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古代架空]——作者:离决

《恶有恶报》[强强]——作:祁漠旸,一个典型的嚣张跋扈富二代 申实,腹黑的杂志社总编 当祁漠旸自认为老被揪着小辫子不放,想要恶整申总编....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祁漠旸的点子非但没有成功,还把自己搭 了进去,最终的结果则是......恶人



闲情
作者:离决



文案
他由山间女鬼抚养长大,而他是书本网世家公子,他与尘世毫无牵扯,却为他历尽尘世奔波。真情难割舍,而世俗的枷锁重万分,这一段不在命盘中轮转的情感,将消磨殆尽,还是天长地久?

请看本期走进科学 闲情

文案走错片场系列

图个乐,大家好我是狐狸,请多关照!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因缘邂逅 爱情战争 洪荒

搜索关键字:主角:玩溪,元明 ┃ 配角:舒心,浩瀚,冰霄,东荒,西泽,恒君,明渊,大松 ┃ 其它:等爱,或争取爱,或接受爱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闲情


第一章 玩溪成长记

玩溪是恒君姑姑在大安山中的一片碎石滩上捡到的,第一次相见时,玩溪□□,不哭不闹,就那么对着月亮伸着小手,月光照进黑黑的眼珠子里,碎出满眼的光来。恒君姑姑看着喜欢,马不停蹄地把老山神从山神殿里拖出来,把玩溪妥妥当当地包了起来,带回山神殿去养着。这事情其实很无奈,恒君她是个女鬼,没有实体,自己抱不得那个孩子。
玩溪五岁时,恒君姑姑修为长进,能短暂化出实体来了,高兴之下终于不叫他“诶,小孩。”而是给他起了个名字,就叫玩溪。
玩溪八岁时,大安山的安老山神升职调任了,临走前在他手心结了个印,说是遇难时会及时赶来相救,但玩溪后来用几百年的时间证明,自己被安老山神给晃点了。
到了十岁时,临时担任大安山山神的老松树扛过了天劫,从妖升级成仙了,然后从临时山神终于转成了正式山神。转正那天,大松一改往日老叟的形象,摇身变成了三十多岁的青年模样,看着十分精神。山涧里的黑蛟精浩瀚拉着玩溪蹲在山神殿外,跟玩溪说:“我们打赌,一会儿大松肯定要跟姑姑告白了!”可是大松他不争气啊,红着个脸愣是看着恒君姑姑酒足饭饱后飘然离去。浩瀚牵着玩溪站在大松面前,做恨铁不成钢状教育玩溪:“看见没,这叫怂,大松怂,玩溪你长大以后可不能怂!”玩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又两年,玩溪十二岁,大松憋了两年依旧没勇气表白,浩瀚给出了个主意,“你就对玩溪好,把玩溪当儿子带,恒君姑姑可不是把玩溪当儿子的?讨好玩溪就是间接讨好了恒君姑姑,做得到位了,她自然也就察觉出你的情意了。”大松深以为然,筹谋了几个月,在大安山中办起了学堂,美其名曰建设文明大安山,私下里红着脸跟恒君姑姑说:“我,我想,想让玩溪,懂点儿学,学问。”恒君姑姑赞赏道:“做得不错!”
学堂请的是天上的文曲星来当老师,大松这个神,面对恒君姑姑的时候怂了点,但在天界的人缘倒着实不错,所以各路神仙谁有空的,偶尔也爱来串个场,办一两场讲座,日子久了大安山学堂名声在外,这时候大松找了阎罗王,说好每当有那有故事有学问的新鬼,不影响投胎的情况下,就借来学堂用几日,也让学堂里的山精鬼怪和玩溪了解了解当世的人间,阎罗王欣然同意,这一年,玩溪十八了。
玩溪二十五的时候,浩瀚带他去南海龙宫玩,不巧撞破了南海龙王小老婆和龙王弟弟的奸/情,浩瀚捂着玩溪的眼睛,头也不回地把玩溪拖回淡水区,手刚从玩溪脸上离开,玩溪劈头就问:“诶,龙王那小老婆好看吗?我都没来得及看清!”浩瀚一愣,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照他们人类的年纪,玩溪这都够生半打孩子了。
回到大安山,浩瀚把对玩溪婚姻的担忧跟恒君姑姑简单分享了一下,于是从那天起,玩溪就陷入了无尽的相亲中去,相到第三年上,恒君姑姑终于看上了隔壁大平山的一只美貌兔子精,玩溪托着下巴问:“姑姑,我虽然是和妖怪玩大的,但听说凡人和妖精是不能相爱的,这是真的吗?”恒君姑姑顿时石化当场。浩瀚同情地拍拍玩溪的肩膀:“玩溪你怕是要打一辈子光棍了。”
又两年,眼看玩溪跨入了三十的大门,恒君姑姑一咬牙,带着玩溪爬到大安山山顶上,在月光下指着一处枯木底下让玩溪把里面的东西刨出来,玩溪刨了半天,翻出来一堆人骨。恒君姑姑神色凝重地告诉玩溪:“当年我被人辜负,走投无路死在这山中。有些人到死了我也不想再见,这才千方百计躲避拘魂的鬼差,亏得安老山神同情于我,收我在这大安山中修炼。过往的事我也不想再提,带你看这几块骨头是要告诉你,你将来若遇到心爱之人,可莫要辜负人家,莫让人走了姑姑这条伤心路。”说完拍了拍玩溪的肩膀,给他指了下山的路,说:“去吧,顺着这边这条路下去,山下就大安城,你去给自己讨个媳妇。”玩溪下山的时候回了几次头,头一次看见红眼睛的恒君姑姑。
玩溪在山中走了三天,眼看就要一脚跨出大安山了,浩瀚从后面把玩溪拉了回来,往他怀里塞了一大包银子,这才松了口气,“这是我从南海大太子那儿借来的,在凡间没钱寸步难行,多拿点总是没错,但要藏好,别让人盯上了。大安是西泽神君的地界,神君有命,大安山中大小精怪都不能踏入大安城半步,今后不能保护你了,你自己要小心。”

