒教多少人失望呢。到时候别忘记让我们几个也见识见识‘天上之人’啊。”
众人皆笑著调侃,蓝衫之人也不气,笑应:“朗月有兴趣,尽管来做他入幕之宾好了,我一定要他好好服侍你的。只要你不怕我妹妹拿刀犒赏你,嘿嘿。”
“别,心领了,我还是留著小命去好好侍候我的羽儿吧。”
夜幕降临,临水而居的欢馆热闹喧嚣起来。东西二院皆是灯火辉煌。几位公子一进西院门,就有那前来招呼的小童,一见他们,立即点头哈腰地招呼道:“白爷,骆爷,几位爷里面请。滑烟、滑润、滑舟、滑晚几位相公已经候著呢。”这五位就是今儿汇客居雅间里的几位公子。著蓝衫者边走边欣赏著院子里的格局装饰,也不由暗自叹息,不愧为第一欢馆,灯火中流水桥下,亭台楼阁、无不精美。一路走来,不同阁楼既有丝竹声声悦耳,亦有令人心跳加速的暧昧醉酒之音,这高雅与淫靡倒也融合得相得益彰、不显冲突之气。远望连绵不绝的楼宇竟有磅礴之势,人都说千古风流,秦淮一卧。说的就是当年秦淮河两岸数十里软帐红尘,想来也不及欢馆这气势吧。这些年他纵情江湖,青楼妓院其实没少进,红颜游戏了也不少,惬意著呢。但是因为不好男色,这还是第一次会男色,到现在也多少有了点好奇。

《溷溷娱乐圈》[ 欢喜冤家:因为母亲一不小心在网上买了太多的奢侈化妆品导致了财政赤字, 所以为了还高利贷的钱而签了娱乐公司的合约走上了不归路…… 总的来说就是一没见过世面的纯洁大学生一不小心进了娱乐圈, 结果惹上了一群不该惹的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