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甜文]—— 作者:漏深

《春情只道梨花薄》[病弱受:春情只道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 主角名叫凌落,你们懂的,嗯?


    有幸
    作者:漏深
    文案
    ——我想,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说明 : 这只是一个无虐无纠结无阻碍的“三无”小甜文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行,傅司旸 ┃ 配角:陆延祁,苏其,苏小桐 ┃ 其它:漏深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有幸
    第一章
   
    街拐角处有家甜品店,名字取得有那么小小的一点文艺,叫做“有幸”,齐行不爱吃甜品,现在却坐在这家店里,面前摆放着一桌各色各样的吃食。
    “不好意思,我比较喜欢吃这些,你呢,不喜欢吗?”
    对面坐着一个女孩子,二十出头,小巧的瓜子脸上画了精致的淡妆,额前细碎的刘海下,一双眼睛很大,也很明亮,很可爱的一个姑娘。
    “我不是很喜欢甜的东西,你吃吧。”齐行看了看桌上的食物,目光不自觉的朝手边的甜品样单上移去,心底却在暗暗回想自己出门的时候,好像是在换鞋的时候,顺手把钱包给搁在了鞋柜上吧?
    齐行有些无措,看着服务员摆了一桌的甜点,暗自算了一下账,大概也知道了待会儿可能有点尴尬,不是因为自己没钱付账会被看笑话,而是不愿意让面前这个女孩儿觉得自己不太尊重对方,所以现在倒是满心想着法子,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跟对方说实话?”这个念头跟弹幕一样,从齐行坐到这里然后发现自己的钱包不在身上的时候,就一直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在刷,现在几乎快要刷到齐行嘴边来了。
    “孙姨说你长得挺帅的,我之前还不信,现在看来孙姨的欣赏水平的确有很大提升。”
    “谢谢,你……你也很可爱。”齐行扯出一个笑,有些腼腆的夸奖道。
    女孩提到的孙姨,是他的一个客人,五十多岁的一个阿姨,人挺热情的,因为看着齐行为人挺老实,又可靠,所以看他还没有女朋友,便费了挺大周折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子,就是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姑娘,名字叫做周璐瑶,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却已经是白领一枚,工作体面。
    齐行也才二十三,大学毕业已经有一年了,虽然是单身,却也没想着现在要找个女朋友,奈何挨不住孙姨的热情,只好跑了这么一趟相亲的见面。
    齐行原本想着,相亲嘛,就见个面,请对方吃个饭,差不多就完了,然后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吧。
    他是这么想的,可是大概也是因为自己想的不太重要,所以出门的时候就一晃神,然后钱包就落下了,于是从进门到现在,攀谈中总是夹着那么一份着急。
    女孩大概也是对齐行挺有感觉的,毕竟齐行长相不错,身高一七五以上,身材匀称挺立,面容白净斯文,笑容虽然有些腼腆,但是很干净,很容易给人好感。“听说你是T大毕业的,你是学的什么专业啊?”
    “恩……设计。”
    周璐瑶眼睛一亮,微微笑道,“设计,这个工作很不错啊,那你现在在哪家公司上班?”
    “现在没有上班。”
    “没上班?”姑娘显然有些奇怪,正要再问,却见齐行突然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周小姐,看到一个朋友,我去打个招呼。”
    齐行急匆匆一句解释,已经朝门口那边走去,行动间有几许仓促,所以他也没看见对面女孩一瞬间皱起的眉。
    陆延祁刚推门走进“有幸”,正关了手上的信息,抬眼朝自己的目标位置望去,只是还没来得及看到自己要找的人,面前就有人挡了过来。
    “陆学长!”
    “齐行?”陆延祁诧异了一下,不过随后就露出一抹笑意,“这么巧!”
    齐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也顾不得跟陆延祁聊什么天,只得直奔主题,道:“恩,学长,你现在身上带钱了吗?能不能借给我两百,我稍后回家就还给你?”
    陆延祁失笑,“哎,你这见面问候的方式也真够独特的啊,一来就跟我借钱?”
    “我,我就是出门走得急,忘记了带了……我……”齐行顿时有些紧张起来,说到底,他跟陆延祁也不是特别熟,更何况,这陆延祁说起来还是他的恩人,现在一开口就是朝人借钱,的确不是很合适,这么一想,他也有些尴尬了。
    陆延祁一身白色笔挺的西装,手机在手里转了个圈儿,好笑的看着齐行紧张了一会儿,这才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齐行的胳膊,“得了,我开玩笑的,我现在身上没钱,跟我来吧,有人带了钱的,借你!”说着,带着齐行转了个方向,朝一处小隔间走去。
    这家甜品店装修挺有格调的,座位与座位间几乎都用了绿色植物隔开了一段距离,给了每位客人相对比较隐秘的空间,不会打扰到别人,也不会被人打扰到。
    听到陆延祁的话齐行总算松了口气,不禁露出了笑脸,然而在看到陆延祁停下脚步,那个位置上坐着的人时,齐行目光闪了闪,不自觉的有些紧张起来。
    “一个星期了,你倒是还在这里?”陆延祁带着身后的齐行停在一张同样放满了甜品的桌前,挑了挑眉。
    傅司旸对于被人打扰到没有丝毫不悦,依旧慢条斯理的吃下最后一口,然后抽过桌上的纸巾,仔细擦拭了一遍指尖,这才掏出了手机,给自己做了个备忘录后,又点了几下其他的,然后关了手机,这才道:“明天不会在了。”
    ——明天不会在了,意思是吃够了。
    “……你也是够了!”陆延祁扶额,他果然高估了这家店的东西。
    “找我什么事?”傅司旸身子朝后一靠,懒洋洋的抬了眼,这才发现面前不仅仅只有陆延祁一个人,他身旁还站了另一个人。只不过傅司旸的目光并未在齐行身上停留太久,毕竟陆延祁没有主动向他介绍。
    “能有什么事,苏小桐昨晚不是给你发了条信息?”陆延祁对这个人很是无语,“她现在已经下了飞机,柳南去接她,现在多半快到了,她有急事需要跟商量,你又没去机场接她,他还不得给我打电话啊!”
    “行了行了,赶时间呢!”陆延祁催促,突然他又想起一件事,连忙道:“对了,你先给我点钱,我答应借给齐行的。恩——两百,两百块你够吗?要不要多一点?”后面的问话是对齐行说的。
    傅司旸闻言这次的目光重新落在另一个人身上,这才注意到陆延祁身旁这个人,他穿着一身的白色运动衫,身材纤瘦,五官端正,相貌柔和,并不太过乍眼,却自成一股韵味。
    对于陆延祁的关心,齐行很是感激,连忙道谢,“不用不用,两百就够了,谢谢学长!”
    得了齐行的回答,陆延祁拿过傅司旸的钱包,从中翻出两张红色纸币递给齐行。两人面对着傅司旸,于是也没发现身后走近的人影在齐行接过钱时顿了脚步。
    周璐瑶本来是对齐行突然的离开有些不满,不过因为对齐行很有些好感,有心相处一下,所以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便准备来跟齐行的朋友打声招呼,结果不巧便看到了齐行接过那人递钱的这一幕,准备打招呼的嘴巴也闭上了,眼神中更是多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看着周璐瑶落在齐行背影上目光的变化,和她脸上得体的笑容在这一刻也淡了不少,傅司旸丝毫没有提醒那个为了还钱正朝陆延祁要账号的人,反而是饶有趣味的越过两人看着那个女孩在对上自己打量的目光后,有些尴尬的重新调整了自己脸上的笑容,便装作什么也没听到一般,转身回了她方才起身的座位。
    “谢谢学长,我会尽快还你钱的!”齐行再次朝陆延祁道了谢,然后看向傅司旸,朝对方腼腆一笑,也说了声“谢谢”,这才转身离开。
    傅司旸目送着对方一路走向那壁窗旁的座位,然后在那个女孩对面坐了下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人侧脸露出了一个微笑,被窗外的阳光落了一抹剪影,有些暖意的温情。
    “看什么呢?”陆延祁将钱包还给了傅司旸,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齐行对面坐着的那个女孩,这才失笑,“哟,齐行那小子原来是在约会呀!”
    “齐行?”傅司旸一面起身,一面回想了一下,“是你之前替他打官司的那个学弟?”
    陆延祁点头,“对啊,就他。”
    得了肯定,傅司旸收回目光,随着陆延祁离开了甜品店,对于齐行的“约会”,他虽然有点想知道后续,然而这点兴味却不足以让他驻足留意。
   