第二章有速度的书生

进城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高大的城门玩溪是第一次见,灰白色的城墙上道道发黑的水痕构成一幅很奇妙的画面,城墙底下斜着开出一朵花来,玩溪细细看了那花,是山里常有的野花,可开在城墙上又和山里的不一样,瘦弱一些,小小的叶子,很干净的一朵。玩溪伸手摸了摸花瓣,触手生温。
一头扎进那高大的城门时,光线因城墙的遮挡变弱了些,城墙尽头那个拱形的出口分外明亮,好多人在不远处那点视野里边来来往往,穿着跟山里的精怪们不一样的衣服,倒不是很素,就是觉得这应该是人间最平淡的场景吧,但平淡中的那点新奇却怎么都按压不下去。
人啊!活的!有这么多!这种感觉十分亲切却又格外陌生。
玩溪在心里不断盘算着该怎么和这么多同类相处,是该先跟左手边的大叔说“大叔,来两个包子。”还是该先跟右前方的那个小姑娘说“小妹妹,花多少钱一枝?”嘴角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咧到太阳穴上去。有位大婶从玩溪身边经过,抬头匆匆看了玩溪一眼,欲言又止地走了。玩溪这才终于收回表情的控制权,低头挠了挠自己的鬓角,不一会儿,笑容温润如玉。
从大安山到大安城这一路上,玩溪在心里做过无数的设想,也许那个命中注定的姑娘会在路上不期而遇,或者是自己刚好捡到她的手帕,还是耳坠子?城中人很多,玩溪面带微笑地穿梭在人群中,总有人回头看他,却没有姑娘特地停下脚步来。不多时眼前突然拥挤了起来,一栋精致的楼房就在眼前,楼外的门槛上站着很多小孩,有卖东西的货郎停下担子,正倚靠在楼房的窗前。玩溪近前看了看楼房前的牌匾,“闻说阁”三字龙飞凤舞。
这闻说阁是这大安城最大的茶楼,正门进去是个不大的台子,有说书先生在台上声情并茂地讲着故事,楼上楼下坐满了人,人人都是一副入戏的样子,看上去颇有当年贪狼星君到大安山学堂讲课的架势。只不过,贪狼星君那会儿学堂里挤满的都是女妖,玩溪和浩瀚被远远的堵在门外边,只从远处看见了那位神君的侧脸,以及女妖们几近燃烧的眼神。恒君姑姑路过学堂稍瞥一眼,嗤笑道:“没见过世面。”
玩溪挤进门去,四处望着想寻找一个可坐的地方,找了一圈,只有墙角一个书生旁边还剩了小小一点位子,便悄悄向那边走去。不想才刚坐下,身边的书生立刻转过头来轻轻点了点,并伴以礼貌的微笑。
跟我打招呼?玩溪下意识回头,身后并无他人,待玩溪回过头来,那书生已经又是一副深陷于故事情节的痴迷模样。玩溪偷眼观察了几眼邻座的书生,白嫩的脸上有一双黑乎乎的眼睛,脸上的神情因故事中人的悲伤而透出一点悲悯来,于是总结:“少年人,没见过世面。”
说书先生讲的故事其实十分普通,不过是爱别离求不得的煽情戏码,这样的故事玩溪听得多了,往常大安山学堂里带来的新鬼又有哪一个不是一生执念至死方休?要说有不同,那就是新鬼毕竟死了,讲出来的故事要么站在总结人生的高度上,看开了一切,要么看不开,但死都死了,讲到最后,就算执念,也只有认命。而人间的活人讲故事多了一份期望,总让人觉得过后还有希望,这大概就是属于活人的生气。
正自己对比琢磨着,台上的说书先生突然重重拍了下惊堂木,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然后作揖,大步离去。听书的人如梦初醒,擦着眼角的泪一脸心满意足。
没了消遣后,人们陆续离开茶楼,原本坐满了人的大堂一下子空了一大半,店小二端着大大的木盆一桌一桌收拾客人们用过的茶壶。旁边的书生用食指划着桌面,似是还没从故事中回过神来,玩溪撩了下衣摆打算离开,那书生这才抬起头来感慨:“江先生的故事是讲得最好的,对吧?”一对黑乎乎的眼珠子静静地盯着玩溪的脸,眼里写满了求肯定。
玩溪脚下顿了一下,礼貌地配合着点了点头。不想那书生一下子就来劲了,“江先生说的故事都是自己写的,写得最好的就是这长亭别了,这故事我看了好几遍,也听了好几遍,每次听依旧大为感动。这长亭别的故事很长,你刚刚听的只是一小部分,三姑娘和李二公子分别后……”
……
这难道就是姑姑经常说的自来熟?玩溪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着急起来。窗外依旧来往着各式各样的人,每一件事物都在向玩溪招手。这大好的人间还没看够呢,小书呆子我并不想跟你在这边大谈滥俗的煽情故事啊!眼看着这书生换了个坐姿顺手倒了一杯茶,摆出了一幅长篇大论的架势,玩溪连忙快刀斩乱麻:“在下初来乍到,敢问公子,哪里有地方可以落脚?”
到嘴边的话被生生斩断,书生语调一拐,变成了一声原来如此。看了眼窗外的天色,书生回过头对玩溪道:“公子若是愿意就可住在这闻说阁里,虽然贵了些,但服务都是顶好的,公子如果是外乡来的客人,在闻说阁也可以吃到最地道的大安菜。现在时辰算早,还订得到房间,晚了可就没有了,这闻说阁生意可是很好的。”
玩溪四处看了看闻说阁的装扮,欣然点头,于是书生又热情的领着玩溪找茶肆老板要了一间干净的客房,上下吩咐照顾,很是一番忙碌。玩溪看这书生虽是话太多,人倒不错,于是待书生要转身离去时便客气一声:“在下之前也听过不少故事,公子若有兴趣于此,在下倒是也能和公子说上一说。”
那书生的脚眼瞅着已经跨出了房门,一听这话脚尖调了个头,又拐了回来,黑乎乎的眼珠子陡然放光。玩溪的耳边响起姑姑对自己的教导:“祸从口出的意思是,不要嘴贱!”。只见书生两步跨到玩溪面前,欲伸手扯玩溪的衣袖又觉不妥,便扯了扯自己的袖口:“兄台这话可当真?”
当然不当真啦!玩溪这厢还在想着怎么把话往回收,那书生已经深深一揖:“在下元明,公子且先歇着,明日定要好好再来聊聊公子的故事!”说罢风一般的走了。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脚步声已在十步开外。玩溪真心实意发出一声感叹:“真快!”
拍了拍衣摆刚要坐下,那头元明突然又探了个脑袋进来:“还未请教公子大名?”嗖一声站直了身子,几乎不过脑子,玩溪飞快答道:“玩溪!游玩的玩,溪水的溪。”等站直了身子,元明已经再次风一般地消失了。玩溪看着大开的房门想:“人类的书生怎么会有这种速度!”

第三章 招了个亲

人间的时光是美好的,次日清晨,玩溪在早市的叫卖声中醒来,干干净净的房间里飘着早点的香味,很是勾人的心神。玩溪躺在床上,突然对娶一个凡人媳妇这件事情无比向往。推开房门时正遇着闻说阁的店小二端着茶水从房门前经过,玩溪伸手将人拦下:“这位小哥,且叫你们老板前来商议一事。”
送茶的小二脚下一哆嗦,托盘里的茶壶叮咚的响了一声,连忙接话:“公子饶了我罢,若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公子您要打要骂随您了,千万别告诉老板啊!”玩溪低头哈哈一笑:“谁要告你的状,我这是谈生意呢,快去!”店小二听话去了,玩溪这才回房一派悠闲地泡起茶来。

《CAPTAIN,为什么昨晚你在:深夜,大幅房间传来诡异的声音,船员们回忆,“那声音”听起来十分压抑,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是海盗,……到底是劫船还是另有原因?同事多年的船长和大幅为何反目成仇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