    第二章
   
    齐行向来不是会跟才认识的人聊很开的人,主要是男女之间,齐行也不知道该聊什么话题。面前的女孩他并不讨厌,不说对方的长相,单就说话方式,有一种一般女子少有的直爽,但是却不会咄咄逼人。
    两人在这甜品店里坐了将近一小时,别看对方长相娇小,桌面上的甜食却几乎被女子吃光了,而齐行仍旧是一分未曾动过。
    他不是很会搭话,却对于女孩的某些问题回答得很是认真,直到两人都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也是周璐瑶首先提出的离开。
    “两位,你们的消费一共一百三十六元。”店员礼貌的报了价格。
    “好……”
    “我来吧!”齐行刚摸出自己的钱包,对面女孩已经抢先付了。
    齐行一看,连忙道:“不用,还是我买单……”
    “不了,”女孩微笑,“你看这么多东西全是我一个人点的,你又没吃什么,怎么还能让你买单?”
    周璐瑶示意店员结账,脸上的微笑一直十分得体,长相偏向可爱的她行事却十分成熟优雅,这样反差的风格让她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只可惜……对于齐行来说,依旧没有让自己眼中的对方增色多少,只因为齐行对她并不来电。
    两人离开甜品店,接下来并未再去其他地方,只是沿着街道慢慢走了一会儿,齐行语闷,并不主动攀谈,或许女孩也明白了一些,倒是很快就提出了准备回家。齐行一听,忙与对方道了声再见,也没有一点情商说要送送对方,只得简单互道了句别,便很爽快的分手,各回各家了。
    齐行因为最后没有买单,所以手里向陆延祁的借来的两百元也完好无损的还在手中。
    看了看手里的钱,齐行决定在进小区前,还是拐个弯,去一趟小区后面的菜市场买点菜回去,正好家里的冰箱也空了。
    客厅里,陆延祁盯着对面的男人往嘴里塞东西的动作就没停过,他实在是想不通:“我就不明白了,那有那么好吃吗?”

《每天起床都看到模范夫夫:做错了事,萧铭从未后悔,因为他素来自私冷漠。 事迹败露,萧铭也不会怨天尤人,不想死,那就只能逃跑。 苦主提着剑在他身后紧追不舍,萧铭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追杀着追杀着,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